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石榴红
  • 点击:4091评论:112019/12/24 23:29

一、初飞

丫丫踩着小凳子,趴在一个单扇玻璃窗的小窗台上。窗台后面是小石头家的前院,里面种了三棵石榴树。前院后面是大院,小石头的家是山区小村难得一个成员齐乎在家的家庭,村上小伙伴的爸妈都出门打工了,不过他们的爸妈每逢冬天,或多或少地带上城里的稀罕物品回来过年,只有丫丫的爸妈从来没有回来过。

丫丫喜欢趴在那看着窗外的一切,看得最多的是石榴树:翠芽儿、叶子从浅绿到深绿色、叶窝中生出暗红色的花骨朵、鲜艳的石榴花、硕大的石榴,直到石榴被采摘光了,树叶纷纷落下。年复一年,她乐此不疲。

听到奶奶的呼唤,她不情愿地从凳子上跳下来,用清脆的声音说道:

“奶奶,石榴花又多了。”

奶奶咕哝道:“天天看还看不够,乖, 过来。”奶奶拉过孙女的一只胳膊,将她揽入怀中,一只手摸着她头上的两根羊角小辫,看着孙女黑里透红的脸蛋,说:“你姨带她家妮子进城,带话问你去不?”

长这么大,她只去过几趟八公里外的白山镇。听说城里的马路比小石头家大院的水泥地还要平整、干净;楼房比村头的老槐树还要高。

“去。”丫丫立马应道,说罢急吼吼地跑回里屋,又站在凳子上,用力掀开了箱子。她把几件长裤、短裤、娃娃衫换洗衣服连同书本一并塞进了书包,背上书包就要出门,奶奶笑她太心急。

丫丫看着慈祥的奶奶,鼻头又酸起来,她转过头擦起了眼泪,奶奶疼爱地说:“不哭,开学前就回来了。”丫儿转过身,扑到奶奶怀里,“哇——”地哭出了声。

两天后,丫丫的姨、姨夫和表姐坐着手扶拖拉机来接她了,姨夫的堂哥在成都为他们找到了工作,奶奶一直送他们到村头,丫儿看着奶奶佝偻的身影在山坡那边变得越来越小,直到消失。

她转过头,问:“姐,我们去哪里?”表姐今年十二岁,比她大三岁,都在李村上小学。

妮儿说:“去成都。”

丫丫跟着姐姐一家兜兜转转,颠簸中充满了期待,从安徽偏远的乡下来到了四川映秀镇。路过映秀中学,姨说:

“妮儿,这是重点中学,以后转来这里读书好不?”

妮儿兴奋地回答:“真的?”丫丫瞪大了眼睛,看着这个装了铁栅栏门的校园,一座巨大的黑色大钟赫然矗立在教学楼顶,转头看了看,姐姐的脸上堆满了幸福。

在映秀,她俩对什么都好奇,四处转悠,这个镇,比白山镇大多了,马路上有数不清的车,每天从这条公路上颠颠地开走了。她俩时常坐在马路牙子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特别是年轻女士和女孩身上新颖的穿戴,怎么都看不够。


二、突遭地震

突然,四周传来了巨大的隆隆声,这声音仿佛要把人的耳膜穿破;天空闪过一道道白光,照到了天边。她不得不闭上了眼……刹那间、天旋地转,身体好像被一股气浪抛向了天空,接着又沉入了深渊……

不知道过了多久,丫丫挣扎着,伸出手臂去拉扯妈妈的一侧裙角……

……

“丫儿、丫儿。”丫丫努力睁开眼,隐约看见了一片石榴红,哦,不是,那是姐姐的额头的血迹,姐姐旁边还站着一个中年男人,他同样是一脸焦急的神情。妮儿脸上挂着泪痕,说:“丫儿,好丫儿,你终于醒了。”

丫丫的后背咯得痛,发现自己躺在简易木板床上,,透过衣服破损处看见皮肤上青一块紫一块;房顶是白色的,像水波在翻滚;周围都是躺着的人,他们衣衫褴褛、血迹斑斑;有几位穿白大衣的人跑来跑去,一些汗流浃背的人不断地把人抬出去,又把一些人抬进来……丫丫嗫嚅道:“姐、姐,咋搞的?”

