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来深圳的第一天:人在旅途
  • 点击:19908评论:22018/08/22 09:28


从山东飞来深圳,纵向2000多公里,飞跃大半个中国大陆的距离。穿透北方混沌的天空,越往南飞越湛蓝,见到深圳蓝时,飞机俯冲停在宝安国际机场上。

这天,2017年3月22日下午, 我提着行李箱走出候机楼,箱子里除备用的几件衣服外,还有学生版本的《新华字典》和几本书,其中,有两本是花城出版社1985年出版的花城袖珍诗丛《唐诗》与《宋词》。家中书橱里那上千本图书是无法随身带过来了,在这信息化时代,我的脑子里何止有上千本书籍,只需与互联网连接便融入知识的海洋,立刻,成千上万的信息目录会铺天盖地地扑过来。

来接站的深圳中学校友会的办公文员高老师,早已等候那里,我们寒暄一番,坐进她的长安福特越野车里,长驱直入深圳市区。类似这样的光景,恍如十年前,我去南京军区采访某基地司令时,从南京车站下来,坐上三菱越野吉普车驶入城市一样,有种亢奋激越的心情在升腾,只是不动声色的理智告诉内心需要冷静。对于个体的我来说,千里迢迢飞来深圳,需要在三个月时间内,采写一百个人物小传的写作任务,是一项体力加脑力的超强工作,敲下十几万字内容的文字,想一想,真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写作战役。

车抵达深圳罗湖时,雨落了下来,像我敲击键盘敲出来的文字,丝毫没有沉闷忧郁的气息,反而多出一份清新明快的因子。

人未到深圳,早在三十年前,我的文字已在当地报刊上现身了。1988年,散文诗《海韵》在深圳《大鹏湾》文学杂志发表过,1990年,在《深圳特区报》副刊发表《远方》,我感谢深圳,这里是我早期文学创作的转折点。远方,似隐似现的绵绵山峦,一路都有海洋的气息包裹着我。此时,我是空中的一朵云,漂泊是我命中注定要歌唱的主题,掠过起起伏伏的大地,掠过大起大落的海洋,我一生都在歌唱自由。远方,有我的祈祷埋在那片神奇的土地里,我想枕在头下到大海上漂泊……

终于,来到这片神奇的土地,这座既陌生又熟悉的城市,我不是一无所有地来到这里,而是创作完成二十多部文学作品后,心里揣着与深圳一起打造文学新世界而来。

雨下得大了,与深圳中学校友会秘书长魏老师洽谈后,我要赶快去租的临时公寓休息,明天得进入采访写作的日程,当然,首篇文章有试用过关的规矩意味,决不能草率应付了事。

公寓房间是给单身人士租用的生活起居室,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只是屋内高度有限,故而光线不是很好。出门在外管不了那么多,尽快调整写作状态,最好的方法是睡眠充足,才有精力写出满意的文本,至于吃饭穿衣是次要问题。由于时间仓促,邮寄的被褥正发往深圳的路上,只得让我的肉体受委屈了。

这张光秃秃的席梦思床上,什么铺盖枕头也没有,我别无选择只能在上面暂时打发这一夜。我没有脱衣服便躺在上面,眼睛望着天花板不知所措。雨落在窗棂上的声音,清晰可辨,我知道初来乍到必须经受这样的孤单寂寥,甚至,接下来的时间里只能与采访的人物,在我电脑文本里对话,这是每个写作者的代价。

慢慢地进入睡眠中,那种不是熟睡的浅层面睡眠状态,哪怕保持身体放松,也能恢复体能迎接接下来的写作任务。

不知为何,我总感到有异物划过身体上面,稍纵即逝,连忙打开电灯,却不见什么东西,难道我神经末梢紧张缘故,我深呼吸后,重新躺在那张床上,静等时间一分钟一分钟地走过。

突然,我确实感觉到有东西爬过小腿,不再犹豫了,迅速打开电灯,见到几只有长须的蟑螂在地上跑来跑去。手疾眼快,我毫不迟疑地拿起鞋子,把它们打倒在地。后来,经过几个这样的来回,地上躺下十多只被我鞋子拍死的蟑螂,它们横七竖八倒在地上,丑陋的样子让人感到恶心,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地见到蟑螂。这经历让我体悟到一些男女厌恶蟑螂的心理活动,为什么强烈得让人感到夸张惊悚。

