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9岁那年的痛苦与眼泪
  • 点击:3748评论:12019/11/10 23:43


1

遇到杨翠的那年,我刚好19岁。

那年,是我从遥远的家乡河南来到南方广东打工的第二年。我打工的工厂叫宏大。宏大厂是一家塑胶玩具厂,工厂离布吉海关大概一个小时的车程。对当时住在深圳市里的人来说,这里可能是深圳的乡下。但对来自偏远农村,见惯了农村矮小房屋,走惯了山村弯曲小径的我来说,眼前一个接一个的工业区,一栋栋整整齐齐的厂房,马路上密密麻麻的车辆,让我觉得这里就是我所向往的城市了。尽管这里没有像东门的茂业,布吉的天虹那样繁华,让人眼花缭乱的商场。

宏大厂老板是香港人,他很少来大陆。我进厂一年,就见过他两次。他不像一些老板那样大腹便便,也不像一些老板那样一脸的严肃。他虽然五十岁了,但身材保持得很好,脸上戴着眼镜,衬衫整齐地扎在裤腰里,裤子没有一丝的皱褶,看上去像一个儒雅的学者。他每次来,会去每一个车间走一圈,有时会停下来与员工简单的聊几句。吃饭时,他也会来饭堂走走看看。他来大陆的那天,厂里会给我们加餐,不是一只鸡腿,就是一块扣肉,打菜的阿姨手也不抖了。所以,我好希望老板天天来大陆。可惜听说他不是在香港,就是去了遥远的美国。

厂里还有几个被大家称为师傅的香港人,剩下来就全是大陆人。也许香港师傅懂技术,又来自香港的缘故,他们受到了老板特别的优待。他们住的是单间,房间里有冬暖夏凉的空调,有二十四小时供应的热水器,往返大陆香港有专车接送。更让我羡慕的是,我工作一年也没有他们一个月工资高。当时,我一个月工资八百,香港师傅一个月有两万多。两万多对我来说,真的不是一个小数字,我一年都不能挣两万多。听到香港师傅一个月有两万多时,我还不停地想,一个月两万多,这钱怎么花得完啊?直到后来听人说香港消费水平高,买一个红薯也要十几块时,我心里才平衡下来。香港师傅每周五的下午回香港,周一的早晨来大陆。这些香港师傅虽然普通话说的不是很标准,但大都待人和气,像老板一样没有架子。

宏大厂有两千多的工人,工人主要来自湖南、四川、广东,广西,当然,也有江西、湖北,河南的,只是人数少罢了。厂里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调,100个人里只有10个是男孩。所以,在宏大厂,男孩子只要能说,胆大,脸皮厚,追女孩子并不是一件太难的事。长得帅气的男孩,可能会同时被两三个女孩喜欢。进宏大厂后,我就看到一个四川男孩不停地换女朋友。不过,我对这个男孩一点也不喜欢,觉得他太花心了。当然,男孩子想进宏大厂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它大部分招聘时间只对年轻的未婚女性开放。我如果不是有一位堂哥在宏大厂做事,我也不会那么轻易的进宏大厂。

