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造塔者说
  • 点击:2256评论:252019/08/31 10:46

午后,我和爸爸光头走在烈日下。他带我去访几个老战友,人都不在,爸爸突然说:“上个星期你文叔叔去了,半夜躺着人就没了。”我顿了顿,悠悠吐出个“哦。”爸爸没回头,也没接我话,继续走着。阳光泼辣,爸爸在前,我在后,他走得慢,上半身努力往前挣,步子却像被地面粘住,我看着他的背影,明显,比年轻时矮了,腰身粗圆了两圈,尤其下半身,原本两条直长的腿,现在肥大的布裤也遮不住它们的弯粗。

第一次在深圳见到爸爸,总错觉在工地上。

东门晒布路,妈妈带我去她上班的饼干厂玩,中午我们去找附近工地的爸爸。

我们如何上到正建的楼顶呢?恍惚是坐吊车。爸爸全身只一条长军裤,晒成黄铜色的身上油汗滚滚,他笑嘻嘻地抹几把脸上身上的汗冲我们喊:“来晒晒太阳嘛,深圳的太阳好得很。”几个正在干活同样打扮的战友就笑着打趣:“老游,教你女儿打水泥。”爸爸骂了他们几句,领着我和妈妈踩着钢筋水泥砖头四处看,手臂挥得又长又远,说着那边这边香港商业区大厦工业区大楼,小小的我哪听得懂,不明白眼前这片几乎光秃秃的地方有什么好看,太阳还那么大,快要把我晒化了。

爸爸却说,八五年的深圳,已经比八二年他来深圳时好看多了。

一列长长的闷罐火车头顶拖着浓烟停在1982年12月的罗湖火车站,爸爸背着行李和战友们跳下车,他们终于看清了这个叫深圳的远方,火车从辽宁鞍山出发,这几天几夜中,他们都在讨论想象这个刚刚成立不久的遥远临海特区,现在,它就活生生地在眼前:荒凉。比他们奋斗过十几年的东北荒凉多了,几乎没有房屋,更不见人,惟一条新推平的黄泥土路显示这儿是个老县城,冷风肆无忌惮地在望不到边的刚刚推平的光秃黄土地上来回撒野,这片展展无边的仿佛等待种子的黄土地,无奈地任凭冷风欺凌,那冷风,偶尔会遇上两个未被推平的土堡,这才打个嗝,翻个白眼从侧边绕过去。行军口哨吹响,他们收起空荡荡的目光,步行到一个更荒凉的地方------蔡围屋,在这儿,他们建起了来这片土地后的第一座房子“竹叶宾馆”,用竹子搭建的临时栖身窝棚。

许多年中,爸爸都会说起这些,我半听不听,偶尔几句入耳,权当故事,许多年中,我都以为当年爸爸来深圳,是被流放的,仿若古代那些犯过错误的臣民,拖带不多的家当,流放到南方蛮荒之地,受尽折磨郁闷,在痛苦中了断余生。直到前几天,我才知道,当年要裁军百万,四十二万干部及志愿兵中,挑了两万人奔赴深圳建特区,又只在两万人中,特批七千户农转非。

我和妈妈,就是这七千户中的幸运儿。

八月的重庆仍是火炉,爸爸突然从部队回来了!许多亲戚涌进爷爷家,脸上都带着笑,他们开玩笑说我要做城里人了,让我给他们寄糖回家吃。我不晓事,看他们围着爸爸,我却躲得远远的,打小,我的世界里,仿佛只有爷爷和妈妈,爸爸很少回来探亲,每次来去匆匆,我连他的模样也记不住,只记得他总穿一身绿军装,爸爸从人缝中看到我,过来蹲下抱住我:“利华,我带你去看车车,楼房,那个地方将来好得很。”

于是,爸爸带着我们住进了另一处窝棚。

几年后,这片单位窝棚区改名叫红岗西村,当然,几年后,它真的,也成了爸爸许诺过的模样,那已是后话了。

我总记得最初的光。阳光、月光,甚至风、雨、雷、电。如此清晰。

我家的窝棚,搭在大食堂边,后面,是开水房和公厕。大食堂和开水房公厕,其实都是临时建筑,铁皮房。每天天一亮,它们就热闹起来,顶上冒出热腾腾的气,尤其大食堂,单位里半多人在这儿吃早餐午餐晚餐,有家属,更有家属还暂时未迁过来的单身汉。每天,我都能看见那些仍穿着军装的叔叔,笑嘻嘻地拿着塘瓷大碗过来打饭,也是在大食堂,我认识了几乎爸爸单位所有的战友,他们亲切地给我取各种小名,骗我叫别人的花名,我听话地跟着叫,他们笑得差点喷饭,一张张原本英气的脸,顿时孩子似地。

