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来如此
  • 点击:2776评论:22019/02/22 10:20

果果半夜醒来,觉得很诡异,回宁的当晚,竟梦见了丽姝,其早在自己去深圳之前,与新婚郎君远赴美国,临行,还特地携与挨家挨户告别。我两家一直是好邻居,亦是彼此的玩伴,丽姝长我两岁而已

实做梦不诡异,但梦见生人,于果果来说尚属首次。曾记得辛酉年中秋前夕,她则梦见了许许多多的大小鬼,样子竟有点像猴,上窜复下跳。惟幅度不大,亦无狰狞之态,眼神甚至有点儿胆怯、空洞。翌日家中收到电报,告之外婆去了,时忽而长大,忽地明白,鬼乃人死而变,今日为人,它日则鬼。后来至深若干年,再后来,自己父亲病逝,同窗好友病逝,邻居阿姨意外去世,亦总是不断地入梦,而梦中却系生人,相貌无大变,场景则模糊,声不之闻罢了。其实在梦中,果果从不与他或她交语,甚至交换眼神,惟遥远地长久地审视,而对方却似木偶。明明对方已死,又何以复活,竟使百思不得其解,遂持续疑惑,直至梦醒。但活着的人,无论远近亲疏,都不曾入其梦,答案很肯定。

我与丽姝已有廿余年未见,其在美国的情况,或我回老家获悉,或母亲电话告之。一日母亲电话谓我:“丽姝生了个胖儿子,七斤重,”继谓:“新郎在美开了家美容所,”我则嗯、嗯,脱口又说:“祝贺、祝贺!”母亲每次来电,往往忽略了本当说的重要事,一看时长只好忍痛挂断。印象中的丽姝,自幼酷爱唱跳,遂被招入市小红花艺术团,与著名影星梅婷同师。犹频频登台表演,见诸各电视台,可谓夫妇的掌心明珠。转眼廿三岁,风姿绰约,遂如愿嫁得俊郎。新郎生于教授家庭,专业整形,丽姝的双眼皮便是其开。

最初春节回宁,每遇丽姝父母,我就叫声:“阿姨、叔叔好。”他们即问:“回来过年啦!”我则憨笑。此且称王氏夫妇,系南京人,生有二男一女。大儿白皙俊秀、温顺,可惜少年溺没于玄武湖。小儿亦即老二,高中毕业进了一家国企,夫妇俩终于舒心舒气。老大之死的阴霾,时亦一扫而光。但好景不长,其突然精神失常,单位领导同情之余,令其回家养病,唯恐发作伤人。此病亦颇蹊跷,而经医生鉴定属间歇性者,于是请巫镇邪,旋又媒定冲喜,女方虽系农户,亦聊以慰了。隔岁便举儿,甚得其父长处,白肤腻肉,聪明可怜。由此夫妇安心。惟男不时地发作,偶尔正常,亦足不出户。渐渐,人们只见其妻孥,再不见其人了。

越数年,一日母亲又电话谓我:“丽姝有女儿了,”继谓:“丽姝在美开了个舞蹈班,”识丽姝者及邻居们,恒年余一闻其音耗,而始终未见其人回,当是遥远故,几无所疑。其间,我回过老家两次,未能再遇夫妇俩,亦不之奇,遇与不遇亦是缘分。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母亲依旧时常来电,惟不再提丽姝了。曩昔她提我觉唠叨,今她不提,我反主动提及,母亲顿时沉默不语。这就奇了,我的第六感直接告我,一定发生了甚,有可能系误会,于是再三诘问,母亲才说:“夫妇俩或话中带刺,或遇人不理不睬,严重者甚至百般刁难,大有与邻为敌之嫌。众人皆忿忿地说:‘难不是女儿在美得意了。’”亦有极个别人,多次提及夫妇二儿,明里关心,实则故意。遂有好事者,转身便将所闻传与夫妇,一段时间,夫妇俩似人间蒸发。尽管如尔,大家亦相安无事。

