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钢铁骨头
  • 点击:3495评论:22019/09/30 15:22

1982年的深圳还籍籍无名,一切百废待兴。正是那一年,谢祖明决定去深圳,其中原因,即使放在今天,纵然有两千万个选项,应该也可以归为独特的那一类。此前一年,像《春天的故事》里唱的,邓小平将深圳圈定为经济特区,意欲将岭南边陲之地推上国际舞台。这一天,临近收工之际,谢祖明所在连队突然召开紧急会议,宣布了将选派人员参与建设特区的决定。

战友们纷纷打听,深圳有多远,深圳有什么?有人说,深圳在祖国的南方。还有战友给出了更具体的数据,从鞍山到深圳,要跨越7个省,行程3000公里,坐火车要几天几夜。也有人说,深圳是一个小渔村,那地方靠海,人们多以渔猎为业。但又因为临近香港,电视、收音机、唱片等内地城市难以买到的物件,都可以在深圳拿到货源。计划经济年代,能弄来这些商品,代表一个人办事的能力,要么有身份,要么有地位。然而,这还不足打动谢祖明。

这次征调是优中选优,并非人人都有机会。被选中者由组织出面做工作,但并不一刀切。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也给予选择生活的权利。最终结果,以本人意愿为准。谢祖明兵龄超10年,老实诚恳,是合适的人选。教导员找到他,希望他带头入深圳。

不同于初初入伍的新兵,谢祖明已随部队在鞍山驻扎多年,他的气息、人脉都在这片土地扎下了根系。鞍山如同他的第二故乡,突然要他抛弃一切,去往陌生的南方,犹如拦腰把他的生活砍断一截。对任何人来说,这都不容易。但谢祖明答应考虑考虑。

教导员善于作思想工作,他又找来别的战友,动员他南下。在教导员描述的亮丽画卷里,美好明天似乎触手可及。临到未尾,教导员特别叮嘱,叫他千万莫声张,尤其不要告诉谢祖明。这一招有点欲擒故纵的意思,其实他担心谢祖明影响战友作决定。偏偏巧的是,这位战友和谢祖明交好,他心中揣着个秘密,像怀揣一枚炸弹,浑身不自在。回宿舍不久,战友找到谢祖明,将事情一五一十和盘托出。

谢祖明是支部委员,和教导员算搭档,平时相处融洽、配合默契。按理说,他应该和教导员一起做工作。但教导员把他撇在身后,悄悄摸摸,犹如在他身上插了一刀。别的都好说,但教导员的不信任,让他难以接受。他没作多想,当即下了决定,离开鞍山下深圳。当时他三十一岁,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

坐在闷罐似的火车里,枕着铁轨撞击发出的咣当之音,谢祖明来到了深圳。时令已进入冬季,但这片土地散发出温润之气。谢祖明当时并不知道,正是在这片热土之上,他将和两万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基建工程兵一起,掀起风云激荡的时代大潮。拉开几十年的时空距离回头再看,两万名基建工程兵,更像被时代选中的人。他们在改变深圳的同时,也让自己的命运发生了转折。当年那个赌气般的决定,也彻底改写了谢祖明的人生剧本。

1949年7月,谢祖明出生于重庆合川。合川是嘉陵江、渠江、涪江三江汇流之地,煤炭、岩盐、天然气储量丰富。刚解放那会,谢祖明父亲是一名售油小贩,挑着油桶穿街走巷,卖食用油为生。谢祖明爷爷是农村人,种地干活的好把式,但他父亲长大后,来到县城,拥有了城市户口。解放后不久,大概在55还是56年——谢祖明记不清了,县里给拥有城市户口的人员安排工作,谢祖明父亲被分配到一家煤矿厂,从此成为一名工人。不久,谢祖明一家随父亲搬迁到煤矿厂宿舍。

在煤矿厂待了两年,上山下乡的时代潮涌在合川掀起。谢祖明一家听从号召响应指挥,回到爷爷所在的农村,再次从工人子弟变成农村孩子。此后,谢祖明在这片广阔天地里生长、读书、生活,并最终成为一个壮劳力。

