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执鞭记
  • 点击:607评论:92018/07/03 14:46

一 语言的果子和零食  

这是一间特殊的平房。

它栖身于摩天大楼的丛林里,很有点夜郎自大的味道,如同建筑物里的阿Q。因为它站在了十层楼的肩膀上,觉得自己有了高度,胆敢与对面的京基100大厦叫板。其实它只是加盖的临时建筑,几间简陋的平房,随时都有被拆除的可能。说起来,它目前的身高,只到对面那个100层庞然大物的脚踝处。

我站在房间里,如此近距离凝视着窗户外的京基100大厦,居然也飘飘然起来,有了城市新主人的良好感觉。当然,我嘛都不是,这个地段的一个卫生间我都买不起,包括这间陋室。

这几间房子以前可能是某单位的仓库,后来,也许是这个路段越来越繁华,单位的整栋楼都租出去了,作为附加建筑的仓房也忽然身价倍增,它们结束了以前的使命,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少儿兴趣培训班的所在地,也就是说,这些仓库集体升级成教室了。

我此刻站在朝南的一间教室里,背靠黑板,面对着十四张天真无邪的面孔,身份是少儿作文培训班的授课老师。

课者,言旁从果也。我这个授课老师,说白了,也就是教学生摘取语言果子的人。

我从事的职业,与摘果老师这个行当风马牛不相及,由于我不务正业,业余时间喜欢附庸风雅,在报刊上发表过若干文章,也拿过几个文学小奖,于是认定我一定行的朋友绑架般地把我拖过来,死乞白赖地塞给我这根教鞭。从这天开始,我的人生履历里又多了一个称呼:老师。

教室是仓库改建的,里面的设施却丝毫不落伍。八根日光灯管分成四组,把室内照得亮如白昼,课桌椅也是最时尚的塑钢板材和铝合金框架结合体,一台柜式和一台壁挂式空调,分别占据小屋的前后两个角落,讲台边还矗着台饮水机,雪白的墙壁上悬挂着两小幅西方音乐家的肖像画,看来这间教室曾经被当做过培养音乐天才的地方。总之,这里的一切陈设和“繁华”、“富庶”、“文明”等深圳概念,无不契合得严丝合缝。

还没到上课时间。孩子们趴在课桌上,交换着从家里带来的各种精美零食,有个孩子居然带来一份肯德基全家桶,她慷慨地邀请大家分享,炸鸡腿和薯条汉堡包的香味在狭小的空间里扩散,孩子们不加掩饰的咀嚼声此起彼伏。

我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早已过了正常的晚饭时间,这些小皇帝们还在快乐地享用着这些高热量的美食。本班的孩子,除了个别过早抽条发育的之外,大部分都是小胖墩。家长们明明知道自家的宝贝营养过剩,可还是不停地给小皇帝们供应零食,好像生怕宝贝们受委屈似的。这种现象非常让人困惑:这些孩子的父母是怎么了?难道是从小吃苦受累太多,而产生了逆向思维?

我知道学生们都来自富有的家庭。这个地段的房价接近七万一平米,也就是说,没有千万以上资产的人休想在此买房安居。从孩子们脸上明显自娘胎里带出的黑色素来看,他们的父母应该多半来自农村。这些农二代的精英们,不知经历了怎样鲜为人知的艰辛打拼,终于有了现在的辉煌,当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时,把自己少年时代对零食的渴望,移花接木到下一代身上,所以也就不难理解为何我眼前出现这么多小胖墩了。

我也来自农村,我敢保证比这些孩子的父母年长许多,可以说,我少年时代应该比他们当年经历过更多的苦难。零食,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只是一把炒蚕豆或南瓜籽,然而,我对这种填鸭式的溺爱不以为然,肯德基全家桶加各种零食,能弥补你我当年所遭受的苦难么?