2

杨翠进宏大厂时,我已经能按照样板的图纸对各种各样的玩具喷上各种各样的颜色。不再是一名被拉长鸡蛋里挑骨头,横看竖看都不如拉长意的新员工。

宏大厂生产的玩具全部出品欧美,玩具并不是中国小孩喜欢的飞机、汽车、坦克,大炮,而是很多不会说话的动物,人物雕像。我们把这些玩具统称为公仔。人物公仔是一些世界名人,有外国的,也有中国的。外国的有麦当娜、史泰龙,中国的有李小龙、成龙。我不知道外国的小孩为什么喜欢这些不会说话,像石头一样的公仔,也许他们自小就与中国小孩的爱好不同。听说这些公仔价钱还很贵,要好几美元一个。所以,拉出去一个15米长的货柜,香港老板就能大攒一笔。当然,那个时候的我很少去算这笔帐,也很少去思考老板给我的报酬是否太低?我的付出与收获是否成正比。老实说,我甚至对目前七八百元的工资充满了满足。虽然每天要加班加点,但对来自农村的我来说,这活比种地轻松多了。这活不用风吹日晒,这活让我每月有了稳定的收入,这活让我的父母不再为肥料钱发愁,这活让我并不需要像村里以前的男子那样冒着很大的风险下井挖煤,每天让父母担惊受怕。如果这些工厂是国家的,我几乎与那些国营工厂的工人没什么区别。而且,我还看到家乡县城里的氮肥厂、铁厂厂房还没这里雄伟。县城里的氮肥厂,铁厂是那么陈旧,厂区是那么冷清,而这里厂房是那么雄伟,那么整齐,那么有规划,厂区是那么生机勃勃。除了厂里的伙食有点差强人意,除了加班时间太长,除了上个厕所也要经拉长许可,我再也说不出他的不好了。我甚至想好了,只要老板不炒我,我就认认真真,老老实实在这里做下去。这样,虽然我没能如父母的心愿考上大学,端上国家的铁饭碗,但我也告别了农村以种地为生的生活,告别了农村风吹日晒的日子。你们可能不知道,我是多么不想重复父母一年里起早贪黑,辛辛苦苦,却还过着穷日子的生活啊!虽然后来离开家乡的我在一些日记里说我是多么的爱我的家乡,是多么的难忘生养我的那片土地,是多么的思念家乡的小河,家乡的一草一木。可在我离开学校大门的当时,我是多么的忧愁自己将过上父母的生活,是多么的迫切想离开生养我的,在我眼里一点儿也不美丽与值得留恋的家乡。

我第一天见到杨翠的时候,就觉得杨翠让我眼前一亮。这种亮就好像我早晨醒来推开窗户,看到出现在东方天际的那抺灿烂的朝霞。我发现漂亮的女孩子身上都有这种朝霞的光茫。这种光茫对每一个男孩子充满着一种神奇的吸引力。我觉得一个男孩喜欢上一个女孩,一定是首先发现女孩身上闪耀着这种迷人的,让自己眼前一亮的光茫。我不知道杨翠第一次看到我是什么感觉?但我知道,我对杨翠心动了。

3

老实说,我不帅,但我对自己的外表也不是特别的自卑。我的个头不高不矮,五官谈得上端正,身材不胖也不瘦。上中学时,我收到过女生写给我的纸条。那个女生模样还不错,除了皮肤不是很白,有一头黑黑的头发,有一双不大不小的眼睛,眼睛上有一对弯弯的眉毛,还有一张好看而红润的小嘴。虽然收到纸条时,我心里充满了一种被女生喜欢的不安与激动,我也多次偷偷地去观望写纸条给我的女生,但是,我牢记着父母与老师对我语重心长的教诲。他们说,读书期间不能谈恋爱。于是,我没有给那个女生回信。不过,这个女生如今成了我同学中印象再深刻的女生。时隔二十多年,我仍然记得她黑黑的头发,不大不小的眼睛,眼睛上那对弯弯的像初月的眉毛。尽管毕业后我俩再也没有联系。有时候想起她,我甚至有点儿后悔自己当初太听父母与老师的话。如果我叛逆一点,不听话一点,我与那个写纸条给我的女生也许会留下一段关于男生与女生早恋的故事。

后来,我曾问我的父母,如果我读书时与女同学谈恋爱了,你们会生气得打我吗?我以为父母会回答,不打你才怪?哪知他们笑着回答,我们从来没有听到,见到你与女孩子谈恋爱的事啊。这让我明白,就算我读书时真的谈起了恋爱,父母是不会像我所想的那样大发雷霆的。他们也许早就知道,年轻人身体里涌起的对异性的渴望,语言的教育是永远囚禁不了的。

我看到杨翠看到我看她的时候,友好地给了我一个甜美的微笑。当时,我知道杨翠的微笑是礼节性的,她是看到自己明天就是我的同事才给我送来的微笑。我知道每一个新进的员工对老员工总是充满了一种友好。记得我第一天到宏大厂上班的时候,我就像象林黛玉刚进贾府那样“步步留心,时时在意,不肯轻意多说一句话,多行一步,惟恐被人耻笑了他去。”遇到厂里的老员工,我每天陪着笑脸与他们相处。打工的路上,你如果进到一家新厂,厂里有熟人与老乡指路,有熟人与老乡给自己介绍厂里的一些规章制度与一些部门老大的脾气与处事风格,对自己能否在这个厂站稳脚跟有很大的帮助。如果没有老乡与熟人,你就得尽快与厂里的老员工搞好关系。因为技术上你不懂的,老员工可以教你;你不了解自己的上司的性格爱好,你可以叫老员工私下告诉你。

