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杀鱼
  • 点击:2654评论:182019/07/29 12:27

出门前邱棠接了单快递。

竟然是一架小型无人机,白色,可折叠,高清广角航拍,正是他经常在购物网站查看那款。

“生日快乐,速海希望年年都能陪您度过这特别的一天,希望您喜欢今年的小礼物。”快递员递上无人机时笑眯眯地说。

“谢谢。”邱棠有些不好意思,生日还有两天才到呢,他红着脸,像占了人家便宜,也确实占了便宜,这款无人机价格可不低。

他让快递员进来坐:“喝杯水吧,今天这么热。”快递员说还有货要送,邱棠硬拉着他进屋,将人扯进来,又赶紧腾出手,把小沙发上的杂物胡乱推到一边,清出个堪堪可坐的空间,自己落坐旁边另一个堪堪可坐的空间------一个他坐出屁股印的位置。

凉茶及芒果,邱棠知道快递员喜欢这两样,常常地,他都会邀请快递员进屋坐坐吃点东西,不管快递员愿不愿意。

天热得空气分子都快被烫熟了,天上一定不止一个太阳,太阳们发情似地,疯狂烤炙大地,邱棠刚推开大堂玻璃门就像被人狠狠掴了一巴掌,那巴掌巨大,掴得他整个人火辣辣地。

双鲤还没来。闷,邱棠眉头微蹙缩紧鼻孔呼吸,一腔热气被堵在肺脏门口,憋得断头折腿,他不得不张大嘴,重新吸呼,将肺门强行用力推开。又呼吸了两大口,他虚眼打望前方的小路,空无一人,钻回玻璃门内,玩起了手机。先是进各种聊天软件逛了逛,有人在吵架,吵得鸡犬不宁;又刷新了轮新闻,半个小时不刷,更新了几页;最后,他进入常玩的游戏,队友丢给他一件武器,让他跟上。

少得一个太阳时分,双鲤来了。

她打了把大大的阳伞,从路口那边拐过来,宽松的亮黄裙子清晰地衬出她的样貌,不知是由于路上人少还是太阳蒸腾出的热气太重,双鲤看上去比平时瘦小,等走近了,她的脸也有点不一样,邱棠才发现,她左右眼角各长了片灰白的小雀斑,但这并没什么影响,反而使她看上去有点俏皮。

见邱棠盯着自己看,双鲤朝他眨眨眼,促狭地笑:“原味还是麻辣?”

第一次见面,双鲤也是这么问邱棠的。

那天,公寓楼区意外停电。邱棠本来计划写篇东西,打开电脑,发现停电了,翻开手机,电池也用尽了,坏事们喜欢抱团来,昨天和策划人还有点问题没商量好,他无事可做,只能强迫自己看书等电来,可电却一直不来,日头偏西仍没来,稿子写不成,电话打不成、外卖也点不成,他又气又急,书是看不进了,在屋里打转转,恨不能靠自己的打转运动发电。转得日头又偏了偏西,哪有电星,惟磁砖地板尘星四起,邱棠干脆掏过钱包,“嘭”地拉上门。幸亏电梯正常运转,他一脚跨进电梯,目光顺着占半面墙的楼层标滑下,抬手按亮负一层。

他租住的公寓,地下接着座巨大的商城,邱棠曾经听人说起,说这商城挺有意思,但他没去逛过,有几次匆匆下来,在商城门口买点东西即上了楼。

今天他可以逛逛,反正回去也是在屋里转逛。抬头看了眼路牌标识,他顿时有点发蒙:地下商城果然庞大,竟有东南西北四条街,每条街仅人行通道,就足有三车道宽。

邱棠选了其中一条,顺着走了很远,通道两边挤满各式商铺,卖衣服的、卖小吃的、卖玩具的、卖杂货的,许多商家把物品摆到门口道上,吆喝着吸引客人,通道里客人不少,像有点於堵的流水,这些,让邱棠想起以前常逛的东门,那条深圳最繁华最老的商业街。但这里比东门还多了点东西,不止商铺,还有机构门面,公司写字间等。

也不知走了多远,仍不见尽头,邱棠摸摸空瘪的肚皮,往回折。最后,他在靠近公寓楼的转角停下,站在一家快餐店前,“味极渔粉”四个大字用的红色二极管,略显昏黑的地下商城中,星星点点的闪光二极管像无数兴奋的小精灵扑进邱棠眼里。他还在研究招牌,店内走出个穿牛仔短裤的女孩,笑眯眯朝他挥手:“吃粉吗?原味还是麻辣?”