我的眼前浮现了另外一间教室。


二 水故事

七十年代末。大别山麓。

同样是几间平房组成的小学。非常有趣,它的前身也是仓库,生产队的仓库。屋子很宽敞,但不明亮,因为没有电灯。所有的光源都是老天赐予的,到了阴天下雨时,教室里昏暗一片。不妙的是,雨水往往会从外面蹦进来,原因是有窗无户,只有几根窗棂,到了冬天才会糊上白纸。春夏秋三季,风雨都是在窗户里随便进出的。碰到大雨天气,只好用撑开的油布伞挡住从天而降的雨点部队,即便如此,屋子里还是雨水淋漓纵横如水墨画,闪电似乎知道教室光线不够,频频刺破教室的昏暗,老师的粉笔字在一阵阵的闪电中,泛出耀眼的白光来。

课桌板凳都是笨拙的木头材质,没有油漆过,经过年学生们复一年油汗的濡染,已经看不出本色,散发出淡淡的腐浊气味。墙上也贴着画,那是雷锋叔叔的标准照,他穿着军棉袄戴着棉军帽,手握冲锋枪,正笑容可掬地看着我们。

不通电,当然就没有电铃。老师用铁锤敲击悬在屋檐下的一块顽铁,这种原始的打击声就是上课下课的信号。这些都不是问题。最大的难题是上百学生的喝水问题,那个时代没有桶装纯净水,虽然墙角的水缸里存有井水,但农村喝生水这个陋习不能在学校里继续上演吧?于是某位泥水匠出身的代课老师,在两间教室结合部的空档里用砖块砌了个炉子,不知从何处寻来一个大号的铝制钢精锅,喝开水的问题似乎解决了。

炉子、锅、水都有了,燃料呢?一所小得不起眼的民办小学,哪里来钱买煤?

还是就地取材,漫山遍野都是枯枝落叶都可用。后来老师们发现松果比较耐烧,于是发动全校师生,利用周六下午的时间上山打松果。记忆里,小学师生倾巢出动的景象很壮观,满山都是我们的欢呼和打闹声,枝头的鸟儿纷纷飞起,胆战心惊地看着下面这些不会飞的两脚怪物。我们的身影在青枝绿叶下流连,高年级的同学负责用竹竿在松树上打果子,低年级的同学在下面捡,用家里带来的竹筐装满,送到学校去。很多松果都是青碧色的,只好摊在太阳地里暴晒,三五天之后就会焦干,扔到炉膛里,烧起来发出哔哔剥剥的声响,那是松子爆燃的声音。我估计那段时间,附近山上的松鼠对我们恨之入骨,因为我们把它们的口粮都抢光啦,它们最后都应该集体搬家了。

辛苦这些代课老师了,他们不但要努力为我们摘取语言的果子,还要隔三差五带我们上山去松鼠家里摘松果,前者是抽象的,后者是具象的,但不管是啥样的果子,摘取它们,都要付出辛勤劳动才行。

在炎热的夏季,学校水缸里的存水总是消耗得很快,补充缸水的任务一般都由三个年级的班干部来完成。小学校只有三个年级,所以打水这个重任自然而然由三年级的学长们完成。等我熬到三年级的时候,我终于有幸参与了几次这样的劳动。

白花花的日头在天空中施暴,我们赤着脚在地上行走,两半大孩子一前一后,中间是一个吊在扁担上的空水桶,竹扁担连接着两孩子的肩膀,炽热的夏风从面颊上掠过,我们和水桶扁担的影子在路面上纠缠不清,很像《三个和尚》的故事漫画。水井在学校后边的居民区,不远,两分钟路程。池形,敞口,像一面四方镜子,映出我们稚嫩的面孔和鲜艳的红领巾。这里的水井很特别,它打破了井口一定是圆形的这个常规,所以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它的模样。

轻松地将水桶灌满,再用力抬着回转,井水在木桶里调皮地乱窜,有的就从桶里逃出来,淋漓在路面和我们的光脚丫上。山里的孩子夏天基本不穿鞋,一是为了凉快,再者是穷,都买不起凉鞋。把水抬到学校时,我们两人的脚都是湿漉漉的。

“老师!”一句脆生生的声音,把我从七十年代的小山村拉回了二十一世纪的深圳。

“什么事?”

