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执鞭记
  • 点击:53700评论:132018/07/03 14:46

一 语言的果子和零食  

这是一间特殊的平房。

它栖身于摩天大楼的丛林里,很有点夜郎自大的味道,如同建筑物里的阿Q。因为它站在了十层楼的肩膀上,觉得自己有了高度,胆敢与对面的京基100大厦叫板。其实它只是加盖的临时建筑,几间简陋的平房,随时都有被拆除的可能。说起来,它目前的身高,只到对面那个100层庞然大物的脚踝处。

我站在房间里,如此近距离凝视着窗户外的京基100大厦,居然也飘飘然起来,有了城市新主人的良好感觉。当然,我嘛都不是,这个地段的一个卫生间我都买不起,包括这间陋室。

这几间房子以前可能是某单位的仓库,后来,也许是这个路段越来越繁华,单位的整栋楼都租出去了,作为附加建筑的仓房也忽然身价倍增,它们结束了以前的使命,摇身一变,成了一个少儿兴趣培训班的所在地,也就是说,这些仓库集体升级成教室了。

我此刻站在朝南的一间教室里,背靠黑板,面对着十四张天真无邪的面孔,身份是少儿作文培训班的授课老师。

课者,言旁从果也。我这个授课老师,说白了,也就是教学生摘取语言果子的人。

我从事的职业,与摘果老师这个行当风马牛不相及,由于我不务正业,业余时间喜欢附庸风雅,在报刊上发表过若干文章,也拿过几个文学小奖,于是认定我一定行的朋友绑架般地把我拖过来,死乞白赖地塞给我这根教鞭。从这天开始,我的人生履历里又多了一个称呼:老师。

教室是仓库改建的,里面的设施却丝毫不落伍。八根日光灯管分成四组,把室内照得亮如白昼,课桌椅也是最时尚的塑钢板材和铝合金框架结合体,一台柜式和一台壁挂式空调,分别占据小屋的前后两个角落,讲台边还矗着台饮水机,雪白的墙壁上悬挂着两小幅西方音乐家的肖像画,看来这间教室曾经被当做过培养音乐天才的地方。总之,这里的一切陈设和“繁华”、“富庶”、“文明”等深圳概念,无不契合得严丝合缝。

还没到上课时间。孩子们趴在课桌上,交换着从家里带来的各种精美零食,有个孩子居然带来一份肯德基全家桶,她慷慨地邀请大家分享,炸鸡腿和薯条汉堡包的香味在狭小的空间里扩散,孩子们不加掩饰的咀嚼声此起彼伏。

我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早已过了正常的晚饭时间,这些小皇帝们还在快乐地享用着这些高热量的美食。本班的孩子,除了个别过早抽条发育的之外,大部分都是小胖墩。家长们明明知道自家的宝贝营养过剩,可还是不停地给小皇帝们供应零食,好像生怕宝贝们受委屈似的。这种现象非常让人困惑:这些孩子的父母是怎么了?难道是从小吃苦受累太多,而产生了逆向思维?

我知道学生们都来自富有的家庭。这个地段的房价接近七万一平米,也就是说,没有千万以上资产的人休想在此买房安居。从孩子们脸上明显自娘胎里带出的黑色素来看,他们的父母应该多半来自农村。这些农二代的精英们,不知经历了怎样鲜为人知的艰辛打拼,终于有了现在的辉煌,当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时,把自己少年时代对零食的渴望,移花接木到下一代身上,所以也就不难理解为何我眼前出现这么多小胖墩了。

我也来自农村,我敢保证比这些孩子的父母年长许多,可以说,我少年时代应该比他们当年经历过更多的苦难。零食,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只是一把炒蚕豆或南瓜籽,然而,我对这种填鸭式的溺爱不以为然,肯德基全家桶加各种零食,能弥补你我当年所遭受的苦难么?

我的眼前浮现了另外一间教室。


二 水故事

七十年代末。大别山麓。

同样是几间平房组成的小学。非常有趣,它的前身也是仓库,生产队的仓库。屋子很宽敞,但不明亮,因为没有电灯。所有的光源都是老天赐予的,到了阴天下雨时,教室里昏暗一片。不妙的是,雨水往往会从外面蹦进来,原因是有窗无户,只有几根窗棂,到了冬天才会糊上白纸。春夏秋三季,风雨都是在窗户里随便进出的。碰到大雨天气,只好用撑开的油布伞挡住从天而降的雨点部队,即便如此,屋子里还是雨水淋漓纵横如水墨画,闪电似乎知道教室光线不够,频频刺破教室的昏暗,老师的粉笔字在一阵阵的闪电中,泛出耀眼的白光来。

课桌板凳都是笨拙的木头材质,没有油漆过,经过年学生们复一年油汗的濡染,已经看不出本色,散发出淡淡的腐浊气味。墙上也贴着画,那是雷锋叔叔的标准照,他穿着军棉袄戴着棉军帽,手握冲锋枪,正笑容可掬地看着我们。

不通电,当然就没有电铃。老师用铁锤敲击悬在屋檐下的一块顽铁,这种原始的打击声就是上课下课的信号。这些都不是问题。最大的难题是上百学生的喝水问题,那个时代没有桶装纯净水,虽然墙角的水缸里存有井水,但农村喝生水这个陋习不能在学校里继续上演吧?于是某位泥水匠出身的代课老师,在两间教室结合部的空档里用砖块砌了个炉子,不知从何处寻来一个大号的铝制钢精锅,喝开水的问题似乎解决了。

炉子、锅、水都有了,燃料呢?一所小得不起眼的民办小学,哪里来钱买煤?

