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磷焰火
  • 点击:6283评论:452017/08/07 10:23
  • 第五届深圳市“睦邻文学奖”十佳

女孩我不认识,长得也不漂亮,不过有一个朴素又好听的名字,叫素如。她是我朋友的朋友,那天我朋友生日,在洛洲钱柜唱歌,朋友叫上了他觉得应该叫上的朋友,也不算多,十来个人,我有幸能被叫上,觉得很有面子。那些人当中,有我认识的,也有我不认识的,比如素如,那晚她唱了几首英文歌,把在座的人都震住了,不过也没人知道她唱得对不对。

这让我想起,几年前,我刚离婚,租住在关外。出租屋隐藏在一条阴郁的巷子里,两边开有童装、文胸内衣和潮州人经营的佛具香烛店面,半夜三更仍亮着红灯放梵音,还有败落的中草药铺。白天异常嘈杂,只有到深夜才能阒静下来。我一个人住,一个人住是件挺煎熬的事情,一面渴望朋友来,说说话,抽烟喝酒,一面又害怕门铃响声,以至于后来我干脆把对讲拿开,让它拖着长长的线耷拉在地上,手机了也长期调了静音,拒绝一切预示着将会被打扰的声响。有一件事却是例外。隔壁大概住着一个疯子,他总是在深夜大声朗诵,不用中文,也不是英语——我没读几年书,却也知道英语怎么发音。那应该是另一个国家的语言,完全超出我的经验之外,甚至,有可能还是他自创的言语。他每天夜里都要朗诵一小时,声音又大,简直有点声嘶力竭,都能想象他满脸通红、嘴角泛沫的情形。我试图去结识他,我可不在乎他是不是疯子,或者在旁人眼里,当时的我跟疯子也没什么两样。

上蛋糕时,要点蜡烛。朋友打着火机,却被素如叫住了,她说不能用火机点,得用火柴。谁身上还带火柴啊?我有啊,只见素如从兜里掏出一盒火柴,推开火柴盒子,翘起小指,从里面捏出一根火柴,嚓的一声在盒侧擦燃,火柴磷头嗞的一声,像是一团微小的烟花,就那样燃开了,空气中瞬间弥漫了一股好闻的硝烟的味道……我从没有见过有人能那么优雅地擦燃一根火柴,简直让人着迷。

我端了个矮小的茶杯过去敬素如,礼貌而卑微的,我说很高兴认识您。

KTV嘈杂,她似乎没听清我的话,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和我碰了杯。

后半夜,几乎所有的人都喝倒了,他们横七竖八躺在包厢的沙发上,像是一副文艺复兴时期的写实壁画。素如唱了最后一首歌,我没听过,她晚上唱的歌在我这里几乎都是陌生的,大概是年代的隔阂,想想也不尽然,把两只小白鼠放在同一个盒子里,它们也会以各自的姿态生活。在这个几乎可算是一锅大杂烩的城市里,西餐厅的楼下就是大排档,川菜馆里的服务员有可能跟你说粤语,站在大街上,你右眼看到的是咖啡厅落地橱窗里精致的男女无声地对视,左眼看到的是两个环卫工人为争一个纸皮箱吵得口角泛沫几欲动手……素如应该会是时常带着苹果笔记本出现在咖啡厅二楼位置的那种女人,临着玻璃窗,偶尔也扭头看看街上的人。

素如关了音响,回头看见我在低头喝水。我戒酒好几年了。聊点什么吧。我说。素如走过来坐在我身边,她身上有股火柴磷头的香气。

“听说你也是潞城人。”她那么随意一说。

我点了点头。我没想到我们还是老乡,不过也没什么值得惊奇的,潞城离深圳太近了,我住关外时,回一趟潞城比跑一次市内的时间还快,有人说,随便在大街上喊一句潞城话,起码能找到一半老乡——也许再过几年,这个大胃口城市很快就会把潞城给吞并了。

