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城堡
  • 点击:15457评论:52020/04/20 14:34

1

一个初夏的星期六,沈枫穿过东门广场,钻进人海中,像一滴水融进了大海,这给他莫名的安全感。他穿行在小商贩中间,聆听店铺音响的喧嚣,呼吸着鸡翅包饭和牛杂汤的香味。

等他坐在步行街长椅上休息的时候,脑海中的一个场景再度浮出水面。

一个古希腊雕塑般仪态端庄、身材健美的高大女人。她有着棱角分明的面孔和一双带着挑衅意味的棕色眼眸,棕色长发分批在双肩上。她朝着沈枫微笑,轻语,去寻找那座城堡。

手机的铃声打断了他的迷梦,新婚妻子羽芳让他去东门菜市场买菜。他默念着菜单,以防遗忘,西红柿、生菜、西兰花、韭黄、圣女果……

当他提着两大包蔬菜回到厨房的时候,还是漏买了一种。

“你不知道我喜欢吃圣女果吗?西红柿是西红柿,圣女果是圣女果。买个菜要花两个小时,是不是又去步行街闲逛了?”羽芳埋怨道。

“去寻找那座城堡。”沈枫小声念叨着。

“喂,你是不是读小说读傻了?整天神经兮兮。”

“比不上你们公办教师,三分之一时间讲课,三分之一时间填表,三分之一时间开会,根本不读书。”沈枫反唇相讥。他记得羽芳埋怨过没有时间读课外书。

“那又怎么样?收入比你高。”

一提到收入,沈枫便不搭话了,躲到那个仅能容纳一个人的袖珍阳台摆弄望远镜了。

百无聊赖的时候,沈枫喜欢坐在阳台上通过三脚架上的望远镜凝望远方。羽芳说他是偷窥狂。他说自己可没把镜头对准别人的窗户,他望的是梧桐山上电视塔的尖顶。不信你来看看,刚下过一场雨,梧桐山上云气氤氲,恍若仙境呢。当然,他四处观望的时候,看的可不全是梧桐山。有次,他偶然发现了一些建在楼顶上的小屋,有人住在那样的小屋里,在楼顶上种菜,还有鸡鸭和黄狗跑来跑去,俨然城市里的田园牧歌。从阳台上望去,那小屋像是一座微型城堡。

第二天,他照例日上三竿才起床。

“赶紧起床了。懒猪。都九点啦。”羽芳晃着他滞重的肩膀。

“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啊。”

“今天当然要上班,你以为你做的是什么好工作。补习社当然要周末上班啦。”

沈枫打了个激灵,意识到今天有课,反应过来十点半才上课,随即又瘫软下去,脖子和身体折成直角,靠在床板上。

出门的时候,沈枫捡起来水电费催缴单,那是物业工作人员通过门缝塞进来的。出门的时候,恰好可以一脚踏上,确保可以看到。

课程是补习社现成的初中作文课件,每一课都有一个明确的教学目标,这节课讲线索,上节课是立意,上上节课是选材,每节都有一些条条框框,教导学生要怎么做,不要怎么做,也可以适当拓展与发挥。

中午下课的时候,补习社的老板请沈枫吃饭。她五年前从公办学校辞职开了那家补习社,是一位很有魄力的中年妇女。像往常请吃饭时一样,她照旧提了一些教学意见。

“你讲课还是跟学生的距离有些远,没有撩拨他们的心弦。跟大专家作报告一样。”老板说。

大专家三个字像蜜蜂的刺,刺了沈枫一下,不过想想,老板说得没错,他确实梦想当某一领域的大专家,只不过毕业后成了一名普通的补习社教师。

“嗯,我今后尽量贴合学生的实际情况讲。”

“当然,你的教学也有很大进步,尤其在语言表达上,比之前流畅多了,还会摆出一些手势,有了几分演讲的感觉,这都是进步。”

老板讲话极有分寸,打一棒给一颗糖,让对方既能反思不足又有台阶下,这也是她平时引以为豪的课堂艺术,对学生也是如此。她用这种方式,管住了班上的几个调皮捣蛋的叛逆少年,营造了良好的课堂纪律。

星期天傍晚,沈枫和羽芳照例找家饭店美餐一顿。这是大学时代谈恋爱沿袭下来的生活习惯。

走在晒鱼路上,羽芳忽然问,还记得毕业那年你在这条路上说过的话吗?