妮儿哭丧着脸说:“我,我不晓得,说是大地震,我也刚醒。”又呜咽道:“映秀没得了。”

她呆呆地看着姐姐,妮儿抱着她,无助地哭泣。

四周传来风声、雨声、脚步声和呻吟,沉寂,诡异,姐俩不自觉地收住了哭声。

这时,跑来了一位年轻女士询问情况,可是她们除了姓名和年龄什么也想不起来。

丫丫撑起身坐了起来,那位女士和刚才那个男人又走了过来,女士对她俩说:

“这位同志叫张向军,是他救了你们。现在他送你们去收容所。”

张向军安慰道:“暂时住着,等你们家人来接。”

姐俩面面相觑,丫丫机械般地下了床,摇摇晃晃跟着张向军走出了帐篷。

走出帐篷,雨停了,破损扭曲的马路上,泥水参合着血水在建筑废物间横流;有人在喊救命,一帮人在撬动大石板,人来人往,一片混乱……

路边到处躺着灰头土脸的人、血糊不清的人;那一处,山一样的砖石边,一位年轻的男子张开两只手臂,一只手握着大石块下的一只手,另一只手握着长石板下的一只手,脸一会转向左侧,喊道:“妈,”一会又转到右边喊着:“哥,”……余震来了,有人喊,“快跑”,他动也没动,死死地抓住那两只手,凄厉地一遍遍地呼喊:“妈”,“哥”……直到又一批石块砸下来,淹没了他的身躯,也淹没了他的呼喊……

丫丫脚下一软,被什么绊倒摔在地上,张向军拉起她把她背了起来,他一手托着她的两条腿,另一只手牵着妮儿,踩着瓦砾,一步步向前。张向军感受到丫儿的身体在他背上颤栗不止,后脑勺扑过来一阵紧似一阵的鼻息,手臂像两根棍子在他脖子前面交扣着。

进了儿童收容所,张向军登记完就走了。小刘阿姨拿出两件大大的T恤让她俩换上,指着拐角的一张帆布床,说:“你俩睡那。”转身又去接待新送来的孩子。

这个大帐篷里住着大大小小三四十个孩子。帐篷的门朝西,早上来的人,他们看得清五官,傍晚来的人只能看到一个剪影,他们木然地注视一切,不哭不闹,只有等到父母或亲戚来接的孩子,才爆发出几声骇人的哭声。

姐俩在临时收容所经历了一次又一次余震,一天天数着日子,妮儿终于想起堂伯伯家的大概方位,可是一经确定,姐姐就成了孤儿,来不及悲痛又面临再次被转走的命运。

住了一周,临时收容所要撤了,没有人接的孩子送到孤儿院。一提这事,丫丫就抱着头蜷缩在角落,说她看见了妈妈爸爸,谁说也不走。

这期间,张向军几次询问姐俩情况,见状对小刘说:“没人来接,又不愿转,那就跟我走吧。”正为她俩归属发愁的小刘一拍手,说:“太好了,张哥,你可救了这对小姐妹。”

听小刘阿姨说:张向军是做生意的,又做了多年公益,捐款几百万。现在说要领养她俩,不管怎样,至少可以不去孤儿院了。姐妹俩不甚情愿地点了点头。

妮儿堂伯家那座四层楼房整栋塌陷,妮儿父母和堂伯一家被深深地埋在钢筋水泥土之下。临行前,姐俩对着满目苍凉的废墟深深鞠了三个躬,撕心裂肺的叫道:妈妈、爸爸;大姨、大伯……

姐俩随着张向军和几位志愿者上了辆吉普车,离开了几天前还带给她们无限希望,现今造成她们家破人亡的映秀镇,逃离这个地狱般恐怖的地方。

前方又是什么样子呢?

痛苦若能一挥即别该多好!