“饮水机里没有水了,我好口渴。”说话的正是携带肯德基全家桶的那位同学。洋快餐的确好吃,由于食品里放了大量的鸡精,所以吃后容易口干。她这么一说不打紧,剩下的十三名同学也跟着嚷嚷口渴。

我走到饮水机那儿看看,果然,蓝幽幽的塑料桶里,水面不到一公分了。下午四点到六点,这里曾经有另外一个班的学生在此上课。也许是老师粗心,没注意饮水机告罄,他那个班的学生把水喝光了也没注意。嗯,问题严重了,还有一节课没上,总不能让这些孩子们嗓子冒烟一个钟头吧。

我仿佛置身于半个世纪以前的上甘岭。

怎么办?这么晚,叫送水工已经不可能了,马路对面有个家乐福超市,只能自掏腰包买水解决旱情了。

十五分钟后,我提着五升装的农夫山泉矿泉水回来,这些苦苦等待甘霖的花朵们争先恐后地涌上前来,不到三分钟,满满一桶水变得底朝天。

现在的孩子们真幸福,他们可以放心大胆地喝生水,不必像我们当年那样,为了把水烧开而漫山遍野地打松果。

看着空空如也的瓶子和孩子们清澈透明的眼睛,我想,如果把我少年时代的水故事说给他们听,会有人相信吗?


三 富二代进行时

“老师,你发音不准,‘劳动’不念‘老’动。”

“老师,你怎么写连笔字啊?”

我一边读范文,一边在黑板上写粉笔字,对于我生涩的读写行为,台下的学生们纷纷发难。我心里在喊惭愧,表面上却假装满不在乎。对于教学,根本没有经验,我却强词夺理地说,老师是来教你们写作技巧的,不是来教朗诵和硬笔书法的。

好在这些孩子很容易哄,他们听信了我孔乙己般的自圆其说,不再继续纠错。

我暗自庆幸,同时也感叹:真是时代不一样了,学生敢在课堂上挑老师的错!

在我们那个年代,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尽管那些代课老师也只是民办教师,但在当时的农村,贫下中农们基本都是文盲或半文盲,对认识很多字的民办教师极其尊敬。我那个不听话的儿子你随便管教,他们经常这样对老师说。语气极度诚恳。于是老师们真的拿起鸡毛当令箭,在课堂上体罚学生的现象见怪不怪。我亲眼目睹过一位调皮捣蛋的同学,当着全班孩子的面被罚跪,那个捣蛋鬼脸色惨白下跪的情景至今记忆犹新。

眼前的这群孩子在蜜糖里泡大,是货真价实的小皇帝,我们当年的那群山里娃如何能同日而语!

这些不过十来岁的孩子,几乎每人都有手机,有人用的是父母手里退役下来的苹果5、三星,也有人用的是时尚的腕表手机,这种手机戴在手腕上,既可当表也可当手机用,对于腕表手机,我曾在一篇小说里拿它当过道具,可我总是没有机缘一识庐山真面目,没想到在我的学生这里才得以谋面。

他们不仅有自己的QQ,甚至也有微信和朋友圈。某次课间休息时间段,我听见几位女生正议论班上另一位叫彩云的女生,说她加了某男同学的微信,两人聊得很投机,日后可能成为恋人之类云云。

我听后大吃一惊,看来飞速发展的网络时代,不仅为网恋婚外恋提供了便利,居然也是早恋的酿造工具之一。

网络,是白雪公主后妈的那个半红半绿的苹果,红的那面诱人而有毒,绿的那面平凡却无毒,可人事懵懂的孩子们偏偏喜欢有毒的一面。

孩子利用网络谈恋爱,他们的父母在做什么呢?

这个班的家长们建立了一个微信群,把我也拉进去。因为男主外女主内,群里的家长无一例外是妈妈。我平时在群里很少说话,但对于群里的消息偶尔窥视一下,但让人奇怪的是,这些超级辣妈们平时很少议论孩子们的学习,她们没事聚在一起时,谈论的都是拼团网购美食的信息,新疆的纸皮核桃、海南的椰子、缅甸的金枕榴莲等等,除了吃以外,真的不知道她们还对什么感兴趣。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教书富二代学生上课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36000,共计36000
  • 2018-07-09
  • 故里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8-07-0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叶紫3秀才2018/07/04 15:25:23
    • 分享到:
  • “现在的孩子”每当大人说起这话时,都有一种复杂的口气,不知是喜是忧的态度!大人也都难逃脱时代的造就。何况孩子们?
    • 驿马2018/07/04 19:42:00
    • 分享到:
  • 感谢关注,问好!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8/07/04 09:58:33
    • 分享到:
  • 琐而不杂。
    • 驿马2018/07/04 19:42:58
    • 分享到:
  • 感谢老师点赞和打赏,问好!