他们朝公园走。昨天邱棠上网查了一番,问附近有什么好的约会处,人们七嘴八舌推荐,邱棠觉得那些推荐都没什么特色,不是购物城就是人气餐厅,太远天热也不想去,他最终选了距离公寓不远的公园,说来惭愧,在这住了几年,他只去了两次那公园,一次是下的士路过,一次是去找人。

过得两个小路红绿灯,就踏上了公园的辅道。邱棠说:“你不是喜欢月季吗?我查了这周月季园有展览。”

“是玫瑰吧?我那店里插的都是玫瑰。”双鲤纠正他。

“反正长得像。”邱棠说。

前两天,邱棠去双鲤店里吃饭,约她出来走走。

“别忙生意了,生意永远忙不完,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双鲤正忙着开单收银,“味极渔粉”店不大,算上后厨也不过五十平,店里除了双鲤,另外请了个煮粉工和洗碗工。不大的店生意却很好,大多是外卖,有时候外卖实在太多,送餐员忙不过来,双鲤会不舍地取消一部分。

“什么好地方?”双鲤没抬头。

“跟我去就是,保准给你惊喜。”邱棠打哈哈,其实自己也没想好。

从公寓楼上打量,公园十分漂亮,面积也挺大。有拱桥、人工湖、草坪、竹林、亭阁……每天,邱棠写完东西,或是休息,都会坐在阳台上边喝茶边打量它,公园被通天立柱般密集的楼群围在中间,面积不小,植物非常茂密,跟泛着金属光利落简洁的高楼比起来,绿得有些异常,这让它美得不真实,像《牡丹亭》里杜丽娘的后花园。

刚进大门,一条植满蒲草鸢尾花的溪流就绕上来。双鲤尖叫着迎上去,掏出手机对着蓝紫的鸢尾花狂拍,邱棠挑了块水边的大石头坐下,从包里拿出盒巧克力,递给双鲤,双鲤又是一声尖叫,小女孩似地皱着鼻子笑。

邱棠于是知道自己送对了礼物。前天速海的快递员送东西来时,用PDA扫扫条码,眉头微微皱了皱:“送女朋友吗?”邱棠知道瞒不过他,他不吃糖,从来也没买过糖。“味极渔粉的老板娘?”快递员朝他挤挤眼,嘴角带着丝不言自明的笑。

这鬼人!邱棠只是笑,不点头不摇头。

快递员也不知怎么看出来的。近一个月,邱棠下楼的次数是多了,几乎每次,都直接奔“味极渔粉”,他会选稍晚点的时候去,错过高峰点,等双鲤忙得差不多了,点份鱼粉,边吃边和她聊天。

他喜欢吃鱼片,老板娘人挺漂亮,更重要的,跟她聊得来。

“你们店的鱼片这么鲜嫩美味,是请了什么大厨啊?”他有点没话找话。

“哪有大厨,我们店连鱼都没有。”双鲤边整理东西边答。

“没鱼?那你会魔术啊……”

正说着,快递员进来,一身黄色工装,身后拖着辆放满货的平板车。双鲤赶紧放下手头杂物,招呼店里工人搬东西。那些大大小小的纸箱上,印着调料鱼片之类。清点完东西,双鲤签着字说:“够吃一周的。”

邱棠跟快递员也熟,朝他点点头,问他吃过饭没,没吃请他吃粉。他们这一片区,都是这位相貌普通,套进黄色工装像卡通小黄人的快递员负责,“你好,速海。”邱棠暗地里就叫他速海,速海是家全国连锁的超大电商,可以说是垄断型,发家于深圳,大家都习惯选择速海,送货快,质量也好,还是家不断成长的公司,不时更新产品改进服务。

收拾完物品,双鲤才和两个工人煮了点东西吃将起来。洗碗工是个腰身粗壮的中年妇女,煮粉工是个木纳少话的中年男人,双鲤夹在他们中间,真的像一尾活泼鲜灵的鱼,鱼戏鱼嬉,激起的水花点点滴滴都落在邱棠心头,或许,这也是他喜欢来这店里吃粉的原因之一。她吵着要看电视剧,最近流行的那部,一集很快放完,双鲤不看广告,去后厨放碗,刚要走,电视上播出巧克力的广告,她端着碗看,眼睛亮亮的。

