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捕蛇者说
  • 点击:1989评论:82019/08/17 09:53

某人甲

时间,早上八点十分,某人甲走进丫丫小吃店。他目光随意地扫了一下店里的食客,挑了一个不为人注意的角落坐下。他要了两笼小笼包子和一碗海带排骨汤,这样的早餐对他来说很不错了。

某人甲身穿迷彩服。迷彩服耐脏耐磨,农民工最喜欢穿啦。某人甲迷彩服一穿,很容易让人以他是农民工了。昨天,某人甲向宋成提出要弄到一身迷彩服来,说这样,便于隐藏身份。宋成觉得说得有道理,便找老乡王老四掏了一套。

迷彩服上的口袋大,特别适合隐藏凶器。宋成说,你就是一把凶器,你要把芒锋隐藏在慵常之中,随时出手,给人致命一击。宋成还要求他,一切行动听我指挥。

某人甲来丫丫小吃店里吃早餐,也是宋成安排的。

丫丫是个胖女人,一个人经营这家小吃店。王老四说她还没有男朋友。

有次宋成坐在王老四三轮车上,两手闲着,便去掰挂在车厢旁边胶合板。胶合板上浓墨写着:高价回收旧彩电旧电脑旧洗衣机旧冰箱,字体粗壮歪扭。王老四说你别掰坏了我的招牌。宋成说你赚吃的招牌也不知弄好一点,没品味。两人哈哈大笑。王老四说:今儿我带你去认识一下丫丫吧,她配你还是可以的,别嫌人家长得胖了,成不成看你泡妞的技术了。

宋成已年过三十,还未落实女朋友,心里难免着急,只要看见女孩都会产生幻想。认识丫丫后,他抱着幻想常去她店里吃早餐,一来二去混熟了。混熟了就可以开开玩笑。宋成说,丫丫你长得像冬瓜。丫丫说,我有这么苗条吗?宋成说,那我把你比作南瓜。丫丫说,我有那么难看吗?宋成使劲地想了想,说,那你像脱了皮的青蛙,不过是在洗澡时。丫丫操起计算机要朝他砸过去。当然没砸过去,只是做了一下动作。他们一起哈哈大笑。

宋成的想法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在哪儿吃,都得让人赚走一笔钱。

这里是城乡结合部,一条小河从此穿过,河两岸斜坡上扔满垃圾,河里流着浑浊的工业废水,散发出阵阵的恶臭。这里住的基本是外来工,他们早已习惯了恶臭与垃圾遍地的生活。

丫丫小吃店就开在河岸路边。斜对面有株古榕树,树干须两人合抱,一米五的位置分了五个叉,斜斜地往外长,枝散叶浓,像个巨大的太阳伞。榕树就长在河岸上。榕树的正对面,是工商银行。某人甲坐的位置,正好可以看到工商银行的大门。

此时,工商银行的卷闸门还没打开。街上,小车、摩托车、电动车、自行车、三轮车、行人横穿竖插拥挤不堪,一副兵荒马乱的景象。某人甲觉得不能再坐在小吃店里了,坐的时间实在太久了,远远超过用餐的时间。他站起来走过去,递给丫丫一张百元大钞。

这张百元大钞是宋成给的。宋成本想只给他张小票,最好不超过十块。一餐早餐有十块钱足够了。他钱包里居然没有零钞,这令他有点沮丧。某人甲拿走一张百元大钞,说:别这么小气好不好?

