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笑忘书
  • 点击:13913评论:52018/12/03 18:39

01

坐在温暖的上岛咖啡的软座里,弥漫在咖啡和烟的杂糅的味道里,他们都似乎思绪万千。其实,他们都不大喜欢喝咖啡,觉得咖啡过于浓郁,多了一种不真实的香浓,而缺乏一点甘苦的清甜,与他们而言,更喜苦丁茶。就像人生,若似烈性伏特加,难免过于激情澎拜和波澜壮阔,但也绝不能似白开水,除了清澈见底外,没一点味道,也是不行的。还是介于咖啡和苦丁茶之间,才会给予人想象和憧憬,并不觉得人生是那样的没劲和无聊。但作家萨克雷说过:生活就是一面镜子,你笑,它也笑;你哭,它也哭。有些人有些事,再也找不到回头的痕迹,林林总总浮现眼前,兜兜转转宛若前世。他们望着窗外,“你还记得当年我们进公司的情景么?”“七年了,永远都不会忘了那一天的,仿佛就在昨天。”胖一点的家伙叹道,“下一个七年又会在哪里?”

一般而言,故事的开头都是这样的。那是2004年的春天,天气很冷,零星的小雨飘洒着,不仅没有一点诗意,反映衬出一丝苍凉。他已经找了两个月工作了,还是没有着落,扔了几份简历也是没有音讯。他的前一份工作是在一家杂牌公司实习,也并非他喜欢的工种,他甚至和许多初入社会的年轻人一样,不知道适合做哪一行,这让他一直很茫然。一直以来,他都不是很拔尖的那种,尽管没有“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忧扰,但更多浸透着发自心底的自卑。看到那些气质高雅甚至有些高傲的同龄人,他总会有莫名的羡慕。甚至,他穷困的家庭也让他略略埋怨,尽管他知道这是没有选择机会的。大学里他可以说是那种唯唯诺诺的学生,班委叫他做什么,他暗暗去做就是了,没什么怨言。他的口音是同学取乐的谈资,他的穿着是同学嘲讽的标本,甚至他的长相——他那有些少年白的头发——都经常被别人逗笑,要么被称为“小老头”,要么被称为“白头翁”。他也总是和和气气地附和着,甚至自嘲一番,因为他知道他没有任何值得炫耀的资本,与其沉脸,不如顺他们去。他的成绩也是中等偏下,连英语四级都没通过,于是他常常怀疑自己的智商有问题,或是小时从牛背上摔下跌了一跤摔笨了。因为父母都说他生下来是很聪明的,不过他也无法去考证了。不过谁也没想到,这个看上去有些傻傻的孩子,居然成为他们村第一个考上重点大学的,于是那一年村里还鸣放了鞭炮。他于是有了被载入村务史册的丰功伟绩,尽管他们村也不过几百人而已。

他依然是自卑的。他还记得那天接到这个公司的面试电话时,他像弹簧一样从床上蹦起来,那盆几乎枯萎的花顿时有了生气,因为他有心情浇水了。电话那头是个很甜美的声音,甜美的近乎嗲,好似吃蜂蜜吃多了,要么就是属大白兔奶糖的。这种声音有些让他不知所措,以致他都没听明白是公司全名,只隐约记得面试地点。好在离住处不远,也就两三站路的距离,如果没事的话还可以走过去,当是锻炼身体吧。

次日,天气依旧作冷,好在太阳出来了,暖暖地照在身上。沿着深南大道往西,然后在红岭路口转弯,就到了。那公司所在的前面是开阔的市政公园,直到后来他才知道是著名的荔枝公园。公司在K大厦28层,谐音“我发”吉利数字。在候梯时他看到镜子里那个人有些不认识了,从未如此精神奕奕过,尽管还是有些憔悴。不经意一瞥,同候梯的有好几个同龄人,估计也是面试的,看上去都信心满怀,一下子他就被比下去似的,穷紧张起来了。