既然都是潞城人,倒也轻松了不少,至少不用再别扭地说着普通话了。

——有一天深夜,我拎着一个酒瓶子去敲隔壁的门,他刚结束完朗诵,屋里一派寂静。我在门口站了有几分钟,始终不见有人应,他可能睡着了,我这么想,又坚持站了一会,莫名其妙,如果有人上下楼看见了,还误以为我在干什么,像是某个酒鬼半夜顶着人家的门板撒泡尿。后来我就没再去敲门了,有一段时间,朗诵停止了,隔了半个月,突然又开始了,让我十分惊喜;某一天,又停止了,于是就再也没有开始了。我问了住在顶楼的房东,房东说,具体也不太清楚,据说那人还懂些文墨,好像是喝醉了酒,半夜淌海里游泳,淹死了。

我租住的那条巷子正好与海岸线组成笔划悬殊的T字型,有时半夜能听见海浪声,如果福永机场的飞机刚好停歇下来的话,不过后来再也听不到了,11号线地铁刚好沿着海岸从巷子口的位置钻出了地面,如西方惊悚片里那些骇人的庞然大物。

我跟素如讲起这些陈年旧事,几乎是在坦露心胸,如面对的是多年的好友,我对陌生的言语有着一种病态般的痴迷,它们高贵而遥远。我试图模仿疯子几个音节,希望素如能辨别出那是哪一个地区的语言。可能是我没模仿正确,她也听不出来,她认为,既然是个疯子,自创一套语言的可能性更大。

我们把包厢的门关好,移步到大厅喝茶。有两个喝得烂醉的中年男人站在门口的台阶上吹牛谁操的女人更多,他们让我想起,白天去深房广场的招商银行办事时,那位执意在候位座上抽烟的男人,他们都面容模糊,看起来像是同一个人。

素如明显接收到了我的诚意,她开始松弛,表达轻柔而清晰,她说她从小在潞城长大,来深圳还不到一年——你知道,小城里长大的女孩都有种天然的优越感,如果有一家乡下亲戚,那种优越感就更强烈了,我们不妨把农村想象成一幅彩色的黑白图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就是它表明上是彩色的,实际上又是黑白的,然后你搭着小中巴一路进城,颜色一路在黯淡下去,小城的公路、旧楼、工厂、人群……其实都不及农村色彩丰富,可它在你的意识里却是粲然多彩的,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因为灯火。

她明显吃了一惊。对,小城的灯火,你跟我想一块去了。她时不时掏出火柴,擦燃一根,看着小小的焰火燃完,刚好烫到手时,她便用拇指和食指把火苗揉灭。她似乎并不感觉灼痛。你看,这就像是小城的灯火,在大城市的霓虹灯下,又轻易就能被泯灭了。

我对潞城的印象跟素如不一样,至少没有那么深的归属感,我的父亲从小告诫我,我们来自乡下,也就是说,如果不是父亲的奋发,我们一家就是素如眼里的“乡下亲戚”,甚至连亲戚都攀不上。

她说起她的父亲。

父亲以前是化肥厂工人,好长一段时间她在学校都不敢跟同学们谈论起父亲的职业,她觉得当一个挖煤工人都比在化肥厂强,至少不会跟农民有那么直接的联系,有时父亲下班,绕路去军潭小学接她,他穿着一身肥大的化肥厂灰色的工作服,散发着一股很浓的肥料气味。她会故意溜走,让他在学校门口等半天。回到家,父亲似乎也不怎么责怪她,他们只是清淡地说一句“怎么没看见”。他慢慢就不再去接她了,其实还是心知肚明的。唯一让她觉得舒服的,是父亲在院子里种了好多花,蔷薇和炮仗花爬满围栏,杜鹃、山茶花、月季、牡丹……更多的只有父亲能叫得出名字。父亲每天都从化肥厂揣两兜复合肥回来,尽可能平均地撒给花卉,接着开始浇水、修剪、松土,他每天花在上面的时间多到有点让人烦。素如说,她母亲至少要喊上三次,父亲才愿意洗手,进屋吃饭。母亲说,你爸认那些花花草草作家人就够了。

这个父亲形象听来倒是熟悉,我小时候在潞城每天都能遇到,他们来自化肥厂、酒厂和糖厂。

“我爸算是个粗人,他在化肥厂里什么重活都干,被人呼来喊去的,可他一回到家,就成了花艺师,轻易叫不动他了。”