某人甲长得不算难看,就是目光无神,像手淫过度似的,个子一般,穿上衣服见瘦,脱下衣服见肌,宽松的迷彩服往身上一穿,又像个晾衣架。

丫丫感觉某人甲有点傻,决定测试一下。两笼小笼包和一碗海带排骨汤应收九块钱,她只找了一张十元四张一元纸币,外加一元的硬币。她是把十元纸币当五十元使,一元纸币当十元使,一元硬币没办法了,只能一元顶一元。丫丫在等待某人甲开口说话,美女,你找错钱了。

某人甲在整个用餐过程中没有说一句话。现在,他还是不说话,把找的钱一抓放进裤袋里,面无表情走出店门。丫丫抑制不住激动,老娘发财了。

王老四开着破三轮在丫丫店门口停下来。丫丫看见他就两眼放光,嗨---嗨---嗨---王老四东张西望了一番就走了过去。

王老四站在收银台的外面,丫丫站在收银台里面,两个人中间隔了一张条桌子。王老四想伸手刮丫丫的脸,动作做到一半就停下了,或许,丫丫的胖脸没什么刮头,或许,大白天刮女人脸不太好,或许,还有别的原因。

王老四问:嘛个子事哟?

丫丫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百元大钞,一手捏一头,举着,往左边摆一下往右边摆一下,嘴里哼着:嘻唰唰,嘻唰唰,嘻唰唰。

是想犒赏我吗?王老四一脸坏笑。

去。丫丫捶了他一下。

王老四继续说:我可以卖力一点。

去。丫丫再捶他一下。

王老四笑得更坏了。

王老四说:别老拿钱晃了,小心我打抢。

丫丫指了指已经坐在榕树下的某人甲,说:你看看那个家伙。

王老四哼了一鼻子,说:有什么看头,一个农民工哩。

那是个傻B,丫丫说,认票子只认张数不认数字。

真的!王老四目光却追到榕树下。

宋成有点伤心。好你个王老四,装模作样把丫丫介绍给我,自己却与她勾勾搭搭,有你这样做老乡的吗?丫丫你也真是,发财了,喜悦应该与我分享,你居然……王老四他长得又不好看。我就这么没魅力吗?你也太打击人了。

不过,现在丫丫打击不了宋成了。他就要发财了,不是小数字的财,而是大数字的财,他正好理由都不用找,可一脚把丫丫踢了。宋成想,如果丫丫不是朝王老四而朝榕树下这边喊,那我该怎么办?

此时宋成就坐在榕树下,目光注视着这一切。

那我就过去跟她说,你这张钱是假的。

捕蛇者

以上内容宋成臆想出来的。宋成是我小说中的一个人物。也就是说,宋成所有的臆想都是我安排的。不过,我可以保证,榕树是真实的,榕树斜对面的小吃店,正对面的工商银行是真实的。这么一真实,宋成就真实地穿身迷彩服来到榕树下。

我觉得写小说挺有意思,可以凭空创造一些人物,安排他们去干各种各样的活,特别能提升一个人的成就感,好像君王一样,权力大得很呢。那天,我在word上,敲下宋成两个字,他将是我笔下的一个物,至于安排他做什么事情,一时间还没想好。

无聊时我喜欢去街上晃。晃呀晃,街上所有一切都进入我的视野,可我什么都没看到。我想,要是有种职业,在街上晃就有工资拿,该多好呀。

我很快想到便衣警察,这职业,在街上晃就有工资拿。之所以想到便衣警察而没想别的,比如城管,比如社区干部,是我打小就想当警察。警服往身上一穿,立马有了某种力量。老家那个江湖仔,村长都敢扇两巴掌,可一见到警察就立马焉了。会在警察两字前加上便衣,是我身上穿的是便衣,这有易于找到身份代入感。知道吗?我现在把自己当作警察了,虽未穿警服。电视剧里特别牛气的警察都不穿警服,我这样安慰自己。

于是,我想,宋成的故事一定会跟警察发生关系。

这里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工厂男孩女孩、农民工、失意者、流浪汉、小偷、妓女、地痞、城管、公务员、购物者、小商贩。感觉就是这么来的,我以便衣警察的身份在这大街小巷上晃呀晃,表面上无所事事,可眼睛一刻也没闲着。目标是盯小偷。对小偷而言我就是一件凶器,一件隐藏起来的凶器,做好一切准备,随时出手,致命一击。

我想起了父亲。父亲是个捕蛇者。父亲不是职业捕蛇者,种田才是他的职业。我怀疑父亲种田只是他身份的伪装,目标就是捕蛇。父亲说,捕蛇只是为了赚钱,运气好,捕到一条两斤重的瓦子壳,可以卖到五六百块钱,比种一亩的田收入还高。的确,父亲靠捕蛇赚到钱把我养成大人。

