• 炊烟起处忆故人
  • 点击:2871评论:242019/08/30 15:41


砖瓦砌的老屋,不在已很多年了。当年,爷爷带着父亲几兄弟将它盖起来时,那里便有了炊烟,有了斑驳和苔藓。老屋的窗子,是用木条搭起来的,待我长大记事,木条已经褪了色,有些被虫子蛀得满是小洞。十几年来,有张旧桌子一直摆在里屋,从未挪过位置。母亲常会取来抹布,轻轻拭去桌上的灰尘,这张桌子,也就从未脏乱过。

桌子下两个抽屉一直紧锁着,古铜边的锁头已经很旧了。长大后的某一天,父亲终于当着我的面给抽屉开了锁。抽屉里面,是一落泛黄的宣纸,光滑如旧的砚台和写满字迹的本子,嵌在木盒里的一支小楷毛笔,已开叉得不能再用了。父亲说,这是爷爷生前最不离身的四样东西,透过它们,可以窥见爷爷的一生。

爷爷去世那年,我还没有出生。对爷爷的记忆,仅仅是小时候,坐在老屋漏雨的檐下,听父亲和伯父们提起的。再大些,我喜欢和村里的长辈们交谈,常从他们口中听到一些爷爷的往事。每逢他们提起爷爷,我内心的骄傲就难以言喻,爷爷在我心中,是长辈们口中所说的那样满腹才华,他用一手好字帮助了许多人,在乡里乡外落得了极好的名声。

爷爷最早的家在上护,陆河的一个小镇上。他很小就无依无靠,是太奶奶抚养他长大,取名“在中”。叔公(爷爷的弟弟)原姓郑,不知何故无家可归,也是太奶奶好心收养了他。那时,太奶奶家经营米铺生意,家境还算优渥,爷爷小时得以接受几年好的教育。

上世纪20年代,因生意经营不善,太奶奶家家道中落,生活一度陷入窘蹙。祸不单行,因红军白军之间打仗,爷爷所属宗族祠堂和家中房子受到无辜牵连,被大火烧为灰烬。年仅10岁的爷爷失去了唯一的家园。家园被烧后,太奶奶带着爷爷和叔公,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尽管历经波折,爷爷依然喜好读书写字,凭一股韧劲自学成才,成为那个年代少有的知识青年。

人逢绝境,偏偏遇到了生机。我如今的家乡横岭阁村,那时有同姓宗亲受邀到上护镇制作木雕作品,听闻爷爷一家的境遇深感同情,于是四处打听,找到爷爷一家。听来访者有意请爷爷到其家乡定居,暂度生活难关,太奶奶喜在心中。爷爷于是带着太奶奶和叔公,安家横岭阁村。

这一启程,改变的是整个家族的命运。自此,爷爷的子孙后代都生活在这个村庄里。如今村庄日日新,而故人已不在。

初到横岭阁村,生活依然过得清苦。长辈们回忆,当年家里穷到没米下锅,从集市上买回一块肥猪肉,每回炒菜,把肥猪肉放锅里来回刷油,然后盛起,等着下次下锅。一家几口挤在一张木板床上睡,夏夜里天气炎热,常常一晚上要醒来好几回。冬天身上盖的,一张被子有五十多种颜色,用手摸一摸,一块块补丁磕手得很。

有年中秋,父亲和村里的小伙伴们如往年一样,拿着块烧饼去院子里“照月光”。依村里习俗,月饼(烧饼)举得高高“照一照”月亮,意味着一年的圆满祥和。照完月光回到家中,父亲把烧饼攥在手里舍不得吃,直到烧饼被摸得发黑,才拿着它去分给长辈们吃。

中秋的满月,一年一年地照着在外的游子,却把过往的日子悉数藏进它的光芒里,提醒着游子回家的路。



辗转多年过去,爷爷幸得下沙镇一位先生赏识,受邀到下沙镇的私塾教书。那是爷爷第一次远离养父母,只身一人出远门。

那个年代,乡下知识分子少,爷爷到了下沙镇,自然受到了大家的欢迎。他每天教私塾的孩子们识字、写字,自己也爱上了教育,从此一做就是几十年。

后来,爷爷在朋友的举荐下,转到普宁教书。跟着他一起去普宁的,还有几个后辈。在普宁,爷爷结识了奶奶。奶奶是温良人家的女儿,平日里在家中做些女红,一双手无论是做头饰、布鞋还是刺绣都很麻利。爷爷下课回家累了,她总是一碗清粥在家守着。

