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风自宝安来
  • 点击:878评论:12019/08/09 20:44

钓鱼会议散记


钓鱼台国宾馆,一个神圣而又神秘的地方。说它神圣,因它是“天字第一号”接待国家元首、社会要人名流的下榻之处,说它神秘,也正因了它这种特殊身份,很少有国人能识到它的“庐山真面目”。

这次有幸参加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在此召开的“中国宝安集团发展与现代企业制度建设”研讨会,小住数日,算是走马观花领略了它的情趣。

人还未到钓鱼台,就已沾了它的光

步出首都机场,我和总办主任张育新、《深圳特区报》记者王平乘上了一辆“标致”牌的士。机场通往市区的高速公路真棒,路宽且平视野开阔,心旷神怡,车一加速,就甩到了100码。深圳的公路,极少能跑出这种速度。还未等我们回过神来,不对了,这的士的计程器也象车速一样,发疯一般地跳,眨眼功夫,就跳出了30多元。乖乖,象这种跳法,跳到钓鱼台,得跳出个什么天文数字。

我们齐声发问:“这计程器怎么了?”司机答日:“高速公路,车速快,因而跳得也快!”

“见鬼,哪有这种跳法!肯定是你的计时器坏了!你把车停下!”在我们的一致要求下,司机停下了车。经交涉,他不得不承认是计程器坏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过路的的士都有客,车也不好拦,只好让他开个价,拉到地儿算了。他张口一百二十元,一番讨价还价,就依了他的价码。谁知他又变了卦,把我们拉到下了高速公路的一条岔路上,说什么也不肯再拉了。任我们好言相求,他也无动于衷。只好拦了辆夏利,待我们手忙脚乱把行李转移到“夏利”上,车开动后,我们才发觉,没给“标致”司机付钱。他早开得没了踪影。这司机怎么了?开好价,为什么又不干了?从机场跑到换车这地,少说也得十几元,怎么连这钱也不要了?左思右想,不得其解。

   待到了钓鱼台才回过味来,恐怕是我们今天这目的地,镇住了他。按照推理,到钓鱼台者,非一般之人。他怕我们到了地儿,和他没完,索性连该得的车费也奉送了。他哪知道,我们并非什么官员,只不过是第一次来钓鱼台的几个开会者。我们不禁好笑,人还未到钓鱼台,就先沾了钓鱼台的光。

大门不好进,想想理应如此

因是国宾馆,就不象一般的宾馆、酒店进进出出那样方便。门口都是解放军站岗,全副武装,高度警惕。换岗的哨兵都是迈着正步,煞是威严。安全,肯定是国内任何一家宾馆都无法比拟的。然而,进出大门却也带来不少麻烦。开会期间,会议有专门的车辆通行证。虽有证,但按规定,出租车也不让进。集团影视公司搞摄像的就被拦在门外,亏得他们认识开会代表坐的专车,就搭车连人带机器才到了会场。中央电视台新闻部的记者也不例外,乘坐的“的士”也被拦在门外。我闻讯赶紧要了辆会议专车赶到大门口,才将他们接了进来。

会议期间,我们这些住在钓鱼台的,有时没带会议通知,哨兵就拦住,不让进门。不得已,拿出

房间的钥匙,以证明我们确住在此,然而也不行,只好派会务专车到门口接人。有时两个人,只有一份会议通知,也不行,只能进一个人。起初,我们都不大适应,抱怨太严格了。后来,细想想也就理解了,这国宾馆,接待的都是各国要人,真要有点什么差错,还了得?我们能到此开会,够可以了。如此想来,也就习以为常了。

十号楼,飘起宝安集团的大旗

钓鱼台,座落在市区,闹中取静,环境幽雅,景色优美。远处号称“亚洲第一塔”的中央电视台发射塔巍峨耸立,雄伟壮观。西山泉水淙淙流淌,经玉渊潭流入钓鱼台内,曲折迂回于亭台楼榭和林木石桥之间,把原钓鱼台行宫和新建的别墅楼连成一体。沿湖四周有别墅楼十五幢,造型各异,展示着异国情调的不同建筑风格。可能是按西洋的风俗,楼的编号没有13和1。我们这次开会,包下了10号楼。

