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杀鱼
  • 点击:10533评论:222019/07/29 12:27

出门前邱棠接了单快递。

竟然是一架小型无人机,白色,可折叠,高清广角航拍,正是他经常在购物网站查看那款。

“生日快乐,速海希望年年都能陪您度过这特别的一天,希望您喜欢今年的小礼物。”快递员递上无人机时笑眯眯地说。

“谢谢。”邱棠有些不好意思,生日还有两天才到呢,他红着脸,像占了人家便宜,也确实占了便宜,这款无人机价格可不低。

他让快递员进来坐:“喝杯水吧,今天这么热。”快递员说还有货要送,邱棠硬拉着他进屋,将人扯进来,又赶紧腾出手,把小沙发上的杂物胡乱推到一边,清出个堪堪可坐的空间,自己落坐旁边另一个堪堪可坐的空间------一个他坐出屁股印的位置。

凉茶及芒果,邱棠知道快递员喜欢这两样,常常地,他都会邀请快递员进屋坐坐吃点东西,不管快递员愿不愿意。

天热得空气分子都快被烫熟了,天上一定不止一个太阳,太阳们发情似地,疯狂烤炙大地,邱棠刚推开大堂玻璃门就像被人狠狠掴了一巴掌,那巴掌巨大,掴得他整个人火辣辣地。

双鲤还没来。闷,邱棠眉头微蹙缩紧鼻孔呼吸,一腔热气被堵在肺脏门口,憋得断头折腿,他不得不张大嘴,重新吸呼,将肺门强行用力推开。又呼吸了两大口,他虚眼打望前方的小路,空无一人,钻回玻璃门内,玩起了手机。先是进各种聊天软件逛了逛,有人在吵架,吵得鸡犬不宁;又刷新了轮新闻,半个小时不刷,更新了几页;最后,他进入常玩的游戏,队友丢给他一件武器,让他跟上。

少得一个太阳时分,双鲤来了。

她打了把大大的阳伞,从路口那边拐过来,宽松的亮黄裙子清晰地衬出她的样貌,不知是由于路上人少还是太阳蒸腾出的热气太重,双鲤看上去比平时瘦小,等走近了,她的脸也有点不一样,邱棠才发现,她左右眼角各长了片灰白的小雀斑,但这并没什么影响,反而使她看上去有点俏皮。

见邱棠盯着自己看,双鲤朝他眨眨眼,促狭地笑:“原味还是麻辣?”

第一次见面,双鲤也是这么问邱棠的。

那天,公寓楼区意外停电。邱棠本来计划写篇东西,打开电脑,发现停电了,翻开手机,电池也用尽了,坏事们喜欢抱团来,昨天和策划人还有点问题没商量好,他无事可做,只能强迫自己看书等电来,可电却一直不来,日头偏西仍没来,稿子写不成,电话打不成、外卖也点不成,他又气又急,书是看不进了,在屋里打转转,恨不能靠自己的打转运动发电。转得日头又偏了偏西,哪有电星,惟磁砖地板尘星四起,邱棠干脆掏过钱包,“嘭”地拉上门。幸亏电梯正常运转,他一脚跨进电梯,目光顺着占半面墙的楼层标滑下,抬手按亮负一层。

他租住的公寓,地下接着座巨大的商城,邱棠曾经听人说起,说这商城挺有意思,但他没去逛过,有几次匆匆下来,在商城门口买点东西即上了楼。

今天他可以逛逛,反正回去也是在屋里转逛。抬头看了眼路牌标识,他顿时有点发蒙:地下商城果然庞大,竟有东南西北四条街,每条街仅人行通道,就足有三车道宽。

邱棠选了其中一条,顺着走了很远,通道两边挤满各式商铺,卖衣服的、卖小吃的、卖玩具的、卖杂货的,许多商家把物品摆到门口道上,吆喝着吸引客人,通道里客人不少,像有点於堵的流水,这些,让邱棠想起以前常逛的东门,那条深圳最繁华最老的商业街。但这里比东门还多了点东西,不止商铺,还有机构门面,公司写字间等。