在普宁教书的岁月里,爷爷的小毛笔字有了更大名气。但生活却并不如意。当时太奶奶家里依然穷得没米下锅,爷爷隔段时间就会将教书换来的稻谷打成米,托乡里人带回家去。尽管如此,生活还是常常无法接济,若是太长时间没送米回家,家里人就只得吃番薯叶应付一日三餐。

到了上世纪40年代,爷爷加入游击队,担任文职秘书。在艰苦的游击队生涯里,有些人战绩显赫,成为乡亲们心目中的英雄,而爷爷最大的收获,是结交了他平生最好的义兄弟。而这时,家中的太奶奶还带着孩子过着艰苦生活,光景一日不如一日。无奈之下,太奶奶只好带着未满10岁的孩子——大伯和二伯,端着饭盆,过上了乞讨生活。

乞讨的岁月,似未结痂的伤痕,今时今日仍旧不能触碰,一旦提及便流一把辛酸泪。那个时候,只有地主家里才有充裕的粮食,有些地主心善,常用米饭救济穷人,可有些地主家中养了恶狗,见人讨饭便放恶狗咬人。恶狗每往身上扑,年幼的大伯二伯都吓得直哭。“遇到好心人,饭菜多得撑坏了肚子。若是没讨到饭,便只好下田捉生泥鳅吃。”这个画面,大伯每有说起总会哽咽。在大伯的记忆中,有回讨饭经过太奶奶娘家,太奶奶先要找个草堆把讨饭的盆藏好,才敢进村看望自己的母亲。

1948年,太奶奶去世。二伯曾与我讲述这一情景。那年二伯才6岁。太奶奶去世前一晚,带着大伯和二伯在一个屋里睡觉。天微微亮,太奶奶已经没有了呼吸,大伯告诉二伯:“奶奶去世了。”二伯哭喊着:“奶奶还在,奶奶还在。奶奶我饿了,您起来给我做饭吃。”任他拼命摇晃,太奶奶怎么也醒不过来。二伯只好擦干泪眼,望了望阁楼里吊着的竹篮,“里面什么吃的也没有,只有一小碟腌制的咸菜。”二伯回忆着。

太奶奶去世的消息,随着一纸家书传到了爷爷耳边。听闻母亲去世,爷爷立即告假回家料理家事。待一切料理妥当,家中惨淡的光景、眼含热泪的孩子让爷爷再也挪不开脚步,而此时,他所在的游击队也转移了阵地。他于是留在家中,扛起照顾一家人的担子。

返乡时节正值解放初期,逢乡下实行土地改革制度。爷爷错失政策良机,只好放下手中的笔,从此告别教书生涯,开始了下田耕作的日子。在村里,爷爷每天过着早出晚归的生活,赶上夏日,太阳再猛烈都不愿意停下歇歇。那时候,爷爷逢人便乐滋滋地说:“种田好,种田好”。辛苦种的田,有时好不容易结了番薯,没长好就被人挖走了,有人叫爷爷哪天悄悄蹲在后山看个究竟。爷爷却总说:“要不是更穷的人家饿到没办法,也不会来挖我地里的红薯充饥。”从小受太奶奶影响,爷爷有着悲悯的心性,自己身处难处,依然要去帮助受难之人。



老屋后的柿子树黄了又绿,绿了又黄。在他乡时,饮他乡水,听他乡音,心中念念不忘家中的番薯汤,糙米羹。而今回到家乡,眼见着家里依旧满目苍凉,爷爷不禁悲从中来。

一家人总要看天时吃饭。若是天气恶劣,家中老小寝食难安,生怕风稍大些,把破旧的屋顶掀开。

村里二十几户人家,人情往来走的都是一条坑坑洼洼的黄土铺成的小路,若是遇到下雨天,非得穿着雨鞋出门不可。我还记得我出生的那间老屋,一眼所能看见的,就是黄土砖和灰白瓦,粗壮的木头房梁,撑起了四四方方的屋子,和露天的天井一起,构成一幅古老的画框。那时的“茅房”,搭在老屋旁的空地上,紧挨着大山,一到晚上,山上的树叶被凉风吹得“嗖嗖嗖”响,和着虫子不规律的叫声,直叫人感到寒颤。老屋旁是一间破旧的、结满蜘蛛网的柴屋,一家老小常年上山拾掇干柴堆到柴屋里,一年到头的柴火便有了着落。