山城重庆是棒棒之乡,极盛之时,川渝棒棒有几十万之众。作为土生土长的重庆人,谢祖明对棒棒这个职业太熟悉不过。入伍当兵前,他也当过棒棒。不过,他不是职业棒棒。谢祖明十七岁那年,中国正处于特殊时期,书念不成了,谢祖明回到公社干活。冬季临近,生产队稍有空闲,便组织壮年劳力前往重庆挑粪,用船运回生产队,供施肥之用。生产队的船靠人工拉纤,从合川往重庆,要两天。装满船粪,从重庆返回来,则需要六天。这活儿既苦又累还脏,但作为生产队的一员,他们没有选择。

暗夜里,谢祖明也想了很多。在公社干活只能谋得几个工分,几无改变命运的可能,而当兵则完全不一样。入伍当兵也因此成为大部分村镇青年鱼跃龙门的最佳选择。然而在当时,整个合川县,每年只收500名新兵。大伙儿一哄而上,羊肠小道挤满了人,难度之大不亚于今天考取985。

军人需要好身体。谢祖明对此很有信心,他跑去报了名,也按规定作了体验。但那一年,他落选了,原因不得而知。失望在所难免,但生活不允许他有太多时间悲伤,没隔几天,他便收拾好心情,继续随生产队去重庆挑船粪去了。转眼一年过去,又到应征季节。谢祖明心灰意冷,觉得去年不行,今年肯定也没机会。他冷了心,没再报名。

生活的剧本充满波澜曲折,也给予人们意外之喜。这正是人生的意义所在。谢祖明随生产队劳动力在重庆挡桃夫,一则好消息却悄然传送到他合川的家中。

公社叫人通知谢祖明父亲,让谢祖明去一趟合川县武装部。武装部是负责收兵的,武装部来人找,岂不证明他要成为一名军人了么。喜从天降的消息让谢祖明父亲欣喜不己,他要去找谢祖明回来,但他人在重庆,随船队回合川,得好几天后。这么好的机会,岂可耽搁?想来想去,最好的办法是打电话,可打给谁呢?谢祖明父亲从谱系图按图索骥,找到一个嫁作重庆妇的远房亲戚。

那通电话,从合川邮局打到重庆。辗转反复,终于让合川和重庆隔空对上了话。当兵是人生大事,在电话感受到谢父激动的心跳,远房亲戚也为他高兴,挂掉电话,她跑到江岸找人。江边如同市场集散地,来来往往宾客人众多,棒棒也多,混杂在人流中。远房亲戚有点恍惚,偌大一片地方,哪里找得到人?好在码头有广播室,她找人帮忙,在扩音广播里喊:合川县的谢祖明,请速来广播室。有好消息,有好消息,县武装部传书带信让你回家。这一番折腾,才终于找到谢祖明。

谢祖明回到合川,撞开门,看到父亲喜笑颜开:“收兵的领导想看看你,我儿快去县武装部找教导员。”谢家就在县城边上,离城区很近,弄清了缘由,谢祖明二话不说,跑到合川县招待所,去找教导员。教导员的房门敞开着,谢祖明闯进去,发现屋里有三个人,都穿军装,他一个也不认识。一个人问,你是谁,你来干什么?谢祖明报上名字,又说,你们通知我来当兵。中间那个人说,哦,你是谢祖明呀,前几天你去哪里了?谢祖明把在重庆挑粪的事说了。教导员说,去找你们公社的武装部长吧。说罢,摆了摆手,示意他回去。

从招待所出来,谢祖明心凉掉半截。他本以为,来县武装部是说当兵的事,结果教导员啥也不讲,只叫他去见武装部长,害他白欢喜一场。那时,谢祖明并不知道教导员是多大的官,干些什么工作。又因为觉得不认识公社武装部长,贸然去找,怕也是瞎子点灯白费工夫。一时郁郁而归,竟把教导员的话抛到脑后,也不去公社找武装部长了。

一晃十余天。生产队的船从重庆满载而归,开回合川县城。谢祖明又加入挑夫行列。这天,谢祖明发现,各区、乡来往合川县城的年轻人多了起来。原来,征兵工作开始了。谢祖明又想起教导员,到底心有不甘,决定去县里看看情况。他挑着一担空粪桶,走在大街上,他要去合川县招待所,找上次见面的教导员。

也是机缘巧合,正好走到招待所门口,碰到教导员从招待所出来。见到谢祖明,教导员主动打招呼,还问他有没有去找武装部长。谢祖明嗫嚅作答,说没有。教导员急了:“那你还挑着个桶杵在这里干什么?快去呀!”谢祖明一听有戏,赶紧找地方把桶放好,飞身奔往公社武装部。