早晨的阳光,清亮如新银,镀亮每个人;正午的阳光,灼烈如赤金,能将大地点燃;午后的阳光,有了睡意却肚腹饱胀,做一个静谥的短梦;黄昏的阳光,才是我最喜欢的,蜜糖色、粘稠,伸出舌头舔舔,有隐隐的甜。

黄昏,爸爸和妈妈下班回来了。我也从学校回来。爸爸骑着他的蓝色二六自行车,车把上挂着一袋菜,他腿一骗溜到窝棚前,停好车,猫进屋就系围裙拧开水龙头洗碗洗菜。独自在外当了十几年兵,家庭生活,于他,是新鲜的,他喜欢这些,腿步轻快,支开妈妈让她去打毛线或者织台布。

我呢,我本来要去屋后打开水,提着两只热水瓶,捏着两分饭票,转角处有只小手朝我招招,我将开水瓶搁在一户人家前就跟她走了。七八岁的我最爱疯玩。除了一堆新交的小伙伴,我最喜欢跟君姐姐玩,她的爸爸,我叫邓叔叔,是爸爸的同区战友,还有个黄叔叔,也是同区战友,黄叔叔的女儿杨杨,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三个战友一同在东北当了十几年兵,又同一批来深圳,我们三个,也私下结为姐妹,深圳没有树爬,也没有燕子窝掏,我们在红岗西村玩跳绳捉迷藏,去爸爸们工地捡些废弃材料,搭作房子,爬进里面玩过家家。

杨杨家其实住隔条街的红岗东村,我就常去君姐家。君姐姐家刚搬进楼房,单位自建的,一幢幢朴实得就像爸爸他们的模样。我总要玩到太阳开始落山,邓叔叔和朱阿姨回来。邓叔叔比爸爸胖些,脸也圆,一副弥勒佛的样儿,见我在,他进屋就逗道:“利华,你知道你爸爸的外号叫什么,牛仔裤,哈哈。”朱阿姨从厨房出来:“莫听你叔叔乱说。”转身又对邓叔叔说:“去去,快点冲个凉,你看你这一身脏得。”邓叔叔偏不急,换上汗背心坐在客厅吹风扇,挽起长裤脚,又开始逗我:“利华,你想不知道你爸爸怎么干活的?”我乖乖地坐过来睁大眼,他已经笑得双眼眯成线:“他抱起搅动棒,像这样,这样。”邓叔叔双手虚抱,下巴扬起,学着爸爸的样儿,仿佛怀里真有条粗粗的搅动棒,恶龙般,拽得他忽左抱右,逗得我和君姐姐都笑作一团。

但我又是如此敏感的孩子,打小,就比别人忧伤。

除了光,记忆中,常常暴雨倾盆。

上学的地方,距离家并不算太远,爸爸退休后,有时会去那买菜,但儿时,我觉得它如此远,要穿过三条马路,绕过一大片仓库区,沿着铁轨走一段,路上,到处是工地,那些工地上,不知有没有爸爸,或是他的战友,爸爸说,他们建了红岭大厦、统建大楼、电子大厦,还有好几条大马路,都在附近。工地上,戴着安全帽的工人一身臭汗,他们蜘蛛般黏爬在脚手架间,工地边,有几间小屋,也可以说,那完全不是屋,只是几块硬纸板搭起的狭窄床架,挂着旧黄的蚊帐,床脚堆着捡来的废铜烂铁。我怕那小屋,每次走过,又总忍不住看它,不知睡在里面的人可是爸爸那样的建筑工,因为偶尔地,爸爸也会住在工地上。

这么多年过去,那小屋,仍刻在我脑海,有几次,放学突下暴雨,我浑身湿得走不动,路过那小屋,发现它也被浇得水淋淋地,浇软的硬纸板可怜兮兮地皱缩在雨中。暴雨中,我努力睁开眼,抹着脸上不知是雨还是泪的水流,一遍遍地骂着爸爸不来给我送伞。