双鲤捏了颗带果仁的巧克力喂给邱棠,自己挑了颗黑色扭花的。邱棠拈起盒内的介绍卡:瑞士雪,来自瑞士,带给你不一般的感受。他当然不懂这些,快递员扫完条码说:“我每次都给老板娘送的瑞士雪黑巧,她还挺专一的,你要不要换那个试试。”

天真的热,太阳光落在人身上,有种烧灼感,邱棠不禁担心身体会被这光点燃,自燃作灰烬。一热,就闷,风也被太阳烤化了,树叶们呆在枝干上,若木鸡。邱棠深深吸口气,觉得没吸进多少氧分子,肺被一堆乱七八糟的分子扯得憋胀。

月季园花开得热热闹闹,甫进园,这些红的白的黄的花就涌上来,迫不及待朝他俩挥撒迷魂香。双鲤像只花蝴蝶,由这株花跃上那株花,让邱棠给他拍照。月季园里没什么人,那端还有个戴草帽的妇女,蜜蜂似地忙着冲手机屏抛媚眼摆各种姿势自拍。

“月季原来这么漂亮,比玫瑰漂亮多了。”双鲤说。

“中国产月季,玫瑰少。”邱棠认真道。他奇怪双鲤不认识月季,深圳有座最老的人民公园,里面清一色只种月季。

出了月季园,又入了睡莲池,朵朵尖叶红莲宛若静女,栖倚水面,莲叶间,游弋尾尾红白相杂的锦锂,锦锂们吃得好过得宽,身子鼓胖。邱棠估摸着,一条鱼起码能做四大盘。

睡莲池、凤竹湾、西式园林、中式园林,天热蚊疯,但景点他们一个也没放过,每走一处,以为不过如此了,移步,眼前突又一亮。难怪在公寓阳台上打望时就被它吸引。

走得有点累了,他们寻座水边的凉亭坐下。双鲤翻看手机中的相片,邱棠也凑过去看。双鲤的手机不时更新内容,屏幕上方弹出条条提示,邱棠就说:“昨天积目那事,你看了吗?”

“什么积木?”双鲤没抬头,继续翻相片。

“一个有上千万粉丝的自媒体,昨天宣布关闭。”

“宣布关闭?为什么?”双鲤用两根指头扯大一张相片。

“有违禁不实内容。”

“有违禁不实内容?”双鲤像台复读机,眼睛钉在相中人脸上。

邱棠看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相中人,眨眨眼,再撇撇嘴,“没什么,我也不太了解。”

“你不了解啊。”复读机仍在工作,没出异常,仍低头看相片。

邱棠微微躬身,叹出口气。他以为她也知道积目,那个名气最响赚钱如瀑布的自媒体,她曾经问过他是做什么的,他说,你知道积目吗?我们跟它是同行。她当时还笑着点了点头。

他稍微挪了挪身子,换了个坐姿,将背倚靠另一侧的亭柱。昨天他就想写点什么,就积目的事,从发生意外到结束不过两天时间,因为一篇文章。但他一行字也写不出来,觉得大脑像枯了的墨水瓶,倒不出东西,他给另一家粉丝上百万的自媒体写东西,每天上网去搜罗那些热点爆点,然后据此成文,他最喜欢跟踪积目,像块小铁片跟在磁石身后,过去几年内,他起码写了几十篇跟积目相关的东西,每一篇,下面都能有数百条留言,有积目的粉丝,也有恨它入骨的人。