02

人生其实充满无限不确定性,任何一个细节都可能改变人生。比如某个人本想去一个工厂应聘一个技术员被保安拒绝后,一怒之下发奋成了著名的企业家,或者一个被十个杂志社拒绝的型男最终自学变为世界级的摄影大师。不可思议吧,也许该谢谢那个保安或者杂志社收发室的大爷。但显然洪涛无需这么做,他没被拒绝,谁知道若他被拒绝后,会不会走上另一条路,变成另一个人?也许只有天知道了。

电梯门缓缓打开。瞬间,他顿时被眼前的气派镇住,宛若置身另一个空间。这个公司占据了偌大的一整层空间,第一眼就能感觉装修奢华至极。大堂是挑高的,估摸有4米吧,顶上用厚厚的石膏精雕细琢地镂刻出的图案,他也是没见过。尤其炫目的是那款水晶吊灯,造型极度繁复,一层层披散开来,大大小小的灯如花瓣一样竞放,好像西方贵族女人的裙裾。纵使这样的白昼也是让它亮着,将本就透亮的空间渲得更加金碧辉煌,宛若诉说着一种无上的荣耀。东墙上雕铸着 “大秦盛世” 四个大字,霸气十足,有内灯照得熠熠生辉,墙底下依次摆放着一列盆栽,好几种他完全不识,只知道红掌、发财树两种,但棵棵枝繁叶茂,旁边还有一个椭圆花圃,里面的花儿也是开得如醉如痴,尤其勒杜鹃恰是开花季节,颇有只把春来报的架势。高高的前台外面是几张咖啡桌椅,上面还有一些吃剩的奶茶杯子,前台正忙碌着收拾着。此时,不过八点半,但已经来了不少人了。

一会,一位穿着清凉职业套装的女孩拿出一叠表格,叫他们填写,说等下按序号面试。他感觉这个女孩挺有气质,莫非是秘书吧?身材窈窕,一对高跟鞋将瓷实的地面敲得噔噔直响。后来进去才知道她不过是一个前台而已。

第一轮是笔试,内容他早忘记了,但是作为中文系毕业的他而言,写篇文章还是简单的,很顺利进入第二轮。第二轮是在当天下午进行的,是无领导小组讨论。此举在单位招工时用得频繁,旨在来观测面试人员的组织协调、口头表达、辩论说服等诸多方面的能力,以及自信程度、进取心、情绪稳定性、反应灵活性等个性特征。他还是有些担心的,毕竟他自小就惮于表达,记得小时他被叫到台前演讲,硬是憋红了脸一句话都说不出。每每紧张时,他都会抠指甲,常常把指甲扣得鲜血淋漓,吓坏他人。他只能祈祷不要和那些巧舌如簧的竞争者一组,但如今谁没有两把刷子呢?哪个都不是吃素的。尽管如此,他还算冷静,做下深呼吸,毕竟已经来了,就豁出去了。记得大学辅导员是个演讲高手,他每次发言都神闲气定,后向他取经,他说也无什么诀窍,若是登台演讲就当下面都是一堆白菜,或者当做一堆死人也行,不过胆子小的就不要有这样的想象,以免还没演讲就把自己吓坏了。若是随机发言,先认真倾听就是了,看别人怎么说,然后七七八八综合一下即可,这种方式看似挺流氓的捷径,但于他这样的人而言却是屡试不爽,毕竟死马当活马医,有效就行!

他被分到第三小组。看到前面小组出来的人几家惊喜几家愁,顿知道竞争的残酷性。毕竟当场公布入围第三轮的名单,这几十个能进入下轮的估计也就只有十几个吧,他开始感觉内心跳个不停。候座时,一个长得白白净净的男生走过来对他笑道,“你也是第三组吧?”