突然觉得,便衣警察也是个捕蛇者。只不过,捕的蛇有另一个叫法,贼。父亲没有捕到蛇,就没有钱进帐。便衣警察没抓到贼,工资照拿。捕蛇与抓贼,靠的是运气,偶然发生的机会让你撞上了。森林、草地、河滩、沟圳、田间、庄稼丛中都有蛇虫出没。并不是每条蛇都会被父亲捕着,某条蛇被父亲捕着了,是它的运气不好。贼也是这样,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都有贼出没,并不是所有的贼都会被便衣警察抓着,被便衣警察抓着的是他运气不好。

我来到榕树下。这株榕树太茂盛了,枝叶把猛烈的阳光挡住,有点凉快呀。榕树下坐着几个流浪汉,他们应该是各不相识,一个在烧纸烟,两个在打瞌睡,一个在玩手机,一个在傻笑。我看了一下对面的工商银行,想,你们这几个家伙,傻坐着干吗?怎么不去抢银行呢?

灵感就这么跳出来。对,我应安排宋成去抢银行,这样,我这便衣警察就可以抓到一条蛇。一条哪够呀,就两条吧。

时间定在上午十一点多钟吧,我正在这条街道很随意地行走。有两个人从工商银行里慌慌张张奔逃出来,保安在后面大声喊站住。其中一个,就是那个穿迷彩服的某人甲,真的站住了。他那样子,不像是个逃命者,倒像个经验老道的职业杀手,气定神闲掏出枪,对着保安,扣动扳机。砰,保安应声倒下。某人甲站在离我只有一米远的地方。事情的结果你们猜得到,我制服了两名抢劫者。报纸上说我是英雄,可我发现抢劫者手中的枪是把玩具枪。

有点不合乎小说逻辑,保安怎么会应声倒下呢?

幻想家

抢银行是件极其危险的活,抓到了,判刑坐牢吃枪仔,而密布的探头就是天罗地网。有时,我也会想去抢银行,是害怕,只想,从未敢行动。想来这世上想抢银行的人多着哩,因为害怕才不敢行动。宋成是我创造出来的人物,我想让他去抢,他就得去抢。

我把他设置成一个进城打工仔,刚刚被一家工厂辞退,新的工作还没找到,正处在百无聊赖无所事事心情烦躁之中。

宋成跑出来跟我说:喂,小说家,你也忒没良心了,你不怕我坐牢挨枪仔?我耸了耸肩,说:我既然可以创造出一你来,你为什么不可创造出一个不存的人代替你呢?

灵感就这么一闪而出,一个老想着发财的进城务工青年把自己臆想成一个不存在的人帮自己去抢劫银行,却遇上一个真正抢银行的胆小鬼。这样写挺有意思吧?我心情有点激动,这将是我的成名之作。

我还把宋成设置成一个幻想家,每天活在臆想之中。

看到路上行驶的小车,就想其中有一辆,当然是那种比较豪华的,宝马或者是奥迪。司机打盹了,也可能刚刚失恋脑子走神了,方向盘一打,就翻到路坎下去了。经过的车辆经过的行人,都装着没看到,更别说去施救了。这世道的确实非常冷漠了。前不久就出这么一档子事,一个女孩被车撞倒在路上,肇事车逃逸了,经过的十八个人没有一个伸手相救。女孩死了。他想自己决不是个冷漠的人,他古道热肠。他肯定要去施救。出车祸的是个女孩,年方二十二岁,长得非常好看。这些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女孩的父亲是家集团企业的董事长。他开始与女孩谈恋爱并结婚。他被任命为这家企业的总经理。董事长打算把这家企业交给他打理。因为他的能力与人品俱佳。