听人说,这10号楼风水位置极佳,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每次来钓鱼台,必点名要住10号楼。又听说,江青“文革”期间曾在10号楼住了10年,向服务员打听,不愧是全国各地挑选来的,皆训练有素,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会议5月3日正式召开。5月2日晚,我们住进了10号楼。头一天,这里还住着日本国会议长,按照规定,哪国的元首住在楼内,楼顶就插哪国的国旗。5月2日,10号楼还飘着日本国旗。到了5月3日,一大早,就换上了我们带去的宝安集团的绿色大旗。那一刻,凝望在晨风中招展、猎猎飘扬的宝安大旗,我的确感受到了做一个宝安人的自豪。倘若没有改革开放的政策和春风,没有小平同志设立经济特区的高瞻远瞩,很难想象,宝安集团能登上钓鱼台国宾馆这大雅之堂。

同其它别墅楼一样,10号楼也有总统套间、豪华套间以及二十多套高级客房,还有会客厅、会谈室、宴会厅和私人小餐厅。室内豪华雅致,家具舒适美观,各种设备齐全,并陈设许多古今艺术珍品。给人印象最深的,是房间的高度和宽敞,非其它酒店可比。悬挂的字画都是国内最杰出的一流大师所作,我们住的二楼过厅上挂的四幅条幅,就是启功的手笔。

值得一提的是总统套间。外间是会客厅,古色古色的紫檀木圆桌、圆凳,一侧有一个精巧的小酒吧,靠里边是总统的办公台,左侧两间卧室,里间是总统的卧室,外间是总统的夫人卧室,两室各有宽大的睡床和各自的卫生间,一架能自动按摩的躺椅颇为舒适。此番开会,曾总、文总尝了尝住总统套间的滋味,陈总住在副总统套间,我们这些随行,也跟着风光了几天。

有朋自八方来,不亦乐乎

这次研讨会,不仅会址高规格,与会代表也够档次,大都是国内经济界的学术泰斗和专家、权威。新朋老友从四面八方荟萃钓鱼台,真应上了孔老夫子的话:“不亦乐乎。”

会议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孙尚清和副主任陆百甫主持。原深圳市委书记、现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李灏怀着特殊的感情,亲临会场,讲话、合影,并在会下和集团领导倾心交谈。著名经济专家马洪、吕东、董辅扔、厉以宁、晏智杰、张卓元、戴园晨以及国家体改委、财政部、农业部、证监会、外贸部、经贸委、国家工商局、国有资产管理局等有关部委领导和新闻记者共60余人,都在会上畅所欲言,就宝安集团的发展和现代企业制度建设,或充分肯定、高度评价;或见仁见智、出谋献策,发表了各自的真知灼见。气氛之热烈,态度之关切,意见之坦诚,都令人感慨良多,难以忘怀。

集团几位老总,会上听得全神贯注,会下当面虚心求教,也给与会专家留下深刻印象,赢得交口称赞。

会议开了两天,专家们都觉得意犹未尽。以至于即将结束时,高潮迭起,发言依然踊跃、热烈。当会议主持人陆百甫副主任准备总结时,国际公关协会肖向前副会长仍觉得话未说完,还要“再说几句”,会议气氛由此可见一斑。 会上发言,会下交谈,互换名片,老友新朋,共话宝安发展大计,构成了这次会议的一大景观。

除了会议正式代表之外,一些没到会者也表现出了极大兴趣,闻风而来者有之,列席旁听者有之。会下来拜访集团老总的更是络绎不绝。曾总、陈总尤其应接不暇,一拨刚走,一拨又来,晚上他俩的会客室就未断过人。以至于我们晚上忙里偷闲,到钓鱼台里的俱乐部去“卡拉oK”放松一下,陈总也难以抽身同往。当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和中国证券报的记者也利用晚上采访他时,他感慨系之:“现在的老总有三种类型,一种既会工作,又会生活:一种会生活,不会工作;一种会工作,不会生活。“记者把他归入第三种类型,他不得不点头承认。但老总们高兴和欣慰的是,这次会议,不仅会见了老朋友,又结交了许多新朋友,这正是宝安集团今后发展的智力源泉之所在。

走马观花钓鱼台

来钓鱼台几日,对钓鱼台的整体印象,到底是个什么模样,不得而知。5月4日吃过午饭,集团一行人及与会代表放弃午休,在国宾馆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择主要景点,浏览了一番。

