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暮秋
  • 点击:21308评论:82021/07/12 13:20


每年的深秋,梅如海都要去一趟深圳,每次都是随“行走深圳”一起去的。

深秋是深圳一年之中最舒适的季节,褥热的夏天悄然隐去,临近的冬天不甚寒冷,也没了春天带着咸风的潮湿。城市的天空高远而明亮,气温在24至26摄氏度之间徘徊,像刻意调节了一样。一件衬衫,一条裙子,便可在大街小巷随意徜徉起来。

午后的天空不甚明朗,枯黄的树叶随风舞动。梅如海一愣,猛然记起,秋天接近尾声了。每当季节步入秋天,梅如海就会想到深圳,每次想到深圳,他就会想起一个人。

秋天是梅如海近年来最喜欢的一个季节。

梅如海从躺椅上起来,慵懒的身子莫名地有了活力,他看着镜子里的那个中年男子,笑了笑,提醒说:梅如海,你去深圳的日子又到了。

梅如海去深圳也不算什么秘密,他的家人都知道,但他去深圳的真正目的却没人知道。也就是说,梅如海借“旅游”的幌子,去深圳是为了会一个女人,一个叫潘雪莲的年轻女人。

没认识潘雪莲之前,梅如海的生活如同风平浪静的湖面,泛不起一丝涟漪,今天重复昨天,明天重复今天,一切索然无无味。梅如海居住的小镇叫梅镇,石拱桥,石板路,乌篷船,听起来很有诗情画意,但在梅如海看来,这些都是表面的,内里却是浮躁的,焦灼的,压抑的。对于这种感觉,梅如海私下认为:熟悉的地方换不起任何激情。

梅如海的家境在梅镇这个地方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也就是人们一度向往的小康生活。梅林路是梅镇最繁华的一条街道,在这条街道中心,有梅如海的一家粮油批发部,早些年生意红火,近些年受互联网的冲击,生意持续走下坡路。梅镇人的眼光向来都是朝上的,就拿房子这件事来说,开始大家想方设法在镇上置地建房,然后眼光又转向了县城,绞尽脑汁,憋着尿劲充硬,一窝蜂在县城买房。梅如海不甘落后,加上妇人的怂恿,早年也在县城买了一套房,供两个孩子上学住。如今孩子去别处上学了,房子成了摆设,一年也难得去住上几回。

生活日趋平稳,人也不觉间步入了中年,中年是个“缓口气”的年龄,也是个偶尔接触死神的年龄。父母相继离世后的某个夜晚,梅如海第一次假设了自己的死亡时间,这个时间是不确定的,十年后,抑或二十年后,自己也将成为一个“古人”了,想到这些,梅如海的心不禁悲凉起来。躺在身旁的妇人鼾声阵阵,梅如海摇晃了一下对方的肩膀,鼾声停止,翻个身,一分钟后鼾声又起。忘记了从什么时候开始,妇人的腰身变粗了,浑身肉嘟嘟的像个煤气罐。镇南有个文化广场,晚上有人在那跳舞,妇人也曾在那跳了一段时间,后来不知为什么又不去了。梅如海说,锻炼贵在坚持,你这一身赘肉,再不锻炼以后连走路都成问题了。妇人不悦,反击道,嫌我胖不是,也不看看你自己,谢顶不说,肚子比怀孕五个月的女人还大。梅如海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肚皮,说了句,哪有,夸张。

梅如海没恋爱过,不知道恋爱是什么滋味,和妇人的结合是通过媒人介绍的,从见面到洞房花烛,刚好是十个手指头加上十个脚趾头的数字。速度之快,令当时的梅如海感到无比的高兴。现在,两个人都接近五十了,曾经热衷的夫妻生活,不知从哪天开始成了一杯无味的白开水,由一个月一次到三几个月一次,甚至淡忘在一成不变的日子里,把“任务”搁在了脑后。有时候,梅如海会莫名地生出一些寂寞来,这寂寞像喝多了劣质白酒一样,把脑门敲打得噗噗痛。怎么说呢,人的感情是个很奇怪的东西,虽然摸不着看不到,但它却像血液、毛发、细胞一样实实在在地附在每个人的身体里。梅如海自认为自己的感情是丰富的,他似乎找到了寂寞的根源以及治疗它的良方,就是当丰富的感情和单调的生活不和谐时,就要有一个外在的因素来平衡它,这样才不至于倾斜。