也是自那以后,我开始不愿和人谈到爸爸,不仅仅是一场场暴雨将我淋得感冒。

自那天中午后,我没再去过爸爸的工地,不知道他是如何干活的,只知道这座海边的小县城,已经变得越来越繁忙,人口也越来越多,各种高层矮层从光秃的大地上笋起,马路一条比一条宽阔,路两边,种满勒杜鹃,还植了遮阴的树木。它已经,由小小渔村小县城,悄悄蜕变作一座小城市了。

爸爸也没怎么说起过他的工作,我和妈妈迁来深圳,他跟我们的话反而比以前在信里说的少了,原本他是个爱笑爱说的人,现在却一天天脸都阴着,有时,眉心还锁出个小疙瘩,尤其八六年。

春节刚过不久的一天,爸爸突然把我拉到一边,问我的压岁钱还剩多少?我既疑惑又惧怕地看着他,说还有九元多。疑惑是因为他从不问我的零花钱的,惧怕是因为担心他没收,大人们总那么不讲道理。爸爸哦地点点头。晚上,妈妈从仓库收工回来,未开口先笑了,轻声细语地:“利华,把你的压岁钱借给家里用用。”我嘟着嘴,将脸扭到一边。妈妈知道我不乐意,马上补充道:“你爸爸说一个月就还,还你个整数,十元。”那时候的十元可是个大数字,一角钱能买一大把糖了,猪肉也够一斤了。我嘟了会儿嘴,小脑瓜转了几转,才磨磨蹭蹭从三角柜内找出零钱盒交给她。

当天晚上,爸爸就用这些钱去小区里的菜场买了肉菜,还有一大袋米。

过得几天,有叔叔来送工资表,我探过脑袋,看见条上写着工资一百五。叔叔嘿嘿:“老游,快点签字,下个月怕这个数都没有了。”爸爸无奈地笑笑。签完字,他竟然没去上班,而是去收拾房顶。听说台风要来,他往房顶压了几块大石头,又梭下来,往窗户上钉了两块硬纸板。后来他和我聊天,我才知道这段时间单位没活干,八三年部队转业,爸爸他们脱下军装,成了普通国企职工,可他们这些当了半辈子兵的人,哪懂什么市场经济,只能眼睁睁看着深圳越来越多进驻的外地企业,抢走他们的饭碗。

单位里人心似草,风来,草倒。

台风终究来了,这座海边小城的台风,可怕程度远超过我的想象。早早地,人们就把自己关进了屋,台风疯狂咆哮着,撕扯摧推一切,它还带着它的帮手------暴雨,一夜不休,我们如躲进诺亚方舟内,祈求着默念着,听着屋顶窗户被扯得痛苦嗷叫。晨光终于降临,风雨暂息,人走出门,方发现这世界已变了样,小区里像发了洪水,泥黄的洪水中,漂着不知何处吹刮来的垃圾物件,甚至死猫,不少人家的房顶被吹跑了,大食堂的铁皮都被吹掉了,更不用说树,无论大树小树,不是连根拔起,就是折服于地。

大人们忙着收拾着台风残局,也不知过了多久,太阳才姗姗从云层后露个小脸。

邓叔叔就是踩着一丝微弱的阳光走进我家的。他笑眯眯地:“老游,晚上去我家吃饭,老朱饭都做好了。”

爸爸在擦他的自行车,先用棉纱,再用抹布,要擦几遍:“什么好事?”他歪着头。

“我调单位了,走,走,洗个手跟我走。”邓叔叔也来拉我。

那个晚上,爸爸和邓叔叔吃了两大盘肉,还喝了不少白酒。妈妈则和朱阿姨嘀咕了半夜悄悄话。

吃过那餐饭后没几天,邓叔叔请来搬家公司,一辆中型货车,拉着他们的家俱,还拉着叔叔阿姨君姐姐,去了新家。

其实那天晚上吃饭我并没多少心思和君姐姐疯玩。我看得出,爸爸有心事。平时不喝酒的他,竟一次次地跟邓叔叔碰杯。我装做没吃饱,赖在饭厅不走。邓叔叔滋地茗下一口酒,说:“老游,你跟我去那边单位吧,人家需要人呢,工资还可以,住房条件也比这市一建好。”爸爸给他满上酒,笑道:“那你好好在那边干。”妈妈正好给他添饭,白了他一眼。