    回复

    • 驿马4举人2018/07/03 15:24:06
    • 分享到:
  • 感谢故里老师打赏,也感谢邻家的后台工作人员文章将副标题排版改正了,而且这么快入围,多谢各位兄弟姐妹的支持!
  • 支持驿马的在场主义散文
    • 驿马2018/07/04 19:43:37
    • 分享到:
  • 感谢黄总的抬爱,问好!
  • 写的太短了,不尽兴
    • 驿马2018/07/08 16:35:41
    • 分享到:
  • 谢谢黄总宝贵意见!

    回复

  • 最近来访
  • 驿马
  • (我名即我号)
  • 4举人
  • 3星
  • 2钻
  • 不会写东西,只会扯,原谅则个。
  • 不会写东西,只会扯,原谅则个。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7
  • 28900
  • 22
  • 10260
  • 前度刘郎今又来!祝贺,我特别喜欢第一首,孩子的世界,我们无法理解,但我们知道,这个世界是单纯的,饿了哭,病了闹,喜了笑!相反,我们大人,越来越善于伪装自己,越来越神情严肃,仿佛我们大人单纯了,世界就会倾斜,骗子就会找来!其实,也许是我们大人真的想多了!

    昆阳森林白鹭和我们(外7首)

    2018/7/20 6:22:04
  • 读兄长的诗歌,只要读开头的几句,我就立马能够分辨出来。 那种韵味,独特。 最为奇怪的是,兄长的诗歌中穿插了那么多深圳的地名,而我,比兄长早来深圳十多年。我的诗歌中从来就没有任何一个地名。以后呀,兄长比我幸福,翻阅旧作的时候,那么多的地名,那么多的诗意和故事。 问好兄长,有空一起坐坐,喝喝茶,喝喝酒。

    子在川上曰大浪,下早新村

    2018/7/19 19:46:17
  • 本文专访对象“刘向阳”的奋斗史可算得上是若干深商成长历程的缩影,在商海浮沉二十多载的他,既有职业上的不断变化,也有身份上的数次转变。纪实类文学不好写,在情节上往往会因为过度求真从而弱化故事性,本文也存在这一缺陷。好在写的是深商故事,又跟深圳市福田区有关,参加比赛倒是有一定的优势,看好你哦。

    黄元罗​刘向阳:敢立潮头唱大风

    2018/7/18 8:51:09
  • 本期的邻家文弹很有料,我忍不住地大吃了几口。印象中,散文就是“煽情的文字”的简称,令人意外的是,待聆听完驿马先生的讲座,突然间发现,散文也有锋利的棱角。只不过,有些读者囿于眼界暂时没有发现这一特性,有些写作者缺乏迎难而上的勇气,致使这一特性渐趋淡化。期待驿马先生能在今后多创作些更为精彩的在场主义散文,为文学界注入更为纯正的氛围。

    黄元罗驿马:用文学去掉生活表象遮羞布

    2018/7/17 9:17:25
  • 一个人无论他的学历地位有多高、官有多大、背景有多好,如果不懂得如何做人、如何待人处事,一切都是枉然,小说《老兵》高大爷在角色转换中永葆老兵本色、老兵的高尚情操、闪光的思想和人品,令人肃然起敬,兵休也是一个人职业角色的转变,从一线转到二线 ,从忙碌转到清闲,从领导变为闲人,这一系列的转变是突然的,在他们心里是很难接受的,高大爷褪去的是军装,沧桑的是容颜,但不变的是植入骨子里的军人素养,值得我们学习。

    欣欣老兵

    2018/7/12 10:55:48
  • 这是一篇颇有讽刺意味的小说!浴缸就是生活里的梦想,可是在这繁华高悬的大都市,为生活而挣扎的人们,柴米油盐的事都难保,何处安放“至尊浴缸”呢?又何人能容你拥有“至尊浴缸”?看似滑稽的想法,在作者行文里却合情而合理,足见作者的功力。此文让人读来忍俊不禁的同时,又不得不慨叹,在深圳房价高企,租房纪录不断上涨的情况下,不要说租房族容不下一只“至尊浴缸”, 就是普通的有房阶层恐怕也是一种奢侈的拥用吧?