在夜深人静的雨夜里,我体验到了某些小说和影视作品里的痛点场景后,才知道,有些事情没有经历过,并不等于别人那里不会发生,人与人的理解确实万岁。

我躺在床上,任悲呛、悲悯、悲痛等一股脑地涌上心头,微闭的眼皮下全是湿漉漉的泪水,好像没有大颗小颗的眼泪流下来,人被逼到这份情景,只有坚韧地撑起男人的胸膛,否则,精神崩溃仅在瞬间完成。

一夜未眠,天亮了。

我马不停蹄地进入工作中,没想到第一位被采访人是曾参与过深圳机场建设管理的总经理助理。这是缘分阿,我从宝安国际机场来深圳不出24小时,竟然无缝连接的要撰写一个工作履历里有学徒、工人、一般干部、科长、经理、总经理助理、总经理、董事长、党委书记、纪委书记职务变迁的深圳老干部。面对这样一位工作经历及人生经验丰富的老同志,想要一千字内写好,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我临时改变写作计划,一定要把这位深圳特区建设初期的老干部写好写的详细,树立他执着一生的动人事迹。

一口气写了七千多字,题目是《一个执着的人》。描写他在不同人生阶段有过的不同执着,人生在世,一生执着于自己理想和信念的人,恐怕不是多数人的专利。他是一个执着的人,难能可贵的是他总在进退两难间,不畏艰难险阻,去执着地破解他生命历程里遭遇的种种困惑和难题。

万事开头难,经历那夜惊心动魄的雨夜,我在深圳撰写人物传记的工作越写越顺,最终18万字的《鹏城深中人》圆满完成。更可喜得是在深圳定居后,写了一部以深圳、香港和广州为背景的岭南爱情长篇小说,这是后话。

深圳有什么值得人们倾慕追捧的地方?难道是一千多座高楼大厦组成的都市风景线吗?是也不是,但不精确。我来深圳的第一天,望眼欲穿深圳后,懂得了深圳除天蓝地绿外,就是那动感十足的二千万人口的流动大军,是他们让中国乃至全世界对这座城市行注目礼。虽然深圳的城市史已有1673年了,但当代深圳市只有38年的深圳速度,里面已经浇筑成了创新精神,惟有不断的创新才让深圳人昂起头颅,在世界众多城市里大步流星地迈进智慧城市,迈进五光十色的智能时代。


  • 1
  • 关键词:文学传记写作人在旅途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馮鶯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08-30
  • 柏亚利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18-08-24
  • 艾薇儿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8-08-23
  • 点赞20(2000),共计2000
  • 2018-08-23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艾薇儿1布衣2018/08/22 14:57:22
    • 分享到:
  • 看了金敦老师第一天来深圳的文章,在感慨老师抒情优美的文字外,也为老师对深圳这座城市的款款深情而感动。深圳是座海纳百川,勇于创新的新兴城市,每个有志之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坐标,舒展自己的才华。祝福老师佳作连连,祝福我们共同的深圳永远走在大时代的前列!
  • 回复
    • 金敦 2童生2018/08/22 14:43:18
    • 分享到:
  • 谢谢您的打赏!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1钻
  • 金敦,1966年出生,山东人,现居深圳。1987年始,发表文学作品,现已创作出版十几部文学专著。
  • 金敦,1966年出生,山东人,现居深圳。1987年始,发表文学作品,现已创作出版十几部文学专著。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
  • 4475
  • 12
  • 1350
  • 作者描写了一个平凡女人的一生:读书、相亲、恋爱、结婚、伺候老公、儿子、公婆,到后来当奶奶。做女人难,做一个好女人难,做一个老公儿子公婆喜欢的女人更难。但当我把文章读完,感庆幸的是:木子像一根小草,居然顽强地活了下来。自己也是做女人的,现在也在当外婆,想想自己比木子好象幸运得多,少照顾了几个人,少受了些罪。细想起来,中国的女人真苦。结婚生子教子做家务照顾老人。男主角花花草草的事多,做他的老婆真累。