这座房屋,是在乡亲们的帮助下,爷爷带着父亲兄弟几人,用锄头一日一日地铲净地里的野草,一砖一瓦盖起的。1970年农历二月初七,是新屋落成的日子,这一天,爷爷愁容满面——一家几口已有十多天没米下锅了。他只好走路去镇上买回几包干菜叶,和着家里种的薯番薯打成的粉,加上一点点米,熬成粥给一家人喝。

那时,家中主要靠爷爷和伯父们挣工分、分口粮来过日子。农人以传统的车牛犁地,用沟渠里的粪便做肥料。爷爷继续着前些年早出晚归耕田作业的日子,天还没亮就得跟着生产队一起挖地种田。有一年,由于年前天气恶劣,生产队种的番薯多半死于冬霜,爷爷的眉头再度紧锁起来。

“孩子,该起来了,昨晚爸爸一夜没有合眼。”早晨,阳光透过窗户洒在屋内,见二伯还在贪睡,爷爷在床沿上坐下。

“怎么了?爸。”二伯一刻不敢怠慢。

“队里的稻谷和番薯全被霜冻坏,家里分不到粮食,这一家人的饭可如何是好啊?”爷爷一声叹息,走出房门。

这个片段,是从二伯口中知道的。“那时候,我和大哥衣不蔽体过日子,路上遇到有钱人养的鹅都要让三分,生怕不小心踩到它。”回忆起这段过往,二伯热泪盈眶。

人穷志不短,这是我从小就从父母口中听到的一句话。尽管受尽穷苦沧桑,但也许正是这段苦难经历,让爷爷的为人,在外人眼里更多了些光鲜。

那是一个酷暑天。爷爷的身影,晃动在那条通往乡镇的泥路上,一双磨得发白的解放鞋与地面的泥沙摩擦出“沙沙沙”的声音。他头戴一顶草帽,挑着箩筐,顶着大太阳,将家乡一个生意人做好的陶瓷制品挑到集市上的一家铺头去,从中赚取一些辛苦钱。他每天重复这样的劳作,待到月底结账时,对方多给爷爷结了一部分钱,爷爷算盘打得好,如实将情况告知,免去对方损失。

大伯二伯有织席子的手艺,县城有个生意人提出向爷爷收购席子的想法,这么好的行当爷爷自然是欣然允诺。他在家中种了成片的席草,席草长好后割回家中,便开始马不停蹄地做开了。那时候,一条席子能卖三毛钱,兄弟俩人一晚上可以织成一条席子。有一回,爷爷将织好的九条席子,走路送到县城,不料这个生意人给他多算了一条席子的钱。待到发现时,爷爷已经离开很远了,但他的双脚,还是踏上了那段去时的路。路,很长很长,天渐黑了下来,待到晚上,爷爷才把多取的钱送还给对方。自此以后,这位生意人对铺头的人说:“日后凡是在中先生子孙送来的席子,咱们不用检查,照着付钱就行了。”

就这样,爷爷正直为人的好名声传遍了乡里乡外。因他的好名声来找他的生意人也渐渐多了起来,饥荒的日子暂时得以饱足。



爷爷对文化的推崇,在他重回家乡、褶子渐渐爬上双手的后半生,依然不变。他贫穷度过了半生,直到人们不再在村口的竹林里采摘嫩笋,用来下锅饱腹,他才知道,乡亲们已慢慢过上了好日子。