就在我担心杨翠会不会分到我拉上来的时候,在第二天上班的早上,我那脸上长了几粒雀斑,普通话说得像广东话,瘦小个儿,但工作很认真的拉长领了杨翠坐在了我旁边的座位上。杨翠坐下来的时候,我闻到了一种女孩身上特有的清香。我知道自己的心在咚咚的跳,心里充满了难言的激动与喜悦。年轻的男子,有什么事能比身边坐着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更令其兴奋与喜悦呢?

杨翠没有看我,她在认真地听拉长告诉她怎么拿枪,怎么掌控好力度给玩具喷油。拉长看到杨翠差不多学会了之后就走开了。我早就希望拉长走开了。她走开了,我才有机会与杨翠说话呢。

当我寻思怎么与杨翠打招呼时,杨翠可能是第一次做这样的工作,心里担心自己喷不好要返工,就主动问我她喷出来的货行不行?我哪有拒绝她之理?她不问我,我才失望呢。我立即认真地,装得很老练的指出她喷的货存在的问题,然后又告诉她怎么才能避免出现这样的问题。

身边有美女相伴,一上午很快就过去了。

4

喜欢一个人,真的是不需要理由,也是不受时间与地点限制的。杨翠出现在我眼里的第一天,我就深深地喜欢上了杨翠。这种喜欢,对一个感情理智,又到了中年的人来说,可能有点儿盲目,他们会说,你喜欢她什么啊?你了解什么是爱吗?你真正了解她吗?可我觉得,真正喜欢一个人有时真的不需要理由。而且,我觉得,只有年轻的时候才会单纯地去喜欢,去爱一个人。爱情的最美好年龄,一定是在自己的青春岁月。中年人谈爱情,总少了年轻时的激情与纯粹。老年人谈爱情,就是有心也力不足了。况且大家也都认为,到白发苍苍的年龄,爱情早已转化为亲情了。

杨翠对我似乎也不反感。吃饭的时候,我俩在一起排队打饭,打好饭后又坐到一起吃饭。吃饭的时候,我并没有只顾吃饭。而是一边吃饭一边对杨翠说我第刚进宏大厂上班时的感受,说我怕过不了试用期,很多时候把尿憋到下班才去方便,说我为了给拉长留个好印象,拉长说我,我从来没有顶过嘴,说我上班怕迟到,每天总是第一个跑到车间。说完我自己,我又对杨翠说宏大厂那个被大家背后叫作“包青天”的保安,说他长得像包公脸堂黑黑,但是,他最不讨人喜欢,他最喜欢挑我们的毛病,最喜欢罚我们的款,还动不动就对咱们凶。杨翠说,她第一次看到包青天,也觉得包青天不是个好人。说完包青天,我又对杨翠说品质部那个大腹便便的主管。说他最好色,见到厂里的美女就喜欢套近乎,然后让女孩慢慢成为他手中的猎物。厂里有好几个女孩都被他玩了。他们部门的副主管也是他多年的,在厂里人人皆知的情妇。因为他的存在,副主管快30岁了还没有结婚。你那么漂亮,要离他远点。杨翠笑着对我说,她又不漂亮,她也不会搭理他。但是,我心里很是担心品质部的主管瞄上杨翠。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杨翠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写了工厂的情感遭遇,为爱而去。
  •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2钻
  • 我写,仅是因为喜欢。
  • 我写,仅是因为喜欢。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75900
  • 37
  • 3370
  • 我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我为一条河的清沏而感动,为一座城的崛起而欢呼,它们脱颖而出,站在时代的潮头,站上改革开放的新高度,它们被时代认可,被世界向往,它们用强大的力量引领我们走向双区建设,走向中国梦,这里的每一滴水每一撮土都有爱和为爱付出的热血,我想要表达,表达我对这座城市的热爱。

