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秋
  • 点击:5161评论:22017/09/27 17:26

 一.

他注视着头顶短促的门檐,上面紫褐色琉璃瓦,零落破败,一溜三角梅从门檐左边的青墨色瓷砖围墙绕过来,在米黄色路灯的撩拨下,渐渐变成深紫色,如果不是仔细看,可能会错以为门前的三角梅是紫色品种的呢。身后几株柳树,宫腰细腻,初秋了,柳树还是如此妖娆,着实让人嫉妒。他立在门前,一行字次第跳入眼眶:为城市保留最后一盏明灯。“市”和“保”字中间还有两个字,却无端端被一枝斜逸而出的三角梅遮住了。

盼星星盼月亮,可算把我们八班一支笔盼来了。快上去吧,其他同学都到了,就等你这位大作家了。只见眼前狭窄低矮的楼梯裹风折下一个人,笑吟吟地站到面前。

迎面一阵晚风扑来,门檐上那一枝三角梅涟漪般漾宕起来,他断断续续呼了一口长气,心里犯嘀咕:大学毕业了还可以长高?那些增高广告看来所言不虚,女孩子不到二十八都不放弃。眼前的她应该还不到放弃的年龄吧,不过也应该差不多了,大学毕业一晃五年就过去了。记得大学时她只够他肩膀,现在都快与他平视了。

他连忙道歉,才直视她两眼,微醺似的把视线挪开了,又仿佛非礼勿视。等到故作散漫地落在宛若清晨深林之湖光的嘴唇上,心里不禁觇敲起来:时间果然是把魔术刀,当年素面朝天,鄙视浓妆艳抹的假小子竟也学会打扮了。特别是下巴下恰到好处隆起的好像两朵含苞绽放的圆团木荷花似的双胸,更是春光外泄。乌黑的头发掼在白皙的耳朵后面,流云一般泻下来,齐斩斩披在后背,留下几乎一样多的两撮垂在胸前,把它整个脸托了出来,加上小巧挺直的鼻梁,实在匀称极了。

你学校也真是的,打雷下雨也不挑个时候,人家两个下午坐轻轨从省城过来呢。什么都别说了,这次就罚你做东,到时别忘了买单哈。她一口气说这么多,末了嗤笑了一阵,滚圆的双肩微微打颤,连带整个身体都颤动起来了。古人形容女子的笑像梨花颤就是这样的吧。

她下身穿了一件黑色镂空裤裙,上身是一件粉红色软丝衬衫,袖子是七分袖,袖口翻折了个宽口,折叠处各绣了两朵淡淡的花瓣,像是梅花,又像是三角梅。可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绣三角梅的衣服,许是门檐那支斜逸而出的三角梅在作怪。不过一支萍水相逢的三角梅居然能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内深深留存于脑间,实在稀奇。人的记忆都是有选择性的,而三角梅在脑海浮现可以用选择性记忆来解释吗?要说是记忆遵循就近原则也不无道理,可是为什么是三角梅而不是其他的物象呢?

他百思不得其解,喉头却像被什么堵住了,顷刻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这时又一阵晚风刮过来,这次比刚才那阵大了些。他仰首扫视那支正左右扶摆的三角梅,还是辨别不出遮住的两个字是什么。

该罚该罚。他连连说了两声,一直低头着,直到木梯前。

刚走到三级阶梯的她突然收住脚步,他赶紧刹住,一脸不解地抬起头,目光正好接住她的目光。这时一朵淡黄色的三角梅从她眼角微细的鱼尾纹边一闪而过。头顶是淡黄色的生态木装修材料,连灯光也是淡黄色的。

只见她又嗤笑一阵,轻轻摆起左手,力度拿捏适宜地推了一把他左肩,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正经兮兮地说,唬你的,毕业几年了还这么直,脑子一点也不长进。我看你读书都读得与世界格格不入了。

可不是,差点怀疑人生了。他自嘲地说。

他受住这一推,肩上顷刻撩出一束羽振的虚空,迅速走遍全体每一处肌肤,脸不知不觉热了起来。身体随之偏向左边,脸挨近墙面贴得没一处空的密密麻麻的纸张和便利贴,上面留下许多“旅人”的心声,他快速读了其中两张,只记得里面都写了“背包客”。

她悄无声息地把脸凑过来,一股经过肉体蒸腾的茉莉香伴随轻微呼吸声在耳鬓游走,眼前白纸上的黑字漫漶起来。他的脸更加烘热,好像靠近的不是白纸黑字,而是烧红的大火炉。

她白皙的两颊飞起一片红潮,双手反扣身后立起来,都是些无聊的人写的无聊的话,这个世界哪来那么多的感慨,伤春悲秋,我看他们是闲得没事干。快走吧,再不走真要罚你,要你买单了。说完抿住笑,敏捷地伸出左手,一把勾住他左手,一叠脚步声,他们一同到了二楼。


二.