“什么话?我们在这里生活好几年了,说了无数的话。”

“你指着前面那栋金色高楼的顶层,说那里很美,像个城堡,你的梦想就是拥有最顶端带凉亭的那层,做你的书房,俯瞰这座城市。”

沈枫尴尬地笑笑,嘴角抽动了一下,算作回答。刚毕业那会,他敢于那样说。毕业几年后的今天,他不敢了,想想自己在补习社的工资只有羽芳做公办学校小学语文老师的一半,工资交了房租水电费就没了,全靠羽芳存钱,希望将来能买一套勉强容身的一居室。


2

在人间的三十个念头里,沈枫与睡魔争斗,屡屡失败。

那天,他又赖床了。

醒来的时候,羽芳已经在客厅忙活半天了。

他挣扎着昏沉的身体靠在床头的时候,羽芳正把阳台上的衣服提到卧室来。她把一堆衣服横放在床上,逐个抽出衣架,叠成四四方方的小块,码在床尾的塑料收纳箱里。

“你昨晚怎么那么主动,硬生生把人家给摸醒了,才凌晨四点。反正睡不着了,我索性起来做家务了。”羽芳责怪又甜蜜地说。

“啊,啊,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沈枫意识到什么,赶紧用手掌捂住嘴,免得自己继续说下去。

“你,真讨厌!把我当作梦里的女人了!内衣自己叠!”她走出卧室,砰地一声带上房门。

“只是一个梦!”沈枫大声喊道。

沈枫穿好衣服走进客厅的时候,羽芳正端坐书桌旁,批改小学生作文。看着她端庄的侧影,他心里泛起一丝甜蜜。大学的时候,她也是以这种姿势上自习,乖巧得很。

羽芳可是家庭经济的顶梁柱,她工作的时候,沈枫自然不便打扰。他站在她背后,双手搭在她肩上,轻轻握了握,算是安抚,接着便走出门去。

楼下不远处就是儿童公园,那是一个独坐的好去处。

沈枫坐在长椅上,盯着游乐场空荡荡的滑梯,正好回味昨晚的梦。 

“怎么,我不够性感,唤不起你的欲望?”一方极小的隔间里,伊洛娜面朝坐在沙发上的沈枫扭动着只穿了黑色丁字裤的身体,如同古希腊神话中的维纳斯。她的胸罩早就脱了,搭在挂布帘的绳子上。隔间三面是墙壁,另外一面拉着一道布帘。布帘之外便是过道,沿着过道到大厅,便是喧闹的脱衣舞表演。

“当然不是,你足够性感。只是此刻我感受到的是美,不是性欲。”沈枫贪婪的目光在她雪白的身体上游移,那张雕塑般的面孔,碧蓝的眼睛,高挑丰满的身体,只在布格罗的油画中见过。此刻如此生动地呈现在他面前,可以触摸,可以拥抱,伴着四处弥漫的香水味。大厅的喧闹反而增添了隔间的静谧,这里很安全,一道布帘便可把整个世界拒之门外。  

沈枫从沙发上站起来,恰好与她一般高,鼻尖轻触鼻尖,四目相对,胸膛抵着红粉乳尖,来了一个满满当当的拥抱,但没有亲吻。与此同时,他的双手在她的玉肩、后背、芳臀、后腿上游移,悉心感受着青花瓷般的细腻肌肤。不,比冰冷的青花瓷更美好,因为带着恰到好处的体温。司汤达热衷的“高大女人”的妙处,他在那一刻才感同身受。

“你跟我一样,鼻尖有颗小痣。”伊洛娜说。看来在沈枫细细端详她的时候,她也在观察面前这位东方年轻人。

“这说明我们注定会相遇,哪怕只有半小时。”沈枫说。

“不,是四十分钟,我多陪你十分钟。”伊洛娜纠正道,同样是笑容满面。

“好哇,一百欧元换来的四十分钟女友,接下来,我们做点什么呢?”沈枫恢复了往日嬉皮笑脸的神情。

“还是看我表演吧。”伊洛娜说着,轻轻一推他的胸膛,他便陷进身后的沙发里。

这时候,伊洛娜把丁字裤也脱了,调皮地朝他丢过来。他平视的时候,恰好看到她剃得精光的下身,曼妙无比。

“你是想让我收藏吗?带到世界的另一边?”沈枫伸手接住了丢过来的布条。

伊洛娜没有回答,只是笑着,转身背朝沈枫坐在他的腿上,扭动着丰满而不臃肿的臀部。他便双臂环住她的腰身,双手抚摸着那对紧实的酥胸。在他眼里,她的乳房也恰到好处,满掌盈握却不过于硕大。  