  • 1
1/4页上一页1234下一页
  • 关键词:人物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9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朱铁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12
  • 孙行者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9
  • 孙行者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9
  • 朱正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9
  • 朱正安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7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7
  • 朱铁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7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3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3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3
  • 520周冠打赏25000,共计25000
  • 2019-09-02
  • 陈彻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1
  • 陈彻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1
  • L.打赏5000,共计5000
  • 2019-08-3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游利华的作品常能在无声处惊人,她的语言充满了古典诗歌的从容与雅致。一篇作品的好坏除了思想境界的差别,往往就取决于作者对细节的处理功力。《造塔者说》中便处处能看到精彩细节的呈现。在这篇作品中,游利华以生活中的几个切面来呈现更加宏大的叙事格局,她描绘了这座城市最初的建设者群体,在这个过程中,城市的逐步成长和建设者的随年衰老形成一个具有冲击力的对比。
  • 谢谢铁军的谬赞,革命仍需继续努力

    回复

  • 写工程兵题材,是个讨巧的选择,写及格不难,但要写得精彩且有新意,却很不容易。游利华的这篇作品精彩与新意兼备。文笔从容、老到、精细:把“我的父亲”这个工程兵主角写得很立体很丰满,配角们也写得出彩;包括父亲的自行车在内的一些物件,也被赋予了神韵,充满生活的味道。视野宽广,格局大:将深圳的变迁放在城乡互动和中国城市化进程中打量,入深圳又出深圳。题目也取得好,立意高远,与作品内容浑然天成。
  • 感谢孙老师的阅读评论及打赏,辛苦啦。

    回复

  • 父辈是这个城市的拓荒者,作者也亲历这个城市的变迁,以女儿的角度侧面抒写这段历史,写来挥洒自如温情脉脉,艰辛往事叙述平缓中透着克制,实则暗流涌动,仿若平地惊雷的穿透力,一事一物一人连缀起峥嵘岁月,这座城市的繁荣是拓荒者用一砖一瓦浇铸血汗建造出来的,应当铭记他们艰苦卓绝的贡献。游游生动的文字,令人感觉那个时代尘土飞扬的气息扑面而来,当生活的洪流渐渐淹没这群默默无闻的建设者,幸好有真情文字留下这些印痕。
  • 感谢安安的阅读与评论打赏。也感谢邻家,让我有机会再一次细细打望从前,并且记录下它们。

    回复

    • 陈彻评委2019/09/01 22:12:24
    • 分享到:
  • 很幸运打开了这篇每个字都仿佛纯铜制成、铭刻在青铜上的作品。作者用她冷静节制、激情却暗暗涌动的叙述,塑造出一个深圳早期建设者的一生,以及他周围的同行者曾经辉煌终归平淡的历程。造塔造的也许是巴别塔,但“来了就是深圳人”给这座塔盖上了值得历史铭刻的印章。我一直想探访这一批默默无闻、至今也隐没在普通深圳市民中的伟大建设者,但我找不到他们,直到游利华给他们竖起了这座高入云霄的塔。
  • 我得告诉我爸你的表扬,他听了肯定欣慰