迎面而来是一架木架,左右摆了两张乌褐色水磨太师椅,木架一共三层,上面两层都是一溜木条,木条上并列挂了七八个木衣架,木衣架上吊了一些白布袋,很有民族特色;还有的吊了几本岔开的书。他一眼瞥见右手边的小房间,门口右边粘了一块木片,上面写了“沙发客”三个字。书店不少人,来来去去。左边是书架,右边是休闲区,他看到休闲区座位前面的桌面都放着一枚水牌,因为走得快,看不清楚上面写的什么字。他几乎是被她拉着走,想停一下也不行,又怕与座位上的人目光对接,没准别人已经哂笑他们这么唯恐他人不知地秀恩爱了。而她视若无睹地往前走。他看了前面的她的侧脸,神态相当的自然。

他们走到直线过道尽头,往左走。拐角处是两排桌椅,一共八个座位,全都坐满了人,他瞥见靠近九十度角的那张桌坐的是眉目清秀的女孩,她一边看书一边记笔记。在她右手边坐着一位身材矮小,侧脸轮廓清楚的女子,她戴着两边耳塞,低头刷手机,桌面是一本大大的红皮书,还有笔记本。

他还没回过神,她就压着声音说,万众瞩目,我们八班一支笔,当下著名青年小说家江华清先生到了。此处应该有掌声。等到他思绪飘回现实,她已经提一下裙裤,偏身顺势坐在沙发上了。这个四人座光线有些暗,他扫视一遍,一男一女,男的面孔有些模糊,应该是发福了,要是走在街上遇见都不敢叫了。时间真是一把魔术刀。他感觉右手掌心有些粘稠,便热着脸在裤腿上轻轻擦了几下。

真是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除了她,其他的两位横竖叫不出名字,只好用“大家”来搪塞了。

我们哪敢称“大家”,我们江大作家才敢称大家啊!坐在林佳宇右手边的男子向前拱一下身,端坐着说。

成奎真是见笑了。他欠身坐下,故作镇定地说。声音有些沙,但还有印象,一听脑海竟丝丝缕缕匀出一个清晰的面孔。他名叫李成奎,他们以前都叫他李成龟,因为他人比较矮小,背有点驼,夏天不大看得出来,冬天穿了厚衣服就显露出来了,简直想打了个折。人不可貌相,看来这两年发达了。不看什么就看那一身派头,穿了一件松松垮垮的卡其色中裤,上衣是一件深黑色的胸前绣了一只豹头的T恤,完全是慵懒的富二代形象。

江老师就别笑我们这些粗人了,你可是人民教师啊。他故意加重教师两个字的语音。他的身后是一面木板墙,虽说位置是偏了点,但究竟是书店,谈话还是要顾及周围的环境。

说到教师,我前几天看了一个段子,说有个梁上君子光顾几户人家后,来到一户人家门前,他看到门上的字倒头便走。那几个字是“教师之家”。我开始还不大明白,后面看到解读才知道,原来是嫌弃当教师的穷。李成奎把后背微微往后靠,斜签着身体,右手拍着大腿继续说。

你嘴上积点德,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大不了。林佳宇两指夹着奶茶吸管,轻轻吸了一口,把右腿搁在左腿上,不缓不急地说。

我告诉你别小瞧人民教师,现在他们可是买房大军的中坚力量,你问江老师是不是?李成给林佳宇递了一个眼色,嘎嘎笑了。后面坐的一男一女又扭过头来,咕哝两下才转过去。

他的脸部热流遽然传导到了脖颈,脊梁骨却拨凉拨凉,连忙颔首,羞怯陪笑。这才发现原来这张桌面也有一枚水牌,当他看到上面写的:VIP 消费桌位,眼前猛地影影绰绰,里面轮番出现几张模糊的面孔,在张牙咧嘴地做着鬼脸。

说得人家江老师都不好意思了,不行,这么对待老同学,要罚。虽然是我召集大家打的围,但单要你买。林佳宇连珠炮似的说,抛着长睫毛,觑着李成奎。李成奎被觑得不好意思了。

说什么也不能让你这“人民公仆”买单啊。李成奎斜签着身体说。


三.