三、领养

到成都的第二天下午,张向军带她俩直飞深圳。

这一路上,他问她们什么,不是沉默就是摇头,最多点一下头。路人、旅客甚至空姐都对这三个人投来探究的一瞥:一位老的殷勤备至,两位小的冷若冰霜。

她们失去了记忆、缺乏思维,仿佛不属于任何一类生灵,只是两个会走路、吃饭、睡觉的行尸走肉。

抵达深圳。张向军妻子在出口接他们。他妻子热情地招呼道:“累了吧,我们回家。”姐俩怯生生地看了她一眼,垂下眼帘。

姐俩跟着他们夫妻走入车库,上了一辆灰色小轿车,她俩坐后排,张向军坐前排,他问妻子:“找好房子了吗?”

他妻子说:“找好了,小屋没来得及打扫。先回家吧。”

姐俩异口同声地说:“去小屋。”

张向军禁不住回头看了她俩一眼,对妻子说:“听孩子们的,去小屋吧。”

车开了一个多小时后停在一座五层楼房前,给她们住的是三层楼上一个小套间,一进屋,她俩一个去拿扫帚,一个找块抹布,旁若无人地开始打扫,张向军见状说:“我们去买点东西就来。”说罢拉起妻子出了门。

他们刚走,丫丫就说:“姐,为啥对我们这么好?”

“我不晓得。”

“会不会把我们……”

妮儿接口说:“卖了?”

丫丫颤抖着嘴唇说:“姐,我,我怕。”

妮儿故作镇静地说:“别怕,等道摸熟了……”

繁华、喧嚣的大都市,无疑是一种新的惶恐。她们像风中漂浮的两粒尘埃,幼小无助、失魂落魄;又像两只惊弓之鸟,怀疑众生、否定一切。

不大一会,张向军夫妻俩就回来了,东西占满了两人双手,有床上用品、日用品还有盒饭。

张向军向姐俩交代一些事后和妻子离开了小屋。

下了楼,他妻子一边开车一边问:“两孩子没毛病吧?”

“昏迷了一天多,有脑震荡。”

“有后遗症吗?”

“没有。”

他妻子又问:“哦,那怎么失忆了呢?”

张向军叹口气说:“医生说是心理问题。”

张向军像是对妻子,更像是对自己说:“我也想都忘掉。”


四、逃跑

第二天早上七点多钟,张向军一手拎着餐盒,里面有肠粉和皮蛋粥,另一只手拎了一个大书袋。他开门进来见姐俩穿戴整齐、洗漱完毕,招呼她俩吃早餐就出门了。

姐俩吃过早餐,坐在地板上,从袋子里取出书本,从封面看,有小学课本、连环画等。丫丫随手拿起一本书,只看见一行行字在眼前飘动,看不清,她对姐姐说:

“姐,我咋看不明白呢?”

妮儿说:“我也看不清楚。”

丫丫摇着妮儿的胳膊,怀疑道:“是这样的吗?是这样的吗?”

妮儿说不出话来,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只能搂过妹妹的脖子默默地流泪。见姐姐哭丫丫也跟着哭,姐俩看一会画书、哭一会,不知不觉躺在地板上睡着了,直到有人敲门,听见喊声:

“丫丫、妮儿,我是阿姨。”

妮儿起身开了门就站到一边去了。门外站着笑容可掬的赵阿姨,她走进厨房用电饭锅煲上饭,为她俩炒了一个蒜蓉菜心、取出事先烧好的一条红烧鲈鱼热了热,等一切妥当端上桌子,叫她俩吃饭才出门。

过了几天,姐俩发现看清楚些了,短暂欣喜之后,姐俩又说起被卖的事情,妮儿说:“再等两天,兴许能认字了,到哪也知道个地名。”

日子看似平和地过着,张向军夫妇换着花样给她俩送吃的、用的和穿的,两个女孩的脸上始终没有笑脸;不过,看着姐俩面颊上泛起的一抹红晕,张向军松了一口气。

一天下午,姐俩出门闲逛,丫儿说:

“他怎么穿破衣服?”

“嗯,我也看到了。”

“那个小刘阿姨说的真不能信。”

“她为什么要撒谎?”