梅如海就在这样的状态下遇到潘雪莲的。有了潘雪莲,梅如海的内心平静了许多,生活里瞬间又有了温度和阳光,心里的一些沟沟壑壑,他可以用潘雪莲来弥补和填平。梅如海和潘雪莲的交往是快乐的,也是是默契的,快乐体现在身体和精神上,默契体现在想法和看法上。在一起感觉好就行,至于别的无需弄得太清楚,因为有些事也无法弄清楚,他们是这样想的。所以他们的交往变得单纯,也就没有这样那样的负担了。

两个人认识的第二年深秋,得知梅如海要来深圳,潘雪莲在电话里说,你坐火车到深圳东站吧,我不在原来的地方住了,深圳东站离我现在住的地方不远,下火车后坐地铁3号线,大芬站下。深圳东站在布吉。布吉对梅如海并不陌生,十五年前他曾在下水径开过一个生活小超市。至于大芬,也跟着“行走深圳”团队去过一回,是骑共享单车去的。所以当潘雪莲提到布吉和大芬时,梅如海心里有了底,不由地生出一丝亲切来。潘雪莲说,别忘了带一坛你们那里的黄酒和一些土特产来。末了笑着又补充一句,我是个吃货,你是知道的。

梅如海是晚上八点一刻到达深圳东站的。原来布吉地铁站和深圳东站是挨在一起的,这点梅如海没有想到,当年他在布吉的时候,地铁站还没有建起来。记得老韩在“行走深圳”群里说过,下水径现在也有了地铁站。根据老韩对方位的描述,梅如海猜测,地铁应该刚好从他当年经营的生活小超市穿过。想到这些,梅如海动了回去看看的念头,毕竟在那里生活了好些年,更重要的是在那里“发家致富”的,应该抽空回去看看。

一辆深绿色地铁咣当咣当徐徐开来,然后停下。梅如海看了看线路图,见上面标着:……布吉-木棉湾-大芬-丹竹头……呵,还真是挺近的。想到马上就要见到潘雪莲了,他内心一阵小激动。这个钟点坐地铁的人不多,梅如海随意选一个座位坐下。外面的霓虹灯快速抛向身后,伴随着嗡嗡的报站声和轻微的晃荡声,梅如海心里再次泛起期待的涟漪,仿佛看见潘雪莲笑吟吟地朝他走来。潘雪莲喜欢笑,是那种安静的恬淡的意味深长的笑,她的笑容比话多,让你有充足的时间在她面前倾诉和释放。梅如海一度认为自己的日子过得憋闷,长时间闷在肚里发酵了,沤成一箩筐一箩筐的话,见到潘雪莲后,一股脑儿倾倒在她面前。她也不轻易评论,只是微笑着倾听。梅如海喜欢她这一点,他反感叽叽喳喳喋喋不休的女人,有时他就想,在一个比自己小十八岁的女人面前,他倒像个更年期提前来临的农村妇女。

梅如海站在大芬地铁站出口处,潘雪莲还没有来。他走了几步,来到路边一棵木棉树下,点燃一根烟吸着。远远近近的夜色弥漫开来,他恍惚中不知身在何处,这地方他从未来过,以前来大芬走的是老路,根本想不起还有眼前这样一条崭新的路,他突然觉得大芬很陌生。一根烟没烧完,有个穿绿色连衣裙的人飘然而至,在树影里碰了他一下。他抬头一看,潘雪莲笑吟吟地看着他。他浑身一热,顺势揽住了她的腰,潘雪莲顺从地依偎过来,带着一身的香气。