不再是饥不择食的年代,文化在家乡得到更高的重视。在文人稀缺的时代,文笔能当枪,知识分子无论走到哪里都受人尊敬。乡民们认为,村里有了文化人,就不怕外人欺负,有了爷爷,全村的腰板都挺得直。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故园爷爷口述史游子追忆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3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秦锦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9
  • 秦锦屏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7
  • 伟彬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5
  • 沧海一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4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4
  • 小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4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4
  • 段福平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4
  • 老练之一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4
  • 溪有源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4
  • 骚风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9-03
  • 米欣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9-02
  • 乘风无痕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31
  • 红红的雨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31
  • 冷富春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31
  • 悠悠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30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3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炊烟起处忆故人》绵长,深情,质朴,温暖合力捻成了一条乡愁之线,牵引众人回望来处,回望曾经贫瘠的田园,笔墨起落之间,心间便有灵泉潺潺……入笔仿佛昨日梦,醒来满是故人情!真切,感人!
  • 回复
    • 伟彬5进士2019/09/05 08:45:42
    • 分享到:
  • 旧社会,贫困人家为炊烟愁,为温饱忧,“太奶奶、爷爷”等先辈们为了讨生活,养活子女,历尽坎坷。爷爷教书识礼,人穷志不短,为收席人家多给一条席子的钱而急返退回,让人印象深刻。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不幸的家庭却各有不同。客家人吃苦耐劳,苦尽甘来,后辈们以文字忆故人,缅怀先辈,留住乡愁,值得一赞。
  • 谢谢张老师关注

    回复

  • 好久没有读过这么有温度的文字了。文章里的故乡,与我的故乡相邻:文章里的爷爷,就像我自己的叔公或伯伯;文章里的炊烟,也是我自己故乡的炊烟;那些穷困的日子,我自己就曾经历过;文房四宝、对联、当红白喜事的主持人,很多情景曾亲眼目睹,亲临其境,因而读来非常亲切。更难得的是,“爷爷”做人的诚实——虽然穷困却从不贪不义之财,即便是他人计数的错误;对困难和艰难从不低头服输的品格......一个个故事,无限深情。
  • 在这样的环境长大,生命里多了些不一样的体验,真的很好。

    回复

  • 深挚质朴,动人心扉。故园,亲人,这是每一个人的源头。炊烟起处,一屋一舍、一草一木,无不令人牵系。而对于文人游子来说,这都是像苏轼的月光一样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文中记载了作者的爷爷,一个有才华、有风骨的老人,其人生点滴,既惠泽乡里,更成为作者本人的人生榜样。作者对爷爷的深情回忆,何尝不是对一种朴素、善良、知识、担当的人生范式的揄扬与赞美?
  • 长大后才知道,有些事情,身教远远重于言教。就像遇事之时,总能想起,爷爷、父亲一辈是如何处事的,自己便有了答案。

    回复

    • 小宇5进士2019/09/03 14:26:10
    • 分享到:
  • 于文人来说,故园的一草一木,一花一鸟都是记忆中抹不去的部分,也是梦境里不断出现的原宿。这些元素因为各种角色的亲人而生动和丰富。秋圆的文字一直以温暖细致动人,这一篇尤其如此。穿过袅袅炊烟,穿过柿子树,看到天上的月亮,一切都恍惚起来,也许,离家的人,村庄都长一个样。不同的,却是那些与亲人相处的细节罢了。只是,秋圆的细节更加令人动情,让人想家、思亲。
  • 谢谢李老师。每个人说起故乡,内心都会很柔软。我们之于故乡,就像地瓜的叶子,根深扎大地,枝叶向四周生长、蔓延……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9/09/03 00:19:27
    • 分享到:
  • 其实每个家族或者家庭都有一部断代史,或曰苦难史,这是由于中国社会变革的残酷和波澜决定的,谁也无法逃脱这历史的注定。但是,每个家族却有自己独具魅力的精彩一面,作者用饱含深情的文字回忆起爷爷命运起伏传奇却又富有史诗气质的一生。崇尚文化的爷爷从教书匠到参加游击队,再成为农民,最终还是离不开教书这行,并将留在血液里的文化气质传导给后辈,这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 尽管一生并不轰轰烈烈,但从老人身上看到了果敢、纯朴、良善和敢于担当,这是中国那一代人的宿命,也是最珍贵的品质。而今,面对滚滚洪流,还有多少人能做到如此坚守?
  • 谢谢江老师。希望这份品质一直伴随人生路,生根、发芽……