古钓鱼台昔日为帝王游玩休息的行宫,是北京城著名的园林之一,迄今已有八百多年的历史。1959年,被辟为国宾馆所在地,专供接待来华的国家元首、政府首脑和社会名流。 近年来,随着改革开放的日益扩大,也开始接待来自世界各国的政界、经济界知名人士以及豪华旅游团体。

整个国宾馆占地四十二万平方米,其中湖水面积五万多平方米。放眼望去,湖天相映,波云交辉,风拂杨柳,气象万千。工作人员介绍,古钓鱼台的皇帝行宫,基本上还保留了清代乾隆行宫的原貌。养源斋,院内回廊围绕,叠石成山,曲径通幽。清露堂,苍松翠竹,满目葱郁。潇碧轩,波光粼粼,临池即可垂钓。澄漪亭是行宫的最高处,亭外林木环抱,登临俯视,四面风光皆收眼底。好一座行宫,斋、轩、亭、台各具特色,相互沟通,联为整体,充分展示了中国古典园林建筑的独特风格和无穷魅力。

国宾馆因钓鱼台而设立,钓鱼台因国宾馆而出名。但钓鱼台的的典故究竟缘何而来,问了几个人皆答不出,遗憾的是,直到临走也没闹明白。看来,只有等下次研讨会再“研讨”吧!

全聚德,吃、赚都是自己的

会结束了,几位老总请集团专家委员会的委员到全聚德吃烤鸭。我们作陪。 烤鸭,谁没吃过,但今番品尝,却别有风味。

还未开席,就有人议论,今天,吃、赚都是自己的。何故?原来全聚德有宝安参股的股份。多少?董事局秘书处的娄兵小姐最有发言权。她引用亲自参与起草,已经公布的年报数字准确地告诉席间的吃鸭者:“1000万,占全聚德7000万股份的七分之一,是仅次于全聚德自身的第二大股东。”众人于是大悟,今天这顿烤鸭的利润,是自己交给了自己。

果然,开席不久,全聚德的两位老总就闻讯而至,向几位老总及专家们问候。 不怕见笑,席间的烤鸭我吃得最多,但不爱喝汤。待席间的人告诉我,这汤可不寻常,是从昨天就炖上的,味道好极了,我这才喝了几口,果然口感极佳。我不得不感慨,这是我平生以来,吃过的最有味道的一次北京烤鸭。



幕后


很可能,最后离开华夏艺术中心的,是我们这几个人了。

夜已很深,风也很凉,彩旗拔了,图片撤了,台也卸了,一天,应该说是十几天的忙碌,终于划上了一个休止符。唯有在夜风中呼呼作响的那几百面宝安小旗,还在提示着,这里刚刚结束了一年一度的宝安人大团聚的盛会。

那些刚刚走出“宝安之夜”的人们,恐怕还沉浸在那如痴如醉的欢乐气氛之中。那载歌载舞者的潇洒,台下观众的笑声,以及公布摇奖号码的激动,都随着马达的轰鸣,象退去的潮水渐渐远离,消失在深深的夜色之中。

台前的一切已经结束,而幕后的一切,仍在继续。 看着和我们一样,从一大早忙乎到此刻的两个女同胞,我忍不住动了恻隐之心。将小王交给黄队长,再三叮咛把她送到八卦岭,这么晚了,一个女孩家,真出了事,我可交待不了。小许还好,家在特区报,繁华地段,想来平安无事.就让她俩先走一步吧!剩下满载大会和演出物品的人货车,有宁太、小韩和我,还有行政部的小余、老黄及司机小易足能对付了。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深圳记忆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1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陈昌华2童生2019/08/12 10:10:24
    • 分享到:
  • 谢谢老亨打赏鼓励!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25600
  • 48
  • 2750
  • 作者描写了一个平凡女人的一生:读书、相亲、恋爱、结婚、伺候老公、儿子、公婆,到后来当奶奶。做女人难,做一个好女人难,做一个老公儿子公婆喜欢的女人更难。但当我把文章读完,感庆幸的是:木子像一根小草,居然顽强地活了下来。自己也是做女人的,现在也在当外婆,想想自己比木子好象幸运得多,少照顾了几个人,少受了些罪。细想起来,中国的女人真苦。结婚生子教子做家务照顾老人。男主角花花草草的事多,做他的老婆真累。