几个路人匆匆从他们身旁经过,谁也没时间看他们一眼,仿佛树影下的这对男女穿了隐形衣。梅如海胆子更大了,迫不及待地吻了潘雪莲,这吻长久而热烈,使得她喘不过气来。梅如海惊讶自己的胆子会如此之大,大到可以用色胆包天来形容,之前他从未在众目睽睽之下搂抱亲吻过任何一个女人,原来恋爱是可以这样的,原来恋爱的滋味会这样美妙!要知道,和妇人结婚之前,两个人连手都没拉过一下,待肌肤接触时,已是洞房花烛夜了。梅如海继续自己的野蛮行为,他不担心这个地方会遇见熟人,要是在梅镇,他绝不敢越雷池半步,熟悉的地方总会有一些莫名的顾虑,而如今他在人流如水的深圳,在陌生的地铁站出口的树影下,就是放开来想也不可能会碰到一个熟人。

梅如海一直认为他和潘雪莲是在恋爱,他们的关系是恋人关系,只是一场不敢公开的恋爱,而不是人们说的两碗剩菜一起倒进锅里加热,更不是世俗眼里的一对偷情狗男女。

潘雪莲说,饿了吧,我带你去吃点东西。两个人手牵手走在一条望不见尽头的人行道上,灯光朦胧,凉风习习,树影摇曳,半轮月亮在苍穹若隐若现。梅如海莫名地哼起了《童年》这首歌,他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怎么会想起这首歌。潘雪莲也跟着哼了起来。开始是哼,接着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唱了起来。

在火车上梅如海吃了一碗泡面,算是晚餐,那时候还不到六点,车窗外开始模糊了。他打开手机,想告诉潘雪莲他现在到了什么地方,发现“行走深圳”群里有人聊了起来,有的说准备明天出发,有的说后天出发。统一到深圳的时间是后天,晚上八点在西乡一家酒店集合。梅如海提前两天到深圳,目的是先见潘雪莲。一路颠簸,一碗泡面早已消耗殆尽,肚子提出抗议,咕咕地嘟囔了几声。看见前面有一家隆江猪脚饭,梅如海说,去那家吃吧。潘雪莲说,那家是冒牌的,不是潮汕人开的,不好吃。潘雪莲是潮州人,这方面她最有发言权。她指了指马路对面一家食馆说,那家才是正宗的潮汕风味,汕头人开的,手锤牛肉丸。怎么,你也喜欢潮汕食物?梅如海说,喜欢,因为你是潮汕人,爱屋及乌嘛。梅如海刚出社会的时候,曾在潮州待了三年,对那里的食物情有独钟,猪脚饭吃过不少,肠粉也是一绝。

还没进店门,首先闻到一股浓浓的牛肉香。食欲激起,梅如海听到自己的肚子叫得更欢畅了。店铺不大,里面的东西井然有序,也干净。潘雪莲用潮汕话要了两碗手锤牛肉丸,一个大碗,一个小碗,外加一碗米饭。两个人挨在一起坐下,潘雪莲把大碗牛肉丸和米饭移到梅如海面前,这些你包了。梅如海说,把我当猪养了。潘雪莲低声说,你本来就是猪,一只贪吃的猪。梅如海实在是饿了,拿起筷子,转眼就把两碗东西连汤带水妥妥帖帖全装进了肚里。

看看时间不算太晚,潘雪莲用眼神征求梅如海意见,说要不要去步行街逛逛,算是饭后散步。一路在火车上没怎么睡,原本有些累,现在吃饱喝足了,倦意起来,愈发感到困了。困是一个原因,但不是真正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想两个人沐浴好,躺在舒适的床上美美地做上一回。可潘雪莲不想这么早归巢,梅如海只得听凭她调遣,做出一副兴趣盎然的样子,说,好啊,那就逛逛。