    识以一条河流滋润的诗意

    2020/1/16 14:24:57
  • 红姐的母亲,真善良!她有萝卜吃时,要拿来跟邻居分享。肯定是传承了母亲身上的好家风,红姐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乐于助人的好文友。红姐这篇文章写得很认真,因此很能打动我!许多许多的细节,都让我为之流泪。人生,害怕死亡与疾病,却又不得不去面对。其实最后的还能在一起陪伴的那些日子,应该是最值得怀念的珍贵时刻。红姐写完这篇文章,或许有些释然了吧,因为文友相亲。这篇文章,也让你知道,还有一直在关心着你的文友,比如我

    吴春丽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7 18:44:11
  • 元罗真是笑死人哈,你定的这文让我大笑不已。其实应该感谢你这个邻家活跃积极分子,老实说,如果你不来,还真不热闹。我现在要有空的话,才能上邻家瞄瞄。 你付出有收获,不错。感谢邻家社区文学这个平台,感谢你为我们打赏。祝你在2020年收获丰厚。

    红红的雨2019,我在邻家过上大肥年

    2020/1/6 17:16:22
  • 读开始时我就不紧张,我相信飞泉老弟一定是好好的,才有勇气写这篇文章。只是你起先看了医生受了惊,没多大事就好,并且你是感恩地活着,真好。人有点小毛小病也是正常的,但一定要记得平时饮食规律,作息规律点,这对身体只有好处。老弟每种文体都写得好,值得我学习。“病去存恩”,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们是应该好好替他们活着的,方显孝心。于你,写作、生活、好好养病,文中都是叙述对生命的热爱。

    红红的雨病去恩存

    2020/1/6 17:05:43
  • 深圳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地方,好在有作者这样的有心人用眼去细细观察,用笔去字字记录,才令我等迄今无缘去深圳的群体更全面、更理性的认识深圳。原来,在深圳不仅随处可见充满现代气息的高楼大厦,还有以“三河村”为代表的浸润温暖味道的传统民居。更难能可贵的是,作者留住历史、留住乡愁的计划,着实是一大善举,为您点赞!

    黄元罗三河村

    2020/1/6 10:16:31
  • 最看不得这样的文字,太容易让人伤感,让人勾起回忆。文中的母亲如同我去世十年的奶奶,总有一大块阴影一样让我感觉自己犯了不少错误,在奶奶生前没有多陪陪她,因种种原因,也就过年回去一趟,短短数日,丝毫没觉察到奶奶已风烛残年。现在想来,总是感觉莫大遗憾,但又无法补救。红姐是有心人,也是孝顺的女儿,所以才能将母亲最后一段时光刻画得如此丝丝入扣,感情在涓涓细流中漫浸我们的心灵,让我们读到这类文字时,难以自控。

    江飞泉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6 10:01:26
  • 子欲孝,亲不待。年少的时候大都不太懂感恩父母,到懂时,父母在有生的日子还真是过一天少一天了。有时我认为趁老人还活着时,晚辈对长辈所做的一切才是最重要的。生活需要仪式感,死去也是一样,老人家的死去,也是一种白喜事,热热闹闹地送她回归,做做道场也显得她的结局完全。子孝孙贤,这是我们传统中国所追求的,以慰曾历经苦难的老母亲的在天之灵。

    绰绰有鱼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2 17:04:52
  • � 我读了三四遍才敢打字写点读后感。我以前怕读,现在想读,怕读是读不懂,想读不是读懂了,是想读明白点。绕来绕去也不知道写清楚没有? 几个年轻人在都市不同的岗位上奔走,孤单、寂寞、抗争、期盼、失望、灰心……伴随他们一路。不管如何努力,始终都是个陪唱者,种种机缘,他们碰撞在一起,相互的安抚力量是那么微弱,如浮萍般的爱情、静止的摩天轮……他们期待城市有只天眼能带动他们转动起来,结果却没有。

    芜薇静止的摩天轮

    2019/12/30 21:49:56
  • 施霞的《缅怀公公》,读后让人泪目。作为儿媳妇,能有如此孝心,也可告慰逝去的亡灵了。此篇小散文追忆了公公生前的片断,如再也听不到公公笑咪咪地说:“霞子,你们回来了”等等。此文也通过婆婆的述说,把公公如何遭遇车祸介绍得非常细致,还有老公回家后对失去父亲的悲痛,以及对肇事者的愤怒,都能细致入微的表达,这篇散文非常朴实,没有过多的喧染,只是静静地用白描的手法去还原生活的本来影像,为我们展现了亲情如斯!

