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雷离乡
  • 点击:7952评论:22019/04/02 11:08


七月的洞庭湖平原,每一天都酷热难当!

那天午饭后,灰蒙蒙的天空中没有一丝云,圆得有些夸张的太阳张狂地吐着火舌,灼烧着荷花乡的每一寸土地,把农家的小狗晒得老老实实躲在树荫下吐出长舌头、喘着粗气,也把安和村第一小组练老爹家门前的水杉树晒得叶子蔫蔫的,每一棵都打不起精神来。

练老爹在村子里很有名望。一则因为当年分田到户时,他家人口多分得的田地也多,他和老伴又舍得吃苦,所以很快凭双手而脱贫致富了。二则是因为他家二儿子很有出息,在大城市深圳工作,据说发了大财,每次回家过年都开着小汽车,运回很多城里的“洋气”东西,让左邻右舍羡慕不已。

他家是一座独立小院,一栋三层时尚小洋楼显赫地立在院子中央。红色三角屋顶,粉刷得雪白的墙壁,银色铝合金门窗,还有二三楼宽阔走廊上漆成奶白色的欧式围栏,都招摇地告诉路过他家院子的每一个人——这是练老爹家令人羡慕的房子!

一条长十余米的平整水泥路从小楼的大门连到高大的院门,路两侧种着村里少见的广玉兰和桂花树。和它们相比,院门外比比皆是的水杉树便有些黯然失色了。

小楼后面有一片碧绿的菜园,菜园中间还有一个半亩大小的水塘。水塘里没有荷叶,也没有绿藻,但是透过塘里清清浅浅的水可以看到很多慵懒游着的青、草、鲫鱼。那些鱼儿看着就让人喜欢。

可是今天,这座最令全村人羡慕的小楼里却传来了不和谐的声音。

练老爹家传来一个男孩大声哭闹的声音,熟悉的人一听便知道是他的宝贝孙子——练小雷在哭闹。

他这个宝贝孙子是他二儿子练刚的儿子,也是他唯一的孙子。平时这个小男孩都很乖,除了小时候生病会哭叫,大家很少见过他哭哭闹闹。小雷又很有礼貌,见到同村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都是老远就大声打招呼。听说他在学校里学习成绩也不赖,期期考试都是班级第一名,每次放假时都要从学校拿回来三五张大大小小的奖状。

隔壁的王老爹最喜欢这个小雷了,得空时王老爹总要逗他玩,从小的时候考他算术,给他讲故事,到上学后教他下象棋,写毛笔字。练小雷也很喜欢这个很有文化的王爷爷,每天放学回家一放下书包,他就要大声地叫着:“王爷爷,我来了!”然后,像小鸟一样飞到王爷爷的屋子里,和王老爹玩个不亦乐乎。每次都要奶奶喊他才恋恋不舍地回到家吃完饭,然后写作业。

听到小雷的哭声,王老爹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三步并作两步赶到练老爹的院子里。

他一边走,一边大声冲练家的小洋楼里高喊道:

“小雷子,你怎么了,今天怎么不听话了,瞎哭闹什么呢?”

走到练家一楼的堂屋里,王老爹看到一个身穿名牌衣服,脚踏一双锃亮的黑色皮鞋,梳着油亮油亮分头的三四十的男人正大声训斥着哭闹着的练小雷,他一眼就看出这是练老爹的二儿子练刚,便连忙走过去跟他打招呼:“哟,刚妹几回来哒?么子时候到屋的咯?”

那男子便连忙放开练小雷,迎上来与王老爹握手,并笑盈盈地对说:“王叔叔,您好,您好!上午刚到,来没来得及去看您老人家呢。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回来了好,回来了好!”

他又转过身对着虎头虎脑,留着整齐的平头,脸膛晒得黝黑黝黑,上身穿着红色背心,下身穿着橙色短裤的练小雷说:“小雷子,爸爸回来了,又要接你去深圳玩了,怎么还哭了呢?”

看到王老爹,个头高高而又壮实的小雷像遇到救星一样,哭喊着向王老汉扑来:“王爷爷,救救我,您救救我……”

王老爹笑呵呵地搂住扑过来的练小雷,怜爱地看着他说:“嘿嘿,喔唷,怎么了?这不好好的嘛,救什么救呢?”

躲在王老爹的怀里,练小雷止住了哭泣,用手臂抹了抹眼泪,回过头来指着练刚说:“他要把我带到深圳去念书,再也不让我回来了!”

练刚连忙正色道:“瞎说,谁说再也不让你回来了,过年的时候我会带你回来看爷爷奶奶的呀!”

小雷大声喊道“我不!我要在荷花小学念书,我要在李老师班上念书,我要天天和爷爷奶奶还有王爷爷在一起……我不要去深圳上学!”

王老爹终于明白了练小雷哭闹的原因,于是笑呵呵地跟小雷说:“小雷子呀,去深圳读书好呀,大城市里学校好,老师也好,你怎么还不愿意呢?”

