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来深圳的第一天:南约之夜
  • 点击:18945评论:62018/08/19 12:48

我是1992年高考落榜的,先去福建待了一年半,后回老家待了半年,实在待不住才去了广州打建筑。在广州,我几乎天天都着想去深圳进厂。工地上累,老板克扣工钱,发工资又不准时,一年到头还难见一个姑娘。我初中校友老唐也是这么想的。这家伙1993跟我在福建一起干过活,当时也搞文学,写诗,十五年前不再写了。我呢,写乱七八糟的小文章,一直写到现在。他没读高中,去福建前去过深圳,做梦都想进制衣厂,去了福建石狮仍未找到合适的,就跟我一起上山打石头。再后来听说我在广州了,他又过来,在工地上东跑西跑,仅能糊口。当然,我跟他也差不多。

1995年8月的一天,我和老唐决定去深圳。老唐说先去龙岗南约住下来,慢慢找厂,南约在山里,老乡多,有很多老房子和坟地,查暂住证容易跑,没钱了可以躺坟地里掏地瓜吃,饿不死人。

我们一大早从广州芳村出发,转两次公交到广州火车站,然后坐大巴去深圳。大巴在中途又转了两次,后来才听说是被当“猪仔”卖了。到达龙岗已是下午两点半,我们在深汕路与深惠路交界处的立交桥旁下的车。那儿俗称龙岗天桥,桥下特复杂,有敲诈抢劫的,也有站路边拉皮条的,还有敞开胸怀扭着屁股吆喝的。来之前,老唐就警告过我,说别从桥下过,绕一点都行。

龙东汽车站对面有个皮具厂,三四百号人,据说80%普通员工和管理人员都来自我们广安观塘镇。就算老乡们肯帮忙,男孩子进厂做杂工也得掏350元介绍费。老唐说这是规矩,上下打点得过好几关呢。

下车后我和老唐没直接去南约。他说先把行李放老乡们厂里,我们来的目标是进厂,就进这个皮具厂,工资低,但附近鞋店多,人家说一个月随便顺点皮碎出来做鞋就够零花了。我说我们也没什么行李啊,就带去南约吧。他说你怎么这么傻呢?你以为这里像福建啊?到处抓人呢!没暂住证要抓去樟木头坐牢,没钱取你出来要被打得半死,你把东西带去南约半夜怎么跑啊?放厂里多安全啊!

这老唐看上去挺有路数的,像个老深圳,我便跟着他去了皮具厂厂门口。

厂门口有一铁皮棚,卖面包、汽水、香烟、啤酒什么的。8月,深圳实在是热。我俩坐在店门口,花一块钱各自要了一瓶仙津汽水,从下午3点呡到5点半。快6点时,老乡们才吃了饭出来跟我们打招呼。其中有个姑娘是我们村的,我上高中那会儿,听说她挺喜欢我,我不信,觉得她在深圳进厂多有出息啊,怎么可能喜欢我呢?老唐说是钢是铁过去看看才晓得,万一人家对你真有意思呢?

老乡们看上去都挺忙的,有的说两句话就走了,有的点点头就走了,有的却头也不抬一下就走了。我村里那姑娘出来得晚,我有点急了。老唐说急啥?心急能吃热豆腐?打饭要排队的,再等等。等到最后她终于出来了,手里端着一大碗干饭,青菜萝卜冒在饭上,还有两几片红辣椒。她朝我笑笑又朝老唐笑笑。她牙齿很白,脸却黄黄的,那么一笑一笑的,倒也泛起丝丝红晕来。她身后跟了一个比她稍矮的男孩子,也笑了笑,边笑边说,我八叔说了,想多打点饭得排到最后,没错嘛?那女孩点点头说,谢谢你八叔啊。她把饭放士多店门前,从店里要了一个碗和一双筷子,饭一分为二,让我和老唐将就着吃。她坐在我旁边,一边看着我们吃,一边从裤兜里摸里一个冷馒头,就着仙津充饥。后来我们才知道,那馒头是她早上特意留下的,因为我们来深圳前给她写过信,说某月某天会去找她。

仙津是那男孩买的,三瓶,我和老唐又喝了一瓶,他自己却站在旁边吞口水,双唇裂着血口子。

在老乡们的帮助下,我进了这间皮具厂。请我们喝仙津的男孩并没跟我们村那女孩结婚,他偷皮碎被逮住了,后来就再也没消息了,反倒是他八叔跟那女孩结了婚。当然,这些都后来的事。