“现在呢?”我问。

“很早就去世了,肺病,现在想来,应该是职业病,可当时还没有这种说法,人病了,工作也就没了。我妈又是个清高的人,拉不下脸去打工,也没怎么打算让我爸去住院,似乎就等着他死。我记得最困难的时候,我妈把我爸种的花全部拉去龙山桥头,没几天就把一院子花都卖完了。大家似乎早有耳闻,化肥厂的老蔡是个种花高手。你知道,我们那里别的没有,花市倒是远近闻名,大家没事就喜欢种点什么,龙山桥头一到傍晚就聚集好多老头在为几个枯树头估价——有一天,我爸躺在床上吩咐我给院子的花草浇水。我直言,说它们都让我妈给卖了。我爸两眼一翻,泪水滚了出来,没多久,就死了。他死后第二年,化肥厂也停了。”

我问化肥厂在潞城什么位置。

她说就是现在的城北开发区。

她笑话我是个假潞城人。

离婚后,我确实几年没回去过了。

大厅里的茶越喝越苦,我约她到外面走走,她同意了。我们沿着迎春路往南华街方向走,横穿嘈杂的十字路口,二十分钟便能到南华街,街边有小公园,有各种摊档,吃烤鱼烤鸡,还有羊肉火锅,我想请她坐下来吃点东西。拍拖的男女都喜欢夜里出来吃点东西,有风,枝叶在头上摆,公园里的小池映着灯光,水当然是浊的,漂着成片成片的枯萎的荷叶和铜钱草,不过夜里看不太出来。大概也是误判,也许说着话忘了时间,我感觉到达目的地的路十分漫长,尤其是下半夜,巷子里几乎没遇到一个人,我不知道素如心里是否对我有提防,或者后悔答应我出来走走的建议,但她表现得很从容,甚至向我要了根烟,熟练地抽了起来,一边还时不时踢掉路上某个石子。

她每隔一会就要擦一根火柴,像是一种强迫症,我估摸着她想把手里的火柴擦完。

她说她在一所民办学校当音乐老师。她说了学校的名字。我听说过那所学校,离这有点远,几乎可以说是在郊区。我有点担心她如何在下半夜回到她的“郊区”,我的担心也许是多余的,甚至为此我还有了些阴郁的窃喜。

她问我在深圳干什么。

我说我在倒卖军火。

然后呢?她一脸正经。

然后,有时间还干点拐卖妇女孩童的活。

她笑得双手捧着肚子,蹲在了地上。

我们竟然迷了路,怎么也走不出那迷宫一样的巷子,我们都不是这里的熟客,分辨不了方向,走着走着又回到了原地。素如倒不紧张,一直在笑,她觉得两个大人竟然迷路说出去会挺好笑,她还添油加醋,跟我说起潞城以前是座山寨,好多年前吧,就几十户人家,占着地,四周筑了五六米的高墙,寨子里出恶人,经常到外边抢夺年轻女孩,抢了扛进寨子,当压寨夫人,或者丫鬟,最惨就是做妓女,每天被好多人睡……这些十有八九是素如编出来的,她问我是不是跟寨子里出来的人那样,见了女孩就想拐跑。我说我十八岁之前没敢跟女孩说话,觉得她们陌生而遥远。

她说她平时喜欢写点小故事,报纸副刊有时会登她的小文章,她拿着稿费单去邮局取钱,工作人员用鄙夷的眼神看她,大概因为她的单子都只有几十块钱,她就用自信满满的语调回道,你们这一辈子可能都拿不到稿费。

我说,那你是想当作家啰。

她说,不是,我只是想做点好玩的事,就像当年我爸喜欢种花草。

——那天晚上后来就不了了之。我忘了我们到底是怎么走出那片迷宫一样的巷子,最后还是把方向搞反了,就是说,我们并没有去到南华街边吃东西,想想是蛮遗憾的事情。我们应该是又折回到了钱柜。后来的事我忘了,我们是怎么分开的,分开前还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她把身上带着的火柴擦完没有。