也不知走了多远,仍不见尽头,邱棠摸摸空瘪的肚皮,往回折。最后,他在靠近公寓楼的转角停下,站在一家快餐店前,“味极渔粉”四个大字用的红色二极管,略显昏黑的地下商城中,星星点点的闪光二极管像无数兴奋的小精灵扑进邱棠眼里。他还在研究招牌,店内走出个穿牛仔短裤的女孩,笑眯眯朝他挥手:“吃粉吗?原味还是麻辣?”

他们朝公园走。昨天邱棠上网查了一番,问附近有什么好的约会处,人们七嘴八舌推荐,邱棠觉得那些推荐都没什么特色,不是购物城就是人气餐厅,太远天热也不想去,他最终选了距离公寓不远的公园,说来惭愧,在这住了几年,他只去了两次那公园,一次是下的士路过,一次是去找人。

过得两个小路红绿灯,就踏上了公园的辅道。邱棠说:“你不是喜欢月季吗?我查了这周月季园有展览。”

“是玫瑰吧?我那店里插的都是玫瑰。”双鲤纠正他。

“反正长得像。”邱棠说。

前两天,邱棠去双鲤店里吃饭,约她出来走走。

“别忙生意了,生意永远忙不完,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双鲤正忙着开单收银,“味极渔粉”店不大,算上后厨也不过五十平,店里除了双鲤,另外请了个煮粉工和洗碗工。不大的店生意却很好,大多是外卖,有时候外卖实在太多,送餐员忙不过来,双鲤会不舍地取消一部分。

“什么好地方?”双鲤没抬头。

“跟我去就是,保准给你惊喜。”邱棠打哈哈,其实自己也没想好。

从公寓楼上打量,公园十分漂亮,面积也挺大。有拱桥、人工湖、草坪、竹林、亭阁……每天,邱棠写完东西,或是休息,都会坐在阳台上边喝茶边打量它,公园被通天立柱般密集的楼群围在中间,面积不小,植物非常茂密,跟泛着金属光利落简洁的高楼比起来,绿得有些异常,这让它美得不真实,像《牡丹亭》里杜丽娘的后花园。

刚进大门,一条植满蒲草鸢尾花的溪流就绕上来。双鲤尖叫着迎上去,掏出手机对着蓝紫的鸢尾花狂拍,邱棠挑了块水边的大石头坐下,从包里拿出盒巧克力,递给双鲤,双鲤又是一声尖叫,小女孩似地皱着鼻子笑。

邱棠于是知道自己送对了礼物。前天速海的快递员送东西来时,用PDA扫扫条码,眉头微微皱了皱:“送女朋友吗?”邱棠知道瞒不过他,他不吃糖,从来也没买过糖。“味极渔粉的老板娘?”快递员朝他挤挤眼,嘴角带着丝不言自明的笑。

这鬼人!邱棠只是笑,不点头不摇头。

快递员也不知怎么看出来的。近一个月,邱棠下楼的次数是多了,几乎每次,都直接奔“味极渔粉”,他会选稍晚点的时候去,错过高峰点,等双鲤忙得差不多了,点份鱼粉,边吃边和她聊天。

他喜欢吃鱼片,老板娘人挺漂亮,更重要的,跟她聊得来。

“你们店的鱼片这么鲜嫩美味,是请了什么大厨啊?”他有点没话找话。

“哪有大厨,我们店连鱼都没有。”双鲤边整理东西边答。

“没鱼?那你会魔术啊……”

正说着,快递员进来,一身黄色工装,身后拖着辆放满货的平板车。双鲤赶紧放下手头杂物,招呼店里工人搬东西。那些大大小小的纸箱上,印着调料鱼片之类。清点完东西,双鲤签着字说:“够吃一周的。”