    回复

    • 段福平1布衣2019/09/02 22:08:14
    • 分享到:
  • 我看完了作者写的文章,很感人,真实,旧时代家族的脫变,很小的时候就记忆点点滴滴,从记忆中的有文学的脉传,从爷爷的遗物中就可以看出作者的家风,严谨,忠实,传承,感恩,反应客家人吃苦耐劳,勤奋好学的好传统。
  • 谢谢老师关注

    回复

  • 炊烟里,有故事,有故人。炊烟是一部书,记载爷爷的往事,记载着“我”的深情与思念。炊烟,让人惆怅,也让人欢喜。炊烟起时,人世间泛起温暖;炊烟落时,留下许多怀想。陶醉在作者的炊烟世界里,也和作者一起追忆自己的“炊烟故人”。
  • 谢谢练老师。在炊烟升过的地方追忆故人,村庄慢慢安静。

    回复

    • 溪有源2童生2019/09/02 15:05:50
    • 分享到:
  • 炊烟、祖屋、月亮、柿子树……这些意象,在我们传统的文化里,早已经具有了独特的内涵,怀乡、思亲、团圆,寄寓了我们内心最为珍视的美好。秋圆深情款款的文字,感情充沛自然,字句温情秀丽,特别是那些对细节的描述,更加细腻感人。秋圆所写,“不知是故乡的泥土,让人心生天然的依恋,还是那个已经夷平盖起高楼的老屋旧址,提醒着我”,并不是不知道答案,而是那份深情时刻萦绕,永不能忘怀,正如对爷爷的追忆。
  • 不刻意去寻找意象,书写时,这些意象就自然地涌上了脑海。从记事时起,故乡的泥土,那个老屋漏雨的屋檐,就深深留在了我的印象中。我想,那是我人生最珍贵的东西,没有之一。

    回复

  • 质朴的文字,流淌着血液里骨肉相连的心声,尽管岁月的痕迹泛黄,而亲情依旧,哪怕是爷爷留下的一落泛黄的宣纸,一端旧砚台和一支已开叉得不能再用小楷毛笔,都是一种思念的追寻和寄托。无根的岁月,所有的漂泊和辛酸,都是历史沉淀下的财富。一如我们对亲人的永远思念。
  • 是的,人生所有经历过的苦与难、合与欢都是一笔财富,值得珍守回味

    回复

    • 冷富春2童生2019/08/31 00:15:12
    • 分享到:
  • 通篇一口气读完,真情的表达,真实的感动。一篇好的散文,贵在有真情实感,能引起读者的共鸣。好的文字,不是写出来的,而是作者真情的自然流淌。作者没见过爷爷,但她笔下的文字,让她仿佛看到了爷爷。爷爷的勤俭、节约、上进、善良、诚信和担当,就在她身边,就在她眼里,就在她的血液里。文章读起来为什么这么真实,就在于作者有真情,每一句,都含着泪,都让人情不自禁的感动。我不会评论,我只是被感动了。好文!点赞!
  • 谢谢冷老师,您真是个有心人

    回复

  • 作者虽然没有见过爷爷,但有一种亲情是阴阳无法阻隔的。故人已去,但睹物思人,老屋、桌子、笔、墨均在,像一笔宝贵的财富,这是一种精神食粮,可以一脉相承。故土,自己的根,不管你离得多远,始终忘不了,灵魂的皈依之地,无限的眷恋尽在字里行间。
  • 一脉相承,我很喜欢这个词。大孝养父母之志,老一辈身上有许多优秀品质,我们去学习和延续,是另一种层面的孝。

    回复

  • 最近来访
  • 1布衣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0
  • 18600
  • 1
  • 360
  • 如果早点发出,这篇文章有很多机会入决,因为题材上与众不同。在深圳,招聘和应聘仿佛是镜像的双生子,彼此不分离。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应聘过程中的酸甜苦辣,如果换个角度,从招聘者角度看,也是非常有意思的。本文展示了招聘过程中遇到的各色人等,年过五旬找不到工作的老师傅,住酒店花了两三万的啃老族,廉价的暑期工和技术精湛的炒更组,活色生香,如舞台上的生旦净末,在招聘者提供的舞台尽情表演,优胜劣汰,非常残酷。