  • 1
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虚构
  • 分享到: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649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张尔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9-02
  • 曾嵘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9-01
  • 曾嵘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9-01
  • 秦锦屏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1
  • 张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31
  • 郭建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1
  • 胡野秋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1
  • 张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30
  • 朱铁军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9
  • 朱铁军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28
  • 朱正安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27
  • 朱正安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26
  • Mr.老亨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17-08-17
  • 范明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14
  • 范明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14
  • 520周冠打赏10000,共计10000
  • 2017-08-14
  • 唐小林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13
  • 唐小林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13
  • 费新乾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8-10
  • 费新乾提名10000,共计10000
  • 2017-08-10
  • 小刀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8-10
  • 段作文点赞10(1000),共计1000
  • 2017-08-07
  • 游客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8-07
  • 三玲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8-07
  • 瓜子打赏1000,共计1000
  • 2017-08-07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曾嵘评委2017/09/01 13:02:29
    • 分享到:
  • “你看,这就像是小城的灯火,在大城市的霓虹灯下,又轻易就能被泯灭了。”正如所言,来自洛城的素如和“我”,实际并没有初见时的那般体面。素如到底不是音乐老师,而“我”也到底没有她认为的“有教养”。两人都在深圳的璀璨灯光里堕落,最后成为0。又或许,素如,原本只是一个虚幻的存在,是“我”在濒临破灭中的幻觉。许多的也许,在一个繁华却糜烂的都市里发生,所有的都不过是“红磷焰火”而已。
  • 回复
    • 张军评委2017/08/30 22:36:38
    • 分享到:
  • 《红磷焰火》是一篇有艺术张力的小说,叙事、架构、语感、留白等诸多方面都足见作者不凡的创作功底。 文本中的我,是一个游走在城市里的底层人物,一个飘荡在浑噩虚空境界里的灵魂。这也许不是一个讨巧的题材,文中后半部把这个心理扭曲变形的“我”刻画得入木三分。讨巧的是,带给我们阅读后的深入思索。城市、社会需要对这样一个心理层面施以救援,这个层面其实是城市绚丽霓虹下的阴影部分,使文本的立意上了一个高度。
  • 回复
  • 对于小说阅读,我并不喜欢太多隐喻。但陈再见是个例外。不同于其他几位善写这类作品的本地男作家,陈再见的文字单纯、净澈,文本情绪也控制得很安稳,这样一篇幻游记,并未走向荒诞,却充满了悲悯情怀。主人公一直在游走,从乡镇到临城结合部再到大都市的边缘,却从未与任何一片场域建立清晰明确的联系,红磷擦过,燃起的焰火如微弱的灯光,照亮片刻的微妙的模糊的瓜葛,但是随着硝烟飘散,一切依然归向虚无,甚至是极端的毁灭。
  • 谢谢

    回复

  • 再见的叙事依然是那样的层层递进,慢条斯理,最后则出其不意把故事推向高潮,令人惊恐的结局。主人公遭遇生活的挫折之后,心存的一点点美好,被点燃,却又被无情地欺骗,他觉得无端又被生活嘲弄一次,扭曲的心灵把他推向罪恶的深渊,最终走向毁灭。“上帝说要有光,便有了光。”可是,现实是冷酷无情的,看到了光,虽然看似美丽的红磷焰火,闪过之后还是陷入了黑暗。
  • 回复

    • 范明评委2017/08/14 08:32:38
    • 分享到:
  • 显然作者是个很会讲故事的人,不露声色甚至诡异地操纵着故事情节。故事的前面美好温润,后面却出乎预料,充满悬念,结尾仍是悬念未决,让读者在这个氛围中继续联想。男主的身体在城市里游荡,灵魂却已出窍,找不到归宿。红磷焰火,似乎暗喻着对美好的渴望,一种精神的依附,但如一场梦,梦醒时再怎么寻觅都没有结果,最后的幻觉如精神分裂者那样,似乎将要殊途同归。一个在异乡游荡的灵魂,就这么飘着。
  • 回复

  • 一个四十岁的离婚男人,在朋友的生日晚会上遇到了一位并不怎么漂亮的女孩,因其在这种特殊的场合擦亮的红磷焰火,便悄然走进了男人的心中。况且他们又是在深圳难得一遇的老乡。女孩发表过文章,有点小文青,她对男人的邀请也并不反感。原本粗糙的男人也开始注意打扮自己,但接下来的误会,却让心灵本已受过伤的男人再一次感觉受骗,性格变得更加粗暴和乖戾,继而发展到对卖淫女肆意施暴。长期被爱折磨的男人啊,很容易成为神经病。
  • 回复