    春风妙语木子的心事

    2019/8/22 1:53:33
  • 这篇小说堪称是一个女人的血泪史,让我想到柔石的《为了奴隶的母亲》,木子并不是一个人,而是当今很多女性的集结。我在想,这样的范例普遍吗?细想一下,还真不少,只是没有这么极端。中国女性,尤其农村妇女,承担的似乎就是生儿育女的任务,甚至退化为生育工具,什么诗意、美容、花朵、生日、白月光、蓝宝石,不存在的,全然与这些无关,有的只是黄脸、黑眼圈、尿布、做饭炒菜、辅导孩子,甚至面临婆媳不睦、丈夫出轨、孩子叛逆

    江飞泉木子的心事

    2019/8/21 22:55:50
  • “城熟了,他们老了”这句话,听起来很感伤。有多少人的青春都留在了这片热土,他们的故事,需要记录下来。你的这个生日,过的很有意义——国贸旋转餐厅,是第一代“拓荒牛”时代的记忆,也是当时的地标建筑。很应景的是你在这间餐厅,思考着“冷冰冰的摩天大楼们不能没有了温度,一座优秀而成熟的城市,怎么少得了人文呢?”深圳的第一代“拓荒牛”已经逐渐老去,但他们的故事不能湮灭,期待你的大作……

    熊宗俊大城崛起

    2019/8/21 22:39:44
  • 整理了一下最近的一些文字,放在平台上。匆匆的时光可以悄悄地过去,这也没什么。但一些记忆,一些深入内心的记忆,变成文字可以留下。这些,可以在浮动的物件之外,像一些无声的沉默者,远离了喧闹的场景,保持着孤寂的身影。保持着诗歌到了深处本真。诗歌,清高而冰冷,百般锻打,更像一截提炼过后的冷钢,冷得发黑,其中也含着雪亮,那是一种光芒。

    杨辉腾辉腾诗选100首

    2019/8/21 22:09:30
  • 看作者在前面说自己的散文诗偏向散文。我要告诉你有个专门写诗的诗人对我说,好的散文就是散文诗。他说散文可以是诗,从语言上,它拥有张力,剔除公共语言。而且易懂而不浅,就可以叫诗。关联词还在,又可以是散文,关联词不在,就不是散文诗。

    红红的雨月光下的城市

    2019/8/21 21:03:03
  • 带着感叹和心酸,看完了李玉100万买的小产权房子的经历。众所周知深圳的房价高的吓人,买早了还好,后来买的,一天比一天贵,可是打工一族,买不起房就只能租房,每月辛辛苦苦的工资钱,大部分都被用来交房租,再加上生活开支、打钱给老家的父母、人情世故等,真的所剩无几了。所以买房,是正确的选择。但是买商品房,一般工资收入的只能望而叹之,当然,小产权房有各种风险,相信,李玉是个非常谨慎的人,一定不会被套进去的。

    红月亮​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8/21 20:07:26
  •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我们只是以各自的方式,在人世的孤旅上跋山涉水、奋力向前而已,饥餐渴饮,日夜兼程,身上的创伤越来越多,好不容易遇到一处风景,就放慢脚步,尽量多看一会儿。这篇文章写得笔力强劲,感情充沛,动人心怀。文中含纳过去与现在、他者与我者,却处理得井井有条、清晰明白,功力着实了得。那首诗也非常精彩:没有肉,只有皮,还有骨,立在浪人的世界里,眷顾着浪人......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2:57
  • 下班时间,照例没有即刻就走,习惯性想读一篇邻家作品。这次轮到老乡的《浪人》。此处浪人,不同于《浪人情歌》里的浪人,此处的浪人,到处漂泊流浪,昨天不知道今天在哪里,今天不知道明天在哪里;他们艰难地抗击着人世的穷困、台风、毒打,伤痕累累,无法掌控自己。但是,浪人也有他们的强悍活力与微渺希望:“人,从来都是挪着活,总有一处儿活得好。”以此为镜,可以照见一切众生,你也好,我也好,他也好,谁又不是浪人呢?