练小雷听王爷爷这么说,一下子急了,边跺脚边对王老爹说:“王爷爷,您怎么也向着他们呢?您不是天天说喜欢和我一起玩吗,怎么也不要我了呢?”

王老爹大笑着说:“小雷子这么乖,喜欢还来不及呢,王爷爷怎么会不要你呢?”

又扭头对练刚说:“准备哪天走呀?”

练刚有些难为情地说:“王叔叔,我在深圳的工作忙,打算明天早上就带他去呢!”

王老爹忙说:“知道你忙,那也不用这么急呀,让孩子缓几天嘛!我和他爷爷带他到镇上,到左邻右舍家玩玩再去吧!下周一再走吧?”

练刚为难地说:“王叔叔,今天才周三,我周五还要参加总公司的一个重要会议,不能拖到下周一呀!”

这时,练老爹连忙过来帮腔:“就按你王叔说的办,开会请个假,一年难得回一次,这么急急忙忙搞么子!”

小雷的奶奶也凑过来说:“就是嘛!我说莫急莫急咯,孙伢子今年暑假还没有吃过奶奶做的发粑粑呢!”

王老爹趁势补了一句:“就这么定了,下周一走,刚妹几再多请一天假。”

练刚见拗不过老人家,于是怏怏地说:“好吧,那就下周一,我去跟总公司领导请假!”边说,边掏出手机向院外走去。

王老爹一把拉过练小雷:“走咯,到王爷爷家玩去咯!”

这时,练小雷已经止住了眼泪,转而喜笑颜开地跟着王老爹向院外走去。

爷孙俩来到练家小洋楼后面的王家。

这是一座极普通的,甚至有些老旧的红砖红瓦的平房,三间房左右排列,右边一间满布绿苔的瓦顶中间竖起一个被岁月熏黑的烟囱。门前一条窄窄的土路连到大路上,路两边是用绿篱围成的菜园。路的左边是几畦青绿的辣椒树,右边种的茄子、南瓜、豆角和丝瓜。菜园里色彩纷呈,辣椒树上挂着绿的、黄的、红的尖辣椒,还有一些形如绿色小灯笼的“大辣椒”。不同颜色的菜花在烈日下顽强地绽放着,虽然在日光暴晒下不够精神,但也在卖力地彰显出它们的生命力。黄色的南瓜花像喇叭一样一大朵一大朵张开,粉白色的豆角花一小串一小串地挂在绿藤缠绕的架子上,浅紫色的茄子花默默地在深紫色的茄子旁倒垂着开放,绿色的长条丝瓜都含笑地把淡黄色的花瓣吊垂在顶端。

在练小雷的眼里,这里也是一个美丽的花园,他经常在菜园里流连嬉戏。有时是帮王爷爷摘茄子,有时是和王爷爷一起给南瓜藤浇水,有时是去把被风吹歪了的豆角架丝瓜架扶正。最有趣的还是和邻居家的瑶瑶妹妹一起在菜花丛中追逐那些飞来飞去的蝴蝶或蜻蜓,经常跑得气喘吁吁地一起跌倒在菜地,压坏了王爷爷的南瓜藤也不会挨骂。

走进王老爹家的堂屋,正中间是一张没有油漆过的露出自然木色,表面涂着桐油的四方桌。桌子上摆着一个白色的瓷茶壶,旁边放着两个印着“某某纪念”字迹的搪瓷杯。王老爹提起茶壶,拿起其中一个略微新一些的杯子给小雷倒了一杯水,然后把水壶放在桌子一角。他又转身走进里屋,把一个棕色的表面磨得发亮的木盒子拿了出来,“啪”的一声放在桌上。

“来来来,小雷子,和王爷爷杀几盘。”

“好嘞,下棋咯!”练小雷愉快地坐在了王老汉的对面。

“老规矩,让你马炮,连赢三盘,王爷爷就有奖励。”

练小雷腼腆地笑着说:“王爷爷,连赢三盘太难了,下了这么久只在去年生日那天得过一次您的奖励。”

王老爹笑着说:“呵呵,别泄气,说不定今天就能得到奖励哟!”

别看小雷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可是坐在棋盘前却显得很“老练”。只见他思维敏捷,落子如飞,不一会儿爷孙俩就下完了一盘。可小雷一不留神,很快就被王爷爷用卧槽马给将死了。

小雷边挠着脑袋,边不服气地说:“我只差一步就要将军了……哎,太大意了!”

王老爹笑着说着:“是呀!小心点嘛,别光顾着进攻,要保卫好自己的‘后方’哟。来,再来一盘,这次一定要细心点哟!”

小雷愉快地应答着:“好的,这盘我一定能赢!”

“好嘞……你先来。”王老汉指着棋盘说。

小雷也不谦虚:“当头炮!”

王老汉笑眯眯地应对:“马起跳!”