他笑了笑,其实他并不想聊天的,况且是潜在竞争对手,但毕竟对方友善且落落大方,颇有大家风范,估摸准是大学里当惯学生会主席或者舞台表演经验丰富那类,他自卑地认为此等人自然是不可与之同伍。于是刚想说点什么,又闭口不说了。

未料对方先开口了,“我叫刘子建,你呢?”“洪涛。”他小声地回答。估摸对方没听清楚,“红桃?”他有些尴尬,或许他普通话也不标准,忘了说了,他是贵州人,普通话自然比不上那些北京上海的大都市同学,就连湖南福建的也不如,大学里他将“岩石”读成“癌死”让舍友笑了四年。“不好意思,我普通话不大标准,我叫洪涛,洪水的洪,波涛的涛。”对方果然友善,“没事的,大家都差不多,我也不是很标准呀。”洪涛终于觉得宽心一点,也不似开始那么紧张了。他略一打量对方的模样,果然是文采飞扬之人,眉清目秀唇红齿白不说,还略带有一丝俄罗斯的忧郁,说话间蹙眉的样子能彻底让别人放下防御,说话沉稳缜密,悠然自得,看得出果真是演讲高手,他不禁想还有多少如他这种人呢,我还有多少成算呢?

没聊几句,就轮到他们了。这组有八个人,依次坐到椭圆形的长台前,这是很古香古色的长台,颇有文化气息。座位是随机安排好的,他坐在左边远离主席台的最后一个位置,刘子健恰就在自己对面,他旁边是一个长相秀气的女孩,名字忘记了。倒是斜对角那个女孩的名字引起他的极大关注,那是一个很容易让人记住的名字——“保龄珠”,咋一看还以为是“保龄球”,他还没听过这么怪异的姓和名字。那个女孩也很快就成了场上主角。那天的题目倒是无聊至极,完全没印象了,却依旧煞有介事地讨论一番,当然结论并不重要,关键是看讨论者的临场表现。他只记得,一个吊儿郎当的家伙说的内容引起笑场,但还是很快被主席平息了。洪涛兑现原有策略,倒数第二个讲,而且只有一次机会,前面他听得认真、记得仔细,为了缓减紧张情绪,他刻意放慢语速,并结合了保龄珠和刘子建的意见,自己也发散了一些,但毕竟口才略差,怕露怯,只好快放快收。

讨论完毕,需五分钟等候才知道结果。洪涛紧张极了,其他人都东瞻西望评头论足的,唯有他坐在角落,感觉身子发冷。刘子建走过来对他说,你表现不错嘛。他嘴角抽动一下,不以为意,其实他知道自己多半凶多吉少,因为其他几个都比他能说会道。但结果出乎他意料,他竟入围了。与之一同入围的还有三个,刘子建,保龄珠,郝文章,一个满脸的老道世故的家伙,他不入围都难,但后来竟不见他了。洪涛此时松了一口气,开始和刘子建、保龄珠互道恭喜。第三轮是与各个部门总监见面面谈,也是至关重要一关,不过这关也过得艰难,入围了,还是值得庆祝一下。