邱棠跟快递员也熟,朝他点点头,问他吃过饭没,没吃请他吃粉。他们这一片区,都是这位相貌普通,套进黄色工装像卡通小黄人的快递员负责,“你好,速海。”邱棠暗地里就叫他速海,速海是家全国连锁的超大电商,可以说是垄断型,发家于深圳,大家都习惯选择速海,送货快,质量也好,还是家不断成长的公司,不时更新产品改进服务。

收拾完物品,双鲤才和两个工人煮了点东西吃将起来。洗碗工是个腰身粗壮的中年妇女,煮粉工是个木纳少话的中年男人,双鲤夹在他们中间,真的像一尾活泼鲜灵的鱼,鱼戏鱼嬉,激起的水花点点滴滴都落在邱棠心头,或许,这也是他喜欢来这店里吃粉的原因之一。她吵着要看电视剧,最近流行的那部,一集很快放完,双鲤不看广告,去后厨放碗,刚要走,电视上播出巧克力的广告,她端着碗看,眼睛亮亮的。

双鲤捏了颗带果仁的巧克力喂给邱棠,自己挑了颗黑色扭花的。邱棠拈起盒内的介绍卡:瑞士雪,来自瑞士,带给你不一般的感受。他当然不懂这些,快递员扫完条码说:“我每次都给老板娘送的瑞士雪黑巧,她还挺专一的,你要不要换那个试试。”

天真的热,太阳光落在人身上,有种烧灼感,邱棠不禁担心身体会被这光点燃,自燃作灰烬。一热,就闷,风也被太阳烤化了,树叶们呆在枝干上,若木鸡。邱棠深深吸口气,觉得没吸进多少氧分子,肺被一堆乱七八糟的分子扯得憋胀。

月季园花开得热热闹闹,甫进园,这些红的白的黄的花就涌上来,迫不及待朝他俩挥撒迷魂香。双鲤像只花蝴蝶,由这株花跃上那株花,让邱棠给他拍照。月季园里没什么人,那端还有个戴草帽的妇女,蜜蜂似地忙着冲手机屏抛媚眼摆各种姿势自拍。

“月季原来这么漂亮,比玫瑰漂亮多了。”双鲤说。

“中国产月季,玫瑰少。”邱棠认真道。他奇怪双鲤不认识月季,深圳有座最老的人民公园,里面清一色只种月季。

出了月季园,又入了睡莲池,朵朵尖叶红莲宛若静女,栖倚水面,莲叶间,游弋尾尾红白相杂的锦锂,锦锂们吃得好过得宽,身子鼓胖。邱棠估摸着,一条鱼起码能做四大盘。

睡莲池、凤竹湾、西式园林、中式园林,天热蚊疯,但景点他们一个也没放过,每走一处,以为不过如此了,移步,眼前突又一亮。难怪在公寓阳台上打望时就被它吸引。

走得有点累了,他们寻座水边的凉亭坐下。双鲤翻看手机中的相片,邱棠也凑过去看。双鲤的手机不时更新内容,屏幕上方弹出条条提示,邱棠就说:“昨天积目那事,你看了吗?”

“什么积木?”双鲤没抬头,继续翻相片。

“一个有上千万粉丝的自媒体,昨天宣布关闭。”

“宣布关闭?为什么?”双鲤用两根指头扯大一张相片。

“有违禁不实内容。”

“有违禁不实内容?”双鲤像台复读机,眼睛钉在相中人脸上。

邱棠看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相中人,眨眨眼,再撇撇嘴,“没什么,我也不太了解。”