他脑海又开始琢磨刚才门口被三角梅遮住的两个字,从座位这里看不到,要把身体斜出外面,往前弯腰勾头才看得到。书店灯光不甚明亮,加上外面路灯光线短,投不到玻璃上,上面可能都是店内的场景。他很想站起来,大大方方走出去,看清楚再回来,可是又想不出什么理由。

看你也活这么多年了,嘴也没个把门的,都告诫过你叫你别说出来,你这是要陷我于不义吗?林佳宇恶狠狠剜李成奎一眼,啪的一声在李成奎左大腿上打了一个响巴掌,疼的李成奎唉哟哟嗷叫两声。

原来你还没告诉给华清啊?李成奎有点惊讶地说,林佳宇,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别怪我说你,你瞒着谁也不能瞒华清啊。

林佳宇被李成奎说得羞红了脸,笑嘻嘻地盯看着他。长睫毛下,一汪湖水似的眼眸子泛着微光。他被看得不好意思了,别过了脸。

一对情侣走了过来,女的手里捧着一尊乳白色玉净瓶,里面插了一枝紫色的蝴蝶兰。他们走过去,两片花瓣掉在了地上。他的视线落在它们上面。

这是什么花,他扭过头问呆住了的林佳宇。

蝴蝶兰啊,她不假思索地说。

挺漂亮的,他说,把头摆正。

而林佳宇也转了过去,捧起身前桌面的奶茶,细细轻叹一声,吸了一口。

瞧你们一个个,江老师来这么久了也不给人家叫一杯喝的。李成奎收住脸色,一本正经地说,华清,要喝什么?

都可以。他抬起头,笑着说。

那就来一杯拿铁吧。李成奎说。

他想拒绝,只想喝一杯青柠苏打,刚要说就被林佳宇抢了先。

我看江老师是该补一下铁。林佳宇说,矫捷站起来,一阵茉莉香便在四周弹一圈,弹得他有点熏熏然了。

为什么?李成奎接过来问。

太木。

黑色细跟浅口高跟鞋在他眼前一晃,他视线便随了出去。

他的心开始踌躇起来。

江老师变坏了。李成奎说。

什么?他说。

华清,你暑假也去了西南联大旧址,恭喜你,你走的路都是我当年走过的。林佳宇向前探身说,手肘抵住大腿。

我就是赶热闹,现在想想还是不去的好,好歹在心底保存个美好念想。去见了,美好念想也就破碎了。如今要想摩挲昔日黄土坡跑空袭的时光,不如重读几遍汪曾祺先生的文章。穿越几个省跑过去听梦碎的声音,实在不值当。他说。

你起码还有梦,我还没去梦就已经碎了一地。林佳宇说。

现在全中国的人都在做梦,身为人民公仆,更要做好表率,怎么能说没有“梦”呢!成圭一本正经地说。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收起你那点暴发户的派头。你们才是共和国的蛀虫,身上全是充满劳苦大众血汗的人民币的酸臭味。林佳宇把脸拉下来,直接飙登时懵逼了的成圭。

成圭也是开玩笑,你别当真了。他说。

你不要帮他说好话,他这人就是个花心大萝卜,手头刚有点钱就忘了自己是谁了,当年那些丑事一抓一大把,现在就给你留点面子,不戳穿你。要是把老娘惹急了,把你脸皮揭下来,当鼓敲,林佳宇说。一旁的成圭如坐针毡,一个劲地点头哈腰。

  • 1
1/3页上一页123下一页
  • 关键词:初秋远处的青山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52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520周冠打赏39000,共计39000
  • 2017-10-02
  • 叶紫的评论奖励1000,本文相应获得1000
  • 2017-09-28
  • 嘲讽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7-09-28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叶紫4举人2017/09/28 14:46:55
    • 分享到:
  • 本文正如作者所说,作画作文养气很重要。作者的文字有一种敏感的、繁复的、立体的色香俱全的悠柔之气,在行文中丝丝地游走,一忽儿书味咖啡蝴蝶兰的书屋,一忽儿大理的洱海,古巷僻弄的酒吧,一忽儿心中的丽影,一忽儿现实的踌躇不志,一忽儿初秋的青山淡雪,如大提琴伴奏着的,如述如隐的音乐,流泻于整篇文章。虽然,这朦胧的爱情,这朦胧的远行,一切如初秋的泉水,汩汩而淌,似乎又难于抓住.....
    • 雪川2017/10/20 10:22:20
    • 分享到:
  • 谢谢叶紫精彩点评!问好!