    方华吉缅怀公公

    2019/12/30 7:12:18
  • 《神山天眼大湘西》是诗人对张家界、对凤凰城的激情礼赞。作者李墨是深圳作家协会会员,这首诗是诗人在深圳市作家协会组织的湘西采风时所作,因我参与了这次采风活动,所以,读罢此篇诗作,有不少共鸣。诗人开篇匠心独运,把天门山的天眼比喻成了二郎神开的天眼,另外,诗人游罢,有感而发,对张家界的美景,对凤凰城的柔情,对沱江的吊脚楼都在诗中不断表达。特别是“张家界是挺立的阳刚汉子,凤凰仿佛躺着的女人”很是形象!

    方华吉神山天眼大湘西

    2019/12/28 19:45:36
  • 作为诗歌爱好者,读了此文我深有感触。首先,作诗这件事在如今相当一部分人看来是遥不可及甚至故弄玄虚。也有的人用来调侃,甚至在一些商业性质的“培训”课,古体诗被用来当做“抓眼球”的工具。但我本人依旧把诗奉若瑰宝,用自己力所能及去为诗歌尽一份绵薄之力。 作者的关于“诗歌需有感而发”的观点,我深以为然。作为一种艺术,诗歌同样是源于生活的产物,我也主张把自己放在诗歌描述的环境中,真切感受到的一切是作诗前提。

    雪候鸟为什么要写诗

    2019/12/27 18:13:26
  • 很久没发新作品,不是不写,而是在充电,我以为如果没有进步写了也是浪费素材。赶在平安夜发一篇一是想克服一点懒惰;二是感谢邻家,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温暖、平和的文学氛围。在我写过的几个中短篇,这是感觉最舒心的一次出品。感谢邻家。

    芜薇石榴红

    2019/12/25 23:13:38
  • 人间自有真情在。一场地震改变了一对姐妹的生活轨迹,也与深圳结下了不解之缘。姐妹俩来深圳后,对养父母态度的渐变是比较微妙和出彩的部分,孩子的视角也比较纯真与可爱,这部分如果再多些细节就更好了。那抹石榴红成了一种故乡的印记,舞动的红丝带一样在文本中若隐若现,整体来说有韵味。

    欧阳德彬石榴红

    2019/12/25 12:12:48
  • 凡最描写亲情的文章,都会吸引我的眼球。作者用四个故事,来描写母亲对儿子的爱。辛苦种出来的⺀玉竹仙“卖不起价让母亲心酸;儿子在外,母亲总是坐在电话前期待能接到子女的电话;战友探望母亲给了红包,母亲为没有给他们打发礼物而内㡱;母亲省吃俭用居然还存了十万块钱,让我心酸。父母太伟大,舍不得乱花一分钱,为儿女攒钱。大凡天下的父母都是这样爱自己的孩子。父爱如山,母爱如水。我在文章里读到了母亲对作者浓浓的爱。

    春风妙语写给母亲的文字

    2019/12/25 1:24:11
  • 这是一组关于对这座城市真挚的“爱”的组诗,作者利用聚焦镜头的形式,通过对深中大道、伶仃洋、海岸线、平安大厦这些耳熟能详的深圳地标,作了白描式的抒写。豪迈中不乏细腻,而雕琢中又带激越。逢春兄特有的细腻写法似乎特别适合这类抒情诗,不仅让人带入情境之中,而且咏叹中颇有点“情诗”的意蕴。最后一首肯定是想着初恋情人吧,那么炽热直白的情感让我们年轻人都感到耳热心跳,如果不是对他熟悉,根本猜不出作者的真实年龄。

    江飞泉在600米高处想你

    2019/12/23 10:08:3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