他又不易觉察地叹出口气,闷滞,让他呼吸不畅,肺腑硬邦邦的。他站起身,希望动动身体能让肺腑柔软点。没有风,偶尔有一丝可疑的风,拂到脸上也是热的。奇怪,这公园里还真没什么人,四点半了,只星星点点几个跑步的人。那边,草坪端倒有几个人,看打扮,是公园的工作人员,弯腰锄着什么。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城市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5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8
  • 无香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07
  • 520周冠打赏31000,共计31000
  • 2019-08-05
  • 小宇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9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7-29
  • 无香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7-29
  • 嘲讽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7-29
  • Enemy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7-29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江飞泉5进士2019/08/08 00:44:12
    • 分享到:
  • 结尾似乎透露了玄机:等候丈夫归来的女人——她爱的是小黄?事实上,三观上,男女主并不完全一致。邱棠基本靠猜,哄双鲤开心,巧克力、酸菜鱼、月季花,事实上暗示即便他们在一起也会很痛苦,没有默契的爱情和婚姻注定是痛苦的。即便不能说苟合,也是一种拼凑型爱情。而作为鱼粉老板娘的双鲤和快递员的小黄似乎更有共同语言,更“傻白甜”更具烟火气息,而邱棠毕竟算文化人——从彼此关注的话题上看,笃定是没什么共同语言的。
  • 故事情节不复杂,不炫技,不故弄玄虚。但游游通过自己独到的语言将一篇并不复杂的故事写得妙趣横生,而且很有烟火味。很多处语言很有诗意,妙语连珠,让写诗的我都嫉妒不已。
  • 但正是这种妙到毫巅的细节,尤其杀鱼的细节描写,将两者的完全不同的价值观和认知暴露出来,越想表现什么,就越缺失什么——邱棠缺少的,也许小黄身上有。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世间不都是如此?
  • 但话说回来,人生如同这条鱼,在人生的水中,何必拘泥于一处呢?世间何处不是水,关键你是条鲜活、有趣且充满力量的鱼,如那条胖头鱼,不愿甘为刀俎下的鱼肉,依然争斗一番,是否有着作者的某种启示呢?
  • 看了飞泉的解读。真高兴你们给我这篇小东西拓展出这么多新东西。谢谢啦啦啦。
  • 想借这小说,打量我们现在的生活,一切离真实越来越远,也越来越平滑光鲜,然而,我们如同生活在一个个闷窒的罐头中,孤独浮飘。鱼,既有传统的意义,也有现实的象征。那个绿化工,也许在无意中暗示了些什么……
  • 我觉得这种互动解读很好玩,就像上次解读《应许之地》一样
  • 没错滴

    回复

    • 无香3秀才2019/08/07 09:49:30
    • 分享到:
  • 或许,这就是时下的感情状态吧:难以逾越的距离感、 不够坦诚带来的陌生感、一种笼罩在城市的巨大压力感……不管是花还是食物,都无法缓解。那种隐忍的疼痛,只有偶然被什么锐器刺破以后,才流露得坦然。尽管,那流淌的是殷红的血,但是,只要一旦开始流淌,生命才告别了桎梏。
  • 谢谢香香的认真解读。恩,生活要见血才能触及到真实。

    回复

    • 小宇5进士2019/07/29 16:34:05
    • 分享到:
  • 先曝个料,在写这个评论之前,我写写删删三次————主要是怕说错了,让人贱笑。打错字了,但我不想改,就这样吧! 看过作者的很多篇小说,细节小到要用显微镜。公园里的花花草草,地下商业的纵横交错,以及邱棠杀鱼时的慌乱无章……在她的笔下,要么美不胜收,要么生动到令人发指————第一次杀鱼,不都是这鬼样吗? 好吧,再说说邱棠和双鲤的爱情,是爱情吗?也许只是一段情缘。爱情一说就是错,我还是不多说了。
  • 玉哥看得评的都很认真啊。
  • 我怎么感觉贱笑是故意的呢,玉评得好认真。

    回复

  • 一口气读完——说明游利华的小说好读:她不太玩花样,而喜欢以一种平实、自然的现实主义风格来推进叙事,揭示生活的复杂和人性的幽微。邱棠和双鲤的爱情,并没有大风浪、大波折,而只是两个普通人的普通故事,但经由游利华的编织、描述,就变得不普通了。小说借鉴了电影蒙太奇的手法,过去进行时与现在进行时交叉使用,让读者对二人的故事了解得更全面。显然,两个人之间说不上相互的欣赏和依恋,而更像随遇而爱,且行且看,走到哪
  • 算哪。而从相互询问对方恋爱史到杀鱼,意味着他们的爱情已经变得伤痕累累,垃圾遍地,不可收拾了。比起故事本身,游利华的对风格的经营、对节奏的控制、对叙事的考究、对细节的偏爱,才是这篇小说的价值所在。
  • 男主女主,至于他俩到底是否相爱,爱谁,这个,不能说破,一破就不好玩了。