    回复

  • 最近来访
  • 3秀才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
  • 37127
  • 14
  • 5080
  • “今天又是周日,我取出我的义工服,准备按时去看余伯。”——新安故城。出租屋。高新园。“我”。余伯。娟姨。义工。千纸鹤。“我的祖国”。修自行车。旧城改造。抛弃。建筑展。儿子。照片。寻人启事。等待。古城。——我感受到作者的真诚爱心悲悯心,感受到娟姨和她丈夫的责任心,感受到余伯的痛心酸心,感受到新安古城的古今之心。义工的语言嵌入古城历史语言、古城现场语言与古城的寻找,别具一格,细致感人,自然悠长。

    廖令鹏古城的等待

    2018/8/19 9:32:15
  • 深圳是一座现代化的文明城市,和其他的一线城市不同,奋战在这里的人,几乎全是外来人口。有精英,也有一些包装出来的精英,比如,故事中的那个“光头佬”,他在美国待了多年,回国后,以为在深圳可以打下一片天地,但短短数月,就因为“会说不会做,只说不去做”而被迫离开。当然,也可以理解为水土不服。深圳是大家的深圳,但他肯定不会因为某些人而停下脚步。我喜欢这样“走着的”深圳。

    小宇会客厅奇遇

    2018/8/18 23:07:47
  • 此组诗,以幽深之笔抒沧桑之感,婉转低迴,沉郁蕴藉。名《索居深圳》者,于繁华中寄离群之意,愈见萧瑟况味。然而,索有离意,亦有求意,故知海舒兄实于孤寂中自抱有天地襟怀,于不见古人来者之际,持上下求索之心而不失,良可浩叹! 诗中意象斑驳而兼句法流丽,故诗风瑰奇而畅达,毫无生涩造作之感。整组诗言志缘情,寄寓深远,遥接风骚正脉,雅韵悠长。读之一唱三叹,令我扼腕长吟。

    雪影松风索居深圳

    2018/8/18 14:56:06
  • 相对于之前读到的海舒的大部分作品,这组写得通俗易懂。如果说之前的是阳春白雪,这个就是下里巴人。深圳是经济发达的特大城市,来自异乡的栖居者都是为着生活生存而奔忙,海舒却拥有着少见的诗人情怀,难能可贵。朴素的文字流淌着诗人独特的生活感悟,或悲或喜,孤独落寞,在诗人的笔下,都是那么的开合自然,真情流泻。今天正好是七夕,遥祝老友一切安好,也祝那些漂泊的诗兄弟们都有一个圆满的归宿。人生长河,诗意相随。

    剑兰索居深圳

    2018/8/17 18:34:56
  • 这组诗歌给我最初的印象是,语言在表意的过程中频繁的出现“断裂”或“空白”,即活跃中伴有跳跃、奔跑中藏着奔放。但有一个事实不容否认,那就是作者对深圳这座城市的认识可谓是不走寻常路的理性!这足见作者在日常生活中不仅把深圳当作一道美食细细咀嚼,还经常将其从胃里返回嘴里,用笔不停地反刍。

    黄元罗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6 19:07:50
  • 你所经历的,正是我的遇见的,这无数细微的事物所组成的诗章,被一个骑着白马的侠士捂在胸膛。诗人在生活中的不羁和洒脱中找到了可以醉吟之物,正如诗中所说“来,来,来,醉就醉罢,醉后你仍可吟诗桃花潭。 诗人用读者耳熟能详的事物,寄与对生活的无限热爱,没有隐晦的词语,无需用严谨的框架,更不用刻意去搜词刮句,遣词寓意却是信手拈来,只有在这片土地上踏实行走的人,才会时不时就读出盈眶之词。

    袁叙田深圳诗章

    2018/8/16 16:52:55
  • 作为深商故事,挑战性真的特别大,把它上升成小说,更是有难度。李玉做了努力。他称得上商场中人,深谙商业细节,亲历过,听说过的,满眼都是商场风云,写得得心应手,读起来让人感觉很顺,很轻松,也大长见识。但是不是因为写得太快了一点,有的地方略显仓促。以老板助理的身份看待整个案子的来龙去脉,语气不卑不亢,显得尤为真实可信。尤其是开头,幽默,别开生面。学习了。