爷孙俩你来我往,不一会儿,棋盘上双方杀得各只剩下五六个棋子了。

练小雷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神色,开心地说:“王爷爷,我比您多一个马,这盘我要赢咯!”

王老爹说:“别骄傲,赢了再说。”

又下了十来步,王老汉投子认输了:“连环马了,破不了你咯,输了、输了。”

练小雷高兴地怕着双手喊道:“我赢咯……我赢咯,来——来,王爷爷,再来一盘,我今天一定要连赢您三盘!”

王老爹朗声答应:“要得——要得——要得,再来,再来……”

棋盘前的练小雷时而眉头紧锁,时而笑逐颜开,时而落子迅速,时而捏着一颗棋子神色凝重,迟迟不动。

过了一会儿,只见他脸上漫上一阵欣喜之后,高声喊道:“重炮将军,您输了!”

王老爹悻悻地说:“哎,又输了一盘!”

练小雷劲头更足了,一边摆棋,一边催促王老汉:“王爷爷,快来,快来!我要赢您第三盘咯!”

果真,练小雷和王老爹大战了百十回合之后,他又赢了王爷爷一盘。

只见他从棋桌旁跳了起来,跑到屋外,冲着自家方向高声喊着:“爷爷奶奶,我连赢三盘咯,我连赢三盘咯,我要得王爷爷的奖励咯……”

此时,小雷奶奶刚好走了过来,冲他喊道:“小雷子,回家吃饭了。”

说完,她又对王老爹屋里喊道:“他王爷爷,你也过来吃饭吧,刚妹几带了好酒回来了,过来喝几盅。”

王老爹在屋里爽快地答道:“好咯,我就来!”

夏日的黄昏,夕阳染红了西边的整片天空,薄薄的云彩连绵成形状各异的图案,有点如奔马,有的像流水,有的似一个老汉笑眼眯眯,有的却若一位仙女长袖飘飘。血红的残阳给这些奇异的图案染上暗红的底色,镶上鲜红的花边,呈现出更神异与魔幻的神采。纵横交错的灌溉沟渠,把村庄切割成方方正正的一块块,各村各组农户的房屋依着沟渠或纵或横地整齐排列着。沿着沟渠种植的高大而茂盛的一排排水杉树,在晚风的轻抚下,也比正午时有生气多了。心情舒畅时,它们还把枝叶间的蝉歌播放几曲,似乎在给晚归的农民们伴奏。

王老爹伴着蝉声来到练家院子时,饭菜已经端上桌。

夏天的傍晚,村子里的人习惯把饭桌搬到院子里来吃。练家院子里苍翠的广玉兰树下,摆着一个大大的圆桌,桌子正中还有一个可以自由转动的玻璃圆盘。桌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菜。有橙黄油腻的红烧肘子,有喷喷香的黄焖鸡,有皮上闪着光的清蒸鲫鱼,有当地饭桌上必不可少的辣椒炒肉,还有小炒牛肉,酸辣鸡杂,凉拌猪耳……这一桌好菜看得王老汉眼花缭乱。特别是桌子正中央的一大盆红灿灿的正在酒精炉子上冒着热气的香辣小龙虾,更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勾起了所有人食欲。

  • 1
1/5页上一页12345下一页
  • 关键词:少年离乡不舍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小依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4-1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作者通过在家乡的各种生活场景描写,将社会主义新乡村的美好画卷慢慢展了开来,特别是骑摩托车访客,湖心捕鱼,小雷落水……描写的极为细致。表面写儿子小雷不舍离乡,内里也道出漂泊在外的游子思乡之情,浓浓的“乡情”扑面而来…… 唉,所谓“离乡”,就意味着从你挥手作别家乡的那一刻,便开启了漫漫悠长的乡愁之旅……
  • 回复
    • 小依1布衣2019/04/14 18:03:22
    • 分享到:
  • 朴实的语言表达了平凡的生活。
  •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2星
  • 2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
  • 36169
  • 30
  • 2170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忙碌搬砖一上午,我伴着那首《蜗牛的家》,读完了全文,最后的反转,绝了。朴实的文字间,有草根的辛酸,有游子对家的渴望。 那年在布吉大芬看房时,中介对我说这里将是市中心。我觉得这人不太靠谱就没再联系,如今十年过去了,至少那里真的不是市中心。 还有,香蜜湖现在还有500一平的房子吗?我加500都行啊!眼光,真的很重要。

    雪候鸟​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0 12:07:51
  • 很难把桃德和花花草草联系在一起,他真的是人如其名,一个笑起来露出洁白牙齿的汉子。但是他一说到自然 ,一说到植物,那真的是眼睛放光的喜欢。正因为对自然的喜欢,这些都进入了他的心里,他的梦里,他的诗里。诗情画意,是他的生活,把生活过成诗,最美人生,不过如此! 经过马峦山,再诗此组诗,倍感亲切。

    小宇​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1:23: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