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吹萨克斯的修鞋匠
  • 点击:10481评论:12019/01/22 11:50

我从没想过,能有幸邂逅一场萨克斯独奏会。

它不设在富丽堂皇的庄严演奏厅,由名声大噪的演奏家演绎,台下座无虚席。实际上,它发生在深圳某一市场的侧门入口,三级水泥阶梯不成舞台,再往里走,就是挨个排列的卖鱼当铺,来往出入的水滴答不停,这里永远湿漉漉。看上去同样湿漉的,还有一个大黑箱子,斑驳褪色,看不出箱子的原本纹理脉路。箱子没有锁,总是敞开的,里面堆满了各式各样的钳子、螺丝刀、锉具、胶水、针线,以及许多我叫不上名字的工具。这是一个修鞋摊。

摊主是一位男子,高大强健,脑袋因为光头的缘故,更显圆碌碌,他鼻梁高挺,鼻头却圆润可爱,眼窝深陷,但眼睛眯缝,还有两扇厚厚的嘴唇,时刻都鼓鼓嘟着,做好了开始吹奏的准备。

如同严格规定的表演时间和安排,他下午四点半开始“登场”。档口就是舞台,行人就是观众,喧嚣就是掌声。他每回都站得笔直,就如一步之遥的马路边的树,粗根直抵大地深处——这是一棵会开花的树,萨克斯的管口如一朵绽开的喇叭花,金灿灿的,开得正艳。他没有音箱,没有伴奏,只有这朵亮澄澄的花儿,吐出一个个明亮的音符,吹响在市场外,马路边,大树下。

他很享受。因体魄相当,他不像一些演奏家,需要绷紧腮帮子,做嚼不烂咽不下的难堪状,而是气定神闲,运气息于唇齿间,不做多余的停留,吐息的力量上,多一分则爆破,少一分则气弱,必须拿捏得刚刚到位。配上手指在各个音键上娴熟游走,有的轻轻一掠,有的轻柔流连,正是这双黝黑粗糙、关节粗大的手,像表演了一出美妙的指尖芭蕾舞,轻盈悦动。吹到动情处,他的眼睛不由自主合起来,身体轻微晃动,右脚掌打着节拍,不慌不乱,陶醉在似水般悠长的旋律里。

我也很享受,直到现在,也无法用文字描绘它第一次抓住我耳朵的惊喜,那段旋律仍在我的耳边回响。它仿佛清晰易懂,充满了自然风光的旖旎,欢快处就像在清香草坪上奔跑的雀跃,微弱处就像扯着的一线风筝,又不曾断开。但它又那般复杂多义,时而如烟雾罩在心头,宛如看不清的茫茫前路,时而又突然冒出一些不和谐音,像尖锐的呐喊,又有点胆怯,在试探着,犹豫着,紧张着。我如同置身在故事里面,又好像旁观了一场壮阔神秘的演出。市场消失了,行人都离去了,我品味着回声中的回声,寂静无声的世界里,只剩下这一轻柔、奇妙而忧伤的声响。

我不知道第一天那首曲子的名字,也许可以一问。但第二天,等我来到马路旁,又一段新的音乐已经响起,我深吸了一口气,像滤去了所有的疑问,摒弃了脑子里的杂念,去往新的境地,参与新的故事。就这样,我不知道的曲名越来越多,每天四点半就会新添一个。

久而久之,他好像知晓了有那么一个忠实的听众,我也尽量提前一两分钟到场,以免错过开头,那将是一大遗憾。我总是站在他斜对面的十米外,他调试好音后,似乎都会朝我所在的方向轻轻点点头,我曾想鼓掌欢迎,大声呐喊,但最终还是双手抱于胸前,大方点头微笑,表示我的期待。等到乐曲结束,我往往回味无穷,便干脆继续静静再呆上一阵,看着他转身收拾,擦拭萨克斯。在他即将坐回椅子里,开始为顾客送来的鞋子换上新颜时,我就满足而去。

他也还有其他可爱的听众。有一天,来了一位幼儿园小女孩。那正好是放学时间段,小女孩听到音乐就不肯回家去了,拉着姥姥,停下来,先是好奇,歪着脑袋看那“弯着脖子”的“金色花”,转而问姥姥那是什么,姥姥答不上来,只能假装“嘘”一声,小女孩便不再说话,认认真真地听完了全曲。此后很长一段时间,小女孩每天准时出现,有时站累了,便坐在花丛边上,边玩弄花草,边摇头晃脑地听,好不可爱。

我还经常碰到一位拄着拐杖,坚持走路,做疾病康复练习的男子。他每天穿着一套蓝色条纹的家居服,来回不断小心踱步,一瘸一拐。那拐杖的噔噔声,像乱了谱的鼓点,粗暴生硬,破坏了绸缎般顺滑的乐曲。一开始,我很恼怒他的打扰,甚至有冲动劝他去别处锻炼。但是,有一回,曲子有些伤悲,像是欲言又止的心事,纤细敏感,每一个音符都使人颤动。我看到那位男子停了下来,不再走动,被丝丝入扣的乐曲绊住了。他用衣袖揩了揩眼泪,面对着演奏者,伫立聆听,最后竟然悲伤得哽咽起来。我不好打扰悲寂情感的流露和发泄,哪怕只想递上一张纸巾。后来,他继续锻炼,我也习惯了有一个人跟随着旋律,一来一去地走动,像一场别裁的二重奏,抑或是声音和动作的“跨界合唱”。但是某一天,他再也没有出现过了,我可以清静地欣赏全曲,却突然怀念起流泪的那个下午。希望他是早已康复,健步如飞。