想到这,他有点兴奋了。他想应该回一次老家了。从出来打工,就没回去过,没赚到钱,无颜见江东父老。他想,开着宝马,携气质高贵貌美如花的妻子,一定会把村里那些藐视他的人的眼睛惊瞎去。然后召集他们开会,来参会者每人发钱一万,发现金,当场发。你们瞧瞧吧,我,宋成,已是一个村庄的骄傲了。想到这,他胸中有股真气在荡漾。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心轨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1
  • 曾楚桥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1
  • 悠悠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1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江飞泉5进士2019/08/21 11:46:34
    • 分享到:
  • 小说并不长,的确前面看得昏昏沉沉,但也不是没有任何价值,毕竟小说家写了,肯定有心机。里面也埋伏了一些索引,终于结尾亮了。感觉前面就是一个“三流”爱写小说的人意淫的故事,而结尾的那些新闻才是赤裸裸的现实。终于相信了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是,但是,它一定不高于生活。生活的魔幻你无法想象,尤其在某些地方。结尾充满讽刺,好好的破烂不收,写什么小说,“走正道”才有出路,击打得我们写字的七零八落不堪一击。
  • 这让我想到楚桥的《刘知府夜访纳瓦西》,也是最后看似闲笔,把之前的故事重新回归现实,任意的胡编乱造似乎都可以从现实中找到对照,这种对照让人绝望,而我始终相信,再牛逼的小说家都写不出现实的荒诞与魔幻
  • 但我们必须让更多人知道这种荒诞与魔幻,这才是写作者的价值。
    • 茨平2019/08/21 17:16:21
    • 分享到:
  • 多谢飞泉兄。

    回复

    • 曾楚桥3秀才2019/08/21 11:17:10
    • 分享到:
  • 从进入小说开始,我就一直心不在焉地看,一个人物接着一个人物,走马灯地出现。我嘀咕着,作者到底想玩什么花样。类似小说中的这些小花招,已经很难吸引我的注意力了。小说走到今天,没有什么花招或者技术前人没有玩过的。也不是说,前人玩过的花招,我们就不能玩了,我想说其实是,有些花招可能对叙事会造成一定的伤害。如果没有这个尾声,我肯定这是一篇失败的小说。但这个尾声拯救了这篇小说,也拯救作者。它让我精神为之一振。
  • 让我想到你那篇《纳瓦西》,也是最后的闲笔更精彩。套路很深啊
    • 茨平2019/08/21 17:21:04
    • 分享到:
  • 这篇小说源于一个新闻,把新闻变成小说,所以玩玩小花招。知道玩小花招不好,所以,结尾时做老实人。问好楚桥兄。

    回复

    • 茨平3秀才2019/08/20 08:15:43
    • 分享到:
  • 短评呢?打赏呢?
  • 回复
  • 最近来访
  • 茨平
  • (我名即我号)
  • 3秀才
  • 2星
  • 2钻
  • 没事写字玩
  • 没事写字玩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7
  • 49400
  • 32
  • 4800
  • 如果早点发出,这篇文章有很多机会入决,因为题材上与众不同。在深圳,招聘和应聘仿佛是镜像的双生子,彼此不分离。我们更多看到的是应聘过程中的酸甜苦辣,如果换个角度,从招聘者角度看,也是非常有意思的。本文展示了招聘过程中遇到的各色人等,年过五旬找不到工作的老师傅,住酒店花了两三万的啃老族,廉价的暑期工和技术精湛的炒更组,活色生香,如舞台上的生旦净末,在招聘者提供的舞台尽情表演,优胜劣汰,非常残酷。

    江飞泉招聘记

    2019/9/15 16:32:50
  • 看看你的产出,再看看自己的,不禁汗颜。飞泉的创作,以诗歌为核主。诗歌女神在飞泉大学时代曾经跟他谈过恋爱,如胶似漆,死去活来;后来踏入社会,女神就在飞泉的体内睡着了,直到邻家的出现,重新为他们提供了一片小树林、一个后花园,于是女神醒来,飞泉重新拾起诗笔,日吟夜唱,一行行精美、睿智、极具个人风格的诗句如万斛清泉,不择地而出。一晃几年过去了,飞泉和诗神仍然在热恋之中,祝福他们。邻家是诗歌和文学的月老。