“那咋办呢?姐,逃吧?”妮儿更害怕,她已经来了几次大姨妈,懵懂中更担心是把她养胖了再卖。越想越怕,无序之中只想离开张向军的控制范围,她们认定朝北走是家的方向。

不知道走了多远,眼前出现了一个大大的湖,蓝天白云、绿草如茵,有情侣也有年轻的父母带着孩子正在骑自行车游玩。在她们眼里,那是一幅画,画里的人在画里的世界,与她们毫无关联。

  • 1
  • 2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历史公益爱心亲情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欧阳德彬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12-31
  • 芜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12-31
  • 芜薇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19-12-30
  • 520周冠打赏42000,共计42000
  • 2019-12-3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人间自有真情在。一场地震改变了一对姐妹的生活轨迹,也与深圳结下了不解之缘。姐妹俩来深圳后,对养父母态度的渐变是比较微妙和出彩的部分,孩子的视角也比较纯真与可爱,这部分如果再多些细节就更好了。那抹石榴红成了一种故乡的印记,舞动的红丝带一样在文本中若隐若现,整体来说有韵味。
    • 芜薇2019/12/25 22:53:56
    • 分享到:
  • 感谢德彬老师精彩的评论和打赏,给我很大的鼓励,“若隐若现”的评价让我欣喜不已,这正是我想要的,故乡、童年、那片红和希望。
    • 芜薇2019/12/25 22:56:16
    • 分享到:
  • 同时,也让我看到了问题,这个短篇从初稿1.6万字缩到1.4万字,又努力缩到现在不到八千字,这一次强缩水的确发现废话不少,再一次感谢。

    回复

    • 芜薇2童生2019/12/25 23:13:38
    • 分享到:
  • 很久没发新作品,不是不写,而是在充电,我以为如果没有进步写了也是浪费素材。赶在平安夜发一篇一是想克服一点懒惰;二是感谢邻家,给我们创造了一个温暖、平和的文学氛围。在我写过的几个中短篇,这是感觉最舒心的一次出品。感谢邻家。
  • 回复
    • 芜薇2童生2019/12/31 12:17:03
    • 分享到:
  • 谢谢戴老师打赏、大家支持、邻家抬爱。
  • 回复
    • 芜薇2童生2019/12/25 23:02:37
    • 分享到:
  • 感谢黄老师、飞泉老弟打赏鼓励,有你们在才更有干劲。感谢大家的阅读,欢迎提出宝贵意见,我努力使自己的作品一篇比一篇好。
  • 祝贺芜薇姐获得周冠。
    • 芜薇2019/12/31 12:21:04
    • 分享到:
  • 难得一次,我要努力向你学习多发作品。

    回复

    • 别看了3秀才2019/12/25 11:26:54
    • 分享到:
  • 很难想象,要从地震中走出来是需要多大的勇气。姐妹两失忆了,可记得的人会记得一辈子。
    • 芜薇2019/12/25 23:00:15
    • 分享到:
  • 感谢恁的阅读、打赏和鼓励。恁说的对,从地震中出来的人说现场没什么哭声,这种麻木或者说精神过度刺激下的人的情绪很难表述,我也怀疑我是否描述得当。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3钻
  • 走出故事逛出精彩
  • 走出故事逛出精彩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0
  • 94824
  • 12
  • 1690
  • 结局看似有些可惜,但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三观不同的人在一起不叫举案齐眉,而是搭伙过日子。与其将就在一起直至多年后伤痕累累地分道扬镳,不如尽早各自找到认为“对”的那个人。爱情本来就不仅仅是花前月下那一朝一夕的浪漫,而是经历得起平淡流年侵袭的柴米油盐之考验。文中的男女无关对错,只是价值观、爱情观之别而已。作者用阳光正好开篇,以渐行渐远收尾,给读者内容上的留白,也给有心者行为上的思考。