还是就地取材,漫山遍野都是枯枝落叶都可用。后来老师们发现松果比较耐烧,于是发动全校师生,利用周六下午的时间上山打松果。记忆里,小学师生倾巢出动的景象很壮观,满山都是我们的欢呼和打闹声,枝头的鸟儿纷纷飞起,胆战心惊地看着下面这些不会飞的两脚怪物。我们的身影在青枝绿叶下流连,高年级的同学负责用竹竿在松树上打果子,低年级的同学在下面捡,用家里带来的竹筐装满,送到学校去。很多松果都是青碧色的,只好摊在太阳地里暴晒,三五天之后就会焦干,扔到炉膛里,烧起来发出哔哔剥剥的声响,那是松子爆燃的声音。我估计那段时间,附近山上的松鼠对我们恨之入骨,因为我们把它们的口粮都抢光啦,它们最后都应该集体搬家了。

辛苦这些代课老师了,他们不但要努力为我们摘取语言的果子,还要隔三差五带我们上山去松鼠家里摘松果,前者是抽象的,后者是具象的,但不管是啥样的果子,摘取它们,都要付出辛勤劳动才行。

在炎热的夏季,学校水缸里的存水总是消耗得很快,补充缸水的任务一般都由三个年级的班干部来完成。小学校只有三个年级,所以打水这个重任自然而然由三年级的学长们完成。等我熬到三年级的时候,我终于有幸参与了几次这样的劳动。

白花花的日头在天空中施暴,我们赤着脚在地上行走,两半大孩子一前一后,中间是一个吊在扁担上的空水桶,竹扁担连接着两孩子的肩膀,炽热的夏风从面颊上掠过,我们和水桶扁担的影子在路面上纠缠不清,很像《三个和尚》的故事漫画。水井在学校后边的居民区,不远,两分钟路程。池形,敞口,像一面四方镜子,映出我们稚嫩的面孔和鲜艳的红领巾。这里的水井很特别,它打破了井口一定是圆形的这个常规,所以我至今还清晰地记得它的模样。

轻松地将水桶灌满,再用力抬着回转,井水在木桶里调皮地乱窜,有的就从桶里逃出来,淋漓在路面和我们的光脚丫上。山里的孩子夏天基本不穿鞋,一是为了凉快,再者是穷,都买不起凉鞋。把水抬到学校时,我们两人的脚都是湿漉漉的。

“老师!”一句脆生生的声音,把我从七十年代的小山村拉回了二十一世纪的深圳。

“什么事?”

“饮水机里没有水了,我好口渴。”说话的正是携带肯德基全家桶的那位同学。洋快餐的确好吃,由于食品里放了大量的鸡精,所以吃后容易口干。她这么一说不打紧,剩下的十三名同学也跟着嚷嚷口渴。

我走到饮水机那儿看看,果然,蓝幽幽的塑料桶里,水面不到一公分了。下午四点到六点,这里曾经有另外一个班的学生在此上课。也许是老师粗心,没注意饮水机告罄,他那个班的学生把水喝光了也没注意。嗯,问题严重了,还有一节课没上,总不能让这些孩子们嗓子冒烟一个钟头吧。

我仿佛置身于半个世纪以前的上甘岭。

怎么办?这么晚,叫送水工已经不可能了,马路对面有个家乐福超市,只能自掏腰包买水解决旱情了。

十五分钟后,我提着五升装的农夫山泉矿泉水回来,这些苦苦等待甘霖的花朵们争先恐后地涌上前来,不到三分钟,满满一桶水变得底朝天。

现在的孩子们真幸福,他们可以放心大胆地喝生水,不必像我们当年那样,为了把水烧开而漫山遍野地打松果。

看着空空如也的瓶子和孩子们清澈透明的眼睛,我想,如果把我少年时代的水故事说给他们听,会有人相信吗?


三 富二代进行时

“老师,你发音不准,‘劳动’不念‘老’动。”

“老师,你怎么写连笔字啊?”

我一边读范文,一边在黑板上写粉笔字,对于我生涩的读写行为,台下的学生们纷纷发难。我心里在喊惭愧,表面上却假装满不在乎。对于教学,根本没有经验,我却强词夺理地说,老师是来教你们写作技巧的,不是来教朗诵和硬笔书法的。

好在这些孩子很容易哄,他们听信了我孔乙己般的自圆其说,不再继续纠错。

我暗自庆幸,同时也感叹:真是时代不一样了,学生敢在课堂上挑老师的错!