梅如海陪潘雪莲逛了几家时装店,东瞅瞅西看看,潘雪莲只打听价钱,就是不买。一款秋装很适合她,梅如海叫她买下,还叫导购员包上,连掏钱的准备都做好了。这种情况下,傻子都清楚,买单的一定是男方。之所以梅如海要做出急于付钱的样子,是在暗示她你尽管买,一切我包了。但潘雪莲没有买下来的意思,说款式是不错,只是价钱贵了一点,以后再说吧。其实潘雪莲是想买下的,但她不想现在买,因为她不想给梅如海留下逛街就是为了让他破费的嫌疑。潘雪莲不是物质女人,在经济上她不想给他压力和负担。她是个聪明的人,制定的方针是对的,这样别人才会疼爱她,怜惜她,双方才能相安无事。她和梅如海好,不是为了贪图他的钱财,而是他这个人,他身上有一种难于言说的东西吸引着她,第一次遇见他时,她就觉得他和她是磁和铁的关系,没见到他的时候,她会想他,见到他的时候,她会不由自主地向他靠拢。这种感觉真好,潘雪莲很享受这种感觉。

  • 1
  • 2
  • 3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现代情感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黄元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7-26
  • 紫荆花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7-13
  • 春风妙语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1-07-1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黄元罗4举人2021/07/26 08:46:29
    • 分享到:
  • 从中年迈向老年的阶段,绝大多数人心存不甘,他们在内心深处不仅迫切希望逃离日渐平淡,甚至趋向平庸的生活,还萌生“再为自己真正活一把”的念想。文章中的“梅如海”即如此,幸运的是,他在深圳邂逅了善解人意,且美艳动人的“潘雪莲”,不幸的是,还是在深圳,潘雪莲从他的视野中悄然溜走。如此经历,犹如超速驾驶,虽然惊心动魄,但还是不要去做为好。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感谢您的点评和打赏!
    • 紫荆花1布衣2021/07/13 11:27:43
    • 分享到:
  • 小说写了一个婚外情故事,情节很简单,一个已婚男人和一个离异女人约定每年秋天在深圳会面一次。原本生活平稳的梅如海,被小镇庸常无聊的日子耗尽了所有的激情,常感孤独与寂寥,一次出游深圳,意外邂逅了潘雪莲,从此他的生活有了新鲜的阳光雨露。然而当潘雪莲做出新的选择时,梅如海又将重返往常的日子,在小镇虚度余生。小说将这个空虚中年男人的无奈和尴尬,焦虑与彷徨做了深层次剖析,同时也对这个时代画了个问号。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感谢点评,感谢打赏。谢谢!
  • 每年深秋,“行走深圳”团会组织各地朋友行走深圳。中年男人梅如海借“旅游”的幌子,去深圳是为了会一个叫潘雪莲的年轻女人。他们认识几年,梅如海人到中年,在家生活平静如水,见到藩雪莲则激情四射。都有说“人到中年缓口气”。梅如海为有妇之夫,藩雪莲己有心仪对象,准备谈婚论嫁,与梅如海见面属"最后的晚餐”。藩雪莲还算是有情之人,最后一次见面一是感谢多年来梅对她的爱慕,二是让梅为自己把关,也好让梅死了再约之心。
  • 本评论已获得 1000 邻家币明细>>
  • 深秋本是丰收结果之季,梅与藩选择离别。天下总有不散的宴席,合久必分。
  • 谢谢点评,辛苦了。敬茶!
    • 暁霞囡4举人2021/08/12 11:18:34
    • 分享到:
  • 可以尝试尝试突破风格
  • 本评论已获得 0 邻家币明细>>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3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37100
  • 8
  • 2030
  • 很荣幸,我的名字出现在黄老师的三句诗中,黄老师和我一样,是邻家的铁杆粉丝,号称“金牌投资人”,他很勤奋,每天都会出现在邻家,他的打赏和评论给作者带来鼓励,向勤奋的黄老师学习!我的签名:为什么离不开邻家呢!因为文学大家相聚邻家,因为喜爱所以离不开邻家。2013年在心灵拾贝的引荐下进入邻家的,如今十年,几多感慨,感谢邻家好平台,让有着共同爱好的我们相识相知,互相学习和交流。

    红月亮邻家十年,印象最深的十位邻家人

    2022/3/10 11:03:21
  • 终于知道魏老师是蛙哥。为什么叫蛙哥,只有帮他取这个別名的人清楚。蛙哥是邻家著名的三皮匠之一,获两次大奖,其作品以诗歌为主,散文,小说次之。经常看到他在报刋上发表文章。先和的诗歌清新明快,其获奖诗《当我说起深圳》,用诗叙说了深圳春天的故事,深圳的夜色,大海,群鸟和山林都处处充满生机。先和也是邻家具有亲和力的作家之一,邻家十年,在这里以文会友,用手中的笔描绘深圳日新月异的变化.描写乡愁与思念.