    雪候鸟浪漫消亡日

    2020/2/21 10:34:56
  • 我把它弄丢了,是凄美的纯情。个人感觉最后一句可能多余。我朋友曾问,你作品中这句话是不是特意这样写?的确,我设计过那句话,甚至有些自得。但冷静之后,朋友是对的,刻意设计的变化,虽然挺精妙,氛围情境却与全文有了游离感。读到小说的最后一句,我从淡妙的感觉中退出来,玫瑰沾灰,将枯败的美赤裸裸呈现,已经能揪动心灵,又何必一定把它扔掉?希望能读到更多作品。

    木落园岭之恋

    2020/2/17 17:24:07
  • 焦虑情绪是人之常情,任何人都会有,只是轻重之分。焦虑主要来自于恐惧,恐惧主要是因为对病毒的不了解,严重的会产生疫病心理,要克服这样的心理状态,首先要做好各项防护,第二要及时的分散注意力,用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将注意力往其他事物上引导,看电视电影是一个很好的方法,做家务,读书写字,和朋友交流工作都是不错的选择。注意合理休息和适当的室内运动。最后要始终相信我们的国家,相信我们的医疗人员,一定会打赢这场仗。

    积田大叔恐慌的是什么?

    2020/2/17 12:09:33
  • 三则日记分别写面对灾难的漫不经心与“不知道”,为需求与利益灾难前后所做的“蠢事”,个人正义与局部体制的矛盾,“我”是迷茫的勇士,那位太监被“我”当成真正的勇士。比起主题,小说更大的特色在于混乱与真实的混淆,看到了卡夫卡地洞和马原先锋小说的影子,不时现身的叙事者的混乱思维及对真实的强调,反而容易将读者从故事中抽离出来。“我”继续写的故事,包括正在写的日记,却早写于几十年前。有些稚嫩,却是有益的尝试。

    半行灾难日记

    2020/2/15 17:12:24
  • 非常沉重的话题,愣是让陈老师写出诸多笑声和泪点,面对新冠肺炎,若干迥异的人性在不经意间逐一呈现出来:小人物老王对家人暖暖的关怀;老王老婆,作为家庭主妇,精打细算的生活常态;药店老板娘,人前人后两张皮,大发国难财的丑态,等等。这一系列细节描写,令人啼笑皆非之余,更是让人陷入深思:在突发事件到来之际,国人何时才能淡定?我想,这需要国家政策不断完善、社会舆论正确引导以及个体保持理性心态等多方面的合力。

    黄元罗年货

    2020/2/15 10:36:34
  • 记得你母亲生病时跟我说过,同为医生的我俩深知肝Ca的严重性。在你们精心照顾下,母亲免去了手朮之痛,比同得此病的人多活了很多时辰。你母亲勤劳,善良,是好媳妇,好母亲。含辛茹苦养大儿女,得了重病。你们的孝顺感天动地,母亲在天之灵得到安慰。我相信这篇文章是用眼泪与血堆出来的文字,充满爱,充满悲伤,充满痛。母亲已经去了天堂,她希望你们能够坚强,也希望你们团结友爱,把你们的儿女培养成才。

    春风妙语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2/15 1:28:06
  • 两难中的挣扎才是真实而复杂的人性,小说的起承转合都有了,是篇完整的小说。有点遗憾的是,小说给人似曾相识的感觉,不是因为来源于现实,也不是在特殊的事件中写的是不变的人性,而是故事的模式。没读完一半便猜到故事的结局,而且脑海里浮现出很多相似度挺高的故事,写好一个人一件事已不是简单事,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在情节设计和叙事形式上有所创新。

    半行年货

    2020/2/14 9:30:37
  • 恭喜飞泉获得周冠。文章详实记录作者回到老家后,所发生的一些事情。是的,人祸不值得歌颂,这次的⺀疫情″虽属不幸,但让飞泉看到村民们纯朴的笑脸下彼此的信任,相信大家能众志成城,抵制疫情。飞泉弟是我认识的很精进的人,勤观察,勤记录,写出接地气,暖人心的文章。我心安处是故乡,疫情过后,大家会回到深圳继续打拼。在他乡念故乡是每个游子的情结。