某个周末上午,小区聒噪,到处目睹“拆、拆、拆,”或高挂横幅,或直接刷字画圆的,应有尽有。小区是五十年代的木结构,极易着火,居民们早就盼拆了。之前有过不少人或联名,或自个写信上访,陈述其厉害关系。实看年代即知危房,上面亦知,但即便如此,亦得等国土局纳入规划,房地产开发公司愿接才可。南京是一座古城,除大量的古迹外,年代久远的房子数不胜数,而所谓的拆迁难,并非真的抗拒,实为多要钱罢了。而此番拆迁,并未出现可能的钉子户,老大难。

拆迁工作有条不紊。小区居民在陆续搬走,凡此必是鞭炮阵阵,一来不舍,二则迎新去晦。尤上了年纪的人,更是难舍,或拥或挽,泣坠如雨。惟奇了偏不见王氏夫妇,昔日之嫌隙,在今即将离别之际,是多么的微不足道,甚至有人自责当初的出言不慎,窃幸未遇好事者多舌,殊不知早已对人家造成伤害,犹不是一般的伤害。

拆迁工作异常顺利,拆迁办工作人员,即将获得丰厚提成。而小区居民亦同样满足,皆大欢喜。后来,不知是谁最先提议,大伙、包括拆迁办的工作人员,一起吃顿饭,虽说今后仍在同一城市,再见恐亦很难,缘分尽了,有些离别即是永别。

先走的便罢,其他(她)人如期而至。共计十桌,每桌12人。不够,又临时加桌加位。席间,大家频频举盏,不惟喝酒,亦就安置房交换意见,有甚说甚,说着说着不禁老泪纵横。母亲曾去王家,早已空空,诘问亦无果。当晚,拆迁办的小张喝高了,主动透露王家秘密。王家有二套房产,其中一套在丽姝名下,以拆迁事大,须户主本人亲自到场办理相关手续,或由代理人出具户主的委托授权。程序复杂,名目繁多,按理丽姝当由美国飞回才是,毕竟拆迁事重与己有关,况往往千万、亿万富翁因此产生,何乐不为呢!然小张说:“丽姝已于十数年前自杀,夫妇瞒死以惧怕流言,”先是小张故作神秘,语次,又不断示以“情”字,引得大家争相聚拢其旁,听得津津有味。原来如此,难怪早早离开,不声不响。况小张尚透露,王家放弃安置房就为避邻。又云云。喝高真乃误事,咸忘记曾盟誓永守秘密。

母亲平静的口吻,俾果果顿时恍然:“丽姝死了,而非正常死亡,系自杀。一个人只有在绝望之时,勇气最大,否则连想都不敢想,岂敢真死!”

众说纷纷。王氏有个兄弟,其儿女状竟与之同,但孙辈奇佳,所以说魔咒可怕,流言可畏,不时报其音耗,瞒其死讯者,即为保全女儿的名声,保护孙辈们的安全,无它可选。

逝者安息,若有人问:“丽姝魂归乎?假梦乎?”答以肯定。据可靠消息:“丽姝夫君,早在拆迁之前就回国了,今在深圳定居。名下房产一分未拿,全归王家所有,亦算有情有义。”

小区一分为三,亦只拆了其中之二;我家有套房不在拆之列,曾于原地重建,每回老家依然居此。老宅、深圳,大概可谓丽姝托梦之由。入梦之说可信,情死难圆罢了。

  • 关键词:诡异魔咒流言深圳
  • 分享到:
本文所得 7000邻家币,明细如下:
  • 无香打赏2000,共计2000
  • 2019-02-22
  • 以文会友·庠序邻家

    扫一扫

    关注邻家社区微信版

  • 文章评论
  •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这是脑子里潜意识在作祟。
  • 谢谢打赏,感谢!