在我们那个年代,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尽管那些代课老师也只是民办教师,但在当时的农村,贫下中农们基本都是文盲或半文盲,对认识很多字的民办教师极其尊敬。我那个不听话的儿子你随便管教,他们经常这样对老师说。语气极度诚恳。于是老师们真的拿起鸡毛当令箭,在课堂上体罚学生的现象见怪不怪。我亲眼目睹过一位调皮捣蛋的同学,当着全班孩子的面被罚跪,那个捣蛋鬼脸色惨白下跪的情景至今记忆犹新。

眼前的这群孩子在蜜糖里泡大,是货真价实的小皇帝,我们当年的那群山里娃如何能同日而语!

这些不过十来岁的孩子,几乎每人都有手机,有人用的是父母手里退役下来的苹果5、三星,也有人用的是时尚的腕表手机,这种手机戴在手腕上,既可当表也可当手机用,对于腕表手机,我曾在一篇小说里拿它当过道具,可我总是没有机缘一识庐山真面目,没想到在我的学生这里才得以谋面。

他们不仅有自己的QQ,甚至也有微信和朋友圈。某次课间休息时间段,我听见几位女生正议论班上另一位叫彩云的女生,说她加了某男同学的微信,两人聊得很投机,日后可能成为恋人之类云云。

我听后大吃一惊,看来飞速发展的网络时代,不仅为网恋婚外恋提供了便利,居然也是早恋的酿造工具之一。

网络,是白雪公主后妈的那个半红半绿的苹果,红的那面诱人而有毒,绿的那面平凡却无毒,可人事懵懂的孩子们偏偏喜欢有毒的一面。

孩子利用网络谈恋爱,他们的父母在做什么呢?

这个班的家长们建立了一个微信群,把我也拉进去。因为男主外女主内,群里的家长无一例外是妈妈。我平时在群里很少说话,但对于群里的消息偶尔窥视一下,但让人奇怪的是,这些超级辣妈们平时很少议论孩子们的学习,她们没事聚在一起时,谈论的都是拼团网购美食的信息,新疆的纸皮核桃、海南的椰子、缅甸的金枕榴莲等等,除了吃以外,真的不知道她们还对什么感兴趣。

  • 1
  • 2
  • 3
  • 4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教书富二代学生上课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段作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04
  • 520周冠打赏36000,共计36000
  • 2018-07-0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驿马的散文我很喜欢看,这篇也不例外。校外补课在全国各地开花,已成为中国特色教育之一种。文章通过作文辅导这一视角,既写出了深圳“富家子弟”这一特殊人群不同生态,也出了家长们的众生相,并还原了作者的童年生活。作品信息量大,鲜活有趣。
    • 驿马2018/08/08 21:24:52
    • 分享到:
  • 谢谢段兄精彩评论,问好,遥握!

    回复

  • 这个题目很好,既是非虚构,以为会有很多孩子们的趣事,看到最后,只是一些新旧对比、城乡对比,没有冲突,没有问题,也就没有了人在矛盾中所表现出的解决问题的智慧和能力,至少让我们看了会心一笑,至少需要抖一抖童真,引人入胜为好。 期待你更精彩!
    • 驿马2018/08/08 21:27:18
    • 分享到:
  • 谢谢老师宝贵意见,因为种原因删去了一些敏感话题,问好,遥握!

    回复

    • 叶紫4举人2018/07/04 15:25:23
    • 分享到:
  • “现在的孩子”每当大人说起这话时,都有一种复杂的口气,不知是喜是忧的态度!大人也都难逃脱时代的造就。何况孩子们?
    • 驿马2018/07/04 19:42:00
    • 分享到:
  • 感谢关注,问好!

    回复

    • 暁霞囡4举人2018/07/04 09:58:33
    • 分享到:
  • 琐而不杂。
    • 驿马2018/07/04 19:42:58
    • 分享到:
  • 感谢老师点赞和打赏,问好!

    回复

    • 驿马4举人2018/07/03 15:24:06
    • 分享到:
  • 感谢故里老师打赏,也感谢邻家的后台工作人员文章将副标题排版改正了,而且这么快入围,多谢各位兄弟姐妹的支持!
  • 支持驿马的在场主义散文
    • 驿马2018/07/04 19:43:37
    • 分享到:
  • 感谢黄总的抬爱,问好!
  • 写的太短了,不尽兴
    • 驿马2018/07/08 16:35:41
    • 分享到:
  • 谢谢黄总宝贵意见!

    回复

  • 最近来访
  • 驿马
  • (我名即我号)
  • 4举人
  • 3星
  • 2钻
  • 不会写东西,只会扯,原谅则个。
  • 不会写东西,只会扯,原谅则个。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8
  • 29400
  • 22
  • 1046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