“你不了解啊。”复读机仍在工作,没出异常,仍低头看相片。

邱棠微微躬身,叹出口气。他以为她也知道积目,那个名气最响赚钱如瀑布的自媒体,她曾经问过他是做什么的,他说,你知道积目吗?我们跟它是同行。她当时还笑着点了点头。

他稍微挪了挪身子,换了个坐姿,将背倚靠另一侧的亭柱。昨天他就想写点什么,就积目的事,从发生意外到结束不过两天时间,因为一篇文章。但他一行字也写不出来,觉得大脑像枯了的墨水瓶,倒不出东西,他给另一家粉丝上百万的自媒体写东西,每天上网去搜罗那些热点爆点,然后据此成文,他最喜欢跟踪积目,像块小铁片跟在磁石身后,过去几年内,他起码写了几十篇跟积目相关的东西,每一篇,下面都能有数百条留言,有积目的粉丝,也有恨它入骨的人。

他又不易觉察地叹出口气,闷滞,让他呼吸不畅,肺腑硬邦邦的。他站起身,希望动动身体能让肺腑柔软点。没有风,偶尔有一丝可疑的风,拂到脸上也是热的。奇怪,这公园里还真没什么人,四点半了,只星星点点几个跑步的人。那边,草坪端倒有几个人,看打扮,是公园的工作人员,弯腰锄着什么。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城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7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秦锦屏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9
  • 王元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9-08
  • 秦锦屏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7
  • 王元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9-09-07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8
  • 无香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7
  • 520周冠打赏31000,共计31000
  • 2019-08-05
  • 小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9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9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7-29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7-29
  • Enemy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7-2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窃以为,这一份暗喻和象征的小说。以现实主义风格脱坯,描写猫乱的生活。普通人的鸡零狗碎,肢解着都市生活,也透视着生活的虚无与板结。交织缠绵,似是而非。喜欢一些惊艳的词句,让阅读的人陡然停顿,也顷刻飞升。
  • 谢谢秦主席的评论打赏与鼓励。

    回复

  • 说起杀鱼,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隐喻,它就是一种没来由的自信所换得的一种失败。失败也不是什么伤筋动骨或痛彻肺腑的事,因为我们要么原本就没有上心,要么原本就早有心理准备。如果一定要引申出主题思想,或许可以这样说:即使承诺,也无法兑现,况且,还根本就没有承诺。不止男女主人公,多少人的生活,就在这样慢慢变得夹生。印象中,作者游利华比较擅长白描细节,丰富,繁杂,逼真;这一篇什所透露出的形而上意涵,十分令人欣喜。
  • 谢谢元涛老师的评论打赏及鼓励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9/08/08 00:44:12
    • 分享到:
  • 结尾似乎透露了玄机:等候丈夫归来的女人——她爱的是小黄?事实上,三观上,男女主并不完全一致。邱棠基本靠猜,哄双鲤开心,巧克力、酸菜鱼、月季花,事实上暗示即便他们在一起也会很痛苦,没有默契的爱情和婚姻注定是痛苦的。即便不能说苟合,也是一种拼凑型爱情。而作为鱼粉老板娘的双鲤和快递员的小黄似乎更有共同语言,更“傻白甜”更具烟火气息,而邱棠毕竟算文化人——从彼此关注的话题上看,笃定是没什么共同语言的。
  • 故事情节不复杂,不炫技,不故弄玄虚。但游游通过自己独到的语言将一篇并不复杂的故事写得妙趣横生,而且很有烟火味。很多处语言很有诗意,妙语连珠,让写诗的我都嫉妒不已。
  • 但正是这种妙到毫巅的细节,尤其杀鱼的细节描写,将两者的完全不同的价值观和认知暴露出来,越想表现什么,就越缺失什么——邱棠缺少的,也许小黄身上有。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世间不都是如此?
  • 但话说回来,人生如同这条鱼,在人生的水中,何必拘泥于一处呢?世间何处不是水,关键你是条鲜活、有趣且充满力量的鱼,如那条胖头鱼,不愿甘为刀俎下的鱼肉,依然争斗一番,是否有着作者的某种启示呢?
  • 看了飞泉的解读。真高兴你们给我这篇小东西拓展出这么多新东西。谢谢啦啦啦。
  • 想借这小说,打量我们现在的生活,一切离真实越来越远,也越来越平滑光鲜,然而,我们如同生活在一个个闷窒的罐头中,孤独浮飘。鱼,既有传统的意义,也有现实的象征。那个绿化工,也许在无意中暗示了些什么……
  • 我觉得这种互动解读很好玩,就像上次解读《应许之地》一样
  • 没错滴