“你这个样子,我会按捺不住的。”沈枫皱着眉头,似乎强忍着什么,双手却没有停下。

“我们再也见不到彼此啦!谢谢你做了我四十分钟的女朋友!可惜我要走了,再也见不到了。”沈枫和伊洛娜拥抱了一下,一起走进大厅。

心愿已经达成,沈枫便喊上老鲲,走进明亮的夜色中。这座城市的生活才刚刚开始,酒吧里坐满了人,桌子都摆到街上去了。

那天晚上,一位“懂音乐的老师”带着大家去听交响乐了,沈枫和老鲲在酒吧各喝了一杯皮尔森黑啤,闲聊到九点,随便坐上一辆出租车,去了一个看脱衣舞的好地方。司机长得圆敦敦的,看起来有三十来岁,一听也来了兴致,说他知道附近的一个好地方,他平时累了也常去消遣。沈枫喜上眉梢,觉得任何城市的出租车司机都对犄角旮旯无所不知,比处处想捞钱的导游强多了。  

不出十分钟,出租车便在一栋古老的石头城堡旁停下。门口那位面容冷酷的壮汉摸了摸沈枫和老鲲的口袋,确认安全后打开了那道狭窄的铁门。两人各自花了一百欧元在柜台买了入场券,点了两杯伏特加,坐在大厅的沙发上看脱衣舞娘轮流表演。这时候,两位女郎走过来,大大方方地坐到他们腿上。

横坐在沈枫腿上的女郎自称伊洛娜。当然是化名,没有必要追究。沈枫自称汤米,那是地陪导游的名字。伊洛娜看起来二十来岁,也许三十岁,是个十足的欧洲美人。搭讪老鲲的那位肤色微黑,像是非裔,已是半老徐娘,大概看老鲲也上了年纪才去找他的吧。这时候,老鲲正因为不懂英文而双手比划着什么,看来情况不妙。

“如果你请我喝酒,我可以在隔间里单独为你表演。”伊洛娜说。

“一丝不挂吗?另外,可以为所欲为吗?”沈枫嘻嘻哈哈地问,一副花花公子的派头。

“当然可以。”伊洛娜顺了顺长发,摆着撩人的姿势。

交谈了半天,沈枫才领悟酒是一种隐喻,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酒,而类似于第二道门的门票,也要一百欧元。他盘算着,身上的那点现金已经全部用来买入场券了,便询问身旁的老鲲。这时候,因为语言不通,非裔女郎已翩然离去。老鲲拉开腰包拉链,掏出一百欧元递给他。

“你不挑个姑娘去隔间?”沈枫问。

“我在大厅看看表演就行了。你去吧。”老鲲说。

“你小子白天给大家当翻译英文说得磕磕巴巴,晚上来到这儿调情讲得真他妈流畅!”老鲲逗趣道。

沈枫笑笑,跟随伊洛娜的引领,走向走廊深处。


3                        

午夜时分,沈枫才回家。那天,他在儿童公园呆坐良久。

夜已经深了,路上行人依然不少,很多店铺还未打烊,展示着鸟城的繁华。他脱离灯红酒绿的大道,转进一条城中村的小巷,抄近道回家。

走到两条小巷交汇的十字路口,他看到一个秃顶驼背的老头端着铁锅站在面馆门口,抄起勺子里滚烫的热油撒进铁锅,滋滋啦啦响出满街香气。受到香气的挑逗,他感觉自己也饿了,走进那家面馆,看了张贴在颓墙上的菜单,才知道老头当街做的是中原油泼面,便点了一碗。面馆太小了,桌子是摆在街边的,烫面的大铁桶安放在店门口。

  • 1
  • 2
  • 3
  • 4
1/2页上一页12下一页
  • 关键词:生活、生活、生活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阮声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20-04-28
  • 520周冠打赏43000,共计43000
  • 2020-04-27
  • Inna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0-04-24
  • 平凡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0-04-22
  • 一叶打赏2000,共计2000
  • 2020-04-21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阮声2童生2020/04/24 18:10:54
    • 分享到:
  • 在我的印象中,城堡是欧洲中世纪的古老产物,充满神秘感。这篇小说的画面感丰富,随着镜头的推进,我一下子被带入了城堡,跟随主人公沈枫,一起寻找奇妙的旅行。沈枫与妻子,与老鲲,与梦中女神的多维关系,意识流的表现手法,语言对话,心理描写等都充满魔幻现实主义色彩。作者将这种梦幻,设置为睡魔,在现实与梦想之中,亦幻亦真,其实在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梦想城堡,除了追求欲望,更多的是追求心灵的渴望。
  • 点评十分到位。感谢!