却说当时吃完饭,那女孩让我们把行李放店里,晚上下班后她再提去宿舍。我和老唐吃了半碗厂饭,边走边问路,问了差不多一个半钟才问到南约村。一路上我们做贼一样,哪里有警笛声或者看见穿迷彩服的,就躲开绕着走。到南约时天黑了,厂房东一栋西一栋,灯火通明。那时工厂最不缺人,底薪一天10元,加班费一比一点二,为了省厂房、机器等成本,大多实行两班倒或拼命加班。

南约住了不少老乡,这里房租便宜,一通老房子月租就几十块钱,可住七八人。那些在龙东上班有暂住证的老乡,有的就住进南约来,早晚骑单车。

却说那晚,我和老唐屏住呼吸,在老村和坟地里转来转去,时刻提防着治安仔和巷子里蹿来蹿去的狗。转累了,我们就在坟地的供台上躺着,口渴了就去地里掏地瓜。临近十一点,旧村热闹了起来,工友们三三两两来到坟地边。有的是嫌屋子里太热出来坐坐,有的是没暂住证怕在房间里被抓躲到山里来的。其中有不少老乡认得我们,简单问候几句,躺在地上就呼呼睡了。

为了进厂,我在南约待了近二十天。老唐比我运气好,他有个弟弟在附近电子厂当保安队长,没几天就上班了。

二十三年过去了,我一直记得初来深圳躺在南约山里做过的那些梦,发财呀坐牢呀被鬼咬呀……后来我常常讲给别人听,了不起的样子,但其中有一个,是关于我们村女孩的,我一直没告诉别人,现在也不想告诉你们。



  • 1
  • 关键词:我来深圳第一天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4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小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0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其实我比较反对苦难是财富的说法。很多时候是迫不得已。如果生而幸福,谁人愿意受苦?绝大多数人还是要靠自己奋斗。尤其像深圳这样的一线城市。但是,经历一些事,得到教训和成长毕竟是好事。老段来深早,关于老乡,啤酒,暂住证,治安仔,樟木头,黑派出所,姑娘,工作,好像是独家记忆。安身不易,总算到了南约,不过却可窥见工友们之间的纯朴感情。在物质化的都市,比很多虚幻事物要珍贵。这样的夜晚有美好的梦,还有一位姑娘。
  • 回复
    • 小宇5进士2018/08/19 22:42:31
    • 分享到:
  • 辛苦辛苦评论了200字,因为没有登陆,再登陆回来,一个字没有了。可恨可气。 就说最后一句:90年代初闯深圳的人,对段先生的经历并不陌生,对制服人员的惧怕在好长一段时间内,影响人的梦境。经过20多年的变迁,普通打工者,成了香饽饽————人难招,已经充分说明这一点。只是,现在来深圳的年轻人,所以承受的压力并不比当时的人小—————毕竟,以房租为首的消费品涨了很多,而普通打工者的工资还很有限。
  • 辛苦玉兄了

    回复

  • 虽然苦,却也是难得的人生财富。
  • 回复
    • 黄元罗4举人2018/08/19 18:33:39
    • 分享到:
  • 也许冥冥之中早就注定,“段作文”,这个名字天生就是奔着写作来的。在邻家,我曾先后拜读过段兄的几篇佳作。这些作品给我的感觉是:句句搞笑,却又句句戳中人的泪点。这篇“我来深圳第一天”同题征文也不例外,若是延迟到明天,也就是周一贴出,周冠军那是妥妥的。不过,绝对看好你在本次大赛中脱颖而出,投个资先。
  • 回复

  • 最近来访
  • 评委
  • 4星
  • 3钻
  • 四川广安人,在《长江文艺》《作品》等发表小说若干,曾获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奖、睦邻文学年度大奖等,广东省作协会员。
  • 四川广安人,在《长江文艺》《作品》等发表小说若干,曾获全国青年产业工人文学奖、睦邻文学年度大奖等,广东省作协会员。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10
  • 72679
  • 100
  • 20210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忙碌搬砖一上午,我伴着那首《蜗牛的家》,读完了全文,最后的反转,绝了。朴实的文字间,有草根的辛酸,有游子对家的渴望。 那年在布吉大芬看房时,中介对我说这里将是市中心。我觉得这人不太靠谱就没再联系,如今十年过去了,至少那里真的不是市中心。 还有,香蜜湖现在还有500一平的房子吗?我加500都行啊!眼光,真的很重要。

    雪候鸟​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0 12:07:51
  • 很难把桃德和花花草草联系在一起,他真的是人如其名,一个笑起来露出洁白牙齿的汉子。但是他一说到自然 ,一说到植物,那真的是眼睛放光的喜欢。正因为对自然的喜欢,这些都进入了他的心里,他的梦里,他的诗里。诗情画意,是他的生活,把生活过成诗,最美人生,不过如此! 经过马峦山,再诗此组诗,倍感亲切。

    小宇​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1:23: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