    回复

    • 无香3秀才2019/08/07 09:49:30
    • 分享到:
  • 或许,这就是时下的感情状态吧:难以逾越的距离感、 不够坦诚带来的陌生感、一种笼罩在城市的巨大压力感……不管是花还是食物,都无法缓解。那种隐忍的疼痛,只有偶然被什么锐器刺破以后,才流露得坦然。尽管,那流淌的是殷红的血,但是,只要一旦开始流淌,生命才告别了桎梏。
  • 谢谢香香的认真解读。恩,生活要见血才能触及到真实。

    回复

    • 小宇5进士2019/07/29 16:34:05
    • 分享到:
  • 先曝个料,在写这个评论之前,我写写删删三次————主要是怕说错了,让人贱笑。打错字了,但我不想改,就这样吧! 看过作者的很多篇小说,细节小到要用显微镜。公园里的花花草草,地下商业的纵横交错,以及邱棠杀鱼时的慌乱无章……在她的笔下,要么美不胜收,要么生动到令人发指————第一次杀鱼,不都是这鬼样吗? 好吧,再说说邱棠和双鲤的爱情,是爱情吗?也许只是一段情缘。爱情一说就是错,我还是不多说了。
  • 玉哥看得评的都很认真啊。
  • 我怎么感觉贱笑是故意的呢,玉评得好认真。

    回复

  • 一口气读完——说明游利华的小说好读:她不太玩花样,而喜欢以一种平实、自然的现实主义风格来推进叙事,揭示生活的复杂和人性的幽微。邱棠和双鲤的爱情,并没有大风浪、大波折,而只是两个普通人的普通故事,但经由游利华的编织、描述,就变得不普通了。小说借鉴了电影蒙太奇的手法,过去进行时与现在进行时交叉使用,让读者对二人的故事了解得更全面。显然,两个人之间说不上相互的欣赏和依恋,而更像随遇而爱,且行且看,走到哪
  • 算哪。而从相互询问对方恋爱史到杀鱼,意味着他们的爱情已经变得伤痕累累,垃圾遍地,不可收拾了。比起故事本身,游利华的对风格的经营、对节奏的控制、对叙事的考究、对细节的偏爱,才是这篇小说的价值所在。
  • 男主女主,至于他俩到底是否相爱,爱谁,这个,不能说破,一破就不好玩了。

    回复

    • 2童生2019/07/30 19:30:46
    • 分享到:
  • 杀鱼结果弄伤了自己,本来是一个甜蜜的约会,结果是用一份外卖搞定,呵呵
  • 谢谢阅读。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4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0
  • 9234
  • 13
  • 1630
  • 欢迎邻家新人夜上阑珊!她从湖北一回到深圳,就写了二首诗及一篇文章发在邻家。施霞是一位非常勤力的写手。《一棵孤独的树》这首诗,开篇略感压抑,如“我独自站在那里,站成一棵孤独的树”,这句诗中好就好在一个“站”字,让人开篇就有一种读下去的欲望。但当读下去却又豁然开朗,这首诗又并非是一首只写孤独的诗,或许写的是爱情,或许写的是亲情,“我的心啊,等成果实,盼着你来采摘”,这句诗眼就非常之妙,能打动人心!

    方华吉一棵孤独的树

    2019/12/9 21:23:35
  • 施霞小妹是我湖北乡党,她是深圳市作协会员,我们是在市作协安排的凤凰、张家界采风之旅认识的,施霞是一位网络写手,写过长篇,文笔颇佳,故我向她推荐了邻家网站,没想到她很快就在邻家注册并发文章了。文中的汪明山我是熟悉的,因我的祖籍也是鄂州市鄂城区,她写的汪明山离我老家汀祖也就五公里路程,所以读她的文章有一股归乡的亲切感。施霞在文章中用较多的笔墨写了在装修新房过程中的亲情友情,朴实自然,感情真挚,特赞之!