    春风妙语封村记:此心安处是吾乡

    2020/2/10 1:05:57
  • 文章虽然短小,描写了"宅“家的亲情。你的女儿刚好跟我外孙一般大。今年,大家都过了一个不一样的春节。“宅”家不串门,为国家做贡献,能更好地陪父母,陪妻子,陪孩子。表面上看是无聊,其实,要做的事情很多。煮饭,打扫卫生,学习。大家都在关注疫情,随着疫情的增加与减少,心情也随之变化。我相信,在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下,配合国家的安排,会打好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真心为战斗在一线的白衣卫士、警察等人点赞。

    春风妙语珍惜“宅”家的时光

    2020/2/10 0:37:59
  • 问候飞泉平安!我们虽然不在一线现场,但是这场疫情已经是全中国的疫情,每个人的生活都受到牵连。透过一些普通人的生活细节的真实记录,你的文字以朴实,冷静,又饱含人间冷暖的深情描写了春节背景下这场役战对大众生活的影响以及他们的各种无奈的应对。这样的文字,注定不是抢占眼球的新闻,确是有意义的社会大事纪实。

    王学君疫变:如何在乡村扛过糟心春节?

    2020/2/7 10:21:09
  • “白天为生计打拼,晚上为温情沉迷”,正是有理想有追求的深圳人的真实写照。深夜书桌上,每一盏橘黄色的灯,都是照亮城市前路的明星。文化建设者,天下熙熙攘攘而心有净土,不迷于追名逐利之途,以自身品格丰富城市品格,以实际行动诠释城市精神。在读一本书、写一篇文的输入输出中,记录城市瞬变、人文趣事,让文化气息于高楼大厦间流传,筑起一座精神都市。

    涓流城市精神决定城市品格

    2020/2/6 15:00:30
  • 恭喜作者获得周冠军,一下子得了这么多币币。真让人眼红。对你坚持写诗,坚持守站给以点赞。近期,我跟孩子们去泰国旅游,刚回家两天,在那边没机会上网。武汉的役情让人们人心惶惶,大家不得不响应号召呆在家里自我隔离。马上大家要上班了,作为市民,一样要尽量少出门,不出去增加麻烦,保护好自己,也是为社会做贡献。你的诗不仅写得好,还为读者做解释,这对初学读者来说是有很大的帮助。希望星星多写好诗,供我们学习。

    春风妙语深圳华为,总裁正非

    2020/1/28 9:05:29
  • 众所周知,深圳老亨文友热心于深圳地缘文化(尤其是文学事业)的“深圳主义者”。他不仅热情赞助和鼓励赞美深圳的文学作品。今天,他以《何以度春华?文学记园岭》为题,发出以文学讴歌深圳中心区园岭的呼吁。对于他的雄心和壮志,我表示积极的响应和支持! 深圳是我第二故乡珠海的近邻,我想抽空到园岭去采风,以期加入赞美园岭的合唱团。 作为试笔,我准备先发一篇颂扬深圳龙岗区华为公司的藏头诗。

    北国寒星何以度春华?文学记园岭!

    2020/1/19 19:44:44
  • 我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我为一条河的清沏而感动,为一座城的崛起而欢呼,它们脱颖而出,站在时代的潮头,站上改革开放的新高度,它们被时代认可,被世界向往,它们用强大的力量引领我们走向双区建设,走向中国梦,这里的每一滴水每一撮土都有爱和为爱付出的热血,我想要表达,表达我对这座城市的热爱。

    识以一条河流滋润的诗意

    2020/1/16 14:24:57
  • 红姐的母亲,真善良!她有萝卜吃时,要拿来跟邻居分享。肯定是传承了母亲身上的好家风,红姐在现实生活中也是乐于助人的好文友。红姐这篇文章写得很认真,因此很能打动我!许多许多的细节,都让我为之流泪。人生,害怕死亡与疾病,却又不得不去面对。其实最后的还能在一起陪伴的那些日子,应该是最值得怀念的珍贵时刻。红姐写完这篇文章,或许有些释然了吧,因为文友相亲。这篇文章,也让你知道,还有一直在关心着你的文友,比如我

    吴春丽西出阳光无故人

    2020/1/7 18:44:1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