    回复

  • 最近来访
  • 4举人
  • 3星
  • 3钻
  • 粉丝|邻家币|作品|积分
  • 86
  • 14844
  • 33
  • 17750
  • 小说通俗易懂,很接近生活的一篇改革生活史,它不装饰,不夸张,真实现实地反映了深圳改革开放的题材,生动深刻地描述人在深圳改革开放的人们的生活历程,深圳曾经由一个小渔村如何在改革的浪潮里逐步走向国际大都市的过程,在这里参与改革改放的人们所发生的故事,《深圳向上》作为代表作很好地反映了改革中深圳的时代生活业,我认为在陈彻《合作》之后更进一层更广泛地表达了深圳的改革生史。

    一山深圳向上

    2019/2/16 0:37:31
  • 这一组诗歌只是《时光饮》的一部分,却写了我二个多月,也就是说,两个月就这么十来首诗歌,数量锐减是事实。这让我恼火,数量不在,质量势必也受影响。但这就是我的状态,被庸常的工作消磨殆尽的状态。好在我如实记录了某个瞬间的火花,不去管质量如何,先写出来,先写出来,我安慰自己。己亥年刚开始,还有大把时间完善新年。也希望能重拾写作乐趣和随性的欢乐,而不是将结果作为评价的唯一标准。2019,爱你依旧。

    江飞泉时光饮(组诗)

    2019/2/15 12:22:51
  • “突然的四目相对,雪梅的记忆开始剧烈翻滚。”戛然而止的情节,即与前面多处伏笔相对应,又给读者无穷的探究时空。如果前面三段再加精练,第八段再精雕细琢,也许更曲折动人。

    万群毒饵站

    2019/1/30 9:27:21
  • 拜读完这篇颇具地域色彩的随笔,个人倒是有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作者何不以莲花山在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所发生的有代表性的变化为切入点,书写一篇“不讲大道理,只谈小细节“的社区口述史?另外,创作成一篇文章真的很不容易,待完成后,最好能静下心来多读上几遍,尽量避免出现错字、别字、多字、漏字,甚至是语句不通顺等低级错误。

    黄元罗朝圣莲花山

    2018/12/9 22:08:32
  • 飞泉太能写了!洋洋洒洒几万字,职场往事,历历在目。青涩的年纪,纯真的性情,经过一番磨砺,棱角渐消,才会呈现今天的圆润。那时的文字,干净,单纯,真诚,舒缓,剔除了繁琐的技巧,估计现在写不出这样的东西了。作为青春往事的记录与证明,非常有价值。

    笑笑书生笑忘书

    2018/12/5 13:07:42
  • 让作者变成记者,让文章中的人物是社区最普通的人群,这个想法和做法很好。每个来深圳的创业者,他们或多或少都有成绩,要不然他们哪会在深圳待得下去?其实,每个人都是一部书,一本等待人去书写的书,一个去给别人讲故事片的书。就看哪个写得好,讲得好。心动不如行动。让我们每个人都参与到这个活动中去,写出最感动人的故事,讲出心中最想难忘,最动情的故事。邻居=家为我们搭建了这么好的平台,不用岂不浪费?写吧,亲。

    春风妙语​入深圳记——史上最大同题征文

    2018/12/2 22:55:14
  • 这一组诗巧妙在于很好的将历史元素融入其间,第一首里面,让我们看到革命年代的影子,拯救、毁灭、新生的版画,见证了一个特别年代的历史。第二首里面的山歌特有元素东纵老战士及劝世文,这就是山歌的生命力所在。第三首则由赛龙舟喻意各村的乘着改革之风蓬勃发展。第四、五首尾句“你婉尔一笑,从不念想那些身外的浮华”“传承孝道为新时代喝彩”这两句特别让人喜欢,意义很明显,无论社会如何发展,人们都应质朴,并传承孝道。

    心灵拾贝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2 20:11:47
  • 这组诗歌所描写的场景是我最熟悉不过的。客家山歌、龙舟赛、永丰陶瓷、版画、红木。在观澜,还有许多非遗值得传承。非遗是历史的真实见证,不忘历史不忘传统文化是我辈应该坚守的原则。与此同时,更应该呼吁广大文朋诗友保护和利用好非遗,对于文化强国尽一份力量。这篇文章让我感触颇多,其实深圳的非遗和客家文化还有很多,期待更多的人挖掘。本篇文章具有时代意义,佩服作者细腻的文笔与观察,值得阅读与点赞。