    方华吉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21:02:10
  • 看完这篇文章,我感受到更多的是冷和难受。不错,亲戚是一帮有爱有温暖的好亲戚,让人在冬天遇到暖阳,可是“我”婆家的做法就有点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了,新媳妇回来,不说住新房子,但新被子还是要置买一套的吧,这倒也罢了,更难以容忍的是,结婚第五天,老公就对怀孕四个月的“我”拳打脚踢,想想都觉得可怕,如何能与他度过20年的委屈岁月?文章对亲戚亲情叙事方面略为平实,如果加上一些感情色彩,感染力会强一些。

    梦晴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15:05:26
  • 遇到好的风景,还要遇到好的人,才算相得益彰,对得起旅行的热情、期望与所花费的精力、金钱。现在祖国大地,大江南北,好风景不少,被人糟蹋的地方也不少,视觉的餍足,往往伴随着心灵的煎熬。国庆在丽江,固然也感受到了餐饮、住宿等服务水平的提高,但也见识了个别同胞为了一些蝇头小利,而丧失了诚实和朴素,做些不该做的小动作,让人不禁心生鄙视。祈愿这个国家,土地干净,风景秀丽,礼仪葳蕤,人文昌盛,庶几可称文明国度。

    笑笑书生旅行散记

    2019/12/9 11:07:35
  • 有亲人和亲情,是人们活着的理由,也是幸福的保障。不过,你那个结婚第五天、对怀孕四个月的你拳打脚踢的老公,实在是让人无语。我倒建议,你应该勇敢地把那段省略的“一万个委屈二十年的艰辛岁月”写出来,这些内容本身就具备了建构优质非虚构作品的特质。

    笑笑书生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10:56:33
  • 欢迎新作者的到来。在寒冷的冬天读作者的文章,心里有许些暖意。眼看临近春节,在深圳打拼的人,往返于异乡与故乡之间。其实有很多的无奈,也身不由己。文章虽短,蛮喜欢作者的文风,看似聊天的语气,字里行间无不露出亲情、乡情与友情。按理说修房子是大事情,都应该亲力亲为。但又舍不下在深圳打拼的事业,一个人有这么多的亲人真好。有他们的支持,能让作者能好好打拼。哈哈,喜欢文章中的三奶奶,会喝会打麻将,蛮有生活气息。

    春风妙语这个冬天很温暖

    2019/12/9 9:06:55
  • 作者不仅是美食家还是旅行家。通过在旅游中遇到的一些人,一些事,记录人性的光芒与善良。在江西寒冷的冬天,六十多岁的阿奶雪中送炭,引他们进屋烤火,还免费给姜汤喝。果农免费让他们摘橙子品尝。婆婆待游客如亲人,服务周到。在草原上体贴入微的司机,让游客在自家吃到价廉正宗江西菜。后来作者己经回深,求他帮助被宰的20位旅客。受作者引导,帮助邮轮上下游客改正浪费食的确缺点。心存善念,计较少包容多。会遇到更多美好

    春风妙语旅行散记

    2019/12/5 12:32:34
  • 一口气看完,行文如涓涓细流,叮咚作响,演奏出一曲优美的乐章。整篇文章有情有景,有文学有生活,有见识有思考,把丽江的诗意、古朴、美好描写得淋漓尽致,令人向往不已。如果没去过,说不定就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其实,曾经去过两次丽江,过度的开发,丽江已经很商业化,现在脑海里只残留着古城里的”灯红酒绿、人流如织"的记忆,真的怀疑,难道我之前去的是假丽江?