    笑笑书生浪人

    2019/8/21 18:41:20
  • 小文借助第三人称的方式塑造了一个来深圳生活的平凡女子。篇幅不长不短,有点不伦不类,不算中篇却跨度很大,又不像短篇,没有一个戛然而止的横切面。这是我认为最不满意的地方。可思来想去,在“入深圳”这个主题下,这个女子却又代表了一个群体的形象。字里行间穿梭着我自己,也有行走在我身边的女人。尽管文体有些模糊,创作起来却很自由。在我尚未找到一种模式来承载这个故事前,全当一种尝试吧!

    黑雪木子的心事

    2019/8/21 18:20:03
  • 文字充满悲悯,有一种无法克制的感同身受的漂泊与颠沛的印记。作者也许要表达的正是这种人间沧桑的同情与善良。有时候流浪并不是孤意的选择,而是许许多多无法述说的“隐患”作崇。它们一直伴随着流浪无定的人生。只不过,许多人的表面是坚定的,专执的,并没有觉得自己是个浪人。在成人之时,我们注定是个浪人,却又无法具有浪人的情怀,在儿童时却是因了居无定所,身无所依的流浪带来沉重的心灵伽锁,钥匙就是友情与及爱情出现。

    叶紫浪人

    2019/8/21 16:56:34
  • 文从一场暴风雨入题,生活也就像被暴风雨搅成了一锅粥。在城市有安身的房子,有代步的车子在多少人眼里就是幸福的事情,是多少人奢望不来的东西,文中的主人公和猫猫拥有了。可是一个遭受妻子的背叛,一个遭受婚姻的破裂及病故。人生的悲剧莫过于家毁了,人没了。这个社会是怎么啦,自由恋爱结婚了,却没有几人坚守到了百头偕头。作者并无交代空中楼阁的故事的缘由,却让人觉得司空见惯,令读者不禁拷问,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心灵拾贝空中花园

    2019/8/21 16:52:18
  • 人生是一场旅行,我们每个人都走在岁月大道上,有的在风景中什么也不曾看见,有的看到什么都是风景。用文字借山水表达出或欢欣或悲伤的情感,那么走过的时光没有遗憾,走过的风景没有遗憾。自幼我们就知道广西的美----有桂林山水甲天下,有刘三姐的歌传民间,还有广西独有的梯田,作者将旅程用文字录影下来,既有写实,又有抒情,让读者也感到如同身临其境,我们体会到了广西的风土民情,让我们也认识到广西宽广博大。

    心灵拾贝远方的风景(广西行组诗)

    2019/8/21 16:21:13
  • 偶尔来邻家串门,那是一种情不自禁,这不一进来就能看到这么优秀的作品,而且总是在看完作品后才发现作者竟然是老朋友。这就是为何虽不常来,也不能将邻家忘怀的原因了啊。再说这组诗,取材似信手拈来,就在百姓身边,只有热爱生活,心中满是激情,才能将平凡的化作诗意盎然的美妙。这无不表现了作者对深圳充满热情,饱含深情。我相信很多人都更喜欢第一首《弘法寺盛开的莲花》--佛的感召,让心灵平静,纯洁。

    心灵拾贝深圳散章(诗六首)

    2019/8/21 15:53:36
  • 小说并不长,的确前面看得昏昏沉沉,但也不是没有任何价值,毕竟小说家写了,肯定有心机。里面也埋伏了一些索引,终于结尾亮了。感觉前面就是一个“三流”爱写小说的人意淫的故事,而结尾的那些新闻才是赤裸裸的现实。终于相信了艺术来源于生活,但是,但是,它一定不高于生活。生活的魔幻你无法想象,尤其在某些地方。结尾充满讽刺,好好的破烂不收,写什么小说,“走正道”才有出路,击打得我们写字的七零八落不堪一击。

    江飞泉捕蛇者说

    2019/8/21 11:46:34
  • 志清做事依然认真踏实,如同他一如既往的文字,狮城留学经历或者马峦山实地考察,更有计划中的中亚东欧探寻之旅,为他点个赞。《大城崛起》这类大题材实际上不容易写,写好了就是厚重的人文大散。文中选取一些片段,将粤港澳大湾区的气质赫然纸上。详细的史实、数据、白描式的场景描写,个人化的生活体验,都看得出作者用了很大的心思。而且从行文看,似乎作者比较擅长这类文体的裁剪、收集、整合和构架,这也是文化大散文的必需。

    江飞泉大城崛起

    2019/8/21 11:30: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