公社挨着县城,很快就到了。找到武装部长,谢祖明说教导员让他来的,武装部长也不说话,只在纸上写了十一二个名字,让谢祖明通知他们一起来开会。具体什么事,谢祖明也不知晓,但他隐约觉得应该和当兵有关联。名单上的人散布在公社各个大队,谢祖明全公社跑一遍,用时五六个小时。“名单上的人都是农村娃,听到武装部通知开会,没有一个不高兴。不管在干什么,都不顾了,东西一甩就来了。”

后来,谢祖明才知道,他们这一批人属补充兵源。当时,只有县城才能照X光。只有通过了这一关,才算拿到入伍通知书。X光有一人不合格,便需要一人来替代。武装部从往年的征兵名册里,挑选出一部分候选。谢祖明他们公社离县城近,近水楼台先得月。那时交通全靠一双腿,其他公社离得远,即便给他们机会,也赶不及。

开完会,武装部长他们编了号码,叫他们在附近等待。检查出一个不合格的,就从他们中间选派一个人。那十几个人个个领到一个号码,像领了一张通往未来的通行证,个个兴高采烈。正是中午时分,他们去附近饭馆吃饭,一些人还特别奢侈地加了餐。他们一边吃,一边等待被好运砸中。早在教导员看过谢祖明的检查单时,好运便已经降临到他身上。

谢祖明也拿到了一个编号,但其实那时,已经有三个名额定了下来,谢祖明是其中之一。1969年4月,谢祖明换上军装,和其他新兵一起,先坐汽车到重庆,再从重庆坐火车到绵阳,开启了军旅生涯。

名单上补充兵源那十来号人,谢祖明后来再没见到过。他们有没有当上兵,后来命运如何,成了谢祖明心中永远的谜。

在部队,谢祖明只干过一件事。

更准确地说,应该是两件。第一件是跳舞。谢祖明面容清秀,身体灵敏,善于跳舞。初中时,在学校跳过,而且还不错。到了部队,班长知道他有这特长,觉得应该人尽其才,便推荐他去宣传队。谢祖明先去了连队,紧接着,又到营部。跳了两年舞,宣传队有新安排,谢祖明重新返回连队。连队领导认为他搞过两年宣传,去的地方多,接触的人也多,便让他当材料员,采买各种基建材料。和宣传队一样,也是先连队,又营部。后来,工程兵全部转业,谢祖明成为一建公司的一员,分配的岗位,还是材料员。

采买材料需要走南闯北,寻找质优价良的上品材料。部队改制成公司不久,不断上马各类基建项目,需要大量钢筋材料。谢祖明不断扩大搜寻目光,从广东到了湖北。武钢赫赫有名,他要去谈购一批钢材。没人带路,也没人引荐负责人见面。今天,采买官大权在握,但八十年代内地尚在实施计划经济,不同的供需关系,决定了采买官的地位。购买紧俏商品需要托人求情,更何况钢材这样的大宗物料。

  • 1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钢铁骨头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10-08
  • 520周冠打赏43000,共计43000
  • 2019-10-07
  • 心灵拾贝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10-0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19/10/07 11:03:07
    • 分享到:
  • 小人物、小故事、小角度,书写出了大格局、大情怀、大丰收,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开始,两万多名基建工程兵陆陆续续扮演起深圳拓荒牛的角色,可以说,是他们改变了深圳,见证了深圳这座城市从无到有、从有到优的不断成长;同样,深圳也改变了他们,让他们的人生价值在工作中得到充分体现,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加有滋有味、丰富多彩!
  • 回复
  • 钢铁骨头,是脚踏实地人的骨头,哪怕是挑粪桶也不觉得羞愧;是热血青年的骨头,向往当兵奉献祖国;是有情义人的骨头,结婚成家担责任;是勇往直前的骨头,敢于在南方渔村来闯荡。正是有这样敢于吃苦耐劳、奉献精神、敢闯精神,才建立了幸福的小家庭,建设了美好的大深圳。如今深圳成为闻名世界的深圳,他们却功成身退,但他们的钢铁骨头精神永远绽着光芒,永远值得歌唱。在新中国70周年之际,军人的气节在此文中得到诠释。
  • 回复
  • 最近来访
  • 李我
  • (江湖无名号)
  • 1布衣
  • 3星
  • 2钻
  • 河的第三条岸。
  • 河的第三条岸。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4
  • 193700
  • 5
  • 710
  • 春燕姐的这则组诗,让我第一眼看时我感受到的是某些灵性、空灵的东西,这是一个到达“美”的开端,譬如“草在脚下倒伏,握一把虚空的风,从指缝里带走”等句子,也看到其为节奏语气上的安排,并不会使其显得散,也透露出一些自我的“向远”之心!