    回复

  • 记忆中作者只要一出手,便会获奖。本文描写了深圳第一代建设者的艰辛与劳苦。“我”与父亲还有亲戚们在深圳立下汗马功劳。利华很在优势,自己与父亲跟父亲的战友,是深圳的拓荒牛。经过打拼,从简易房也住进了商品房。因为利华用四川话来写文章,对于我来说,读起有亲切感。利华那么小就跟随父母来深圳,父亲忙工作,自己几天也见不到父亲。虽然同在深圳,但父亲在关外忙碌着,为了这个小家打拼着,也为深圳的建设出立下战功。
  • 文章中有许多的细节温暖而感人,我还在想,父亲的青光眼又是咋好的?父母退休了,父亲以做家务为荣,母亲打打小麻将怡情。四川的退休生活真让人怀念。
  • 这次回四川,好好地陪母亲打了几场麻将,我没陪她打时,社区的居民上午十点钟电话就约了,12点半,母亲已经坐在了麻将桌上。母亲今年86岁,精神不错。不知我86岁去修地球没有?
  • 谢谢春风妙语的阅读和点评。来深圳的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和创业史,都是让我佩服的人。放心吧,你86岁了打麻将没人赢得过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9/09/02 12:28:34
    • 分享到:
  • 但最令我感动的,是她与父亲的关系夹杂着某种失望、埋怨、理解、感动与微微的自责,这种源自时代和人物个性的人生之路,也许不是最好的,但是最真实的,而这种真实恰好像不被诱惑侵扰的洁净账本,记录的是人生的无悔、担当、付出与喟叹。说实话,深圳的确发展很好,但几年前对外地人的刻薄也是出名的。这几年好一些,或许这是大都会的通病,也是历史洪流的必然。
  • 而父亲,这位铮铮铁骨的造塔者,依然无法冲破历史发展的规律,最终呈献的是默默无闻的一生。在基建工程兵中如父亲一样的还有无数,毕竟出头者只是其中部分。但这不妨碍他们成为这座城市的功臣
  • 而这座高高耸立的塔也终将成为记录他们丰功伟绩的勋章与纪念碑。感谢游利华给我们提供这么一个感人至深的文本,让我们记住一句,有些事情不需经常提起,因为我们从没忘记。
  • 感谢飞泉每次的认真阅读及长评。辛苦。我现在觉得,认识理解父辈,其实是一生的事,认识他们,其实就是认识我们自身的命运。所以,我在几个小说散文里都写到了父亲和他们那一辈的人,说到底,我是在写自己。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9/09/02 12:27:30
    • 分享到:
  • 无论作为朋友还是读者,游利华的作品是必读的,今年她贴出的《巴比伦之脸》《杀鱼》包括去年《应许之地》都是佳作,读起来让人欲罢不能,她的文字里有种独特的迷人气息。而这篇《造塔者说》,是一篇妥妥的非虚构作品,讲述了作为基建工程兵的父辈那一代的故事,似乎与《应许之地》有呼应。通篇看下来,我不时在小群里发一些感想——如王景春《地久天长》里的朋友情谊,如任达华《岁月神偷》里的伤感叙事调调,游利华太克制了
  • 这种非常容易煽情且容易成为飙泪美文的素材被叙述得如涓流细细,微风轻拂,但内在的情感波澜与对过往的某种依恋追忆依然布满通篇。我非常喜欢里面记录的和黄叔叔邓叔叔两家的情谊,让同为外乡人的他们成为一生挚友。

    回复

  • 赛事最后一天,都使出了大招、绝招。游利华这篇非虚构,着眼于深圳早期建设者,为他们记录工作与日常、嘹亮激情与葳蕤内心。她出身于这样的家庭,可以就地取材,羡煞旁人。文中写了两代人,老与少,前与后,不同的年龄、使命与视野,发生交集与碰撞,使这个文本自具深度与诚意,读来格外动人。游利华的文笔之佳是公认的,就像一座玲珑的高塔,塔身耸峙,与白云和星辰为伍,塔基却深入大地,稳稳实实,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合而为一,
  • 高高在上与低低在下奇妙相融,难为她怎么做到的!哦,对了,这既是说她的文笔,也是说深圳的第一代建设者。
  • “游利华的文笔之佳是公认的,就像一座玲珑的高塔,塔身耸峙,与白云和星辰为伍,塔基却深入大地,稳稳实实,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合而为一” 这评论文笔多好啊,我要背下来。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9/08/31 13:18:34
    • 分享到:
  • 游仙女果然是取名字的高手
  • 其实开始就想用这名
  • 加个引子、楔子什么的,会不会更方便普通读者理解?若通俗一点,叫《拓荒者说》也是蛮好的。
  • 《拓荒者说》这个名字有点大众了。加个引子副标题什么的挺好的。比如基建工程兵游代富小传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4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9
  • 289934
  • 13
  • 1630
  • 如果早点发出,这篇文章有很多机会入决,因为题材上与众不同。在深圳,招聘和应聘仿佛是镜像的双生子,彼此不分离。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应聘过程中的酸甜苦辣,如果换个角度,从招聘者角度看,也是非常有意思的。本文展示了招聘过程中遇到的各色人等,年过五旬找不到工作的老师傅,住酒店花了两三万的啃老族,廉价的暑期工和技术精湛的炒更组,活色生香,如舞台上的生旦净末,在招聘者提供的舞台尽情表演,优胜劣汰,非常残酷。