    江飞泉招聘记

    2019/9/15 16:32:50
  • 看看你的产出,再看看自己的,不禁汗颜。飞泉的创作,以诗歌为核主。诗歌女神在飞泉大学时代曾经跟他谈过恋爱,如胶似漆,死去活来;后来踏入社会,女神就在飞泉的体内睡着了,直到邻家的出现,重新为他们提供了一片小树林、一个后花园,于是女神醒来,飞泉重新拾起诗笔,日吟夜唱,一行行精美、睿智、极具个人风格的诗句如万斛清泉,不择地而出。一晃几年过去了,飞泉和诗神仍然在热恋之中,祝福他们。邻家是诗歌和文学的月老。

    笑笑书生五年,二十一篇,持续在路上

    2019/9/14 21:26:14
  • 花费了较长时间才读完,两次北漂,两次南漂,会弹吉它、画漫画、写歌词、写文章,这让读者去思考人生:怎样去规划人生,发挥个人的专长,而不是率性的、被动的去生存,是有教育、启发意义的。穿插的歌词,有抒情作用。 文章很长,不耐读,可能是缺乏认真的结构安排所致。 叙述文字虽然有性情,但是太粗糙,文学艺术性较弱。

    张军深圳卷帘人

    2019/9/13 22:34:49
  • 虚实实,亦真亦幻,这是一篇带诗意带魔幻色彩的都市小说。作者构思精巧、故事有趣,凭其笔力的深入,将制衣厂车工孟非的工作、爱情、生活空间立体呈现且一一剖析,借梦中出现的仙女提取镜像,折射出孟非这个底层人物的挣扎与灵魂深处的伤痛。 梦中仙女亦可视为爱情之外对理想和事业的追求,也就具有了隐藏于文字之外的气象与境界。 作为小说,本篇还待精雕细琢,有些词句与对话,稍嫌粗粝,但,瑕不掩玉。

    张军梦中人

    2019/9/13 15:25:13
  • 凉帽的制作过程、客家人美好的憧憬和甜蜜幸福的生活画卷,就这样被三言两语清晰地铺展开来。值得薪火相传的,不单单是生活的那些细节点滴,还有客家人与生俱来的勤劳、智慧和乐观。而看到“乡愁”二字,我其实有些如鲠在喉的感觉,毕竟在深圳打拼了十几年的我,也是乡愁满满。《长歌与乡愁》,把凉帽中凝结着的乡愁情愫具体化,这样一来,旧时光中的祖母、母亲和兄弟姊妹的记忆,成了岭南文化的灵魂,便多了很多烟火色和人情味儿。

    雪候鸟长歌与乡愁

    2019/9/13 14:42:02
  • 仅仅看题目,还以为是那种小鲜肉小萝莉的偶像剧。读完便知道,是赞美老师的作品。我们习惯于用园丁、好大一棵树去比喻老师,而作者将老师教书育人的事业比喻成偶像剧,让人感觉很新鲜。不愧是能源脑洞!剧本的编排、情节这些描写,把老师的令人尊敬之处细致的表现出来,这也正是诗歌的魅力之处。 必须承认,老师才是最值得我们尊敬的偶像明星。老师为社会创造的价值也是不可估量的。为老师们点赞,也为作者的才华点赞!

    醒着的行者偶像剧

    2019/9/13 14:21:08
  • 改革开放40年,深圳成为一个互联网电子商务和人工智能高度发达的一线城市,这方面文学题材写的人不多,而流水线上的底层呐喊声很响。作者写“e时代”的题材,通过自己参加了电子商务的培训课程,尝试做电子商务,开设微信诗歌公众号,寄托对深圳这座城市的人文理念的向往和追求。 把触角伸向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有当下性和在地性。 文章结构上,前后加入了诗歌的元素,首尾照应,形式新颖。

    张军深圳——e时代的诗篇

    2019/9/13 11:43:42
  • 拜读方老师的大作,深受感动,十多年前,和方老师同为德昌人,深知公司上班的忙碌。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方老师踏遍宝安的大街小巷、奇峰古庙,用汗水、勤奋、执着谱写了一曲宝安的赞歌。作品具有深厚的人文底蕴,朴实的文字浸透着作者真挚的情感,一切景语皆情语。为方老师点赞!顺祝老师中秋快乐!