    张屯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3:31:59
  • 前一阵刚同友人前往马峦,一路去了瀑布群、马峦村、东纵纪念馆、曾生故居,遗憾的是大万世居没去,但对马峦的风景风情还是心驰神往,希望还有机会再去探寻。所以看到春燕的这组诗歌,一下子勾起那时记忆。这组诗歌很清新,并非那种旅游诗,聱牙诘屈之作,更多的是,将风景和心境的融合,借助身边小事物的指引,企及内心之上的意蕴和情绪。文字之间不乏灵动句子,通过这些句子抒发对生活的思索和对苍生万物的悯惜。

    江飞泉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11 10:32:57
  • 花半个月时间写了两万多字的剧评,内心依然难掩激动,久久不能平静,我已经好久没有如此了。那么多将星,如璀璨星辰,成为败军之将,如寻常百姓一样过着囚犯的生活,让人无限感慨,又心生感动。他们叱咤风云半生,转瞬功名成土,令人叹息。但他们建立的不世功勋,依然会被铭记。剧中借演员说出:艰难的岁月,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在民族气概之下,中国人民的爱国主义的热情,字里行间不乏豪迈之情。

    江飞泉演技不灭,将星不朽

    2019/11/11 10:20:54
  • 蒙太奇的叙述手法,通过不同的时间节点不断地展现出一位普通的父亲,一边面朝黄土躬耕脚下的土地,一边眼望前方,耕耘儿子的未来。全篇虽然没有“明目张胆”地替父亲唱赞歌,说好话,但若细细品读,却很容易从字里行间找到那无处不在的伟岸身影!这就好比父爱无言,却无边,默默地洒满我们的童年!

    黄元罗​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0 16:59:58
  • 《宿舍往事》创作灵感来自一位回到十年前住过的宿舍怀旧的校友,但在创作时把人异化成一套西装。西装是他的身份,但西装在诗中承担了更多的内涵,它既可以代表校友本人,也象征着独处宿舍的我的孤独寂寞。“告诉别的西装衣柜还在/告诉我可以穿着他出去”,衣柜是西装的归宿,宿舍是校友的怀念,穿着西装出去是校友对学弟的扶持相助,穿着“他”又多了奇异观感。 作品诞生后就不独属于作者,欢迎大家评论探讨。

    木落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7 11:48:35
  • 好一篇《秋日游马峦山》,隔着屏幕也可以隐隐体验到秋日马峦的秀色。登山道上,“浮云作舟”颇具志摩之风,与他的“我仰望群山的苍老”有异曲同工之妙。山中小歇,正是一张一弛的文武之道;大华兴寺的庄严,更是努力高攀后的心灵恩赐。 攀山的整个过程,分明一微缩的生活,可快可慢,或勤或懒,能丰能俭,对生活态度的不同,生活的质量自然千差万别。当然,采菊东篱的悠然和驽马十驾的砥砺无关对错,自己想要的状态,去努力就好。

    雪候鸟秋日游马峦山

    2019/11/5 11:10:32
  • 这两年,在邻家有幸拜读过笑笑书生几篇风格迥异的文章,感觉其笔下的深圳,宿命感格外厚重:字里行间,不难发现在深圳发生的一系列“事”与作者对深圳复杂的“情”相互交织。虽然说有些文章中的某些桥段品读起来还有些理解障碍,却也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反驳。看来,我还得向“精品邻家人”学习,多走近深圳,看看深圳的“媚好”。

    黄元罗​我与深圳相媚好

    2019/10/31 17:13:53
  • “儒、释、道共荣,基督教与伊斯兰教并存,在梅林这样一个小地方,堪称奇迹。在经济繁荣的背后,中西文化的融合与信仰的自由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梅林精神,关注着人类的精神家园与灵魂的归宿。大隐隐于市,在这里,进可享人间烟火,退可入静室修行。 ” 文笔优美,行文流畅,感情真挚,有理有据,口述实佳作!