迟迟等来面试的消息,是第三天的中午了。他还以为中途变故,内心惴惴不已,想电话问询,又怕那里责怪他过于急躁,反而可能失去机会,但空等却实实增添心理负担。这时一个同学约他吃去吃饭,反正等消息与其自己闷闷不乐,不如和同学聊聊,说不定还会有其他机会,不至于栽在一个坑里。告知同学事情始末,同学忙说,“这个机会难得呀,你不知吗?大秦盛世堪称这个行业的航母,很难进去的——即便进去,呆下来也要磨层皮——若有机会进去,那肯定要好好把握,因为从那里出来的都是一等一的好把式,其他公司抢着要呢。”说得他既兴奋又担忧,也许已经没机会进去了。“你听过他们老总的故事吗?听说很有传奇色彩。”“没呢。我也是偶然接到面试通知的,都没时间去了解。”“听说这次他们招不少人,而且是精挑细选,看来‘大秦盛世’又有大手笔了。你若在业内说‘大秦盛世’,估计没人不晓的,他的创始人也就是公司董事长秦世煌更是风云人物。”洪涛姑且听之,对于他这等小角色而言,秦世煌哪有那么容易见到,即便见到也是照面而已,与自己何干。同学吃了一口菜接着说,惹得洪涛吃兴全无,都在仔细琢磨着如何能想方设法进去镀下金也好。“你听说么,秦世煌因读音很像秦始皇,又加上他性格豪放粗鲁,‘秦始皇’的番号似乎比他原名更名声远播,很多人估计都记不住他真名了。公司有十年了,如今据说资产丰厚,而且和政府关系也很铁,业务遍布全国,听说香港都有不少业务量。”洪涛想,这样说秦世煌也算白手起家,近十年时间将公司做到如今光景也是不易,中间必然经受起起落落,自是如此几经更替也没有打落公司发展轨迹,真的是他治理有方,如果能在这样的人手下做事,着实能很快长进。“听说前年一次集体辞职事件差点造成毁灭性打击,好在老秦厉害呀,不仅没有磨灭他的意志,反而刺激了他的变革志向,公司也由原来单一的印刷业务发展成集品牌咨询、广告策划、杂志编撰、户外媒体、公共关系和印刷制作于一体的大型企业,目前核心业务有两块,以房地产广告推广为主的策划咨询业务——估计你进去是做这块,不知你有没有准备?好像还有以杂志编撰为主的媒体业务,倒是公关和印刷成了附属了……”同学喋喋不休地说了一通,也不知是哪里的小道消息,但描绘得如此绘声绘色,可以肯定大秦盛世是很有意思的一家公司,至于他对老秦那么熟悉,好像称呼邻家大叔一样亲切,又让他觉得荒谬而不可信。

  • 1
1/8页上一页123456...下一页 第
  • 关键词:爱与饶恕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3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笑笑书生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9-01-16
  • 520周冠打赏38000,共计38000
  • 2018-12-10
  • A潘羹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18-12-06
  • 太奇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8-12-04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飞泉太能写了!洋洋洒洒几万字,职场往事,历历在目。青涩的年纪,纯真的性情,经过一番磨砺,棱角渐消,才会呈现今天的圆润。那时的文字,干净,单纯,真诚,舒缓,剔除了繁琐的技巧,估计现在写不出这样的东西了。作为青春往事的记录与证明,非常有价值。
  • 那时没有技巧,就是平铺直叙,不过确实是青春的记忆。现在写不出来了。

    回复

    • 江飞泉5进士2018/12/04 12:04:38
    • 分享到:
  • 如果没记错,其实这是十多年的作品了。当时和瑄还在同一家公司,之后不久就辞职考学。这篇从未公示过的习作似乎代表了我早期的语言风格,思想意识和内心对事物的理解、评价,甚至批判。不过没关系,十多年过去了,思想和意识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人生向前,向上,向好,一直是我追寻的目标。文学之路异常艰苦,却也让我收获良多。良师益友,他山之石,工作之外的意外收获。在邻家,它给予的良好开端,进一步夯实我前进的勇气。
  • 刚刚我发现我发邻家第一篇文章是2015年6月10日,怯然惶然,急切顾盼,又想得到认可,却又怕被diss,好在多为鼓励。如果没有这一次的勇气,我局限于职场的人生将多么枯燥,感谢文学。
    • 白木2019/05/05 22:46:01
    • 分享到:
  • 回复

  • 最近来访
  • 5进士
  • 4星
  • 3钻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已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江飞泉,生于福建建瓯,北科大工商管理硕士,诗人,广东省作协会员。已出版诗集《今夜万物安睡》《苍生辽阔》。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64
  • 71011
  • 116
  • 28610
  • 虚无,感觉恍恍惚惚的,感觉这个故事是一个梦。时光碎片一样的文字,也像断章。不同作者以往风格,一口气看完,有深意,有反思,不敢揣摩人物的凌乱心思。看似简单,却把细小的事情深刻的描写,看一遍,看似有千头万绪,其实就是一个爱情的故事的描绘,佩服作者驾驭文字的魄力。之前也看过书生写过与之近似的一篇,我看完,就像在梦游。。。