    回复

  • 是,场景未变,角色变了,城市文学的好创意。文章虽短,但独具匠心,角度也特别,表现手法看着过瘾,一看就是个在阅读、视野以及文学理论上都见多识广的作者。德彬先生是专业的。不过,还是希望篇幅稍长一点,以便把人物表现得更透。就算昙花一现,也还得吐一夜芬芳呢。
  • 回复
    • Inna2童生2020/04/24 09:18:46
    • 分享到:
  • 还是那个晒鱼路那个儿童公园,御用标配哈哈哈。熟悉的场景,主角换了人演。
  • 哈哈哈,被发现了。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卖文卖艺也卖身……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8
  • 29533
  • 35
  • 4630
  • 夜上阑珊新近发表的小散文《勒杜鹃》,弥漫着浓浓的春天气息,虽然这几天深圳正处于寒冬。文章开头并没有直接写勒杜鹃,而是用牡丹花作了一个小引子,喜欢她的大红大绿,雍容贵气。紧接着作者笔锋一转重笔写了文章的主要花卉--勒杜鹃。从深圳的深南大道、公园、写字楼、小区、城中村、小巷里、老房子,到阳台上,都可以看到它火红的身影,最后直奔主旨:那开出一簇簇的花朵,就像深圳这座城市里的打工者,来了就是深圳人。

    方华吉勒杜鹃

    2021/1/11 20:34:49
  • 非常感谢老亨和元罗君的抬爱与慷慨打赏。相信每个人都有一个非比寻常的2020,疫情带给我们不一样的人生体验,我们做不了时代的英雄,但是可以用天然真挚的文字见证时代历史,记录平凡生命的轨迹。感谢邻家,让我们的生命可以在这里相交相感 。年终感言记录我们这一年的欢喜悲忧,也让我们能够在岁月轮回,新旧交替之际,让匆匆的自己能够停足顿首片刻,回望来时的路, 远眺前方的景,在心里,为自己燃一盏灯,继续上路!

    王学君2020讲不出再见

    2021/1/5 6:44:07
  • 阅读可以使人生更精彩,使生命更丰盈。阅读也是一门人生的必修课,有修为的人,能多经典,也能把自己读成经典。但从古至今,阅读更多是个人的事,自己的事,能够从自己阅读出发,有对阅读的喜爱出发,把推广阅读作为自己的毕生的事业——纯公益的事业来做,实在是难得,实在是了不起。到了后期,推广活动不仅停留在做几次阅读分享,办几场阅读沙龙,还能调动社会力量,联系爱心企业参与,这样就把对于阅读的公益推广做强做大了!

    老练之一做快乐的公益领读人

    2020/12/29 21:23:54
  • 这个小说,来自一句玩笑话。几个文友凑一起瞎聊,我指着某说,我要写你与某某私奔。他们起哄,我就真写了。我没写他们私奔过程,这样会掉进套里。初习写作时,我明白,把假故事编真了才算成功。现在明白,小说就是把简单的事情搞复杂来,越复杂可能越有味道。于是,在这里,我拼命往复杂里搞,横生枝节,摁在看似简单的过程中。最后说一句,写文有时真痛快,有时真痛苦。

    茨平闹药

    2020/12/22 11:16:09
  • 诚如深圳老亨所言,作品的篇幅太短了,建议写成金融系列故事。那天陈彻老师讲到,写出自身行业的独特故事,让更多的人阅读与分享。我是股票爱好者,多次持有与操盘深发展,在股市风云际会中沉浮,感慨万千,期待多一些细节描写,加长篇幅,让读者看个痛快。

    阮声股票的魔力

    2020/12/3 21:43:18
  • 那天一起坐地铁回家,聊起你的经历、你的行业,兴高竟不觉路短。我因前几年写物流行业的剧本,对这个行业了解了不少,发现这几乎是当代中国城市里最辛苦也最有希望的行业,百万物流人支撑起了整个中国的消费经济,几乎每个中国人都离不开快递、外卖,但并没有多少人了解物流人的工作原理、付出的辛苦。所有快递员一年只有春节休息3、5天,其他节假日永远无休,收入也远没有大家以为的那么高。这个行业值得大书特书,阮声,加油!