    回复

    • 1布衣2019/07/30 19:30:46
    • 分享到:
  • 杀鱼结果弄伤了自己,本来是一个甜蜜的约会,结果是用一份外卖搞定,呵呵
  • 谢谢阅读。

    回复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4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19
  • 235834
  • 12
  • 1500
  • 他看着我一直在看他的手,就解释说,我的手不好看。是个干苦力的命。 他说,你不心疼啊,这么新卖废品是最不划算的。 单从对这个收废品的人的描写,就可以看到在外漂泊的艰难生活的一斑,一个收废品的人尚且对文化文学有如此的敬畏和爱惜,何况一辈子都在为文学熬夜熬日的人呢!不管生活如何,总算还有文学相伴。

    平溪慧子手记:深圳生活纹路

    2019/8/18 20:50:18
  • 这是一部令人振奋也让人感动的城市奋斗史书,真替作者感到高兴,同时也为他点个大大的赞。能够远离舒服区选择来竞争激烈的深圳打拼已经让人佩服,而在短短几年的奋斗生涯里,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更是淋漓畅快,让人赞赏不已。尤其获得政府资助的清华高级工商管理课程,并不是所有人能做到,让我想到同样的2008年辞职考MBA的往事,尽管目前还没得到有效用途,但我也是无怨无悔。

    江飞泉入深圳记—我在深圳浴火重生

    2019/8/18 17:39:19
  • 感觉是一种泥胎打滑,种子挣不开壳,朝阳里的某种色盲,绝望中时不时流露的男人媚态,作者是个多面手,能把这些感觉表达到位,写绝望写死亡,写冷漠写空转,无疑是文坛顶级高手,像双雪涛、于一爽等等,但,这里是邻家的坛子,你的作品要冲着大奖来,你要拿出最适合的,最精彩的,我相信你会得大奖,似是而非的爱,模棱两可的笑,东成西就的果,写出命运的况味,写出流变中的宿命!

    健字号手记:深圳生活纹路

    2019/8/18 1:59:10
  • 深圳,曾经代加工的辉煌时代已经过去。在不断前进的路上,转型升级把一些低密度制造业给淘汰出局。这是进步。勤勉踏实的人,在哪里工作都会有容身之地。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处理,繁复沉重的工作负担。让改革开放之初的一代人既找到了自身的价值,又实现了自己的理想,更找到了前进的方向。入深故事皆不同,每篇都有汗与累!

    涸辙之鱼入深圳记

    2019/8/17 12:58:19
  • 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故事里的事,说不是就不是。像写实又像是写虚,作者这样安排一个故事,告诉我们情节,与我们摸索出来的结局,或有出入。有些作者写的故事情节,我们刚看到开头就已经知道结尾,而好的故事情节,让我们心潮澎湃,在作者的迂回转折中把读者带向一个情感的制高点,读来欲罢不能!

    涸辙之鱼私生子

    2019/8/17 12:47:36
  • 月是深圳明,情是书生真。由唐朝的月亮到深圳的月亮,月亮还是那个月亮。无论月亮在哪儿,书生意气风发,书生的月亮在心里,心里的明月,永远照亮着你,不管万水千山。书生此文,写情写景抒情,都错落有致,细细道来,情真意切,感动!

    涸辙之鱼月是深圳明

    2019/8/17 12:34:23
  • 卖马蹄的人是为了养家糊口,买马蹄的人是为了自己的老伴,自己的爱人。撕开马蹄的外表,里面的内涵可是美好的,它好吃,醇甘清香,糯香爽口。看,卖马蹄的人,为了更好的吸引顾客,假装受伤,而买马蹄的人,因为有自己的心事,反而不曾留意。做人应学马蹄,不应该虚有其表!