  • 《红磷焰火》这个题目很漂亮,有故事,有隐喻,红磷火柴被擦燃的一瞬间,爆发出美丽的焰火,是新生,也是毁灭。再见作为一个多产而高质的作家,这篇小说保持了他很高的叙事水准,故事松弛有度,前半部分平淡而美好,后半部分则怪诞而残忍,直至最后的杀戮与纵火,“我”与“疯子”合二为一。一个精神分裂者,一次似真似假的邂逅,一个悲剧的另类演绎。
  • 我记得2014年有部获得柏林金熊奖的电影叫《白日焰火》,其灰暗压抑的基调,一波三折的叙事和本文颇有异曲同工之妙,两部“焰火”,体现了文字与影象不一样的力量。
  • 真诚善意的点评温暖人心!
  • 回复

    • 张尔评委2017/09/02 23:10:11
    • 分享到:
  • 本篇结构设计奇崛,情节张弛有度,故事看似平淡庸常,实则充满暗示。
  • 回复
  • 反复咀嚼,悲喜滋生,却原来是平地起风云。一切貌似平白如水,却又波澜汹涌。作者循循善诱,带领读者如坐“过山车”一样,从坦途顺境到达“险峰”,拨皮抽筋式地呈现了生活令人惊骇的嘈杂与安静,重锤敲心。
  • 回复
  • 淡如水的故事,拿捏得精稳的叙述,近乎无隙可击的情节铺展,可浓可淡的解读,又加些神神道道的“精神分析”,是个老司机。好些作家喜欢在作品里头拿文学论事儿,要么“我”是个作家,要么泡了个文学青年,之类,弄不懂到底是崇拜还是消解文学?至少,我个人不太喜欢小说里头有“文学”,总觉得在讨文学的便宜。文学本身很小的,再在文学里弄“文学”,有蜗角里的道场之嫌。若是自传体,当然又另当别论。一哂。
  • 回复
  • 作者驾驭文字的功力已经炉火纯青,细腻、流畅的讲述,使得故事的走向似乎在读者的预料之中,却又出乎意料之外,在当下这个随处充满“爱”却又极度缺乏爱的时代,这样的结局是必然的。
  • 回复
  • 这么多人打赏,都没人评?别拿邻家币不当钱。好小说。
  • 回复

  • 人生低谷时,总想找到生命的突破口。朋友生日晏上,点燃生日蜡烛,便是点燃生命之火。这个火源却因为一个点火柴的女孩擦亮,生活便注入红磷烈火的颜色。俩人在当晚一系列的言行,似乎预示着一个美妙的爱情故事诞生,带着期待的心情,我们看到的主人公被一股力量驾驭着,又走入了另一段迷途。他最后遇到了谁,她是素如吗?作者并不急着道清说明,悬念之下,每个人都应该深深思考,自己是否也在某段痴迷的路上彷徨?
  • 回复
  • 颓废,只有走到极致才动人,我再一次聚会上,认识了一名女人,素如,火柴,应该充满了隐喻,素如如此厌倦父亲的职业,她觉得父亲在化肥厂是一件丢人现眼的事,因为这个职业注定离不开农民和土地,还不如煤矿工人。我想,离农村和土地越来越远的人,注定是得人。
  • 注定是颓废的人

    回复

  • 恭喜获大奖节奏,十名评委推荐,学习再见
  • 回复
    • 柏亚利3秀才2017/08/31 12:48:47
    • 分享到:
  • 赞美好文字!
  • 回复
  • 陈再见像个聪明的乖孩子,为人低调,写作低调。却靠努力和天赋写出了不少佳作。文字生动细腻,巧设悬念的故事,蛮吸引人。个人觉得若像张夏一样,多写大众共同关心的话题更佳。预祝作者获奖。
  • 回复

    • 无影3秀才2017/08/21 08:44:00
    • 分享到:
  • 再见一出手,大家靠边走。
  • 回复

  • 昨天因故错过了再见的邻家文弹分享,很晚回到家后翻看聊天记录,约近600条,足见讲者的亲和力。
  • 回复

    • 无香2童生2017/08/17 22:55:59
    • 分享到:
  • 真诚善意的点评温暖人心!
  • 回复

上一页12下一页 第
  • 最近来访
  • 2童生
  • 4星
  • 2钻
  •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29
  • 17700
  • 9
  • 1450
  • 荣荣的文字如她的为人一样朴实无华,虽然没有风花雪月的浪漫,也没有洋洋洒洒的华丽词藻,但却平实、热情、不做作,读来让人温暖、踏实,这也是许多人喜欢她和她文字的原因。这首歌词立意清新,朗朗上口,既写出了深圳的变化,又写出了拓荒牛的艰苦奋斗、理想和情怀。读来,让人不由自主地回味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峥嵘岁月,对于亲历这一段岁月的人,会有许许多多的感想和共鸣。