    梦蝶媚惑

    2019/7/13 20:19:24
  • “溯溪而下,本没有路的,惟溪流蜿蜒”。 从诗中可以看出,诗人热爱大自然的原动力。诗人对时间,生命在大自然中的描写有着特别的情感,感怀而又有深意。写雨,湖,梅花,山村,通过时间,凸显生命的沉重,让自然景物在画面上有了质感,字里行间,读来温暖,如沐春风。也许是意象太过密集,有些许审美疲劳,诗意上也有重复之感。

    梦蝶马峦山(组诗)

    2019/7/13 8:50:26
  • 可怕的房事,在深圳,留在这里,最怕什么,租房。衣食住行,缺一不可,在深圳,我还算幸运,二十年,我只搬过两次家。作者从看房,到买房,心里在纠结,在放弃,在坚持中来回折腾,折射出现实生活的残酷,谋生的艰难。两极分化越来越明显,怎样求生,或是说绝处求生。痛定思痛之后,买,买了就是赚到,也写出了大众买房的心态,小产权房,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梦蝶​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3 7:17:57
  • 作品主要分为两大部分,前一部分写的是在汕头,后一部分写的是在深圳,汕头我不熟悉,深圳我却感慨颇多。作者采用大量的白描手法,来展现人物的性格与命运。小说里的优点很多,其中印象最深的是台风贯穿始末 ,既有隐意,也有象征,读着让我沉浸在意境的遐想里。我猜测,这篇文章的作者应该也是漂泊中的一员,否则写不出这样的文字来,许多丰盈的细节可以见证。

    紫荆花候鸟的春天

    2019/7/12 21:52:59
  • 从飞泉把这首作品贴出来,我足足用了2天的时间去阅读和学习。24首作品,诗人信手拈来,毫不费力,一行行的文字排开,创造出令人惊喜的诗歌意象,给读者带来审美的愉悦。飞泉的作品还是一如既往的技法相当娴熟,包括他在作品上的一些选材、修辞与用词,都是令人晦涩难懂,但作者这些充满灵性的诗作,又是时尚和奇特的。

    莲花汉子​铜质玫瑰

    2019/7/12 16:46:01
  • 坂田小黄车维修人员、麻墈村刘文清一家、龙华汽车站广场清洁工老李、景乐新村旅馆史老板。他们属于平凡而卑微的底层人物,为明天就业犯愁,为未来落叶如何归根烦恼……这是龙华的一角,也是社会普遍的现象,人们的生活品质需要保障,深漂打工者想要归属感,城市会是他们新的根吗?

    嘲讽四种深圳

    2019/7/12 11:57:02
  • 早年工作于华强北,或生活在其附近的人,不会不记得生意极好的万佳超市,后因租赁到期,而业主坚决不肯再续,遂无奈搬至华发北路,由曼哈国际商城取代。又数年曼哈易主,由各类通讯产品取而代之。时华强集团的老总,极力主张将集团名下的地产出租,于是先后有航空、物流进驻,企业陆续搬至关外。实不愧是老总,其后证明是对的,自此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华强北”诞生了。作者写了好几篇“深圳十大,”可谓熟悉深圳,也用心了。

    风居住的街道福田地理坐标

    2019/7/12 10:21:35
  • 这是今年写成的第11篇作品,也是前两天刚完成的,有人说读出了一点新意思,不知道她有没有骗我[呲牙]。我说过了,接下来半年,能写几个算几个,但一定会往狠里写。昨晚与一非常熟悉一二十年前宝安文坛的非文艺界人士喝酒,他说你写吧,别在乎发不发表,别在乎那点稿费,能写出来就好。我说是的,后来想想,我当时肯定喝得二麻麻了,不在乎,并非不需要[捂脸]