    梦晴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1:41:52
  • 最早去丽江是2004年的事情了。之后再去过一次,却远没有第一次那么令人刻骨铭心。当然现在的丽江早已不是那时的丽江了。那时的丽江是静谧的、诗意的、带有异域风情的,它很神秘,也很古朴。但身处其中,又处处能感受到热情和天性之美。无论是万神园还是洛克故居,无论是茶马古道还是束河古镇,都令人向往。

    江飞泉人间净土——丽江城的日与夜

    2019/11/26 10:47:35
  • 好舒服的文字,一见如故,再见倾心。风穿过北方,经襄阳,过长沙,穿清远,到深圳。不仅仅是美,还有气场有底蕴。今夜龙华上空,有一颗量子卫信。

    大明府故乡风吹晒布路

    2019/11/24 21:08:23
  • 飞泉今年很高产,一篇孩子又一篇孩子滔滔不绝地生,羡慕,嫉妒。记得在图书馆南书房参加一次活动时,跟赵老师打过照面,很平静和气的一位长者;朋友圈里也见过他的书法,清润可人。在飞泉笔下,赵老师不但是个杂文家,同时也是个深圳主义者——高攀一句,跟我一样。他的《深夜记》,是关于深圳的文字,“既有二三十年前的历史画卷,亦有当下的风情拾遗”,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让我忍不住想一读为快。另,谢谢飞泉提到我的名字

    笑笑书生见秦人风骨,见深圳情怀

    2019/11/19 16:33:58
  • 总之,道是无然却有然,读不懂的人就如读不懂的诗一样,太深奥了就不是草根,小鱼总浮在水面上,要是能沉就不会直白这么简单了。诗不是深藏的专利,我们普通凡人也可以可学学诗仙诗圣去面朝黄土,仰望天穹,发发内心感叹有何不可?大鱼大肉可入席,难道青菜萝卜就不入味?营养学里面粗茶淡饭也有一课,本以草根多发力,为何不可叹几句,来深三十近三十,往来无常莫怨人!

    文缘磋砣

    2019/11/19 15:12:59
  • 家弟非常精进,写了这么多的词。我基本上没写过词,但我非常喜欢读。要写好一首词,很不容易。平仄,韵律。每句子中包括了许多的典故,要积累很多的知识才写得好。年轻人能把词也得炉火纯青,除自身努力,想必也受到家人的潜移默化吧。从家弟这首词中,让我读到了弟弟的大婚举办在国庆之际,广东与湖南人结为伉俪,郎才女貌。这首词作者对弟弟与弟媳衷心祝愿,愿他们百年好合,早生宝贵子。这也是作为双方父母与亲人美好的期待。

    春风妙语沁园春•贺弟弟大婚

    2019/11/19 9:59:53
  • 再看这首关于父亲的作品,内心难免联想到前几日连续看的电影《偷自行车的人》《小鞋子》和《草房子》,里面形形色色的父亲就是我们熟悉或者陌生的那一个。父亲是经常被我们忽略的人,关于母亲的文字浩如烟海,而对于父亲的书写,仿佛被遗忘一样。但我们知道,父亲是更加不会表达的那一个,他对你的爱是和母亲一样的。于是,我看到作者笔下罗列父亲的好,但作者却无法真正代替父亲感受到生命的疼生活的苦。

    江飞泉​父亲,我喊不出你名字里的疼

    2019/11/15 10:12:17
  • 虽然文字有些稚嫩,但还是有蛮多可取处。其一就是质朴的情感,通篇没有过多的修饰和纷繁意象,反而释放了一种直白纯朴之美,譬如,关于学校宿舍的校友,本身就带有校园里质朴的特质,这种回忆总是令人记忆犹新,且非常美好。作者应该非常年轻,有着令人艳羡的年龄资本,意味着有更多见证生活美妙的机会。于是,想建议下,多写写身边的事物,身边的人,身边的风景。

    江飞泉白昼流星(外三首)

    2019/11/15 10:02:1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