    春风妙语江湖路远,邻家相见欢

    2022/3/10 2:24:50
  • 飞泉是我最熟悉的邻家人之一,忧郁且勤奋——前者让他生活在诗中,后者让他获得邻家6届年度大奖。这真不是盖的。他的记忆里很好,像和邻家文友间的细枝末节都记得清清楚楚,好记性也就罢了,他还有记日记的习惯——这可就了不得了,他在2020年初,疫情刚开始时,写下的封村日记,令人动容的同时,也让每个经过那个时段的人感同身受。 一个陪着邻家赛事一路走来的“老邻家人”,写这邻家十年,字里行间,全是感激。

    李玉​十年灯火路三千

    2022/3/8 9:56:31
  • 我觉得写作就应该这样,家长里短,日常点滴都可以写入文字,虽然琐碎,但充满温情,也不乏向善向上的力量。看了这样的介绍,我知道初棉和王威老师都是不错的人,都能把点滴的经历,变成温暖的文字,赞过。

    昆阳森林男编辑和女作者能有什么事

    2022/3/5 10:03:53
  • 来了就是邻家人,很多文友都是通过文友引荐走入邻家这个大家庭的。对于邻家,相信很多人都和作者有着一样的情感——初遇时的惊喜,久处后的还欢。这些年,邻家也一直在摸索市场的口味,寻求文化和商业的关系,也因此给作者带来了更多的机会。深圳的作家是幸福的,因为有邻家这样开放的平台,写了文章,发表到这个平台来,就会有人看,有人关注,有人点赞和打赏。原邻家是每个文字爱好者的精神家园,郁郁葱葱,一路长青。

    李玉我的睦邻情缘

    2022/3/3 18:08:37
  • 特别是别人相互打招呼或者敬酒时,而我无人问津,我尴尬极了。唯一秦主席在一次写作活动中见过,而正好我一个牙科博士朋友和秦主席都是人大代表开会坐在一起过,他跟我提起过秦主席,我以此为理由跟秦主席搭讪过一次哈哈哈。所以在那个颁奖场面上我其实是自卑的,我希望通过自己的罗罗大方掩饰自己的自卑,最后也是落荒而逃。这个也是我回来后一直不敢跟你联系的原因,我不知怎么跟你在继续去保持我们最初渴望和热切。

    Emma男编辑和女作者能有什么事

    2022/3/3 12:15:44
  • 记得第一次参加完邻家文学的颁奖活动,就成立了″饭饭群″。顾名思意,约饭群。谈文学,聊美食,多年来留下多少佳话。小橙是群里的小妹妹,写短小说、儿童文学是她的擅长。不喜言辞的她,在一次聚会中很认真地唱了《纤夫的爱》虽然跑了调,笑点特高。在邻家的各种文学活动下又催生出许多小活动,有欢笑有歌声,永不寂寞。小橙还是打铁文艺社的社长,她是一个温柔、善良,充满智慧和写作勤奋的女孩,是邻家优秀的作家之一。

    春风妙语我与邻家十年

    2022/3/2 0:23:33
  • 吴继磊写吴继磊?第一次见到这种写法,姑且称“第四人称”吧。挺让我受启发的,学习了。德彬这么专注,努力,越来越博学了;吴老师在邻家露脸,越来越被更多人认识。都是文学带来的邂逅,让很多文友有了继续写下去并互相交流的动力。写作原本是孤独的事业,有时甚至是遥遥无期的酷刑,但很多人还是甘愿为之付出。能被适当激励是很重要的,也是幸运的,每个师友,每个家人的鼓励,都是宝贵源泉。