    春风妙语木子的心事

    2019/8/22 1:53:33
  • 这篇小说堪称是一个女人的血泪史,让我想到柔石的《为了奴隶的母亲》,木子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当今很多女性的集结。我在想,这样的范例普遍吗?细想一下,还真不少,只是没有这么极端。中国女性,尤其农村妇女,承担的似乎就是生儿育女的任务,甚至退化为生育工具,什么诗意、美容、花朵、生日、白月光、蓝宝石,不存在的,全然与这些无关,有的只是黄脸、黑眼圈、尿布、做饭炒菜、辅导孩子,甚至面临婆媳不睦、丈夫出轨、孩子叛逆

    江飞泉木子的心事

    2019/8/21 22:55:50
  • “城熟了,他们老了”这句话,听起来很感伤。有多少人的青春都留在了这片热土,他们的故事,需要记录下来。你的这个生日,过的很有意义——国贸旋转餐厅,是第一代“拓荒牛”时代的记忆,也是当时的地标建筑。很应景的是你在这间餐厅,思考着“冷冰冰的摩天大楼们不能没有了温度,一座优秀而成熟的城市,怎么少得了人文呢?”深圳的第一代“拓荒牛”已经逐渐老去,但他们的故事不能湮灭,期待你的大作……

    熊宗俊大城崛起

    2019/8/21 22:39:44
  • 整理了一下最近的一些文字,放在平台上。匆匆的时光可以悄悄地过去,这也没什么。但一些记忆,一些深入内心的记忆,变成文字可以留下。这些,可以在浮动的物件之外,像一些无声的沉默者,远离了喧闹的场景,保持着孤寂的身影。保持着诗歌到了深处本真。诗歌,清高而冰冷,百般锻打,更像一截提炼过后的冷钢,冷得发黑,其中也含着雪亮,那是一种光芒。

    杨辉腾辉腾诗选100首

    2019/8/21 22:09:30
  • 看作者在前面说自己的散文诗偏向散文。我要告诉你有个专门写诗的诗人对我说,好的散文就是散文诗。他说散文可以是诗,从语言上,它拥有张力,剔除公共语言。而且易懂而不浅,就可以叫诗。关联词还在,又可以是散文,关联词不在,就不是散文诗。

    红红的雨月光下的城市

    2019/8/21 21:03:03
  • 带着感叹和心酸,看完了李玉100万买的小产权房子的经历。众所周知深圳的房价高的吓人,买早了还好,后来买的,一天比一天贵,可是打工一族,买不起房就只能租房,每月辛辛苦苦的工资钱,大部分都被用来交房租,再加上生活开支、打钱给老家的父母、人情世故等,真的所剩无几了。所以买房,是正确的选择。但是买商品房,一般工资收入的只能望而叹之,当然,小产权房有各种风险,相信,李玉是个非常谨慎的人,一定不会被套进去的。

    红月亮​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8/21 20:07:26
  •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我们只是以各自的方式,在人世的孤旅上跋山涉水、奋力向前而已,饥餐渴饮,日夜兼程,身上的创伤越来越多,好不容易遇到一处风景,就放慢脚步,尽量多看一会儿。这篇文章写得笔力强劲,感情充沛,动人心怀。文中含纳过去与现在、他者与我者,却处理得井井有条、清晰明白,功力着实了得。那首诗也非常精彩:没有肉,只有皮,还有骨,立在浪人的世界里,眷顾着浪人......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2:57
  • 下班时间,照例没有即刻就走,习惯性想读一篇邻家作品。这次轮到老乡的《浪人》。此处浪人,不同于《浪人情歌》里的浪人,此处的浪人,到处漂泊流浪,昨天不知道今天在哪里,今天不知道明天在哪里;他们艰难地抗击着人世的穷困、台风、毒打,伤痕累累,无法掌控自己。但是,浪人也有他们的强悍活力与微渺希望:“人,从来都是挪着活,总有一处儿活得好。”以此为镜,可以照见一切众生,你也好,我也好,他也好,谁又不是浪人呢?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1:20
  • 小文借助第三人称的方式塑造了一个来深圳生活的平凡女子。篇幅不长不短,有点不伦不类,不算中篇却跨度很大,又不像短篇,没有一个戛然而止的横切面。这是我认为最不满意的地方。可思来想去,在“入深圳”这个主题下,这个女子却又代表了一个群体的形象。字里行间穿梭着我自己,也有行走在我身边的女人。尽管文体有些模糊,创作起来却很自由。在我尚未找到一种模式来承载这个故事前,全当一种尝试吧!