    陈彻遇见邻家,寻觅久违的文学梦

    2020/12/2 16:01:21
  • 其实,在看到你文章之前,我都不知道深圳发展银行已经消失了。读了你的一系列文章之后,才了解到深圳银行业经历过如此波澜激荡的发展历程。看来任何一个行业外人只能了解到只鳞片爪,只有行内人才能深入、全面地讲出来因去果。希望能有更多行业的人都来说说自己所从事的行业,那天跟阮声一起坐地铁回家,跟他聊起他在快递业的经历,也是大开眼界。希望各行业的人来讲各行业的深圳故事,能成为2021年邻家写作的一个内容。

    陈彻股票的魔力

    2020/12/2 15:56:11
  • 感谢各位倾情打赏,这或者就是写作的动力。文字搬运是个苦行僧,搬呀搬呀发现四周无一人,多孤苦,此时多么需要掌声。打赏就是。这篇小说,来自网上热传的不雅视频。都说小说是从新闻结束的地方开始,于是想哈想哈就有了这个故事。人生有很多岔道,我主观地让他们朝好的方向走。但尽管如此,人生乃然有很多条趟不过去的河。河只是一种象征,各位可以从伦理中跳出来,作另外的想象。

    茨平趟不过去的河

    2020/11/24 14:18:32
  • 字里行间流露出对文学的热爱,这样的人会活得很带劲儿,有理想有追求且一步一个脚印向上攀登着,这样的人生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邻家聚集了一大群这样的文学爱好者,我们聚在一起单纯、热烈、美好,无论生活中遇到什么挫折、艰难、变故,只要精神世界的理想还在前方,就总能在跌倒的地方爬起来,收拾好伤口再出发。用故事点亮的城市有万家灯火的热闹,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就不会孤独。

    陈彻用故事,点亮城市

    2020/11/17 20:24:46
  • 陈老师,当初阅读了你的《被房号串起的日子》以后,我就认为你这篇文章肯定会得奖,甚至可能是获得大奖。你的文字蕴含真情,在朴实无华中,娓娓道来。文章围绕房子这一主线,从初入深圳打工,到与丈夫结缘,一个又一个和房子有关的故事,以及你的自强不息的奋斗,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教师,让我敬佩。获奖实至名归。希望在邻家看到陈老师更多的作品!

    谢龙与文字为伴

    2020/11/17 18:25:27
  • 楚桥说得对,越是最痛切的亲情讲述,越是要收着写。把读者看哭的作品固然是出色的,但这一位母亲的人生应该不止令人难过,更应该有悲凉、愤怒、遗憾、思考的情绪,如果行文能把这些情绪都勾出来,那就更好了。推荐这次入决的一篇作品,赵俊的《父亲,我究竟该回忆什么》,这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可是不管怎么样,写自己的父母对我们来说都是异常艰难的事,因为可能要面对一个自己不愿面对的自己。让我写的话,肯定没你写得好。

    陈彻​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1/6 13:10:04
  • 很精彩的故事呀,叙述的节奏很冷静,成功地牵引了读者的兴趣。只是前面铺垫的有点多,后面拆开“包袱”又有些仓促。由于这个“青龙”始终没有出现过,其实读到中段的时候我已经有些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如果在这个时候加点疑似青龙的人稍微出现那么一下,会稍微打消读者的疑虑,按照作者的布局继续迷下去。其实这个“青龙”是胡伊格这个可怜的女人对爱情和生活近乎无望却执着的梦想,如果能在方面再深挖一下就更好了。拙见。

    陈彻后遗症

    2020/11/6 12:54:01
  • 你太机智了,竟然想到了投资,真是块发财的好料啊!我太实在了,除了当评委推作品打赏,就是用这个普通账号打赏,两个号的邻家币都已经消耗殆尽。不过也是有收获的,这两个月读到了太多好作品,度过了美好的阅读时光。邻家是个温暖的所在,这里喧嚷热闹,其乐融融,很快又将迎来一年一度的节日:颁奖礼,有邻家,所有文友都不孤独。

    陈彻写在2020年睦邻文学奖揭晓季

    2020/11/6 12:37:36
  • 再说一句,深谢老亨多次打赏。这篇稿子的确花了点心思去写,三易其稿吧。正面强攻,侧翼包抄,最后采用此法写,觉得更好一点。你的痛苦来自于哪,你就会幻想于哪,不只是中国人,恐怕全世界人性都这样。所谓侠客,所谓清官,所谓明君,都来自于此。小说原名《臆症》《伤心洗马井》,最后才是此名,我也不知哪个好,望师友们赐教。 小说,小心谨慎地说。故事,多加点事。呵呵!

    茨平后遗症

    2020/11/5 19:26:02
  • 身体弱,没文化,很难改变自己的命运。少时从父,中年从夫,老来从子,是一位典型的老式传统弱势女性。这种文字,我觉得作者不必有太多的旁白和感慨,而是耐心地结合时代背景讲述母亲的一生。当然,作为儿子,在书写母亲的人生时,确实难以做到那么理性,或藏或露都有太多讲究。所以,写自己或者写至亲是技术难度很大的事儿。

    海棠未眠​关于母亲的一切

    2020/10/31 17:49:50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