    张夏红玫瑰酒店

    2018/8/16 16:47:01
  • 小说洋洋洒洒14万字,仿佛经历了大半人生,细枝末节都是生活的样子。这是一个文青面对生活及家庭压力的自我反省和救赎的过程,像叙述一段漫长而真实的故事。诸多现实问题接肘而来:写作还是工作,爱情还是婚姻,生存的意义等等。种种因素施加在主角身上,气氛忽高忽低,让人忍俊不禁。好似身临其境,被命运掐住了脖子奋力挣扎的状态。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如果是我,怎么选?一下子没了主意,不知这个命题该如何解答。

    嘲讽小家庭

    2018/8/16 16:25:43
  • 我记得有一句话叫:以日记之,以省我心,且观将来。在人人都忙碌的时代,烈春还能日日记之,把生活的点点滴滴记录下来,坚持就是胜利,水滴石穿。即使文字平淡,生活不正是由这许许多多的平淡所之吗?而且平淡生活下,却也是波起云涌,记下来了,日后自己回顾自己曾经走过的生活足迹,也是一种精神财富。

    叶紫凯词日记

    2018/8/16 11:03:16
  • 写深商之难,难在一手写商,一手写人,一手写小公司,一手写大环境,一手写现实之冷峻,一手写世俗之温热,一手写孤绝,一手写众望,一手写死,一手写生,一手写沉重,一手写轻逸。陈卫华的《网》大致兼有。其语言“深商”化,形象鲜活化,踏实沉着,笔底风云。写出若干篇,深圳特色的小说和形象就有了。这样的深圳,全国没有,全世界也没有,这样的深圳人,亦是一样。

    廖令鹏

    2018/8/16 10:23:18
  • 短短的篇幅,居然容纳了两代人的人生。小小一个夜壶,甭管是不是皇上用过的,但至少被作文兄“用”了,看来“我”比杨江山们要“幸运”得多。夜壶有时候不仅仅是个夜壶,还是一根线,串联了几个家庭、几个人物,他们的情感,他们的人生;夜壶同时还是个象征——就像“我”、来香等几个人,或光鲜,或憋屈,或彪悍能干,或灰暗平淡,或仿佛大有来头,或真的一无是处。那么,老了就去night pot吧,这可能是人人的归宿……

    笑笑书生乃特.坡特

    2018/8/16 10:11:58
  • 作者将散文诗、打工者和深圳巧妙结合起来:散文诗优美、富有韵味,打工者走在自己梦想的道路上,而深圳则是打工者的“散文诗”。文章中的三个片段,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你若是悲观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迷惘和孤独;你若是奋斗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不懈和努力;你若是向上者,在这里看到的则是机遇和喜悦。

    黄元罗那些你我他(散文诗三首)

    2018/8/15 19:06:07
  • 书生是带着句子奔跑、“跳远、跳得相当远”的人,整组诗读下来,得费些脑细胞。但进入句子的内部,才知是进金矿了。诗人通过独特的个人体验和表达方式,进行叙述、赞美、感慨、探究和诘问,以及个人在深圳的悲喜、得失、彷徨。这组诗金句叠出,“给在天空播种的人以更多的天空,给子弹以出发的机会”、“如果自己不是光,就不要批评另一种光”、“莲花比山要美,平安比中心要高”等等等等。

    邻家三皮匠之魏先和深圳,深圳以东

    2018/8/15 10:40:19
  • 汉刘向《新序�杂事一》:“司君之过而书之,日有记也”后称每天记事的本子或每天所遇到和所做的事情的记录为“日记”。今天,阅读到晏烈春的《凯词日记》,让我想起很多往事。我从小学2年级就开始写日记,一直到初中毕业。如今,搁置在老家书柜里的日记本是一大捆。在信息发达的当今社会,现代人却很少记载日记了。而作者还有如此好的习惯,值得钦佩!正如郭沫若《洪波曲》第十章四所说:“请原谅,我要依然抄录我自己的日记。”

    莲花汉子凯词日记

    2018/8/15 10:23:17
  • 由于时间问题,作品在断断续续中看完。关于这个追梦的故事,感人至深。每个来深创业的人儿,必定会有一段跌宕起伏故事,文风简单明了,不也影响人物和故事构架。不过,部分情节可以延伸,明明是精彩的镜头,三言两语便带过未免有些可惜。最后想说,努力生活的人儿会发光。

    嘲讽我们的深圳梦

    2018/8/14 16:11:42
  • 邻家悦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