    笑笑书生五年,二十一篇,持续在路上

    2019/9/14 21:26:14
  • 花费了较长时间才读完,两次北漂,两次南漂,会弹吉它、画漫画、写歌词、写文章,这让读者去思考人生:怎样去规划人生,发挥个人的专长,而不是率性的、被动的去生存,是有教育、启发意义的。穿插的歌词,有抒情作用。 文章很长,不耐读,可能是缺乏认真的结构安排所致。 叙述文字虽然有性情,但是太粗糙,文学艺术性较弱。

    张军深圳卷帘人

    2019/9/13 22:34:49
  • 虚实实,亦真亦幻,这是一篇带诗意带魔幻色彩的都市小说。作者构思精巧、故事有趣,凭其笔力的深入,将制衣厂车工孟非的工作、爱情、生活空间立体呈现且一一剖析,借梦中出现的仙女提取镜像,折射出孟非这个底层人物的挣扎与灵魂深处的伤痛。 梦中仙女亦可视为爱情之外对理想和事业的追求,也就具有了隐藏于文字之外的气象与境界。 作为小说,本篇还待精雕细琢,有些词句与对话,稍嫌粗粝,但,瑕不掩玉。

    张军梦中人

    2019/9/13 15:25:13
  • 凉帽的制作过程、客家人美好的憧憬和甜蜜幸福的生活画卷,就这样被三言两语清晰地铺展开来。值得薪火相传的,不单单是生活的那些细节点滴,还有客家人与生俱来的勤劳、智慧和乐观。而看到“乡愁”二字,我其实有些如鲠在喉的感觉,毕竟在深圳打拼了十几年的我,也是乡愁满满。《长歌与乡愁》,把凉帽中凝结着的乡愁情愫具体化,这样一来,旧时光中的祖母、母亲和兄弟姊妹的记忆,成了岭南文化的灵魂,便多了很多烟火色和人情味儿。

    雪候鸟长歌与乡愁

    2019/9/13 14:42:02
  • 仅仅看题目,还以为是那种小鲜肉小萝莉的偶像剧。读完便知道,是赞美老师的作品。我们习惯于用园丁、好大一棵树去比喻老师,而作者将老师教书育人的事业比喻成偶像剧,让人感觉很新鲜。不愧是能源脑洞!剧本的编排、情节这些描写,把老师的令人尊敬之处细致的表现出来,这也正是诗歌的魅力之处。 必须承认,老师才是最值得我们尊敬的偶像明星。老师为社会创造的价值也是不可估量的。为老师们点赞,也为作者的才华点赞!

    醒着的行者偶像剧

    2019/9/13 14:21:08
  • 改革开放40年,深圳成为一个互联网电子商务和人工智能高度发达的一线城市,这方面文学题材写的人不多,而流水线上的底层呐喊声很响。作者写“e时代”的题材,通过自己参加了电子商务的培训课程,尝试做电子商务,开设微信诗歌公众号,寄托对深圳这座城市的人文理念的向往和追求。 把触角伸向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有当下性和在地性。 文章结构上,前后加入了诗歌的元素,首尾照应,形式新颖。

    张军深圳——e时代的诗篇

    2019/9/13 11:43:42
  • 拜读方老师的大作,深受感动,十多年前,和方老师同为德昌人,深知公司上班的忙碌。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方老师踏遍宝安的大街小巷、奇峰古庙,用汗水、勤奋、执着谱写了一曲宝安的赞歌。作品具有深厚的人文底蕴,朴实的文字浸透着作者真挚的情感,一切景语皆情语。为方老师点赞!顺祝老师中秋快乐!

