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连升三级
  • 点击:2058评论:82019/08/26 10:12


2008年,金融危机在全世界爆发,这股强烈的风暴很快波及到深圳,来到人才市场找工作,你可以发现以往人满为患的人才市场,现场招聘企业减少了一半。现场晃动着的,都是前来求职的人。狼多肉少,大家哀叹,现在找工作是越发地困难了。

就在别人为找工作而焦头烂额的时候,命运之神又青睐于我。在网上投出简历之后,几家公司同时对我抛出了橄榄枝。我挑了一家台湾企业前去面试,这家台湾企业主要给日本汽车加工配件,在强者如林的竞争之中,我幸运崭获了一个高级主管的职务。接下来是背景调查,等他们通知我上班的时候,我选择了横岗园山街道的一家上市的台资企业。

我去另一家台湾企业面试的职务是ISO文控部主管,一个年约五十岁,长相斯文的台干接待了我。前台文员告诉我,这是公司的吴协理。吴协理咨询了一下我对薪资的要求,我想了想,认为主管职务的月薪不能低于六千元。吴协理告诉我,这个普通主管的职务,薪水没这么高,和董事长面试的时候,要少报一些,接着,他带我去和董事长面谈。

办公室明明很多人,却没有一点声音,现场的工作氛围给人一种压抑,吴协理和我说着话,声音也很小,我们像间谍一样小声交流着。在董事长办公室门前,他轻手轻脚地敲了门,带我进去后,又轻手轻脚地走了出来。很显然,我的个人简历打动了董事长。那一串串光鲜的培训课程和工作经历,看起来就很养眼。这位戴着眼镜的台湾老人,一双眼睛几乎扎进了我的简历。良久,才问我要多少工资。我把和协理商议的工资说了出来:“五千!”

董事长立刻回答:“行,可以。”

他回答得那么爽快,让我突然觉得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怀疑是那个吴协理在故意卡我的薪资待遇。董事长并没有问我太多的问题,只是说接下来还有人要面试,让我在外面稍待,便草草地结束了这次面试。

走廊的沙发上,坐着两个应聘的人。从外表上看,这两个人身材高大,相貌英俊,完全符合大陆公司的择才标准。外形上比我更具优势。我出来时,和他们碰头时,说自己没机会了,俩人假意地谦虚着,一副势在必得的表情。

其中一位走进去没两分钟,就出来了。另一个人,则在我后面,我还在等电梯的时候,他也跟着出来了。台湾人的办事风格,常常让人琢磨不透。二三分钟就打发了那两个面试的人。

带我去面试的吴协理小跑着走过来,仍然压抑着嗓音:“恭喜,您已经面试合格,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

接着,吴协理心急火燎地催我搬行李来公司报到,效率也够快的。这样也好,省得在外面折腾浪费时间。第二天,我带着行李去报道。

办公室的文员悄悄问我:“您是台湾哪里的?”

“我长得像是台湾人吗?”我不明白她的意思。

“哦,这个岗位以前是台湾人担任的。”她的语气突然轻松起来,眼神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喜悦。

听了她的话,我才知道要的薪水太低了,按台湾人的身价,翻一倍董事长都能接受。正和办公室文员聊天时,董事长迫不及待地让人来找我上去。带我去见董事长的还是昨天那位吴协理。

董事长的办公室像一个迷宫,要经过几个拐弯抹角才能抵达,门前还摆着一个办公桌。吴协理敲门进去的时候,董事长陷在一张旋转大班椅子里,只露出一个头。我和吴协理走上前去打了招呼。看到董事长桌前有两张椅子,我想也没想,就坐在他面前的椅子上,看着旁边空空的椅子,突然发现有些不对劲,五十多少岁的吴协理,像一根笔直的松树站在我旁边,我只好尴尬地站起身来。

“坐下,坐下!”董事长见我坐下后又站起来,终于开口让我们都坐下来。

“吴协理,从今天起,你和他交接手上的工作。ISO的全部工作,公司O盘,所有的机密资料,还有行政和人事方面的,协助他交接。”董事长慢条斯理地说。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我面试的只是一份ISO文控部门主管的工作,最多算经理级别。一般企业的文控部是管控公司机密文件,同时负责稽核各部门的工作,工作性质有点类似钦差大臣,遇官大一级。因为是吴协理面试的,我以为这个部门是归吴协理负责,自己只不过是做他的手下助理,没想到职权与他不相上下。