    梦晴【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18 10:52:11
  • 深圳今日的辉煌,离不开数以万计的“拓荒牛”。窃以为,本文中的“拓荒牛”至少有两层含义:一是,改革开放后,深圳的首批耕耘者,他们的拓荒造就了深圳的幸福满仓;二是,他们的举止实在是牛,短短数十载,即让深圳由名不见经传的小渔村华丽转身为国际化大都市!深圳拓荒牛伟大,用文字将他们的丰功伟绩固化下来的荣姐亦值得点赞哦。

    黄元罗【深圳奋斗谣】我们是深圳拓荒牛

    2018/4/18 9:12:16
  • 《陪父亲洗澡》的标题吸引我读完文章,作者详细描述了为什么陪父亲洗澡,也道出了儿子在外有自己的工作家庭。一个军旅生涯的老父亲近90岁,发白耳背眼失明,作为儿女该做些什么?幸好作者意识到孝敬父亲,为儿女做表率。我们都会老,也希望自己心儿孙们孝顺。如果作者再注意细节描述会更感人。

    春风妙语陪父亲洗澡

    2018/4/17 16:09:29
  • 乌鸦反哺,羔羊跪乳,动物即有的本能也。动物的本能,在《陪父亲洗澡》的文笔中再现,虽然迟到的再现虽然显得羞羞恬恬,甚至多有愧疚甚或不自然。然,正因这种羞恬这种愧疚不自然,更见其真其诚。都说,散文的价值就在写真,就在依托写真的抒发情怀,读过《陪父亲洗澡》,我信。《陪父亲洗澡》,记叙文体,文笔恬淡,描摹细腻;抒发情怀真切,没有矫情刻意都真情实感。或许,真情实感最具穿透力。喜欢,点赞

    默然陪父亲洗澡

    2018/4/17 15:11:21
  • 《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犹如刘恒《白涡》的味道呢。《白涡》写职场的情,写高知的情感旋涡;《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写游弋社会底层懦夫的情,写醉生梦死的纠结。情色或色情,人类生活的一部分,重要的部分,仅次于食罢。情色或色情并非就黄色吧?或许伴着真伴着永恒。“雪阳”,折分开,或许都教人赏心悦目,各自的自然属性都有可欣可赏的成分也;码在一起呢?或许就排斥,就难免矛盾。欣赏并点赞美文。

    默然刹那间我看到了雪阳

    2018/4/17 8:29:27
  • 恭喜李玉获得周冠。一早就读了,一直没评论。微信上与李玉有聊,以这样的文笔,差不多赶上香港财经小说的水准了,畅销已经不是问题。譬如本篇开头部分,读来就有行云流水的感觉。可是读到最后呢,还真就是个亲历或亲耳听说的故事,作者如实照写出来了。想象呢?文学的虚构呢?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的东西呢?欠奉!这就是我有点不甘心的地方,吐槽出来,砥砺下一篇。

    因特虎老亨红玫瑰酒店

    2018/4/16 15:41:10
  • 99年出生的小女生,实际上是00后,才将高中毕业吧,文学上已经是山清水秀了,在400多人的邻家线上文弹中,不疾不徐,娓娓道来,令多少深圳文学江湖上的老炮人物刮目啧啧。是的,龙思韵:90后写作形散而神不散,她的讲谈实录,就是这个了。

    因特虎老亨龙思韵:90后写作形散而神不散

    2018/4/16 14:41:54
  • 首篇同题征文《深圳奋斗谣》以“深圳速度”在邻家文学社区贴出。该首诗词或者说是歌曲让我们从中读到了“凤凰传奇”的动感与欢快。其实,深圳就犹如凤凰涅槃,她仅用不到四十年的光阴即走完了国内绝大多数城市花上数千载还未走完的路!本次同题征文大赛在赛事期间又会演绎怎样的精彩?又将带来哪些高潮?颇为期待!