没有演奏的时候,修鞋铺冷冷清清。现在,物质的丰裕使得购物是一场不停歇的狂欢,人们不停地买入,不停地丢弃,快节奏的时代里,一切的更迭都像不断的复制黏贴,缺乏新意,快感转瞬即逝,鲜有人能耐下性子,呵护旧物。生意少得可怜,他干脆搬来了一张竹躺椅,搭在铺子旁。没有任何垫子和枕头,就曲着胳臂,让整个身子陷在一节节的竹子里。树叶随风落下,碰巧可能飘到鼻尖,他也不用手扫走,轻轻一吹,像吐出一个音符似的,落叶从头顶掠了过去。夏天,无论多热,也不像那些蹬三轮车的男人,大街上光着膀子,理所当然似的,把衣服随便搭在肩上,或胡乱系在腰间,他即使将旧衣服穿得汗涔涔,贴紧了后背,也只是拨弄撑开,走到对流通风的地方,让炎热和不雅随风而去。

我一直没有勇气,以粉丝的身份打开话匣子,一是自己乐理粗浅,五音不全,只能努力成为一个好的听众,用耳朵赞美,而非言语;二是因为存有一份陌生的胆怯,在这个五湖四海大杂烩的城市里,人们好像更愿意像含羞草一样活着,无人打扰的生活是最好的状态。正好,我寻到了另一个身份,我的冬靴鞋跟开了一道裂口,像要张口说话了。但是到了跟前,我依旧没有办法“套近乎”,他什么也没有多说,看了看裂口,在膝盖上铺好一方黑褐色的布,左手倾着鞋子,右手捏着胶水挤出一条条细细白色液体,滴进裂口里。在这个过程中,他没抬头,简单问了几个问题,例如鞋子穿了多久了,花多少钱买的。没等我回答,他自己又回答了一遍,答案和事实的确八九不离十。我感到有些诧异,料想他的眼睛和手掌,都如互联网上的搜索引擎,根据蛛丝马迹,便查了个底朝天。他没有说起任何关于音乐的事情,我也没有瞟到萨克斯被放在什么地方,也许,它们都只属于下午的那一段时光,其余的日子照如流水,它们只是某一小段激流中掀起的浪花。

自此,压在心上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我不再纠结为何不与他深入结识,成为朋友,不再好奇他的故事,他的人生经历。我喜欢这个陌生人的生活,对他过往一无所知,那又如何?我知道他能自食其力,又是光明磊落,还绝不枯燥。或者说,我喜欢的是那市井气里的诗意。世事茫茫,光阴有限,人生碌碌,能有多少静处,可以高歌一曲,或吟咏一番?从前我将形式看得太过重要,忘记了外壳下仍是肉躯,忘记了“在心为志,发言为诗”,我们随时随处可以嗟叹咏歌,可以手舞足蹈。

但还是有许多人忘记了。有一回,听得正感动,突然,有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子走向前去,掏出钱包,左右找遍了都没有看到可以放钱的地方。他将这场演奏定义成了一种卖艺,一种乞讨。当人们将萨克斯与修鞋匠联系在一起,总会自然生出一种强烈的矛盾和对比,甚至升级为惋惜和悲怆,但是就萨克斯本身而言,它就集木管乐器的轻柔,和铜管乐器的明亮于一身,古典、爵士和流行音乐均可适用。这种兼容并包,应该是所有艺术的气质,无关乎身份和地位,就只是艺术本身。正如我们记住了贝多芬,不是因为他的耳疾,而是那充满创意又精益求精的绝世佳作;我们记住了梵高,不是因为他的精神错乱,而是画作里那一道道浓墨的铺彩,惊艳天人。

所以,艺术无需悲剧加持,悲剧也永远替代不了艺术。

我记住了这位吹萨克斯的修鞋匠,因为那旋律让我的心,永远为之一跃。



  • 1
  • 关键词:艺术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平凡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1-29
  • 520周冠打赏48000,共计48000
  • 2019-01-2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别看了3秀才2019/01/23 17:12:56
    • 分享到:
  • 不知什么时候我成了西装男的同类,对面艺术,开始了自己自以为的怜悯。其实艺术是无价的,我们只需要静静的欣赏。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82261
  • 1
  • 1050
  •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有点小感叹,洋洋洒洒的十几万字,起起伏伏便是大半生。二叔陪伴我成长,我见证了二叔的衰老。文章人物众多,除了有点优柔寡断的二叔和我,还有打脸比翻书还快的肖斌,直爽有担当的韩东明,影响我一生的青梅竹马杜薇及众多女性角色。一代人成长,见证了另一代人的崛起,不管是流水线还是做小店老板,又或是面对感情和事业的纠结彷徨,谁的人生都是第一次,摸爬滚打,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

    别看了候鸟的春天

    2019/7/16 15:52:34
  • 短短一周的时间,作者连续上了八道与深圳有关的“大餐”,个中滋味迥异:有与深圳有关的理念或文化,有与深圳有关的人物、风景或建筑。作为入驻邻家两年有余的“阅读者”和“投资客”,友情提醒您一些技巧:在邻家,大凡脱颖而出者,七分靠埋首创佳作,三分凭抬头寻捷径。您的佳作着实不少,但没看到窍门。比如说投稿的黄金时间:周一和周二。

    黄元罗深圳文化名片(系列组诗二)

    2019/7/15 17:56:04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