吴协理立刻站起身来,像电视里的日本人一样,“嗨”地立了一个正。他的样子好滑稽,让我感觉想笑。

在台湾公司,协理主要协助总经理,职权比经理大一级。经理的上司是协理,协理的上面是副总或总经理。昨天面试时,吴协理说让我协助他的工作,没想到上班第一天,就和吴协理平起平坐,让吴协理协助我的工作。我素来不太喜欢和老板打交道,看到吴协理这么平易近人,我宁愿做他的手下。

董事长把头一抬,目光有些严肃,吴协理立刻点头哈腰地“嗨”了一声出去了。

“从今天起,你每天写一份工作报告交到我办公室!”董事长和我说话的时候,语气又柔和了许多。

这是台湾企业对大陆人考核的一惯技俩。我入职的几家台湾企业,老板都曾要求我这样做。听他这么一说,我立马轻松多了。虽然见识了几万人的台湾企业,我依然认为,雅致公司的管理模式是顶尖的。在深圳历经这几年的磨练,企业管理对我来说不算复杂。

我来到属于自己的办公室,董事长又亲自打来电话,说我的一切待遇按台干的要求对待,已安排台湾方面把O盘资料的密码交给我,并嘱咐我,该盘是公司最核心的资料。又交待吴协理协助我尽快进入工作状态。

上一任主管离职后,总公司的一切核心密钥在台湾分公司,下午,台湾分公司的杨副理给我打来贺电,恭喜我加入公司,成为他们的核心成员之一。他在电话中的小心翼翼,让我感觉像是在从事地下工作。助理小朱告诉我,台湾分公司只有十几个人,杨副理最大,

等我了解到公司初步的运作状态时,一天很快就结束了。

第二天,我按董事长的交待,写了一份工作报告放到董事长门口的办公桌上。上午十点,吴协理再次叫我去董事长办公室,想来,我的报告董事长已经看过了,不知道接下来他有什么安排。

我和吴协理再次进入董事长办公室时,吴协理立刻又变得像一条死鱼,直挺挺地冻僵在那里。这回,我才懒得管他,一屁股坐在董事长对面的椅子上。

“吴协理,昨天交待你的工作完成得怎么样?有没有把行政人事的工作交给Jerry主管?”

偌大的一个办公室,吴协理僵死一样的表情配合着董事长的那张严肃的脸,气氛有些诡秘阴森。这也太着急了吧?我才入职第二天。总得有个三、五天的时间让我熟悉后在交接。

四五十平方米的宽大办公室里,董事长办公桌前的台灯显得太柔和,所有的背景阴沉灰暗。台灯下,董事长的表情阴晴不定。

吴协理的脸色立刻惨白起来:“报告董事长,这两天忙,我想明天再给Jerry主管交接。”

“你太不像话了,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还说是留过洋的博士,执行力怎么那样差?”董事长轻言低语,无可否认的是他太愤怒了,表情几乎像是在咆哮。

“报告董事长,是我的错,我下次一定改正!”在空调固定为26度的阴凉办公室里,吴协理的脸上全是汗,笔直站立在那儿,一动不敢动。

天,这简直是大人对小孩子发脾气。董事长无形之中威严陡发,看得一旁的我寒毛竖起。我知道吴协理也是有背景的人。海归博士 ,曾在一家全球五百强企业任过二十年的总经理。退任后再来到我们的公司。再看他现在这个模样,哪有半点世界五百强企业总经理的风光?我不明白,这个吴协理为什么会怕眼前这个毫不起眼的老板。

“下去,立刻执行,以后好好配合Jerry主管的工作,不要让我再次听到你说没有!”董事长办公室气温陡然间降低了八度,我居然感觉到背后一股寒意。

我不太喜欢与董事长打交道,更不想被这种人直接领导,他一天到晚行踪飘忽不定,而且脾气古怪。吴协理说话和和气气,而助事事顺着我。此刻,我多么希望和吴协理对调身份,原本以为是他的下属,居然变成了与他平级。

再看吴协理,他似首一点也不觉得委屈,这么热情工作的人,居然还被老板骂个半死。要是董事长这么骂我,我肯定立马摔手走人。我想起以前同事谢有得和我说过一句话:找一份好工作,不如找一个好上级。

吴协理对我够好的,唉!

“你先出去,我和Jerry主管说点事!”董事长阴冷着脸,眼角都不去看吴协理,又开始柔和地看向我。

吴协理立刻老老实实地立正,点头哈腰:“嗨!董事长,我下去了!”

这情景太狗血了。如果不是亲眼所在,我不相信会有这么变态的人。吴协理一走,董事长立刻对我和颜悦色起来。

“他们都是不是好人,想让我的集团公司倒闭。从今天起,我只信任你,我看了你第一天的工作报告,很喜欢你们大陆人。你好好干,接手吴协理手上的工作。以后,少和他说话,一看就是坏人!”