    江飞泉招聘记

    2019/9/15 16:32:50
  • 看看你的产出,再看看自己的,不禁汗颜。飞泉的创作,以诗歌为核主。诗歌女神在飞泉大学时代曾经跟他谈过恋爱,如胶似漆,死去活来;后来踏入社会,女神就在飞泉的体内睡着了,直到邻家的出现,重新为他们提供了一片小树林、一个后花园,于是女神醒来,飞泉重新拾起诗笔,日吟夜唱,一行行精美、睿智、极具个人风格的诗句如万斛清泉,不择地而出。一晃几年过去了,飞泉和诗神仍然在热恋之中,祝福他们。邻家是诗歌和文学的月老。

    笑笑书生五年,二十一篇,持续在路上

    2019/9/14 21:26:14
  • 花费了较长时间才读完,两次北漂,两次南漂,会弹吉它、画漫画、写歌词、写文章,这让读者去思考人生:怎样去规划人生,发挥个人的专长,而不是率性的、被动的去生存,是有教育、启发意义的。穿插的歌词,有抒情作用。 文章很长,不耐读,可能是缺乏认真的结构安排所致。 叙述文字虽然有性情,但是太粗糙,文学艺术性较弱。

    张军深圳卷帘人

    2019/9/13 22:34:49
  • 虚实实,亦真亦幻,这是一篇带诗意带魔幻色彩的都市小说。作者构思精巧、故事有趣,凭其笔力的深入,将制衣厂车工孟非的工作、爱情、生活空间立体呈现且一一剖析,借梦中出现的仙女提取镜像,折射出孟非这个底层人物的挣扎与灵魂深处的伤痛。 梦中仙女亦可视为爱情之外对理想和事业的追求,也就具有了隐藏于文字之外的气象与境界。 作为小说,本篇还待精雕细琢,有些词句与对话,稍嫌粗粝,但,瑕不掩玉。

    张军梦中人

    2019/9/13 15:25:13
  • 凉帽的制作过程、客家人美好的憧憬和甜蜜幸福的生活画卷,就这样被三言两语清晰地铺展开来。值得薪火相传的,不单单是生活的那些细节点滴,还有客家人与生俱来的勤劳、智慧和乐观。而看到“乡愁”二字,我其实有些如鲠在喉的感觉,毕竟在深圳打拼了十几年的我,也是乡愁满满。《长歌与乡愁》,把凉帽中凝结着的乡愁情愫具体化,这样一来,旧时光中的祖母、母亲和兄弟姊妹的记忆,成了岭南文化的灵魂,便多了很多烟火色和人情味儿。

    雪候鸟长歌与乡愁

    2019/9/13 14:42:02
  • 仅仅看题目,还以为是那种小鲜肉小萝莉的偶像剧。读完便知道,是赞美老师的作品。我们习惯于用园丁、好大一棵树去比喻老师,而作者将老师教书育人的事业比喻成偶像剧,让人感觉很新鲜。不愧是能源脑洞!剧本的编排、情节这些描写,把老师的令人尊敬之处细致的表现出来,这也正是诗歌的魅力之处。 必须承认,老师才是最值得我们尊敬的偶像明星。老师为社会创造的价值也是不可估量的。为老师们点赞,也为作者的才华点赞!

    醒着的行者偶像剧

    2019/9/13 14:21:08
  • 改革开放40年,深圳成为一个互联网电子商务和人工智能高度发达的一线城市,这方面文学题材写的人不多,而流水线上的底层呐喊声很响。作者写“e时代”的题材,通过自己参加了电子商务的培训课程,尝试做电子商务,开设微信诗歌公众号,寄托对深圳这座城市的人文理念的向往和追求。 把触角伸向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有当下性和在地性。 文章结构上,前后加入了诗歌的元素,首尾照应,形式新颖。

    张军深圳——e时代的诗篇

    2019/9/13 11:43:42
  • 拜读方老师的大作,深受感动,十多年前,和方老师同为德昌人,深知公司上班的忙碌。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方老师踏遍宝安的大街小巷、奇峰古庙,用汗水、勤奋、执着谱写了一曲宝安的赞歌。作品具有深厚的人文底蕴,朴实的文字浸透着作者真挚的情感,一切景语皆情语。为方老师点赞!顺祝老师中秋快乐!