    媚子行走在深圳(宝安篇)

    2019/9/13 11:03:58
  • 本作品是用诗一般的语言写成的散文。它优雅、精粹、严谨、情理交融,这样的优质语言得以诞生,本身就是文学的光荣(相比之下,邻家很多作者的语言,实在是太粗糙了)。作者把中国城市化进程中诸多重大的社会问题与民生关切,巧妙且自然地融入笔端,用简短的篇幅予以呈现,难能可贵。

    孙行者入深圳记:火车穿过苍茫

    2019/9/13 0:01:12
  • 说实话,这些天看了无数类似的入深记,但这篇依然让我感动。每个人对命运的不甘和奋发进取的坚韧生命力令人叹为观止。心怀坚定信念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好比那句话,只要你奔跑前进,世界都会为你让路。但背后的艰难只有自己清楚。我身边类似的类似的朋友很多,春燕、学君、黎戈、梦晴,她们作为女性似乎肩负着比男性更大的压力,也迸发出更顽强的生命力。这种基于精神内核的力量总会带来巨大的能源,似一团火苗燃起,生生不息。

    江飞泉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9/12 23:37:07
  • 这是一个蛮有意思的小品,通过一次戏剧性的未成功的接人事件切入,回忆起遥远的1988年,那一年中国奥运军团兵败汉城,那一年荷兰夺得欧洲杯。而作者碰到了3元的快餐和20元一斤的龙眼,现在想起,依然有物是人非之感。而光阴之箭从不会为任何一个人停留,它只会留下深刻的记录。那一次没留下,终究还是七年后再度结缘。全文记录流畅,如果能将细节拓展,不啻为一个风趣的入深记。而我们也能从个体切面中窥见社会变迁

    江飞泉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19/9/12 23:10:59
  • 不知是不是去年客家凉帽的参赛作品,但文字很打动人。尤其次首关于母亲的描述,让人眼前一热。去年我也写了一组《母亲的凉帽》,这篇似乎异曲同工。或者说,关于母亲的诗篇都能有相同的打动人心的力量。客家凉帽作为一项久违的客家物质文化遗产,寄托了客家人在迁徙、变迁、人文传承过程中所做的努力,最终能将类似凉帽这项人文遗产流传下来。于是我们还可以看到凉帽的编制过程,看到它寄托着母亲的记忆

    江飞泉长歌与乡愁

    2019/9/12 23:00:23
  • 有点另类的题目,引我读完这篇小说。不妨说,这篇小说其实有两个主角:木子,以及她脸上的痣。“痣”是女人木子的“生命志”和“深圳志”。生命的蝴蝶效应,因“痣”而起。以一个短篇,写一个女人的一生,需要相当的功力:立意、剪裁、文笔,都要好。在我看来,这“三好”,作者都做到了。在有限的篇幅里,作者取舍精当,语言凌厉干脆,一剑穿心,通篇几乎没有废话赘词,而且,女人木子的形象也稳稳地立起来了。佳作!

    孙行者木子的心事

    2019/9/12 22:29:13
  • 浪人,是社会最底层最边缘的人,也是红尘中所有人在特定阶段(困厄、落魄时)都有可能遭遇的生命状态。浪人在远方,也在身边;浪人是他者,又何尝不是自己?所谓人生际遇,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浪人与浪人的邂逅。本作品的主体是写底层,但又不仅仅是写底层,有多维人生镜像在其中。语言利索、准确,擅长写景,也是本作品的特色之一。不足之处是直接议论和抒情(抒胸臆)的文字偏多,克制一些可能更好。

    孙行者浪人

    2019/9/12 19:49:10
  • 仓促不是理由,错别字是大问题,一定要解决。养老,当然是真正的大问题,作者笔下流露出的温情,是个人比较喜欢的,尽管我们也知道,衰老不讨喜,与衰老为伴的生活,事实上往往都是庸常无奈而滞重的。给出路,想点子,不是小说的使命,但拥有这种动机,却足以体现作者的良苦用心:在深圳这座年轻城市,养老问题不该只躲在角落。关于叙述技巧,三百六十度全知视角,当然就手便利,但其弊端在于,容易失却焦点。作者对此,不可不察。

    王元涛养老

    2019/9/12 18:17:1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