此刻的董事长神情萎靡,像历经了世界上所有的失意,哪有半分威严感?这又是怎么回事?难道好人和坏人贴了标签吗?我才来两天,老板就这般“推心置腹”,有些不可思议。这一幕,像戏剧一样,却真真切切地在我身上发生。在我的工作经历里,没有哪个老板会在上班的第二天说我好,难道他是算命的?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吴协理立刻开始讨好我,问我需要什么帮助。我说我英语不好,他立刻说他英语最棒,在国外留学工作多年,可以教我学英语。只要我吩咐,可以协助我的工作开展。他又说,他的西格玛培训做得很棒这些都可以帮助到我。康佳、长虹、富士康近期要来验厂,桌面上堆着一些英文资料,一些复杂的单词,吴协理怕我弄不明白,用铅笔在资料上用中文标注着。

接下来的日子,公司的各项生产记录报表、审核数据、集团公司各类文件吴协理全部交给我熟悉。原本文控部门,只负责文件保管和稽核各部门的工作,结果统计部也划到我的部门。我有些哭笑不得。

随着我的工作报告一天天地写上去,董事长的脸一天天灿烂起来。每天上午,他都要找我聊半个小时。尽管我学过公共关系礼仪,但我并没有像吴协理这样对他点头哈腰,也不规规矩矩地坐在那里,这样一点也不舒服,我随时变换着姿态,试图用骨子里的叛逆打压之前他在吴协里面前给我树立的威严。

有时候,我几乎是趴在他那张宽大的老板桌上,撑着双腮乏味地听他啰嗦个不停,但我必须盯着他的表情,以示一副在意的样子。果然,他一如既往地和颜悦色,那双并不澄亮的眼眸,越发柔和。

然而,董事长对我的欣赏,正是我恶梦的开始。

有一天夜里十点钟的时候,我还在加班学习,董事长打电话通知我召集公司所有的高管开会。听吴协理讲,今晚公司要开一个表彰会议。会议上,除了我一个大陆人,其余的五人都是香港和台湾的高管。我看到吴协理手上拿着一份打印文件,正是我写早上交的一份工作报告。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职场个人传奇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8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江飞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7
  • 叶紫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7
  • 梦蝶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8-27
  • 悠悠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9-08-26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江飞泉5进士2019/08/26 16:09:11
    • 分享到:
  • 以为是小说,原来是作者的个体传记,某种莫名的诡异感就此弥漫全身。上一周,张旭发的那篇也是台企,一看到台企就浑身触电般紧张起来,因为有过短暂台企的经历,所以很不舒服,真的很不舒服。果真,貌似顺风顺水的工作一开始就隐藏危机,表面上是连升三级,实际上是步步危机,仿佛中国宫斗剧一样的剧情不可思议发生了。而情节的荒谬完全不像一个正常企业所能发生的一样,如果不是卫平兄我很熟悉,我真怀疑他在编故事。
  • 而且我也很奇怪,他为何老有这么多奇葩且有意思的经历。这样一个企业,是正常人都待不久,何况一个硬被提拔起来的人,结局可以预见,即便不被炒鱿鱼,自己也会炒公司鱿鱼。结局也很有喜感,
  • 一个内心黑暗的竞争者居然还假惺惺地说些客套话,最终也自食其果。现在问题来了,这样的企业还在吗?他是依靠什么坚持下来的,这种家族式管理和经营模式,难道不应该终结吗?
  • 谢谢飞泉,每次都这么用心点评。

    回复

    • 叶紫4举人2019/08/26 15:12:53
    • 分享到:
  • 台资企业的高管,我觉得都有点神经质,而且个个都像琼瑶笔下的剧情一样,骂起人来,什么难听的讥讽都摔将过来,有的也不按常理出牌,往往把一个好端端的企业闹得鸡飞狗跳,特别是在风雨欲来时,更是个个上窜下跳。经历过台资企业职场的人,对于他们管理的死板,及内斗,还有偏见,都心有余悸。正如文中所述,董事长不按常理出牌,把一个新人连升三级,不利于他自身工作的开展,其它高管也难于接受,于企业无益,却奇诡地发生。
  • 是的,我也有这种感觉。