    媚子行走在深圳(宝安篇)

    2019/9/13 11:03:58
  • 本作品是用诗一般的语言写成的散文。它优雅、精粹、严谨、情理交融,这样的优质语言得以诞生,本身就是文学的光荣(相比之下,邻家很多作者的语言,实在是太粗糙了)。作者把中国城市化进程中诸多重大的社会问题与民生关切,巧妙且自然地融入笔端,用简短的篇幅予以呈现,难能可贵。

    孙行者入深圳记:火车穿过苍茫

    2019/9/13 0:01:12
  • 说实话,这些天看了无数类似的入深记,但这篇依然让我感动。每个人对命运的不甘和奋发进取的坚韧生命力令人叹为观止。心怀坚定信念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好比那句话,只要你奔跑前进,世界都会为你让路。但背后的艰难只有自己清楚。我身边类似的类似的朋友很多,春燕、学君、黎戈、梦晴,她们作为女性似乎肩负着比男性更大的压力,也迸发出更顽强的生命力。这种基于精神内核的力量总会带来巨大的能源,似一团火苗燃起,生生不息。

    江飞泉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9/12 23:37:07
  • 这是一个蛮有意思的小品,通过一次戏剧性的未成功的接人事件切入,回忆起遥远的1988年,那一年中国奥运军团兵败汉城,那一年荷兰夺得欧洲杯。而作者碰到了3元的快餐和20元一斤的龙眼,现在想起,依然有物是人非之感。而光阴之箭从不会为任何一个人停留,它只会留下深刻的记录。那一次没留下,终究还是七年后再度结缘。全文记录流畅,如果能将细节拓展,不啻为一个风趣的入深记。而我们也能从个体切面中窥见社会变迁

    江飞泉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19/9/12 23:10:59
  • 不知是不是去年客家凉帽的参赛作品,但文字很打动人。尤其次首关于母亲的描述,让人眼前一热。去年我也写了一组《母亲的凉帽》,这篇似乎异曲同工。或者说,关于母亲的诗篇都能有相同的打动人心的力量。客家凉帽作为一项久违的客家物质文化遗产,寄托了客家人在迁徙、变迁、人文传承过程中所做的努力,最终能将类似凉帽这项人文遗产流传下来。于是我们还可以看到凉帽的编制过程,看到它寄托着母亲的记忆

    江飞泉长歌与乡愁

    2019/9/12 23:00:23
  • 有点另类的题目,引我读完这篇小说。不妨说,这篇小说其实有两个主角:木子,以及她脸上的痣。“痣”是女人木子的“生命志”和“深圳志”。生命的蝴蝶效应,因“痣”而起。以一个短篇,写一个女人的一生,需要相当的功力:立意、剪裁、文笔,都要好。在我看来,这“三好”,作者都做到了。在有限的篇幅里,作者取舍精当,语言凌厉干脆,一剑穿心,通篇几乎没有废话赘词,而且,女人木子的形象也稳稳地立起来了。佳作!

    孙行者木子的心事

    2019/9/12 22:29:13
  • 浪人,是社会最底层最边缘的人,也是红尘中所有人在特定阶段(困厄、落魄时)都有可能遭遇的生命状态。浪人在远方,也在身边;浪人是他者,又何尝不是自己?所谓人生际遇,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浪人与浪人的邂逅。本作品的主体是写底层,但又不仅仅是写底层,有多维人生镜像在其中。语言利索、准确,擅长写景,也是本作品的特色之一。不足之处是直接议论和抒情(抒胸臆)的文字偏多,克制一些可能更好。

    孙行者浪人

    2019/9/12 19:49:10
  • 仓促不是理由,错别字是大问题,一定要解决。养老,当然是真正的大问题,作者笔下流露出的温情,是个人比较喜欢的,尽管我们也知道,衰老不讨喜,与衰老为伴的生活,事实上往往都是庸常无奈而滞重的。给出路,想点子,不是小说的使命,但拥有这种动机,却足以体现作者的良苦用心:在深圳这座年轻城市,养老问题不该只躲在角落。关于叙述技巧,三百六十度全知视角,当然就手便利,但其弊端在于,容易失却焦点。作者对此,不可不察。

    王元涛养老

    2019/9/12 18:17:1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