    叶紫至尊浴缸

    2018/7/12 10:37:44
  • 当文学写作重复光临我时,总是将我一分为二:一个我拥有善、良知和思考,另一个我塞满欲望、世俗和卑污。一部份文学作品在“岁月静好、现世安稳”这八个字的笼罩下,诞生“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另一部份作品则对生命相反的部份(就象白天和黑夜这两个部份)中的人性进行了深度挖掘,露出现世的真诚和悲悯。

    冲动的钻石这一年,药很苦

    2018/7/11 12:59:13
  • 每一列火车都承载着许许多多平凡百姓的梦想,这其中也许包含着是亲人对家乡的期待,游子对父母的思念,人们出行选择最多的交通方式就是铁路,而铁路不仅仅是运送旅客抵达目的地,更是承载着每一位旅客的梦想与情感。它把追梦者带入梦想的大都市,它把常年在外的游子带回母亲身边,它更是在传统佳节时把家人团聚在一起的纽带,小小的车厢却拉动着每一位旅客那对目的地热切的期盼与深情。

    欣欣暑假的火车

    2018/7/11 10:56:39
  • 读完此篇,感觉一段原汁原味的生活呈现在眼前,十分真实,甚至真实得有点让人不忍直视。一对生活在深圳的饮食男女,要谈钱,要做爱,要面对赤裸裸的现实生活。这篇作品的可贵之处就是行文坦诚不加矫饰,唤起读者对生活的反思。

    欧阳德彬原点(鸟城系列之五)

    2018/7/6 12:41:35
  • 这组诗从都市表层的细部着手,刺破表面的隔膜,抵达了一些隐秘的纵深之处。比如,都市街头习以为常的共享单车,恰恰像都市人一样身不由己。比如,在翻天覆地的建设之中,生活的痕迹很快就被抹去,人再也找不到自我。诗中意象若能够唤起读者的想象和思考,我觉得便是好诗。

    欧阳德彬工业雨丝

    2018/7/6 12:34:08
  • 这篇小说的取材很巧妙,故事紧紧围绕深圳的奇妙之地大芬村,既有商业性,又带着艺术气息。没有实地调查和与画师的交流,很难写出这一世界的隐秘之处。看得出来,张夏下了实地勘察的功夫,才让人物活灵活现,悲喜可感。归根结底,画师也是普通人,也被时代所裹挟,也带着普遍人性。

    欧阳德彬大隐隐于市

    2018/7/6 12:27:14
  • 作者以一个“创业小白”的视角,着力塑造了一位风度翩翩的深圳儒商形象,打破读者心中“无商不奸”的认知惯性。在一座物欲横流的城市,商业成功的同时又心有人文主义情怀,实在难能可贵,这恰是文学作品中应该表现的人物形象。这篇小说的语言明白简洁,十分贴近深圳现实生活中的语言习惯,读起来明白晓畅,顺滑到底。

    欧阳德彬儒商

    2018/7/6 12:11:45
  • 零零碎碎点点滴滴的叙述,悉心记录着那些交往过的女人,款款道出一段段风光绮丽的新加坡恋情史。其中的几位现代感十足的都市女性,个性中似乎还带着点《聊斋志异》女性中的柔美主动与放荡不羁,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惹人遐想。

    欧阳德彬新加坡那些事(二)

    2018/7/6 11:33:42
  • 作者对老年人的心理有精准的把握,一个和蔼可亲的“老谢”形象如在面前,鲜活可感。值得一提的是,作者的切入点非常巧妙,透过一个善于烹饪和观察的“乡村大厨”的视角,折射深圳家庭的当下生活状态,通过典型性写普遍性。作者对都市家庭生活做全景式的描摹,又有所侧重,能展示深圳生活的某些特点,值得肯定。

    欧阳德彬人间盐粒

    2018/7/6 11:17:52
  • 内容翔实,细节动人,也勾起了我对童年岁月的回忆和共鸣。没有对故乡足够的热爱以及对父母的感恩之情,是绝对写不出这么接地气的文字的。农村生活随着时代的变迁,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时虽然清苦,但是孩子们很快乐,也很勤奋。现在条件好很多,却出现很多普通家境里的纨绔子弟,好吃懒做,互相攀比。李玉这样的文章,都可以被拿来对我们下一代孩子进行忆苦思甜的教科书了。

    张夏​老村旧事

    2018/7/5 15:18:2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