    回复

    • 梦蝶5进士2019/08/26 14:34:09
    • 分享到:
  • 职场也是战场,职场的硝烟弥漫,是无声无息的。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利益纷争,也会有溜须拍马,还有尔虞我诈。作者呆在这个公司里,真的是玩得心惊肉跳。被升职加薪,被各路人马挤压,又被他们忽悠。有前途的公司,应该是管理层携手,合作,共赢,开拓市场新局面,普通员工有归属感,责任心。吴协理是这间公司的一粒老鼠屎,看着让人无比恶心。
  • 是啊,职场也是勾心斗角的场所。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那些狂妄与小心翼翼,都是一种无知,生活与我们一样卑微!
  • 那些狂妄与小心翼翼,都是一种无知,生活与我们一样卑微!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7
  • 54248
  • 148
  • 18160
  • 《夜莺之歌》可名为“深圳爱情故事”,读来真有遗珠之美,作品完成度很高,语言、情节、人物、时代感均有一定的高度。塑造了一个叫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不一般的歌女,这个叫“赛沐贞”的女性或许会让人熟悉起来。又巧妙借用了早期流行歌坛的历史为蓝本,将人的遭遇跟时代结合起来,虽然不是大江大河式,却将个人在时代进程中的际遇与生活呈现出来。文字优美,韵味很浓,有部分情景描绘得真是精彩。

    微微尘夜莺之歌

    2019/9/20 15:13:07
  • 文有点散,又有点收。散在点到为止,收在容纳百态。不管是招聘还是报刊亭不卖报纸,这是时态的转变,特别生活,许多细微的东西日常化便熟视无睹,经过作者的记录被激发出来,引起读者共鸣。

    别看了招聘记

    2019/9/19 16:17:22
  • 看到黄老师这篇文章,暗搓搓地想,自己是属于圈外人?还是圈内人?是不爱互动型?好象都不是,就是觉得邻家是娘家人,自己写了点东西,赶紧献宝似地给娘家人献出来,不互动,一是确实有点忙,二是真的跟这个圈子里的作家和评委都不熟,我可以随心所欲写,但真的不敢评,因为好多作家水平都很高,我只暗暗学习,特别喜欢黄老师的点评和鼓励,邻家有你,真好。

    欧阳静茹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9 16:15:45
  • 一首小诗,洋洋洒洒着无数的思念与牵挂,还有字里行间的感触万千和欲说还羞的近乡情怯。寂静的路上,杂乱的并不是气流,而是这位南粤小丫那剪不断理还乱的心思。我也读出了这样的画面:空座和安静的作者之间,少了酒杯和明月,多了渴望和惆怅。远去的岁月看似无情,但是有没有发现,正因为时间一直流向未来,那些往事才弥足珍贵?而珍惜是一种能力。学会这种能力,心里若空了,随时用爱和阳光填满;而即便再重的过往,心也盛得下。

    雪候鸟归途

    2019/9/19 10:37:19
  • 记得我在一首《台风》的诗里写过,形容台风如烈性伏特加,但却没有喝过,也不敢尝试,实在不胜酒力。看到这篇,似乎浮现出作者的豪爽面庞,颇有古代侠女风范,大有于山巅雪夜,侠士们推杯换盏,豪迈之气呼之欲出。其实,品酒更见人品,更见性格品德,这是酒能唤醒人最初的本真,所有的隐藏将被褪去,留下的就是人的真性情。而以茶兑酒,更是君子侠士的结合体,似乎颇得人心,能解醉意,更能沁心。

    江飞泉微醺伏特加

    2019/9/19 10:24:19
  • 四种人,四个人生,修理工,菜农,清洁工,小旅店老板,扮演的都是普通的角色,甚至无足重轻,对于深圳这个庞然大机器,这些零件卑微到尘埃。然而,不容忽视的,对于每个个体,每个家庭,他们又是如此重要,他们承担着一个家庭的生计命脉,也扮演着自己立命于这座城的价值。他们纵使是小螺丝钉,又呈现出不同程度的苦痛与命运的归宿。这些小人物没有必然联系,却向我们提供了一个都市应有的温度和包容。

    江飞泉四种深圳

    2019/9/19 0:27:43
  • 著名作家刘庆邦说,�每个写作者无不希望通过作品作用于人的精神,使人性更善良,心灵更纯洁,灵魂更高尚,社会更美好。我喜欢世上所有美好的事物,它能带给我温暖和感动。那对清洁工夫妇,时隔多年,我至今仍清晰地记得他们黝黑的面容和纯朴的笑容。凡人善举,正是这些普通而平凡的人,他们的举动给人温暖,令人感动。我喜欢记录生活中的每一个美好瞬间,记录生命里的每一次感动,让更多的人感受到生活中的真诚、善良与美好。