    张夏闯荡文学路

    2021/11/5 23:36:55
  • 作者对鲁西南乡村充满恨,是强烈的逃离欲。源于童年的残酷经历,使他更多地感受到物质的匮乏、农民的苦难、家族的冷漠、亲情的缺位、乡人的残酷、陋习的肆虐、权力的狰狞……他向往一次精神逃亡,逃亡到温暖的深圳,自由掌控自己的生活方式。他成功做到了。但是衣锦不还乡,底层经历的暗影烙印在他脑海里,使他感觉屈辱。作者批判乡村越是不留情面,渴望新生活就越是迫切。在这样的一破一立间,文学的巨大张力就产生了。

    吴继磊衣锦不还乡

    2021/10/30 2:20:24
  • 在八、九十年代,中国有许多闯荡者,也有许多“文学青年“,这其中有成功的,也有默默无闻的,在深圳这块火热的土地上,成功人士不少,成功的文学青年也不少,主要看各人的桓心,毅力和机遇,有人持之以恒,不管生活多么艰辛也绝不放弃文学梦,也有人虽抱一腔热血,但因生活压力或方式不对或机遇错失,最终湮灭在柴米油盐的生活洪流中,但只要坚持,不放弃,多努力,是金子还是会发光的。

    森林中的枯木闯荡文学路

    2021/10/27 16:51:09
  • 写得很好,标题也很贴切,精准地描写了那个时代的现实生活,在中国那个变革的年代里,文章反映的社会现实在各行各业都有类似的状况,生活中有许多阳光的一面,也有很多阴暗的地方,虽然有些心肠不好的人出了意外是碰巧,根本与诅咒无关,但冥冥之中就会有一些玄乎的现象让大家认为是报应,时辰还是有的,“不是不报,时辰未到“的谚语还是会震吓到许多有坏心思的人改变冲动时的魔鬼想法!

    森林中的枯木时辰

    2021/10/27 16:35:24
  • 曾经匆匆一瞥,知道是个悲伤的故事,不忍读下去。今日读完,脑海里闪过好些深漂的形象,李新雪确实太普通了,要啥没啥,和当年许许多多人一样。怀揣梦想,但有心无力;憧憬爱情,却无人问津。他们在深没有生活,拼尽全力也只是求个存活。他们中的许多人,终其一生都没法如愿过上好日子。李新雪更凄惨些,连一生都那么短……我贪恋红尘,更明白他有多不甘。死亡不知何时到来,生的人如果不能好好活,那对逝者便是大不敬。

    吴继磊怀念

    2021/10/17 12:59:26
  • 当读到尾声,作者和W在沙滩上那段对话,我笑喷了!把报告文学写成了青春文学,让我再次惊艳你的文笔。人的有些经历,之所以难以从记忆中抹去,是因为那个企业、那个事件曾经陪伴过我们的青春韶华时光。对吧?正因为如此,你才能带着情感写华为,把个人对已逝青春的追念,汇聚到笔端,寄情于华为,书写华为的成长变迁,也是刻画你自己和W的成长变迁,让文字有了鲜活的生命力。这是我阅读的理解。没有人永远年轻,但是有人正年轻。

    厂长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10/8 16:20:25
  • “双减”应该是今年的流行语。青桐的这一篇,从家长的视角出发,呈现了社会培训机构火爆的一个重要原因:家长不甘孩子落于人后!这也是教育内卷化的直接结果。作为老师和家长,我个人认为,补习应该是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如果孩子在学习上很有压力,可能会丧失学习的信心,补习作为一种对他的支持未尝不可。

    王学君深圳有条通菜街

    2021/9/28 12:24:41
  • 这是一篇醉人情怀的传奇青春故事。原以为是有关华为的报告文学。作者借华为这个载体,记录了作者的青春,W的青春,华为的青春,三者交融,把青春的怅惘、情愫、澎拜和记忆贯穿于全文,记录了一代人的成长,也记录了一个企业的成长。作者和W,两个人物的心路轨迹,融合于华为的成长历程中,让故事更生动,也给有了趣味和看点。这是一代人青葱岁月的记录,也是一代人的逐梦记,一个企业传奇的成长史,更是一个时代变迁的见证。

    成为自己一个金融人眼里的华为

    2021/9/28 11:33:37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