    涸辙之鱼城中村系列:马蹄

    2019/8/17 12:17:47
  • 点题就写在深圳的奋斗过程。人物形象,故事情节,如行云流水。故事不算错综复杂,但情节设计引人入胜。能吸引读者一口气读完,后面的一大段回忆,用来衬托上半段的描述,感觉有点衔接不上,静待整篇。再来细细阅读。

    涸辙之鱼深圳式奋斗

    2019/8/17 12:03:05
  • 这些年,没有骗我们消费的,只有卖楼的了!真是说出了卖房人的心声。想想当年陪着笑脸,跟你称兄道弟的中介小哥,为了套你卖成将来翻倍的房子, 施放的苦肉计,真是百感交集。李玉写得很克制,但我们都能感到他压抑着的愤慲,他流露出的真切感受,我闻到了板倒井,或者泥池大曲的清冽。文章就是这样写成的,真切的感情,加上作者训练有素的行文,更深一点,李玉的风格化叙事,一如父亲那篇!

    健字号​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8/17 11:05:10
  • 坪山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特别是马峦山,可以说是四季去过。不同的季节马峦山有不同的风景。印象最深的是,一次跟草根文学艺术协会去马峦山采风,黄东和带上他的儿子,孙夜一路抱着小黄。我们老中青几代人走在家乡间的小路上让我们欣赏蓝天白云瀑布涓涓细流,欣赏樱花翠柳走地鸡鹅牛羊,品赏柴禾灶煮出来的白斩鹅、嫩姜焖鸭、豆腐酿等等,这些菜都有是驴友们自己做。下午还可打会小麻将。坪山青山绿水湿地公园让人留连往返。

    春风妙语关于坪山的一组诗歌

    2019/8/17 10:37:28
  • 这篇小说读后确实论人耳目一新。看似荒诞的内容,却有着内在合理的逻辑。正如作家笔下的人物,寄托着他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毋庸置疑,作家的私心,掩藏在作品中人物的身上,一样合情合理。然而作品中的人物,并不是作家手中的玩偶。成功的作品,塑造的人物一定是鲜活的,有思想有灵魂。不同环境下的他们,所言所行往往会出乎作者的预料。

    淘书乐私生子

    2019/8/17 10:28:30
  • 我在等待最后的结果,主人公的男朋友什么时候出现。这个故事我看了两遍,第一次看到第十页,今天早上来看,更新到十三页。从开头的深圳职场故事延伸到后面的成长往事经历,一口气读下来,为主人公能紧握的命运手,而欢欣,而鼓舞。一切看似顺利简单,却是这样不经意间从小积累起来。幸运降临,不都是一个一个脚步的努力才换来的吗?

    梦蝶深圳式奋斗

    2019/8/17 9:48:44
  • 那天在沙井遇见刘郎,介绍说他是90后诗人,今天读完他的诗,果然气度不凡。一组37首组成《深圳梦》,串起了人们在深圳打拼的生活。《有的风》一直吹着我们往前走,《有时候》依然有人像妈妈那样抱着你,《写作业》我告诉孩子的,字是有生命的《深圳梦》你躺在深圳的某栋楼思考着怎么能把自已变成那只鸟等等。作者的诗易读易懂,每一首诗如天上的星星似乎相隔很远又很有关联。光可以可照亮黑暗中的路,孤独是一笔财富。

    春风妙语深圳梦

    2019/8/17 8:12:12
  • 坪山,在大龙岗时代就对它很熟悉了,聚龙山,坑梓大道,坪山湿地公园,都去过,赏过,还登上聚龙山顶,眺望落日,观赏繁花,书写诗篇。一去经年,有好几年没在踏足坪山,内心满是思念。此次,看到作者贴出一组坪山的诗歌,就当又回到那时的美好时光。那时聚龙山上的那座巨鼎好像有龙的纹饰,华丽壮观,被认为是镇山之宝。而坑梓大道当时再扩建之中,尘土飞扬,我们都说未来是一片恢弘远景。

    江飞泉关于坪山的一组诗歌

    2019/8/16 23:40:22
  • 俗话说“一波三折”,赵老师,这是“一深三入”啊,经历曲折,但文字里洋溢着对深圳的向往和追求,也散发着80年代特区深圳的那份活力和激情。那股闯劲后来没有了,至少2000年后当我来深圳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了。调档案、转户口等,是你们当时的最大障碍,也是波折的原由,到后来也都不再是问题了。我们各自的“入深圳记”,汇集成了这个时代的烙印,这也是“入深圳记”的意义所在。

    熊宗俊入深圳记:三顾鹏城方入深

    2019/8/16 22:50:39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