    春风妙语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5:11:56
  • 转眼间在观澜已经生活了十年,这些地方我都一一走过也深切的感受过。古朴的版画村堪称闹市中的桃园,古朴而安宁,在这里偶尔还会听到客家山歌,婉转而悠扬。尤其是端午佳节,观澜河畔的赛龙舟更是人山人海,赛出的是中国精神,是观澜人员的精气神;前两天在大鹏参加社会组织党委主办的党员培训,了解到我们的国瓷永丰源和祥利红木,名扬四海,把中国的工匠精神和大国的包容情怀传递到世界各地。中国的传统文化丢不得。再此赞赏。

    聪儿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10 10:49:31
  • 取材深圳本地村民的小说不多见,这是被作家们长期无视的一个洼地。有钱,没文化,收租,叽里呱啦骂北佬,下一代开豪车,吸毒,新娘身上几十个金镯子,村长被抓有十多个亿......还有呢,被这场突如其来的改革开放裹挟的深圳本土村民难道就是这些粗线条?女作家游利华善于用她敏感的触觉寻找题材,一如她去年的《变形金刚》,实是值得赞美。本地村民题材,挖下去,有金矿。

    笑谈一生巴比伦之脸

    2018/11/9 10:39:28
  • 其实,不管是什么地方,都有它独具特色的个性。观澜也不例外。在作者优美的诗篇中,我们发现:这里是文化之乡,有古朴的老街、流传若干载的客家山歌及版画、赛龙舟等民族传统;这里充满着青春气息,改革的春风吹遍其境内的角角落落,瓷器文化也紧跟时代潮流在不断创新中“风风火火闯九州”,甚至在异域绽放芳华,尽显中国元素!

    黄元罗观澜客家文化古迹诗篇

    2018/11/7 21:41:53
  • 看到最后,热泪盈眶。我的母亲今年开始来深圳帮我带小孩,所以读这篇作品内心触动更深。老谢的欲言又止,老谢的彻夜难眠,也是我常常在母亲眼里能读到的相似的担忧。油盐酱醋,酸甜苦辣,不同的人,烹出不同的味道,正如不同的人面对不同的生活艰难,走出不同的轨迹。在菜肴前面,老谢是厨师,在儿子前面,老谢是舵手,饭菜越来越入口,生活越来暖心,因为爱。

    何耀人间盐粒

    2018/11/5 18:12:47
  • 这篇有关“刘生”的访谈,让我们看到传奇,更觉得砺志:主人公刘生,有学历、亦有能力,在深圳翱翔十多载,最终取得了不菲成就,实属意料中的事。个人建议,写这类文章,最好能将文学性与纪实性相融,一味地记流水帐,显得太枯燥;再者,既然是跟深圳有关的社区口述史,就应贴着这个主题来写,用过多的文字来强调个人求学史、获得的荣誉之类,则有点本末倒置。

    黄元罗“非虚构深圳·社区口述史”之一

    2018/10/29 20:11:30
  • 虽然跟你见过几次,但饭桌上的闲谈并不能传递多少真实的观点与性情,而通过这篇文字,让我了解到你的更多信息:原来你已经结婚了,原来你是《红楼梦》的粉丝,原来你的《孤独症》是这么来的……。邻家真是个好平台,它吸引,汇聚,鼓励……所有的有缘人。出自业余和草根的写作者,没有人知道自己的极限再哪里,也许继续草根,也许会成为二流作家,也许最后竟是另一个鲁迅!所有这些,都需要平台的推动与帮助。愿邻家永远春华葳蕤!

    笑笑书生文字是这城市所有漂泊灵魂的归处

    2018/10/29 16:16:43
  • 得第二名,犯二之命,中了文学的蛊。大家通过邻家文学平台认识了你,而你确实是个全面开花的真才子,好书生。《关不上的门》一书,我是认真拜读过的,其间显露出来的文思哲思,让我进一步认识了在门后闲庭信步思维远阔的你。还是那句话,外表如牡丹般雍容,骨子如梅花般冷清,色艺双绝。此文唯一缺点是没提到我的名字生活经验以及写作技艺方面,你一直在沉淀和准备,万事俱备,只欠一把鹅毛扇。祝福。

    张夏中了文学的蛊

    2018/10/28 10:06:19
  • 邻家悦读