    媚子行走在深圳(宝安篇)

    2019/9/13 11:03:58
  • 本作品是用诗一般的语言写成的散文。它优雅、精粹、严谨、情理交融,这样的优质语言得以诞生,本身就是文学的光荣(相比之下,邻家很多作者的语言,实在是太粗糙了)。作者把中国城市化进程中诸多重大的社会问题与民生关切,巧妙且自然地融入笔端,用简短的篇幅予以呈现,难能可贵。

    孙行者入深圳记:火车穿过苍茫

    2019/9/13 0:01:12
  • 说实话,这些天看了无数类似的入深记,但这篇依然让我感动。每个人对命运的不甘和奋发进取的坚韧生命力令人叹为观止。心怀坚定信念似乎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好比那句话,只要你奔跑前进,世界都会为你让路。但背后的艰难只有自己清楚。我身边类似的类似的朋友很多,春燕、学君、黎戈、梦晴,她们作为女性似乎肩负着比男性更大的压力,也迸发出更顽强的生命力。这种基于精神内核的力量总会带来巨大的能源,似一团火苗燃起,生生不息。

    江飞泉从流水线走向讲台

    2019/9/12 23:37:07
  • 这是一个蛮有意思的小品,通过一次戏剧性的未成功的接人事件切入,回忆起遥远的1988年,那一年中国奥运军团兵败汉城,那一年荷兰夺得欧洲杯。而作者碰到了3元的快餐和20元一斤的龙眼,现在想起,依然有物是人非之感。而光阴之箭从不会为任何一个人停留,它只会留下深刻的记录。那一次没留下,终究还是七年后再度结缘。全文记录流畅,如果能将细节拓展,不啻为一个风趣的入深记。而我们也能从个体切面中窥见社会变迁

    江飞泉31年前,我第一次到深圳

    2019/9/12 23:10:59
  • 不知是不是去年客家凉帽的参赛作品,但文字很打动人。尤其次首关于母亲的描述,让人眼前一热。去年我也写了一组《母亲的凉帽》,这篇似乎异曲同工。或者说,关于母亲的诗篇都能有相同的打动人心的力量。客家凉帽作为一项久违的客家物质文化遗产,寄托了客家人在迁徙、变迁、人文传承过程中所做的努力,最终能将类似凉帽这项人文遗产流传下来。于是我们还可以看到凉帽的编制过程,看到它寄托着母亲的记忆

    江飞泉长歌与乡愁

    2019/9/12 23:00:23
  • 有点另类的题目,引我读完这篇小说。不妨说,这篇小说其实有两个主角:木子,以及她脸上的痣。“痣”是女人木子的“生命志”和“深圳志”。生命的蝴蝶效应,因“痣”而起。以一个短篇,写一个女人的一生,需要相当的功力:立意、剪裁、文笔,都要好。在我看来,这“三好”,作者都做到了。在有限的篇幅里,作者取舍精当,语言凌厉干脆,一剑穿心,通篇几乎没有废话赘词,而且,女人木子的形象也稳稳地立起来了。佳作!

    孙行者木子的心事

    2019/9/12 22:29:13
  • 浪人,是社会最底层最边缘的人,也是红尘中所有人在特定阶段(困厄、落魄时)都有可能遭遇的生命状态。浪人在远方,也在身边;浪人是他者,又何尝不是自己?所谓人生际遇,在某种意义上,就是浪人与浪人的邂逅。本作品的主体是写底层,但又不仅仅是写底层,有多维人生镜像在其中。语言利索、准确,擅长写景,也是本作品的特色之一。不足之处是直接议论和抒情(抒胸臆)的文字偏多,克制一些可能更好。

    孙行者浪人

    2019/9/12 19:49:10
  • 仓促不是理由,错别字是大问题,一定要解决。养老,当然是真正的大问题,作者笔下流露出的温情,是个人比较喜欢的,尽管我们也知道,衰老不讨喜,与衰老为伴的生活,事实上往往都是庸常无奈而滞重的。给出路,想点子,不是小说的使命,但拥有这种动机,却足以体现作者的良苦用心:在深圳这座年轻城市,养老问题不该只躲在角落。关于叙述技巧,三百六十度全知视角,当然就手便利,但其弊端在于,容易失却焦点。作者对此,不可不察。

    王元涛养老

    2019/9/12 18:17:1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