    段作文媚惑

    2019/7/12 7:20:18
  • 还是保持你自己的风格吧,因为写风花雪月的诗太多了。我觉得嘛,只要你写的诗有个性,同别人的不一样,真实于自己的内心又何尝不可呢。老实说读你们写的诗一时半晌还真读不完,不像小说能满足视觉神经的快感,一口气就可以一目十行。这些诗,如果快速读下便是囫囵吞枣,不知到底写了什么,因此,我想说的是其实这些诗的信息量很大。

    红红的雨​铜质玫瑰

    2019/7/11 20:36:35
  • 老段的小说,很多没读过了,感觉手法也变了,挺魔幻的啊。“媚惑”,梦一般的故事,亦真亦幻想,我用极快的速度读完,好像写了很多,好像什么都没写,给我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感觉,读后让人想的可能很多,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想法吧。故事似乎很简单,但细想起来又不简单。总之,老段的写小说的思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或许这就是进步吧。

    红红的雨媚惑

    2019/7/11 16:46:44
  • 额鲁特�珊丹评论: 这组诗歌,以白描的手法将时代变迁中的个人命运,作了跳跃、碎片化的蒙太奇连接,使诗歌具备了长度和厚度,从而扺达诗歌意欲表达的主旨——忧患和悲悯的角度,有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冷静。 诗歌中的我,大多处在局外,这种观察,是作者价值覌的隐线,也是用痛苦换来的。这种身处局外的表达,比诗中的那些忍受更为深刻,痛世中的失望与痛苦,也更加令人纠结。

    宋憩园咖啡馆里的上帝

    2019/7/10 21:21:00
  • 桃德的诗一向圆润而晶莹,有时无法与他经商的老板形象联系在一起。恍惚中,总觉得他内心柔软得如一株从赣西山区迁栽在深圳梧桐山下的薄荷叶,在某个燥热的闹市里独独地散发着清凉的诗香。在他的笔下,马峦山的一草一木是如此的摇曳多情。无论是状景还是描物,都点到神聚。在这方面,我总觉得他的笔名莲花汉子,该改成多情汉子了。通读他的诗,情在神凝,诗入画,画中有诗。带着花的芬芳又不失阳刚向上的基调。

    叶紫​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4:22:18
  • 我不知道是否需要给这组作品作一个诠释:关于这么冰冷的文字,是否能引发共鸣。答案是否定的。这些日子,我一直在想要写怎样的作品,寻找的过程非常艰难。这让我这小半年产量急剧下降,工作的枯燥和生活的琐碎甚至改变了我的精神状况和心理状况。我发现自己急躁了,之前的内心安静被打破。我知道这种危险,却无法控制它。我于是将这种冰冷的情绪和急躁的精神状态诉诸笔端,最终成为《铜质玫瑰》的意象和隐喻。

    江飞泉​铜质玫瑰

    2019/7/10 12:20:59
  • 忙碌搬砖一上午,我伴着那首《蜗牛的家》,读完了全文,最后的反转,绝了。朴实的文字间,有草根的辛酸,有游子对家的渴望。 那年在布吉大芬看房时,中介对我说这里将是市中心。我觉得这人不太靠谱就没再联系,如今十年过去了,至少那里真的不是市中心。 还有,香蜜湖现在还有500一平的房子吗?我加500都行啊!眼光,真的很重要。

    雪候鸟​100万,我住进了郊区城中村

    2019/7/10 12:07:51
  • 很难把桃德和花花草草联系在一起,他真的是人如其名,一个笑起来露出洁白牙齿的汉子。但是他一说到自然 ,一说到植物,那真的是眼睛放光的喜欢。正因为对自然的喜欢,这些都进入了他的心里,他的梦里,他的诗里。诗情画意,是他的生活,把生活过成诗,最美人生,不过如此! 经过马峦山,再诗此组诗,倍感亲切。

    小宇​马峦山,岭南之地的桃源镜像

    2019/7/10 11:23:51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