    黑雪木子的心事

    2019/8/21 18:20:03
  • 文字充满悲悯,有一种无法克制的感同身受的漂泊与颠沛的印记。作者也许要表达的正是这种人间沧桑的同情与善良。有时候流浪并不是孤意的选择,而是许许多多无法述说的“隐患”作崇。它们一直伴随着流浪无定的人生。只不过,许多人的表面是坚定的,专执的,并没有觉得自己是个浪人。在成人之时,我们注定是个浪人,却又无法具有浪人的情怀,在儿童时却是因了居无定所,身无所依的流浪带来沉重的心灵伽锁,钥匙就是友情与及爱情出现。

    叶紫浪人

    2019/8/21 16:56:34
  • 文从一场暴风雨入题,生活也就像被暴风雨搅成了一锅粥。在城市有安身的房子,有代步的车子在多少人眼里就是幸福的事情,是多少人奢望不来的东西,文中的主人公和猫猫拥有了。可是一个遭受妻子的背叛,一个遭受婚姻的破裂及病故。人生的悲剧莫过于家毁了,人没了。这个社会是怎么啦,自由恋爱结婚了,却没有几人坚守到了百头偕头。作者并无交代空中楼阁的故事的缘由,却让人觉得司空见惯,令读者不禁拷问,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心灵拾贝空中花园

    2019/8/21 16:52:18
  • 人生是一场旅行,我们每个人都走在岁月大道上,有的在风景中什么也不曾看见,有的看到什么都是风景。用文字借山水表达出或欢欣或悲伤的情感,那么走过的时光没有遗憾,走过的风景没有遗憾。自幼我们就知道广西的美----有桂林山水甲天下,有刘三姐的歌传民间,还有广西独有的梯田,作者将旅程用文字录影下来,既有写实,又有抒情,让读者也感到如同身临其境,我们体会到了广西的风土民情,让我们也认识到广西宽广博大。

    心灵拾贝远方的风景(广西行组诗)

    2019/8/21 16:21:13
  • 偶尔来邻家串门,那是一种情不自禁,这不一进来就能看到这么优秀的作品,而且总是在看完作品后才发现作者竟然是老朋友。这就是为何虽不常来,也不能将邻家忘怀的原因了啊。再说这组诗,取材似信手拈来,就在百姓身边,只有热爱生活,心中满是激情,才能将平凡的化作诗意盎然的美妙。这无不表现了作者对深圳充满热情,饱含深情。我相信很多人都更喜欢第一首《弘法寺盛开的莲花》--佛的感召,让心灵平静,纯洁。

    心灵拾贝深圳散章(诗六首)

    2019/8/21 15:53:36
  • 小说并不长,的确前面看得昏昏沉沉,但也不是没有任何价值,毕竟小说家写了,肯定有心机。里面也埋伏了一些索引,终于结尾亮了。感觉前面就是一个“三流”爱写小说的人意淫的故事,而结尾的那些新闻才是赤裸裸的现实。终于相信了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是,但是,它一定不高于生活。生活的魔幻你无法想象,尤其在某些地方。结尾充满讽刺,好好的破烂不收,写什么小说,“走正道”才有出路,击打得我们写字的七零八落不堪一击。

    江飞泉捕蛇者说

    2019/8/21 11:46:34
  • 志清做事依然认真踏实,如同他一如既往的文字,狮城留学经历或者马峦山实地考察,更有计划中的中亚东欧探寻之旅,为他点个赞。《大城崛起》这类大题材实际上不容易写,写好了就是厚重的人文大散。文中选取一些片段,将粤港澳大湾区的气质赫然纸上。详细的史实、数据、白描式的场景描写,个人化的生活体验,都看得出作者用了很大的心思。而且从行文看,似乎作者比较擅长这类文体的裁剪、收集、整合和构架,这也是文化大散文的必需。

    江飞泉大城崛起

    2019/8/21 11:30: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