    青初村城嬗变说梅林

    2019/10/31 15:48:45
  • 飞泉在丽江做过项目,在那里待过相当的时日;多年以后,尽管人已离开,但“梦境从未醒来”,于是就有了这组散文诗。偏居西南一隅的丽江,确实是一个神奇的所在:有雪山,有古城,有湖,有异质的文化。在那里,“我以俗世的皮囊,接受神灵的喂养”,生出无限诗思,滔滔汩汩,不择地而出。这组作品如此沉静、浑厚、深邃,与其意象的宏大、庄严与流动深度融合,具有相当墙裂的感染力。我都去过两次丽江了,为啥就写不出这样的作品呢?

    笑笑书生紧握一把故土的苍茫

    2019/10/30 15:35:55
  • 故乡是文人绕不开的情境,诗人尤其如此。过去,现在,未来,都密不可分。 只是,这故土在诗人的笔下,凭添了许多文化。读来,竟然有些遥不可及。乡还是那个乡,土还是那片土,只是,那少小离家的诗人,却已经不是那个少年了。

    小宇紧握一把故土的苍茫

    2019/10/30 13:46:24
  • 很喜欢这组用眼睛去看、用耳朵去听、用心去体会的微散文,全篇充斥着快与慢,闹与静,冷与热,等等矛盾。看来,在邻家并不缺少优秀的写作者,或许缺少的是写作方向。个人倒是建议,在淡季,主办方可选定某个“深圳元素”饱满的主题进行同台竞技,赛程不要太长(一个月左右)且及时评出奖项。从而达到让邻家人每天都能感到有事情可做,做事有回报,从而盘活邻家之良效。

    黄元罗马峦山望乡村生活图景

    2019/10/29 9:07:53
  • 说不出是散文诗还是散文,但文字里有种说不出的韵味,有着令人着迷的思绪色彩和人生况味。这种况味又不等同亨利梭罗的瓦尔登湖那种遗世,是一种恬淡,一种隽永,一种生活之外的高蹈。马峦山对我而言也不陌生,我也曾经数次抵达那里,或考察地盘,或短暂栖居,但似乎都有作者的心境记录那种美好。马峦山自然是美的,在于它的远离市区喧嚣,也在于它幽静安宁。而作者的状态也是让人赞叹的,能静心平气,从容记录生活的一年四季

    江飞泉马峦山望乡村生活图景

    2019/10/28 10:19:33
  • 亲情眷恋慢慢的诗行里,我想起了两首歌,一首是那首唱着唱着就泪目的“时光时光慢些吧,不要再让你变老了....”,另一首是《时间都去哪了》。郑渊洁说过,只有父辈对子女才会真心扶上战马相送一程。岁月的轰轰烈烈,不如生活的点点滴滴。曾有一位刚刚做了父亲的九零后,之前是吊儿郎当,升级为人父之后跟换个人一样,拼命赚钱照顾家庭。我想,做了父亲对男人的一种重生,这是一种的本能吧。 愿天下的父亲安康!

    雪候鸟​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0/19 11:13:39
  • 人要有梦想,万一实现了呢?我想这句话在这里特别适合,而且特别鼓舞人,因为老师是真正的实现了梦想。看到老师一路走来,碰壁,吃苦,不达目标不罢休精神。我们羡慕成功者头上的桂冠,也要看看他们一路的挫折与隐忍。作为成功人,最难得的是内心那份对文学的执着与坚守,无论是从事学校教育、还是写作培训,都是希望大家在人生路上越走越宽。老师是无私的,老师是为伟大的。文章中多处尬事,更显文章的生动、真诚。

    心灵拾贝26年前,我走出家乡红土地

    2019/10/16 11:39:56
  • 突然间想起有着“邻家小蜜蜂”之称的吴春丽大姐的一句话,“恁好的一篇文章咋没有人来点评呢?我就是来清零的。”印象中,陈老师的中长篇小说的故事情节不仅跌宕起伏,还有那笑点不断的趣事。没想到,这篇千字左右的微篇小说也能让你写出花来,绽放出小人物“二崽”的精彩;也能让读者笑出泪来,留下对小人物“二崽”的无穷回味!

    黄元罗老光棍二崽

    2019/10/12 17:54: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