    黄元罗同题之:深圳奋斗者之谣

    2018/4/16 8:18:07
  • 龙华河道上的遐想,打工簇的拳拳之心,昭然若揭,细腻实诚。外来打工簇,把不是母亲河视为母亲河,对一方水土美化的思考,既见责任心使命感,也显南国改革开放窗口的向心吸引力,给人感动。倘若国人都如作者般主人公的情怀,倘若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每一方土都如深圳般的向心力,青山绿水国强民乐的梦焉不早圆?小小地球村,大家都邻里,都如邻家文坛就这么大一片天,关注共同的空间关爱共享的青山绿水,生活更美好。

    默然龙华河道上的遐想

    2018/4/15 11:25:16
  • 这篇儿童文学写得好,人心的贪婪,给我们的世界造成很大的改变,李麦镇作为精神的故乡,离我们渐行渐远。当我们淳朴不再,欲望膨胀,我们的世界注定也是一片狼藉!放牛娃变成采石场老板,这难道是我们每个人的期待?!坚硬的三块石头是隐喻,在摧枯拉朽的变革面前,我们一些好的传统能不能坚如磐石?!

    昆阳森林李麦镇的石头

    2018/4/14 6:55:43
  • 悲观者认为,婚姻犹如坟墓,双脚一踏进去,自由立马就被埋葬!所以,文章中的男主人公“超”新婚不久,即想恢复自由身,并另寻新欢;乐观者认为,婚姻好比分享,融入其中,其乐无穷!所以,文章中的男主人公“超”在想到儿子时,那种幸福的心情是无法用任何语言来表达的。故事挺现实,也颇有警醒味,拜读了。

    黄元罗超度

    2018/4/13 9:36:43
  • 作者用娴熟的文字,轻松的语调,将多视角经历,娓娓道来,像女人缝棉衣,不紧不慢,功力毕现。非虚构不好写,不像小说,可以用各种技巧拔高主题。作者一直在暗处操控火候,加料加食材,到最后用那句——“因为我实在没法享受这种交易而来的感情,而且哪怕一天”,露出自己的真容,多情但有底线。这让我想起王顺建的《我有一个岛》,生活哪怕再杂碎,心中总有美好的。有异曲同工之妙。

    笑谈一生江湖夜雨

    2018/4/12 20:23:12
  • 文章有点长,还是安静地看完了。抛开情节不说,文中充斥的腹黑学、关系学,简直就是现代版官场现形记,个人奋斗在某些宿命角力面前不值一提,但又不得不说,个人奋斗的重要性,尽管它是妥协的、平衡的、舍弃的、现实主义的。现在社会早已不是以前的理想主义时代,社会趋势演变加剧了人性的悲剧化,因无从选择,你所处的环境必然会造就你。地狱即人心,人心即地狱,这种隐喻看似无奈,却是真实,真实得宛若真理,真实得触目惊心。

    江飞泉你是你的地狱

    2018/4/12 15:04:52
  • 小说描写了一个厂区内的三块石头因为小贼的侵入厂房倒塌之后重回家乡的故事,李麦镇是一种精神家园的象征,三块石头和少年的情谊是一种单纯美好珍贵的情感,但随着岁月的变迁,这种情感终不复存在。也如同白獒对厂房主的情感,也从忠心耿耿到不得不的伤心绝望。人性的黑暗显露无疑,悲伤的情绪充斥了小说,不过光明也始终与黑暗同在,如三块石头之间的小伙伴情谊,三块石头和白獒的友情,他们最终共同流浪,以美好与坚硬面对现实。

    春风妙语李麦镇的石头

    2018/4/11 9:49:21
  • 很是赞同笑笑书生在该篇文章中所提及的“文学即游戏”这一说法。在我看来,写作本是件“随性”的中性词,而非“功利”的贬义词,甚或是“高尚”的褒义词。曾记得晚清时期,有位叫“黄遵宪”的本家说过:我手写我口,古岂能拘牵。写作本身就是一件纯粹的趣事儿,又何必要与济民的旷世胸怀搅和在一起呢?

    黄元罗致敬大师:玩一个叫文学的游戏

    2018/4/11 9:37:28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