    郁小尘入深圳记:有梦真好

    2019/9/18 22:18:17
  • 往前追溯十几年,或者更久,凉帽是很常见的物件,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凉帽慢慢地退出了历史舞台,成为了用于缅怀的追忆,甚至连凉帽的制作、编造,都面临着消失的危险。或许,再过许多年,我们的后辈就看不到凉帽了。想想这些,就特别的惋惜,遗憾这些民间财富的消亡。在这样的思想下,写下关于凉帽的诗句,用文字的方式来延续凉帽的存在,这也许是文字存在的又一意义,记录、再现,让我们通过文字看到那些即将流逝的事物。

    橙橙长歌与乡愁

    2019/9/18 19:28:07
  • 在五湖四海普通百姓的理解中,到深圳打工,大体印象便是进工厂,干流水拉,毕竟一家普通工厂上万人,流水线工人占比80%左右。有的工人在同一家工厂同一个车间,同一条拉线同一个工位,干同一类似产品,可以无怨无悔奉献一二十年青春。酸甜苦辣个中滋味,都不能懈怠勤劳的双手,过得简单知足。

    只因不才入深圳记:深圳,你让我泪流满面

    2019/9/18 17:09:55
  • 在邻家,长篇有长篇的精彩,短文有短文的嚼头。就像这篇千字文当中的“售票小哥”和“我”那般,虽说身处底层社会,却不失至真至善的人性亮点以及“撸起袖子加油干”的追梦态度。说句实话,这类文章阅读起来,因为字数不是很多,视觉上不感到累;由于内容颇为励志,更能触动心里的那根弦。

    黄元罗深圳公交的售票小哥

    2019/9/17 17:15:53
  • 非常感谢元罗老师对邻家社区文学的关注与厚爱,同时也非常感谢你对老大姐的厚爱。正因为你心中有大爱,你对文学的爱,对邻家社区文学的爱。所以,文友们一直在猜测,元罗老师是不是商人?在邻家投资这么火热?许多的文章都有会收到你1000币的打欣赏,心情好,作者的文章写得好,还会收到你的饭盒一个。临近大赛即将进止稿时,我发了一篇文章上来,同样受到几个不认识的文友和我熟悉的打赏,半天之内文章进入推荐。

    春风妙语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4:56:41
  • 凉帽是岭南客家的文化符号,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深圳非物质文化遗产,这种题材的诗歌不太容易写,写得太正,容易给人端住的感觉,显得高高在上不接地气,不太容易体现出个人的情感体验。《竹篾翻飞》不太像主流写作,读起来没有讴歌的意味,多的是寄情于物,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写凉帽制作的过程,寄寓了作者和凉帽制作者的情感、愿景,可观、可感。第二首《长歌与乡愁》则主要写情感,这种题材就比较多了,第一首更显得灵动传神。

    溪有源长歌与乡愁

    2019/9/17 13:14:24
  • 我已经担任过两次初选评委,就我所知,大多数初选评委都特别希望读到人新、文新、耳目一新的作品,我们总是把更多精力放在选拔更多新人作品中,对于老面孔的熟人则更多了一分挑剔和高要求。比如这届里笑笑书生和水去先生的作品,我都是一眼就看上,但再三读之却觉得并未突破他们从前的水平,那就不如把机会让给更多新人去崭露头角吧。这一届少了很多熟面孔令我很惆怅,我们这个圈子好不容易形成,大家要报团取暖,不要轻易离开。

    陈彻今夏,邻家的瓜更加甜

    2019/9/17 13:08:08
  • 梦晴的这篇《姐弟仨的深圳路》,仔细读毕。该非虚构没有宏大的事件,有的只是来深圳打拼的一家人的真实记录,既说明了来深圳的原因,也讲明了在深圳讨生活的不易,既写了姐姐的成功,也写了弟弟的失败,还写了自已打工的艰难困苦的历程,不避讳,不夸大,原计原味原生态!是不可多得的小人物的奋斗史的真实写照!深圳的一砖一瓦,深圳的高楼大厦,深圳的辉煌腾飞,无不凝聚了类似梦晴这一家的千干万万个来深建设者的心血和汗水!!

    方华吉入深圳记:姐弟仨的深圳路

    2019/9/17 11:01:16
  • 对第二则故事感兴趣,并点赞。结果有点出乎意料,但也说明了一个真相:世间只有两件东西不可直视,一个是太阳,一个是人心。人性的复杂可见一斑。当你风华正茂,风光无限时,一切都是美好的;当你跌落云端、满身负累时,一切美好都消失了。这是精致利益主义者的观念,也是对他们无情的鞭笞。昨天看到一个故事类似于此,一个“下嫁”给窝囊丈夫的精致女性,在得癌症时,得到她平时不待见的丈夫及夫家的兄弟姐妹精心照料

    江飞泉我和她(外一章)

    2019/9/17 9:54:16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